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十五回《這什麼貨?不只二了吧!?》2021/07/24

龍上哲哉 | 2021-07-25 02:16:56 | 巴幣 20 | 人氣 60


    阿然從昏昏沉沉中醒來,只覺後腦勺有些痠痛,迷糊中隱約看到人靠坐在床邊。
    阿然聲音弱弱喊道:「蘇兄……沒事吧!蘇兄……醒醒。」
    一旁假睡的蘇霆晚緩緩睜開眼道:「然兄,我沒事,這是哪裡?」
    阿然看了看四周道:「我也不知道這是哪,我只記得我們遇到一堆凶神惡煞就斷片了……」
    阿然摸了摸胸口道:「還在!還在!沒有劫財,難道是劫色!」
    阿然不停確認自己,是否遭到了慘無人道的對待,好險沒有少一塊肉。
    蘇霆晚一臉無奈道:「然兄!雖然你長得還算好看,但好這口的應該不多……」
    「開玩笑!這什麼世道,我身上錢那麼多都不要,不劫色難不成,找我回來當押寨夫人!」阿然喝道。
    「然兄,多心了,我想這些人抓我們回來,純粹也只是覺得我們擋到路,先將我們抓起來再處理,或許等等就放我們走了……」蘇霆晚安撫道。
    「你太天真了,蘇兄,真不知道等等有什麼酷刑,在等著我們……」阿然臉色發青道。
    蘇霆晚無奈道:「然兄!我看我們先想辦法把繩子解開吧!你手伸得出來嗎?」
    「可以!他們沒有把我手和身體綁一起,不過你要上來點。」阿然道。
    蘇霆晚靠著床邊緩緩站起身,雙手被綁在後背努力的移動著,阿然雙手卻是跟雙腳一條繩連在一起,移動也有些受困。
    「讓我來!我身上有把刀,我試試看能不能把它擠出來。」阿然拼命擠著身上的匕首。
    「然兄你好了沒啊?我這姿勢有點累,半蹲著不知道能蹲多久。」蘇霆晚一臉汗道。
    「快好了!」阿然就快將匕首擠出來。
    就在阿然快將匕首擠出來時,門外有人進來了,看在兩人奇特的姿勢,先是定格了幾秒。
    「……你們想逃?逃去哪?這個寨子都是我的人,來人!給我帶去拷問室。」滅開門見狀喝道。
    「不要啊!大哥我是無辜的,不要劫財!也不要劫色。」阿然被一個身材高大的人抬走喊道。
    蘇霆晚被滅抬走,輕聲地在滅耳旁說著敲敲話:「等等,就把我跟他分房行刑,你們就假裝對我用極刑,給他來兩下就好,捶個幾下照平常那樣就好。」
    滅小聲道:「是,小姐。」
    阿然一路大喊:「救命啊!強姦啊!劫財啊!劫色啊!我還年輕,不要!」
    小弟甲:「……」
    滅:「……」
蘇霆晚:「……」
    蘇霆晚一臉尷尬道:「這小伙,鬧哪樣的!是神經太大條,還是太天然。」
    滅:「小姐,這小子看起來一派輕鬆,搞不好是個狠人。」
    「見機行事。」蘇霆晚道。
    兩人來到地下拷問室,蘇霆晚被放在阿然隔壁行刑房水泥牆隔著看不到對方,阿然被綁在十字架上。
    「老兄打輕點,我怕痛……真的,你要什麼我都可以,不要拿我的錢就好。」阿然求饒道。
    一旁房間內的蘇霆晚,決定先開始自己的表演。
    小弟甲一邊拿著鞭子,一邊甩著一旁的假人,一邊喊道:「說不說,是誰指使你們的?」
    蘇霆晚假裝被打喊道:「啊!沒有人指使我們!我們只是路過。」
    小弟甲:「還敢狡辯!看你是身子骨硬,還是我的鞭子硬。」
    「啪!啪!」輕脆的鞭子身打在假人身上,在搭配蘇霆晚的聲音,很是扎心。
    「大哥,商量一下好不好,隔壁那個身子骨不好,要問什麼都衝我來,我身子骨硬。」阿然道。
    「這怎麼好意思!我們是很公平的,等等就輪到你了。」滅一派輕鬆道。
    另一個房間蘇霆晚正上著妝,假裝自己遭到極刑,身上多處傷口,血肉模糊。
    「啊!不要打了,我們真的是路過,啊……」蘇霆晚一邊假喊道,一邊準備著。
    「大哥,求你們了!你想知道什麼我都說,放了隔壁那位吧!」阿然急喊道。
    此時一身是傷已經假裝昏過去的蘇霆晚被拖出行刑房,地上還殘留血跡。
    「蘇兄!蘇兄!你沒事吧!」阿然喊道。
    「小子!待會就換你了!別急等等你就去陪他。」小弟甲一邊拖著蘇霆晚道。
    蘇霆晚被拖到一旁的暗室中,一邊整理儀容一邊看著阿然受刑。
