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夏日祭典】繭

惑言 | 2021-07-25 07:42:48 | 巴幣 532 | 人氣 151


1.繭

  他的手上有一顆繭。

  繭是黃色的,厚實粗糙,長在左手食指的側邊下方,正好可以讓大拇指的指腹按下,彷彿一顆按鈕。每當他心情沮喪時,他就會用大拇指的指腹摩擦。於是繭自平地隆起,長成皮膚上的高地,在他左手食指的側邊下方緊實著蒼白的乾涸固塊。他好奇是否此繭為彼繭,用力一按就能讓蠶蛾破繭而出。

  彷彿總統下了重大決定一般,他將左手懸在眼前,右手手指伸出,緩緩朝下。他的指尖接觸到繭的表面,然後整顆繭凹了進去,傳來厚實的粗糙感受。

  什麼也沒發生。此繭非彼繭。

2.蠶絲

  他心情沮喪的主要來源是在工作。從前他並不聰慧也沒念什麼書,早早就投入一份用以維生的工作,那是份在工廠倉儲收料發料的簡單工作,但他動作緩慢、有時放錯材料位置,還會把表單記錯。所剩無多的薪水都拿去付房租了。

  這一天他又因為記錄到錯誤的表單挨組長罵,組長是個高壯的中年男性,吼起人來幾乎可以刺破耳膜。「你為什麼、老是、記錯!」整間倉庫幾乎被組長的聲音塞滿,貨物都要被擠出倉庫了。「跟你說過多少次!怕忘記就應該拿紙筆記下來,記下來!你是覺得我整天有閒到可以管你一錯再錯是不是!發給你的每日紀錄簿呢?交接事項是死去哪了!晚班的人都花整個半夜在收你爛攤子……」

  這時他會把兩手併攏在腰側,開始搓揉著繭。拇指表面傳來繭的粗糙觸感,接著那觸感變成了絲狀。他暗自心想著自己若能化成一隻蛾,也許就能飛離此時此刻。組長威脅他若是下次再犯,組長會不計一切代價把他的薪水扣到只剩底薪,接著憤怒地甩上倉庫的門離去。

  巨大的金屬撞擊聲取代方才組長罵人的聲音,他想把「十箱組長罵人」和「五箱組長甩門」記錄在交接事項裡頭。然而當他低頭想找尋自己身上的筆時,卻意外地發現他的拇指──

  ──纏繞著蠶絲。

3.蠶

  繭變白了。他用拆信刀戳破。

  從那之中伸出一顆黑色的蠶頭,感覺像有人捏他的食指下方,拉扯出肌肉組織。心臟的跳動連同蠶頭一起好奇地伸出傷口左顧右盼,但不會痛也沒流血。剛開始他以為自己是被組長吼到腦子產生幻覺了。但他抓著蠶的脖子一拉,一條鮮活扭動的蠶就這麼從他的繭被拉出來。八對腳在倉庫的黑色塑料箱上緩緩爬動,彷彿產線上的一顆材料運輸著。他心想這蟲子真是可愛,不自覺望著許久。

  「你在幹嘛?」

  他嚇了一跳,趕緊以身體遮擋住黑色塑料箱。夜班的同事是個年輕小夥子,卻站得靠近,彷彿快比他高了。「我只是……檢查材料放的位置……」他又開始搓揉著破掉的繭。

  「喔。」小夥子毫無感情回應,他知道眼前這個小夥子其實看不起自己,高中才畢業做點暑期打工,遠比他混了十年來得俐落。「最近其他班別的人都說,他們收到的材料裡面有一些白白的線,注意一下,有發現記得告訴領班。」

  「……好。」他結巴說道。

  小夥子走開去看桌上的交接紀錄簿,接著抬頭瞪他。他知道自己交接寫得亂七八糟。天色是也不早,他說服自己能逃回家,卻渾然忘了那條蠶。

4.卵

  泡麵裡有卵。

  他確認許久才了解那些褐紫色的綠豆大小顆粒是卵,他還以為自己泡麵的調味包裡放了太多豆豉,剛剛用鐵鍋燒自來水時怎麼沒注意呢?但他不打算就著印在包裝外的電話號碼打給泡麵製造商。他想一定也有手上長繭的人正在泡麵工廠工作,只要大而化之,體諒亦能隨至,對人對己都是如此,這是他的哲學。

