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一拳超人] 埼玉in霍格華茲6 [普](完)

小週 | 2021-07-24 21:34:43 | 巴幣 0 | 人氣 55



  感謝石內卜熱心提供吐真劑,讓審問闖入霍格華茲的食死人間諜非常順利,原來穆敵較教授一直是由小巴提‧柯羅奇假扮的,而他的父親巴提‧柯羅奇在一旁目擊此事,還被嚇得雙眼一番,口吐白沫。

  直到巴提‧柯羅奇在校醫院躺了四個小時後意識才恢復,鄧不利多剛好能協同魔法部長康尼留斯‧夫子一起問話。

  問完話後老柯羅奇身心俱疲,當年調換兒子的真相以及伏地魔的陰謀之事也浮出檯面。當他看到病床旁躺了一位奄奄一息的正版穆敵教授,還是令他嚇得又昏睡過去。

  為了能讓三巫鬥法大賽順利進行,夫子傾向息事寧人,而且依舊堅持哈利波特要持續參賽。

  老柯羅奇和正版穆敵次日轉往聖蒙果醫院做進一步治療,而小巴提‧柯羅奇直接被處以吹狂魔之吻。

  上學期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路平則是鄧不利多招回,石內卜雖然不必再有魔藥原料失竊的煩惱,但他要開始定期熬製討厭的縛狼汁了。

  -

  哈利還是依舊過著學生生活,在無聊的預言課上打了盹。他撐著頭睡著了……然而,突然地進入一個視野。

  他順著地板蜿蜒爬行,看到單人沙發上有一個扭曲像嬰兒的小人,他揮舞著魔杖,其廝殺的語氣似乎是在折磨一個人。

  「你竟然讓那個官員逃跑了。」

  「喔……主人,原諒我!」

  被折磨的人露出粗鄙的面龐,那是彼得‧佩迪魯,而他正躺在地板痛苦抽動身子,似乎是受了酷刑咒的折磨。

  哈利「抬起頭來」和那嬰兒對視後,看見那嬰兒的臉蛋是伏地魔,就驚醒了。

  哈利抹著額頭上的冷汗,他醒來的動靜還是被榮恩注意到了,後者小心提醒他上課的內容。

  夢裡的內容太過驚悚,哈利無法專心在本來就沒放多少心思的預言課上。等到下課,他直接揹著書包趕往校長室。

  鄧不利多聽到哈利的消息,表情非常凝重,他直接往火爐邊喊人,幾分鐘後,石內卜黑著臉也進了校長室。

  「哈利,我得告訴你,你的腦袋和伏地魔確實有一些聯繫。為了保障你以及你周圍其他人的安全,我必須要求你開始學習鎖心術了。」鄧不利多婉轉解釋,不過這項訊息仍讓哈利感到不滿。

  「為什麼不是你親自教我呢?先生。」哈利問。

  「不行,很遺憾我不能。你不必為此擔心,我其實很早就和石內卜教授討論過了。」鄧不利多說,他拍拍哈利肩膀,「石內卜教授是少見的大腦封閉大師,他有能力教你這門冷僻的科學。」

  -

  「阿不思,正如我之前和你說過,雙方無法保證互相信任的狀況下很難學好這個技術。」沒想到石內卜會在哈利面前否定鄧不利多的提議,搖搖頭說,「尤其是現在這種時候。」

  「不,石內卜教授,呃……呃,我願意相信你。」哈利說。

  石內卜抽動嘴角,道:「如果你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遲疑,或許還會有一點說服力。」

  「賽佛勒斯,哈利學會這項技術是必要的,為了保證他的安全,請你指導他吧!」

  「石內卜教授,我是真的願意相信你。」哈利脹紅了臉,「去年你幫忙洗清天狼星了名聲,而且還前往海邊洞穴幫忙取回獅子阿爾法的遺體。而且每次我出什麼事情,你總是十分關切,埼玉先生還認為你其實很在乎我的安危。」