    滅一邊挑選刑具一邊道:「小子!是誰派你們來的?這麼多條路你們就走到這條路。」
    滅選了一個手指虎套上,轉身一拳打在阿然腹部上,阿然一口血吐在地上。
    「呃!來陰的!」阿然面有難色道。
    「小子!我這個人沒什麼耐性,我們慢慢來。」滅笑裡藏刀道。
    「你是哪裡人?平時做什麼的?」滅一邊把玩著指虎問道。
    阿然有些落寞的道:「青州陸,末寒村,廟公。」
    「小子你挺老實的,我喜歡你的個性。」滅說完又是一拳打在阿然臉上。
    阿然痛叫一聲:「啊!」
    「可惜,小子你長得有些好看,今天你出去不是豬頭,我就是豬頭。」滅笑道。
    「你們有病可以快點問一問放我們走嗎?變態是不是?」阿然吐出一口血不屑道。
    滅笑著給了阿然腹部一腳,「你怎麼知道我是變態,這麼明顯嗎?」
    「你父母呢?是誰?」滅一舔指虎上的血道。
    阿然不屑道:「不知道!我從小就是被師父他們收養,沒見過自己父母,也不知道是誰。」
    「孤兒嗎?我也是!我們算是同病相憐……」滅摸了摸下巴道。
    「你師父是誰?感覺得到你身上的靈氣,雖然連一品都沒有,」滅問道。
    「末寒居士,還有幾位阿姨叔叔。」阿然掛在十字架上道,看起來有些狼狽。
    「末寒居士,沒聽過,你是不是想騙我?有沒有真名啊?」滅說罷又是一拳打在阿然臉上。
    「呃!」滅接連的拳打腳踢,拳拳到肉阿然滿身瘀青,骨頭也不知道斷了幾根,臉也腫得跟豬頭一樣。
    阿然一臉豬頭笑道:「呵呵~你打死我算了!就你們這些人我怕說出師父他們的名號你們會嚇死。」
    「我承認你身子骨確實硬,在我們的地盤,就算你師父今天真的來了,想帶走你我怕是有去無回。」滅踩在一旁的椅子道。
    「我師父是青箕,我叔叔是飛廉,我阿姨是青女,我就問你怕不怕!」阿然因為嘴巴被打腫說話都有些含糊。
    「你這麼一說,我還真的有點怕,不過這些人幾百年沒出現了,是死是活還真不知道。」滅換了一小刀抵著阿然脖子道。
    「我身上的衣服是青女做的,我懷裡還有匕首跟玉牌,你自己看吧!」阿然含糊的道。
    滅搜出阿然身上的東西,定睛一看,除了阿然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爛不堪,其他兩樣東西,都能證明是這些人。
    滅心想,難道這小子真是那幾位人的徒弟,怎麼會這麼弱?據他所知這幾位可是大戰前的傳說人物。
    「小子!這種地攤貨,就想騙我?你是沒吃飽啊。」滅喊道準備拿刀刺向阿然。
    就在此時,暗室內的蘇霆晚大喊道,「停!住手吧!夠了!」滅聽到後馬上收手,也將阿然鬆綁,渾身是血滿身傷的倒在地上。
    阿然眼角餘光,瞄到一位身穿黑色短裙左腿裙襬遮住一邊腿,聲音有些熟悉,不久後就昏死過去。
    「小姐!這小子後台很硬啊!都是些大神。」滅笑道。
    「怕啥!你都能把大神的徒弟打得跟豬頭一樣了。」蘇霆晚笑道。
    「把他抬到我房間去吧!找個會治癒術的給他來幾發!看他這樣怪可憐的。」蘇霆晚揮手道。
    「是的!小姐。」滅拱手道。
    小弟甲將阿然抬到了房內,又找了一些人,替他治癒,原本豬頭樣也回到原本小小帥氣的臉龐。
    「小姐!這人看來不是黑門鏢局的人!不過前陣子看他和鏢投走的近,還是小心點好。」滅在蘇霆晚旁恭敬道。
    「這不怪你們!要怪就怪黑門鏢局,自己接了不該接的鏢……」蘇霆晚玩著頭髮道。
    「小姐要不要用點晚膳,正好到點了。」滅問道。
    「也好!鬧了這麼久也有些餓,給這小子也準備一些。」蘇霆晚揮手道,離開房間。
    一群小弟吃飽飯站在蘇霆晚房門外,一邊剔牙討論著。
    小弟甲:「小姐我看是真的看上這小子。」
    小弟乙:「怎麼可能?這小子乙臉慫樣,我賭十兩銀子。」
    小弟丙:「你們別吵了,等等被小姐聽到。」
    小弟丁:「我聽滅大哥說,這小子對我們來說有用,小姐才把他帶回來的。」
    此時吃飽的蘇霆晚和滅走來,看到一群小弟在房門外不知道幹嘛。
    蘇霆晚一邊玩著全髮編成的大辮子道:「你們幾個!吃飽沒事幹?在我房間外幹嘛?」
