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下雨哭,能遇到晴天嗎?7 遠比想像的難過 (三)

星鴞 | 2021-07-25 18:29:22 | 巴幣 0 | 人氣 69



  我的投降沒有換來結束,眼前的大叔依舊向我揮劍,除了閃躲,我沒有還手的餘地,為什麼能那麼從容?

  「少年,再不攻擊,很快就要結束了。」

  「所以我投降了啊!你有沒有在聽?」

  「男人怎麼可以投降?」

  「識時務者為俊傑?」

  抓到攻擊的間隔,順勢將攻擊引導開,反手想要揮劍,卻被單手抓住。

  「犯規了吧!」

  「犯規?從我單手握劍開始不就犯規了?」

  我啞口無言,原本以為單手對我來說更有優勢,沒想到反而陷入邏輯陷阱,多次進攻無果,身體越來越累。

  「不然這樣,你把你煩惱的事跟我分享一下好了,畢竟青春已經離我很遠啦。」

  「我知道了。」

  當我妥協,他才放下竹刀,身為中年人的氣質可以說是一點都沒有,不過沒甚麼架子反而相處起來很舒心。

  我把我做的事情說出來,說完之後看著天空。

  「男人風流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況且不是老老實實的面對了?有甚麼好執著的?」

  「我浪費了幸三年。」

  「正如她所說的,這是她的選擇,少年,很多東西不是正反兩面就能解決的。」

  我深呼吸,確實,幸很坦然的面對了這一切,如果讓她知道我的態度,反而會動搖。

  「謝謝您,我知道了」這時我的電話響起「抱歉,我先離開了。」

  


  「小姐,我只能幫妳到這裡了。」看著相同的天空,少年看見的或許是需要豁達的選擇,而我?作為僕人的部分可能已經越界了,但同為看著她長大的人,很難置身事外吧?




  來到一間咖啡廳,學長約我到這裡,我深呼吸,應該是要跟我說幸的事情吧?反正逃也逃不掉。

  推開門,進入眼簾的是一架鋼琴擺在中央,還滿特別的,會願意空出這麼大的空間給鋼琴,一轉頭,看見學長對著我揮手,神情不太像是要跟我討論甚麼很沉重的事。

  「喂,你知道我找你來幹嘛嗎?」

  「幸?」

  「我還沒自大到對別人的感情指指點點,畢竟我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談過戀愛。」

  「不然來找我幹嘛?」

  「你看這個。」

  他把手機遞給我,是個影片,介紹甚麼女生喜歡男生的舉動,我看了一下之後有點無語,畢竟很多都是網路謠傳,有滿多做不到的部分。

  「你會信這個嗎?」

  「信?不知道怎麼說,畢竟我接觸的女生也沒很多。」

  我搖頭,幸不會做這些,凝雨的話……估計也不太在乎這種形式上的東西吧

  「那頭繩綁手上是甚麼意思?」

  「告訴其他女生你有女友。」

  「為什麼啊?」

  「我哪知道!」
  
  揉著額頭,完全不懂學長找我出來幹嘛,問我這些不如去問幸不是更好嗎?同樣是女生的話。

  「你不會對象是男的吧?」

  「啥?青是女的好嘛!」

  「青的話……她本來就有點男人婆了,而且本來就不太在乎細節。」

  此時學長的表情變得呆滯,這讓我不解,手指著我背後,一轉頭,青正在折手指,臉色很差。

  「原來我是男人婆啊?盾語。」

  「我先走了。」

  剛起身被學長拉住,眼神哀求著我留下,我用眼神示意:哭啊!你們談戀愛留我幹嘛啦?他搖頭,拼命用手勢求我留下。

  我選擇坐下,看著眼前的兩個人,距離有點微妙,缺乏一點助力。

  「你們兩個直接去約會不就好了?」

  「有想過,但勇夫只要兩個人單獨相處就完全不會說話,在大街上也是。」

  青這樣說,我理解為什麼學長要我來幫忙了,之前跟他出門好像沒這個問題?還是說這次是認真的,才會在乎到異常緊張?