  不過,這不代表他的晚餐需要加料,他挑出那些卵,準備用衛生紙包一包丟進垃圾桶。他挑出一、二、三、四、五、六、七……他發現自己數不完,凝固的牛肉湯頭裡不斷撈得出蟲卵,彷彿永無止盡地誕生,衛生紙上的蟲卵也不斷堆高──難道真的不是豆豉嗎──他有一瞬間這麼想,卻覺得自己蠢得可以。數到第五十顆時他放棄了,也許這就是他容許泡麵製造商帶來的報應吧。他理解自己應該要主動做點什麼卻提不起勁,連胃口也失去了。

  於是,他只好把吃不到一半的泡麵倒進馬桶沖掉,漩渦狀的黑褐牛肉湯頭順著汙垢馬桶表面轉進看不見的底部,伴隨著一些白色繭絲,接著在一陣彷彿馬桶吃飽的咕嚕聲後,水面復歸澄澈。他向下望著馬桶,想像那堆泡麵沿著管線失落著,自己也失落。今晚恐怕要餓肚子入睡。明天是不能飲食的日子,他希冀夣能餵飽他,草草上床入睡。

5.死蟲

  他夢到死掉的蛾。那些蛾從泡麵裡變得金黃無比的卵孵化,塞進他的嘴裡,填飽了他的飢餓。乾枯的蛾身體和觸鬚不斷被吞嚥,喉結上下鼓起,喉嚨的肌肉拉扯將蛾屍體送進胃中。雖然味道像混和桑葉與苦茶般,觸鬚和足部又搔刮著他的喉嚨,但他持續吞嚥,胃漸漸感到許久不覺的鼓脹。他太餓了,沒有辦法拒絕這些本應不可食用的蟲,於是他持續吞嚥。畢竟這只是死蛾。

  「吐出來!」組長的聲音大喊著。「你就是吃那些蠶蛾才會把所有東西都記錯!腦袋長是不是啊!」他也聽見年輕小夥子說:「注意一下,你吃的是蠶蛾。」小夥子的眼睛瞪視著他,彷彿他吃下的蠶蛾的眼睛注視著他,充滿不屑。他感到困頓無力,不禁覺得反胃,頭一次想聽從組長的意見把胃裡的死蟲全部吐出來。他想自己能注意到那些是蟲,不再大而化之,而是堅定無比地拒絕這些。他要打給泡麵製造商控告他們。他要做筆記記下每一件事情。他要──

  胃裡一陣騷動,那些被咀嚼至爛嘔的死去蠶蛾全都復活,一鼓作氣衝出他的口腔。

6.成蟲


  「所以你帶人就這麼帶?」老課長坐在辦公室,抬頭望著神情憋曲、站著的組長。「我也沒有很閒咧。」

  組長覺得很沮喪,一方面他認為自己根本是白受自己日班那個甚麼事都幹不好的蠢中年男,另一方面他一直信任的夜班少年又遲遲處理不來材料異常的問題,搞的他很頭大。偏偏課長不覺得那是他們倆的問題,而是組長自己帶人不力。

  「報告課長,我已經多次督導他們……」

  「你覺得你可以多次督導太陽打西邊出來嗎?督導不周喔,就應該自己知道要想別的辦法吧。」課長一邊敲著鍵盤,上面呈現其他課的課長電郵給他的抱怨,主要是材料裡有蠶蛾。「你有想被降級嗎?沒有的話知道喔?我話說到這邊。」

  「了解,課長。」被訓斥時回答就應該簡短有力,才能被放走。

  課長輕輕點頭,組長轉身走出課長辦公室時輕輕嘆了一口氣,左手拇指不自覺搓著左手食指的側邊下方。

  年輕小夥子感覺煩躁,其他部門的人又拿著黑色塑料箱來找他,不用想也知道裡面根本裝著一整箱活生生的蠶蛾,宛如一片白色扭動汪洋,就快滿溢出來。「看,第十二次。」

  「媽的我知道啦!他媽的要你講啊!」他根本就在送出去之前直接拎著空塑料箱倒著放地上了,確認完全沒有問題才把材料塞進去的。當然材料也親自確認。此刻他一把搶走塑料箱就往外走,現在工廠已經在外頭設置小型焚化爐,準備在收發料人員發現蠶蛾箱子時就把整箱塞進去。他粗魯地把塑料箱按進焚化爐入口並蓋上門、按下啟動鈕。

