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九十四章 兇手

草士 | 2021-07-25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49


第二百九十四章 兇手

袁昊雙手微顫,輕輕碰觸江小二的身體,只覺他渾身又僵硬又冰冷,好似冰塊又像鐵塊,顯然是死去多時。

他愣了愣神,靜靜盯著江小二的屍首,腦袋嗡嗡作響,久久難以反應過來。他不停捫心自問:「江大叔死了?是誰殺的?他、他真的死了,我該怎麼辦?我該如何和小琉璃師姐說?師姐好不容易一家團聚,這突來噩耗,我要不要和師姐道明?」

袁昊小心翼翼把江小二翻過身子,仰躺在地,只看他滿臉錯愕,胸口、腹中有無數個窟窿血洞,黑血淋漓,情狀淒慘之極。

這瞬息之間,袁昊心中百感交集,情緒如翻江倒海般,連連數變,由錯愕轉傷心,從傷心轉憤懣,他憶起這三個月來和江三牛的交往,頓感腹中有股憎惡怒火,頻頻飆升,忖想:「是誰幹的?江大叔這仇這恨,怎地能忍?他們一家⋯⋯啊,是了,江大娘,江大娘在哪?我得告知大娘才是,我得告知大娘!」

袁昊跳起身來,左看右望,所見之處,無處不是血跡斑斑,往灶房走去,喊道:「江大娘,江大娘!」連喊了四、五聲,仍不得回應。

倏然之間,袁昊又有不好的預感徘徊心頭,他暗想:「不會的,不會的。」當下奔入灶房,目光剛看,猛地有血腥味沖面而來,眼前一花,險些暈去。

但見灶房和外頭飯館情狀似極,滿地渾是黑血,那白菜、豆腐、蔥花染紅一片,散落滿地,江大娘就倒在一灘黑血央,身上創口,亦是胸口、腹中有數個窟窿血洞。她手中拿著一柄缺了個角的菜刀,刀上有點點血漬,神色和江大叔大相徑庭,盡是錯愕不解之色。

袁昊連連吁氣,不知是怒還是悲,眼眶堪堪通紅,終於忍受不住,轉身出了灶房,吼道:「是誰,是誰!究竟是誰殺了江大叔和江大娘?我定要為他們報仇雪恨,殺他們全家,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都爭先本來也心思紊亂,憤怒不平,大恨那殺害江小二夫妻的兇手,可是見了袁昊反應,又聽他所言,不由皺著眉頭,倒是冷靜下來,道:「姓袁的,你冷靜點。」

袁昊怒道:「冷靜個屁!人死不得複生,惟殺一人還一人,才能平復江大叔和大娘。」此刻當下,他只想抓出那手段兇殘的惡人,殺之為快。

眼看袁昊咬牙切齒,一副恨不得拔劍殺人的模樣,李若虛深怕他會惱羞誤事,忙勸道:「昊弟,先哥說得對,你先冷靜下來,要是你盛怒之下,不慎殺錯人,豈不枉費你一片好意。你好好想想,這樣江大叔和江大娘會開心?」

袁昊一愣,登時說不出話來。

其實他自小到大,還從未碰過熟人遭到殺害的悲劇,他年紀尚輕,正因毫無這方面的閱歷,一時之間,難免怒火攻心,只想著報仇血恨,甚麼也顧不及。

不過李若虛的那番話,確如及時雨。

其時,忽有一陣冷風輕輕徐來。袁昊背脊微抖,抽了口冷氣,腦袋熱血一緩,尋思道:「不錯,不錯!我得靜心下來,要是殺錯人,不就和那些殺人兇手一個樣?」

便在此時,忽聽飯館外有人喊道:「哎喲!媽呀!飯館的江大叔死啦,江大娘也讓人殺啦,殺人兇手!殺人兇手!」

袁昊、都爭先、李若虛三人聽到「殺人兇手」四字,均是一愣。都、李二人腦筋一轉,頗覺古怪,齊想:「方才破門而入,江大叔的飯館分明無人,咱們也沒和人說過,怎地會有人知道江大叔、江大娘已死?」

但袁昊反應更快,叫了一聲,立時沖出飯館外,怒視左右,罵道:「殺人兇手在哪?他龜爺爺的,出來,出來!就算天皇老子饒了你,我也要替江大叔、江大娘報仇!」他這話剛落下,目光一定,不禁愣住。

只見飯館外觀者無數,人山人海,多是黃灣村的村民百姓,或是討個熱鬧看戲的江湖豪客,團團將飯館圍在垓下。但見所有人眼中透著一抹驚訝和猜忌,冷然盯著袁昊,好似想說什麼一般,又覺不大對,最終不敢開口。

袁昊忖想:「他們幹甚麼這般看我?罷了,愛看隨他們意。」當下朗聲道:「諸位朋友,可有看到殺害江大娘、江大叔的兇手?」

飯館內都爭先、李若虛聽到袁昊這話,又見眾人反應,二人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臉上齊變,暗叫不妙,道:「糟糕,糟糕!」

只聽群眾中傳來嘿嘿冷笑,聲音又沉又低,道:「睜眼說甚麼瞎話,痛下殺手害死江小二一家的,不就是你嗎?」

袁昊聞言,雙眼大瞪,大吃一驚,忖想:「我、我怎麼成了殺人兇手?」

群眾中又有中年婦人道:「是啊!你這小娃兒自江小二飯館走出,這此之前,飯館緊閉,根本沒有人出入,除了你殺的,還會是誰?哼,你莫非當咱們是蠢人不成?」

接著有勁裝打扮的江湖女子,怒斥道:「小小年紀,卻如此狠毒,還想說謊騙人?虧你還是峨嵋派弟子!人人都說峨嵋派是學佛門派,有德弟子不盡其數,看來也是江湖旁人誇大其詞。」

袁昊滿臉通紅,反駁道:「不、不是我殺的!我才不會殺江大叔和江大娘。」心想江大叔夫妻對他如此好,這三個月彼此相處融洽,偶爾還會小小抱怨讓小琉璃懲罰的事情,博江小二夫妻一笑,他怎麼會殺害他們?

想不到圍觀眾人聽到這話,反應更烈,有位書生笑了一聲,冷然道:「你說不是你殺的,那你為何從江小二家的飯館出來?還有,你手上、腿上那些血,又該如何解釋?依小生所見,在場就屬你最為可疑。」

一旁有大漢附和道:「說得對!江小二一家定是這娃兒殺的!嘿嘿,也不知是為財還是為了什麼,看就是不懷好意。」

袁昊怒道:「龜爺爺的,你們莫要血口噴人,你們這分明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有人冷笑道:「哈哈,朋友們,這位小賊的意思是說,咱們自以為是,擅自把無辜好人認成賊啦。」他說罷,眾人罵聲此起彼落,叫個甚是難聽。

袁昊啞口無言,他發現自己無論怎麼解釋,在場所有人兀自將他當著殺人兇手,毫不退讓。就算事實明顯有疑,但眾口鑠金之下,誰都不覺有異。只見聞聲湧來的百姓愈來愈多,罵聲愈來愈盛,聲若震天,在這般下去,大是不妙。

就在袁昊束手無策之際,自眾人東北角方位,傳來一道淡淡聲響:「諸位朋友,還請冷靜下來,莫要激動。此事緣由,就交由貧尼來斷定。」

旁人聞聲回頭,見來人一身法衣,側臉清秀,當是峨嵋派僧尼打扮,心中詫異,紛紛退開到旁。

袁昊同樣看去,見那位僧尼走到面前,臉色更沉,他怎地也想不到,定寧師太竟會來此。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