  「唉,學長你是幹嘛?」

  「我我我……」

  「你看他,一講話就變成這樣,平常跟其他女生都沒這個問題。」

  學長也太緊張了吧!這到底要怎麼做?想起一進門的鋼琴,直接走到櫃檯詢問能不能借一下,沒想到店員很簡單就答應了。

  坐上位置,稍微鬆動手指,輕鬆的鋼琴曲嗎?卡農吧,說完,手指開始在琴鍵上游移,比起平常的卡農,我的演奏應該更加狂野才對,應該會給人一種熱血的感覺。

  這時外面傳來爵士鼓的聲音,茱蒂拿著吉他站到鋼琴旁邊,開始配合著我演奏,一瞬間,整個咖啡廳變得非常熱鬧。

  演奏告一段落,店員拿著麥克風交給我。

  「學長!快告白吧!」我指著不遠處的兩人,讓全場注意到他們。

  接著繼續演奏,有人拍了我的肩膀,轉頭看到凝雨,手上拿著貝斯,示意跟我交換。

  接過貝斯,走到學長旁邊繼續演奏,直到樂曲完全結束。

  「學長,該告白了吧?」

  咖啡廳裡的所有人看著他們,學長直接站起來,認真看著青。

  「我……青!我喜歡妳!」

  既然已經告白了,應該沒有我的事了,慢慢退開,好奇看著凝雨跟茱蒂。

  「我們在街上找午餐,茱蒂把家裡的垃圾食物吃完了。」

  「耶?怪我嗎?不是妳說……」話說到一半被凝雨摀住嘴。

  「反正剛好聽到你在彈鋼琴啦!」

  
  我們去超市,既然是為了食物出門,看來先準備晚餐的材料比較好,凝雨很認真選著我喜歡吃的東西,這時朱蒂站在我旁邊。

  「跟新婚一樣呢。」

  「如果三年前沒弄成那樣的話,確實可能結婚了。」

  心態上的差距?還是說是心裡上的距離?都有吧,實際上,我只是隨波逐流,很奸詐的只選擇對自己有好處的部分,我可以立刻出國去找凝雨,但我沒做。

  走上前,看著凝雨,她不解的歪著頭。

  「不拿點妳喜歡的嗎?」

  「我喜歡的嗎?只要你做的我都喜歡,而且我們的口味本來就很接近。」

  我回憶著,第一次做給凝雨的東西是甚麼?好像是加熱冷凍的義大利麵,比起白醬,她更喜歡青醬。

  「那晚上做點青醬吧,這樣我不在家妳也有東西吃,至少煮飯會吧?」

  「會啦!瞎操心。」

  我牽起她的手,凝雨愣了一下後,開心微笑回應,看來她也注意到我心裡很混亂,也會不安吧?

  「凝雨?」

  「瑤,叫我瑤,現在的我們,已經不用依賴以前的關係了。」

  「抱……」想要道歉,卻被她用手指按住嘴。

  「是我的錯。」

  


  看著前面的兩個人,去找其他事情做好了,反正不是瑤煮的晚餐應該都不差吧?不過啊,很難想像她竟然會有那麼少女的表情,臉紅、眼神中只有一個人。

  「我是不是也要去談場戀愛?等等叫千鴞介紹好了,他身邊的應該都不差吧!」

  晃了一圈,說真的不會料理的人來超市只能買冷凍食品跟泡麵吧?感覺很唏噓,好可悲啊!

  回到生鮮區,已經沒看到兩人,拿起電話。

  「瑤,妳們呢?」

  「回家的路上,怎麼了嗎?」

  「妳是不是忘了甚麼?」此時聽見電話傳來翻動袋子的聲音。

  「沒有啊?是少了甚麼?」

  「我啊!我沒有上車啊!」

  「對喔,想說妳是不是又跑去哪了就沒在意,妳就自己坐計程車回來吧。」

  「妳們真的是!」

  熱戀中的人很容易忽視周邊的人,看來今後需要注意的地方變多了,作為保鑣跟朋友的部分都是,看著她現在的笑容,是過去沒看過的,存在於心中三年的感情嗎?看來沒我想像的那麼脆弱呢。

  「您說對嗎?木目先生?」

  「喔?沒想到妳的日文這麼好呢,我有看過妳的資料,叫做茱蒂對嗎?」

  「沒錯,很難想像您這種人物能記得我。」

  「妳我對於工作已經超越已經超越所謂工作的程度,家人跟朋友嗎?」

  朋友嗎?我很感謝瑤,她對我沒有任何期待,應該說是她不會把自己的期望強加給我,我承認我是天才,但對於那些莫名的期待使我疲憊,所以我離家至今都沒有回去。

  正是因為這樣,反而我會想找點事情幫忙她,說起來我們也有點像,不太會開口尋求幫忙,只是我個性陽光,而瑤沉默許多。

  「作為朋友,她不依賴我,反而讓我想去做點甚麼。」

  「是嗎?」

  看著他離開,我無奈搖頭,作為男人來說還是嘴硬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