  不一會兒熱度便從焚化爐一波波傳來,空氣裡瀰漫燒昆蟲的刺鼻臭味,彷彿有人把蠶卵塞進他的鼻孔。他怒氣沖沖地等著焚化爐完成程序,一邊沮喪地搓著手,搓出乳白色的蠶絲。

7.繭

  「叩、叩」敲門聲迴盪室內。「先生,你在嗎?」

  房東已經第六次敲門了,沒有回應。他覺得很奇怪,站在門外拿不定主意,他決定用備用鑰匙姑且一試,畢竟這名租客窮歸窮,房租每個月都等他來敲門,雙手奉上按時繳交,實在不可能賴在房間不開門。他將鑰匙插進孔內,卻意外地發現自己竟然轉不動門把──怪了,不是這支嗎?──他確認的確是正確的鑰匙沒錯,接著又試了一次。門把文風不動。

  這很正常,畢竟要是房東成功開門,他將會看到自己的門把已經被厚實的黃色繭絲牢牢纏住,走廊玄關都掛著黃繭,一粒粒鋪滿了天花板、牆壁與地面。經過廁所,馬桶底部更是被黃繭擠得水洩不通,根本看不見底部,絲線也纏繞衛浴和洗手台;經過客廳,一個垃圾桶內的泡麵碗與免洗筷裡堆滿黃繭,乍看還以為是糙米飯。桌上未受侵害的區域已經所剩無幾,一些死蛾開始復活,在客廳四處爬行。

  最後,那些黃繭源頭的房間,被絲線緊緊裹在床上的,是一顆見識淵博的昆蟲學家也會驚呼的極為巨大的黃繭,四周有蠶在爬動。絲線就從裡頭出來。在那之中,蜷縮著一名中年男子。他完全聽不見房東的持續敲門聲,因為此刻他正文風不動待在溫暖的黃繭之中,感覺到平生未覺的飽足和幸福。

  而他唯一持續動著的,正是他的左手拇指,持續搓著他左手食指的側邊下方的繭,接著蠶自行爬出,鮮活地扭動一陣後,噴吐出隔絕一切的蠶絲,使黃繭更豐滿更厚。

  因為有繭保護,他再也不沮喪了。

  我:沮喪 | 自選:繭

創作回應

蓋瑞特
大大您好,以下是我非常主觀的閱讀心得感想,若有冒犯的地方還請見諒。

當我看完這部作品後,想起我曾在去年看過一篇探討積極廢人的文章,該文中對於積極廢人的見解為「努力奮鬥卻毫無獲得,於是只好透過傷害自己來平衡外界對自己的傷害」,簡單來說人會為了不要再受到外界更多的傷害而選擇自殘。由於我大學時期曾在工廠打工,目前也在工廠裡工作,所以我能理解主角天天被主管責罵的心理壓力,罵到最後變得非常神經質,只要是我經手的東西一定要確認至少五次以上,一旦確認的次數少了還會感到渾身不自在。因此當我看見大大將蠶為了保護自己的繭與不斷勞作而生成的繭進行意涵上的連結時,能體會到一個人會生成繭來包裹自己是因為受到太多太多傷害,所以我覺得這是一部很棒的作品。

目前想到的心得大致如此,未來若有想到什麼再補充。感謝您。
2021-08-03 20:26:27
惑言
不會,祝你看得愉快!
2021-08-04 04:17:19
左木
蟲子好可怕,故事的也會看出來,主角那個夢也太……(抖)
你真的有吃過蟲子料理麼[e28]
2021-08-05 16:11:09
惑言
當然沒有,哪敢吃阿
2021-08-05 17:14:47
左木
那你寫的時候有沒有想像出來那個情境[e28] 咱看文都會很自然想出那個片段出來 (怕.jpg
2021-08-05 18:00:27
惑言
想像倒是有,不過沒有太深入的寫。這類型的故事是我初次嘗試,縱然我對恐怖有一滴滴的想法,可能也不夠深刻描寫
2021-08-05 19:27:3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