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威士忌與飛行戰艦 <3-2>

Dz | 2021-07-25 00:16:47 | 巴幣 106 | 人氣 117


<3-2>裘蘭商會








  一陣挾帶著潮濕與冰涼的風,沿著身後走過的路吹襲而來,雨水拍打在我們的斗篷上,使兜帽發出哆嗦。寒冷的氣流穿越我們之間,穿過眼前不語的鐵柵門,灌進另端深暗的隧道裡,驅趕出沉積的嗆鼻血腥味,用那蠻橫的尖嘯,把惡兆給扔了出來。

  天色被烏雲染得昏暗,光線照不進往內幾步路,柵門的另端是方形的石砌隧道,不高、僅能容納兩台車通過的寬,路面的板岩夾縫裡僅有少許偷生的雜草,正中央卻緩緩流淌出一道濃稠的血漿。

  我們互看了一眼後,諾米娜便柱著拐杖走上前。柵門上的鋪首是銜著銀環的黑色無眼烏鴉,她猶豫了一下,決定伸手拎起來,敲敲。

  但回應金屬脆響的依然只有沉默。


  上山前,諾米娜有先把原委都粗略交代了一下。我們從飛行戰艦上逃離,降落至地面後,她原先安排的接應便開著車直接將我們從鄰近雨城的海岸邊載到了橄欖樹酒吧。

  然後,她賣了那個維米諾爾人。

  「怎樣?你那什麼表情?不然你以為我們的經費是靠募款來的嗎?」她當下把我兇了一頓。但我搖頭。「不是,不是那個問題,真的有人要買那種東西?」我問,而她一臉納悶,隨後,才終於明白過來。「你該不會以為那只是一具屍體吧?」

  那女孩並沒有死。就算被炸得剩下骨架、被我抓著脊椎拖行、又一路從一萬兩千公尺的高空上來到這座山丘,起碼也經過了好幾個小時,但依然沒死。

  維米諾爾人,被人認為是維米奇拉人的近種,但事實上那完全是神造的生物。他們的骨骼樣貌近似所有的類人物種,但組成成分卻完全不是同一回事,雖然諾米娜還抱著懷疑,但據說那更接近於奧瑞岡礦,而同時也是他們的核心本體。維米諾爾人同樣也擁有肌肉神經血管皮膚內臟......等等一切該有的器官構造,不過那卻如同我們的毛髮一樣可有可無,就算全部剃除乾淨也不會直接影響到生存,然而,那甚至都還得以再生重造。

  諾米娜說,她的目的僅僅只是為了絕斷他們的後代,對於抹煞生命這部分沒有興趣、也不想,所以以破壞生育能力為條件,打了點折就賣了,畢竟如果她能作為士兵或學徒繼續活著,那當然是再好不過了。因此這趟路上山,除了很可愛地想跟荒地之王買艘飛行船以外,也是為了取走她這筆交易所得來的資源,一些現金和武器裝備,但主要還是凝燄,我們倆人的凝燄庫存除了我身上殘留的以外就只剩下一管了。


  「總得要把東西拿回來。」她無奈地說道。「不然別說是追去洛烏比了,我們大概連下山都有問題。」

  她說得沒有錯,安齊羅號在雨城上方遭襲,現在又有一二零零零法案,兩個不會燃印術的歐瑪人就像獵場裡的野兔。

  「有沒有可能只是我們多想了?」我盯著那道血看,它甚至還在流動。「說不定,一頭豬或......我不知道,之類的?」

  「至少我前幾次來的時候不是這樣。」她說。「凱薩很少待在這,所以平常都是副會長彩莓婆婆在經營,而她最重視的就是禮貌。」

  「撰約者重視禮貌?」

  她伸出食指,靠在嘴唇前。「這裡的撰約者可不喜歡被拿來與其他人相提並論。」

  「荒地之王」這名號,即便孤陋寡聞如我都知道。只是就過去的經驗來說,這群以惡魔為伍的人通常都詭異又危險。在撰約者的地盤裡隨便看見幾灘血,說真的我沒有很意外。

  但既然她都這麼說了。「那麼,我進去看看?」

  她卻搖了搖頭。「我們一起去。」


  於是,我抽出腰後的匕首,燃起了導流渠印,將墨黑凝燄鑄成刀刃,在柵門中間和底端各自劃過,將門閂無聲切斷。

  推開門時,鏽蝕的絞鍊發出了刺耳的拖長,回音便喚醒了沉寂的隧道。

  「--等等。」我趕緊擋下諾米娜。


  噪音都還沒停下,蟄伏在另端的腳步聲竟然就開始祟動。

  狹窄的空間將一切細微全都放大,一步、一步,沉重、疲憊,發出硬物相碰的聲響,彷彿有人穿著釘鞋踩在板岩上。我聽過太多的腳步聲,而直覺告訴我,對方絕對不是人類,至少不是可以被放在正常範圍內的生物。但是是怪物嗎?要說具體一點的話,更像是誤觸啟動的無腦機械。