  「葛來分多的黃金男孩,不要把自己想的太偉大。」石內卜瞪哈利的眼神,像是他在魔藥課炸了十個坩鍋。

  鄧不利多笑呵呵的,十分樂見這種結果的發展,結論是石內卜必須要教哈利鎖心術了,儘管後者對此不抱任何希望。

  石內卜回地窖還遇見了鄰居埼玉,他用了自己最冰冷的眼神看向對方,埼玉還是沒有任何額外的發現,和他道了聲晚安。

  -

  三巫鬥法大賽的最後一項挑戰是,四個勇士必須穿過巨大樹叢所構築的迷宮,迷宮中央有一座獎盃,誰先碰到獎盃,誰就會成為冠軍。

  入場順序由前兩項任務的積分做決定,哈利最先進入迷宮。

  在比賽當天早上,石內卜還給他一本筆記,筆記本內容是鎖心術初級要點。石內卜還一面祝(諷)福(刺)他,希望他比賽順利(希望他之後還有命學鎖心術)。

  即使小巴提‧柯羅奇作為間諜被揪出來,鄧不利多還是提醒哈利要量力而為,因為第三場比賽還有讓伏地魔勢力使絆子的風險。

  哈利不可能一進來就放出紅色信號投降,這是一個自我磨練的好機會,他對於拿到冠軍也是有所嚮往的,於是決定繼續闖下去。

  埼玉和花兒是同時進入迷宮的,他們各自挑選不同的入口。

  埼玉進入迷宮後非常興奮,前方不知道有什麼挑戰正等著他。

  -

  埼玉看見一個像是獅子的動物迎面走向他而來,那生物的身軀雖然像野獸,卻有一顆女人的腦袋,像是埃及人面獅身像。

  埼玉姑且稱對方是人面獅身獸,人面獅身獸首先對埼玉笑了一下,恰似沒有敵意的擋去埼玉前進的道路,接著像隻真正的貓一樣,伸伸懶腰,席地而坐。

  她沉穩、慵懶地說道:

  「想想看,什麼擁有湖卻無水、山卻無石、城卻無樓。」(It is has lakes with no water, mountains with no stone and cities with no buildings.)

  答案:地圖

  -

  埼玉每個字都聽得懂,這好像是一段謎語,可是解謎卻不是他所擅長的,這時候要是有傑諾斯在就好了。

  埼玉在原地呆滯三分鐘,那位慵懶的人面獅身獸卻沒有要讓路的意思。雖然自己的力量比對方大,可是只要對方不主動出擊,自己也不好率先伸出拳頭。

  如果這時候石內卜在場,應該會諷刺他空有一身蠻力吧?

  埼玉仗著自己在此地異鄉人的面貌,故意對人面獅身獸說:「ごめん、知らない。」(用翻譯器翻:「對不起,我不知道。」不知道文法對不對,就這樣吧。)

  人面獅身獸聽聞埼玉的回答,她耳朵一顫,抬起上半身。

  -

  人面獅身獸試著比手畫腳,不過因為她只有貓爪子,所以基本上埼玉也很難看懂意思,為了繼續前進,埼玉只好選擇硬闖了。

  於是人面獅身獸向前伏起身子,準備向埼玉一撲,這時埼玉拿出(給自己準備的零食)牛肉條,人面獅身獸雙眼一亮,原本作勢要攻擊的姿態都沒了。

  最後埼玉成功用五條肉乾成功賄絡人面獅身獸。

  接著,埼玉繼續向前經過兩個轉角,一名穿著風衣的正氣師拍拍他的肩膀。

  正氣師理直氣壯地說,要以猥褻幼女的罪刑逮捕他。

  歷經了石內卜教授和路平教授的個別(?)指導,埼玉當然知道對方的真面目是什麼,那是一隻幻影怪,因此他用了一個拳頭解決了。

  以物理上的角度,的確是一個拳頭,但是拳頭沒有接觸到對方,所以沒有實際對目標造成皮肉上的傷害。然而強大的能量透過空氣持續傳遞,在短短的距離就形成了氣壓差,強風吹襲正氣師(幻影怪)的風衣衣擺。