    小弟甲恭敬道:「小姐!是滅哥讓我們吃完飯後來這邊集合的,說有大事要做。」
    「什麼大事?滅還有什麼事情要做嗎?」蘇霆晚看著滅問道。
    「我看這小兄弟的玉牌,有特殊的功能,我想試試一些東西。」滅拿著阿然身上搜出來的玉牌道。
    「你想幹嘛?這玉牌什麼來頭。」蘇霆晚不屑道。
    「這玉牌可是上古時大妖將「右征將軍」飛廉的貼身玉牌,上面被下法術,輸入夠多的靈力便能萬里之萬,通知這位將軍這小子有危險。」滅解釋道。
    「如果是這樣那不如,試試看吧!或許能幫上我們的忙……」蘇霆晚道。
    甲乙丙丁已經在房外就位,「天干陣」起!小弟們御起大陣,玉牌就在陣中,四人向玉牌輸送靈力。
    「天干陣」可是我族不可小覷的結界術,甲乙丙丁都是六品巔峰,要將九品劫仙困住一刻鐘都不是問題,待會不知道會有多少人,不過在他們開殺之前應該能解釋清楚。
    一旁的小弟,眾人將庭院圍著水洩不通,滅站在蘇霆晚前面保護著她。
    「各就各位,人馬上就到了。」滅喊道。
    此時陣中玉牌發出亮光,發出沖天綠光貫穿雲層,三息之後,空間突然劃開一圈。
    「來了!沒有命令不準動手。」滅喊道。
    空間內一人跨出腳來,「末寒居士,駕到~~生人勿近。」青箕坐在一個小轎子上,扛著他的前面羽升,後面青女,阿廉在側。
    小弟甲乙丙丁:「……」
    滅、蘇霆晚:「……」
    眾多小弟:「這啥?鬧哪樣的啊?正常出場不行?」
    青箕一眾,走出空間來到庭院中,看著四周被包圍的水洩不通,不急不徐,還很開心。
    青箕喊道:「各位善男信女!本座下凡驚擾各位!不必緊張!」
    「他們不是緊張,他們是想殺你……」阿廉淡定道。
    「白癡你要坐在上面多久,你很重欸!」青女扛著轎子叫道。
    「老大!差不多得了,我們是來救阿然的!」羽升扛著轎子道。
    「也是!放我下來吧!」青箕道。
    青、羽聞聲立馬將轎子放下,青箕摔倒在地,「唉呀!」
    青箕倒在地上:「你們可以輕一點嗎?願賭服輸的,甘願點。」
    一旁眾人:「這什麼貨?不只二了吧!?」
    「好了!我那白癡徒弟在哪?快交出來吧!不然就全殺了!」青箕認真道。
    「小然兒!快出來你青姨來救你了!」青女雙手摀嘴喊道。
    「然兒!在哪?你們是誰?」阿廉冷冷道,眼露殺氣。
    滅突然向前單膝下跪道:「恭迎各位前輩!晚輩齊那滅,多有得罪,還請見諒,然小友正在房內休息。」
    「齊那家,怎麼在這種狗屁地方?你們不該在中界或上界嗎?」青箕挖著耳朵道。
    「實不相瞞!元天大戰後,魔族三家為了爭墮魔一位留在上界的機會,又發生了內戰,但羅那家退出並移居下界赤山陸,就剩下柯那家與我們齊那家將爭,但柯那家雇用了墮仙組織-「墮天」參加戰局,導致齊那家敗北,被貶到中界,前些年柯那家不僅趕盡殺絕,又派出「墮天」將我們打壓到下界,我們沒有棲身之地,才會躲避至此。」齊那滅認真道。
    「你們那些狗屁鬥爭,那是你們魔族的事情,跟我徒弟什麼關係?」青箕不耐煩道。
    「晚輩!早年也參加過元天大戰,曾聽過幾位的事蹟,希望幾位能夠為齊那家出聲,好讓齊那家不再被打壓。」齊那滅叩頭道。
    「我們已經避世很久了,不可能幫你們。」阿廉冷冷道。
    「各位前輩!小女『齊那葶菀』,家父便是齊那家魔尊『齊那厲』,內爭後長年內傷,一直想讓家族可以重返中界,卻有心無力,所以才想請各位前輩出手。」齊踏葶菀雙膝跪下道。
    「你們這是求人的態度嗎?一團人把我們圍著,難不成要打架?」輕女喝道。
    「都退下沒事了,結界也可以解除了。」滅揮手道。
    「這還差不多!」青女不屑道。
    「幾位前輩,請進房一敘。」滅站起身擺手道。
    眾人進房,可見阿然一人躺在床上,正安詳的睡著。
    「這小子!還睡得真香!都不知道自己要死了一樣……」青箕嘲諷道。
    「前輩請坐!」滅伸手道。
    眾人坐下後,滅給眾人倒了杯茶,葶菀便開始向幾人解釋,又是一宿。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