  我們屏息靜止,防備並等待。

  在僅有幾步之近的光與影交界處,另端是無論怎麼拼命注視都無法看見任何輪廓的深淵。

  而一切又在突然之間沉默寂寥,彷彿這世界瞬時只剩下我們仍然活著。旦那無意間暴露而出腳步聲已經成了事實,既然沒有走遠,那麼就沒有消失。可惡的是,在背著光的情況下,我甚至不知道距離到底隔了多少,而對方--牠,甚至可能正用那雙眼,直視著我們清晰的樣貌,同時暗自竊笑,沉浸在戲弄與享受之中。

  假如牠下一秒突然步出黑暗,現身於我們面前,有可能一伸手就足以捉住我們嗎?我有辦法保護好行動艱難的諾米娜嗎?僅剩的凝燄夠我做什麼?只有導流和瀰繞,虹玉又是隱蔽用途的我,到底能在防守戰上做什麼?

  我伸手進背包裡,準備將盾弩拿出。


  這一瞬間的餘光,我發現自己還是比諾米娜晚了一步。

  當我還在猶豫之時,她已經注空了最後一管凝燄。

  針筒從她手臂上的注入點拔出,被隨手拋往身後。

  下一秒,櫻紅色的光芒在她手臂上綻放,矢放的渠印成了驅散黑暗的清晰符文,一道光束如滿弦上的箭矢,在她施力的同時向著正前方、深淵的底端,直直地劃出一道煙花的軌跡。

  光芒瞬間照耀隧道,頓時一目瞭然。

  流淌血漿的源頭,是個不過十歲出頭的男孩,他全身被切出數十、數百道破口,每刀都像斬斧劈過那般怵目。

  再往內,又躺了兩具屍體,同樣都只是少年少女,我想若不是撰約者的學徒,就是商會的人員。他們倒在血泊之中,四周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跡,也沒有鮮血拖行的方向。他們全部都是拚了命地想要往外、往我們這裡逃跑,卻又在只差幾步之前、明明都已經看見了外頭的光照,被追上、被屠戮。

  櫻紅色的矢放最後抵達的地方,果真如我所想,距離近到甚至會讓人心跳漏下一拍。

  那怪物--絕對可以稱作是怪物的存在。當然了,這世界上有哪種生物,能夠在皮肉全都剝落的情況下,僅僅靠著人形的骨架,就成為一場悲劇的兇手?


  我認得她,就算上一次見到她時,她還保有部分的容貌、還保有理智。

  就算現在只剩一具純粹的骨骸,我也辨認得出來,她就是那個不幸的維米諾爾女孩。


  她舉起右手--唯一令我意外的地方,她的前肢被巨大的機械爪子取代。擋下了諾米娜的燃印術。

  於是光芒瞬間刺眼,空氣爆炸開來。熾烈的暴風將她撞進黑暗之中,整座隧道開始動搖,如雷震響帶著自己的回音,被放大了數倍逆衝往返。風壓吹開了我們的兜帽,諾米娜的白髮在空中飄舞,她的表情停留在驚愕。

  原先聽見的,彷彿釘鞋的腳步聲,原來是那女孩的足骨。

  她在跌入深淵之後,立刻倉促逃離,步伐漸遠,直到消失。


  我們只能再度停下動作、再度等待。

  直到風止、聲靜、沙落,而雨仍紛紛。


  「你看見了嗎?」諾米娜怔怔地轉過頭來。

  「我沒瞎。」我把撇悶許久的氣一口呼出。「她全身都是渠印,大部分都是導流......她那具機械爪,大概就是靠導流驅動,換句話說是奧瑞岡製成的,就像這個一樣。」

  我晃晃還來不及戴上的盾弩。

  「搞什麼......」她咬著牙,音量突然減弱,萌生了一點愧疚。「才過兩天,他們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創作回應

這樣子的加工會干擾維米諾女孩的再生和運作嗎?
然後,法蘭希斯的性癖不見了,說好的本性難移呢
2021-07-25 00:23:28
Dz
雖然那並不是他的人設 但我還真的想過要不要寫回去XD 可是似乎有點破壞氣氛
2021-07-25 00:40:24
我覺得DZ你說話要小心一點,那不是法嵐希斯的人設,這意味著……(默
2021-07-25 00:46:16
Dz
ˊ_>ˋ"
2021-07-25 00:54: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