  那股強風帶走的不僅對方身體是熱能,也帶走了膽識,正氣師(幻影怪)被嚇得躲回它原本藏匿的箱子裡。

  埼玉原本還想嘗試打開箱子,忽然他聽見一個女孩的尖叫聲,那是花兒‧戴樂古。

  -

  「哇!」埼玉大叫一聲,「一定是有很厲害的敵人!」

  幾秒鐘後,埼玉確實聽見急促的腳步聲朝自己而來,窸窸窣窣,接著他看見喀浪面色蒼白站在面前,對自己舉起小棍子。

  紅色的光線擊中自己,埼玉感受到一陣不舒服酥麻的感覺蔓延全身,這恰似在他獲得怪力之前,每天進行特訓時所受到的肌肉的匱乏感。

  悠閒闖蕩的埼玉開始嚴肅起來,他的感受很複雜。

  從他來到魔法界開始,雖然感到新奇,但是種是有某種不真實感,而現在這股酥麻開始令他想起屬於他的另一邊世界。另一方面,這咒語(spell)對他的行動沒有妨礙,卻讓他認知到傷害。這咒語如果是擊中他不礙事,可是擊中一般人卻是不容小覷。

  「喀浪,這是一場技術競技,你在做什麼?」埼玉朝對方大喊,卻得的回答則是另一次的紅光咒語。

  「埼玉先生,小心!」

  伴隨著一旁的警告聲,埼玉輕易閃過,咒語沒有命中。

  「哈利。」埼玉念出來者的名字。

  「咄咄失——」哈利施法將喀浪擊暈。

  埼玉有些嚇傻了,他沒想到會被學生攻擊,說:「這真是意外,沒想到喀浪會對其他選手施咒。」

  「是不是一般咒語(charm),是黑魔法範圍的攻擊詛咒(curse),而且還是酷刑咒。」哈利認真地解釋,「喀浪剛剛神情恍惚,我想是被施了蠻橫咒,他受到控制了。」

  「那你有看到花兒嗎?我聽到她的尖叫聲。」埼玉問。

  「我恰好是遇到花兒後發現你的,而且她被石化了。」哈利面色難看的說,「我確定她沒有危險後,已經發了信號咒,會有人來解救她的。」

  「……所以只剩下我們兩個。」

  埼玉感到難以置信,哈利則是暴躁的搔著腦袋,說:「我就不指望伏地魔能好好讓我比賽,反正也是他強迫我報名的。我受夠了!」

  哈利抱怨完,將魔杖指個天空,想要用信號咒請工作人員來找自己,並離開競賽。

  埼玉按下哈利的魔杖,說:「我一個人找獎盃也沒意思,這裡大部分的事物也無法對我造成危害,我們現在一起走吧!」

  哈利突然被小小的感動一把,他放棄離賽的打算,痛快答應了。

  哈利和埼玉在迷宮中穿梭,哈利可以感受到離迷宮越來越近,只要月往中心前進,附近的樹叢和道路伸出樹枝和根部來阻礙前進。

  詭異的是,這種阻礙只針對埼玉一個人,對哈利則是沒有影響。

  「這該不會也是伏地魔陰謀之一。」哈利不樂見針對友人的阻礙,儘管埼玉很輕鬆就扯開這些糾纏,但是一直被其他樹叢纏住也不是辦法。

  「哇,好煩,我想我還是稍微認真一點吧。」埼玉接著問,「哈利,你說終點大概在什麼方向?」

  「埼玉先生,你能解決這些麻煩?」哈利指著一個方向,「大概往這兒,不遠了。」

  「認真毆打。」埼玉往哈利指的方向揮拳,強大的威壓將前方的樹叢開出一條道路,道路所經皆寸草不生。

  哈利最巴擺出一個O。雖然知道這個麻瓜不簡單,可是每次都還是覺得很驚奇。

  -

  兩人順著埼玉開拓出來的道路前進,很快的就到了獎盃的所在地。

  「我要慶幸你起碼沒有把獎盃打爛。」哈利乾巴巴地說,埼玉的攻擊軌跡距離獎盃只有三公分。

  「哈利,你拿獎盃吧,我參加三巫鬥法大賽只為了好玩。」埼玉說,「我是麻瓜,這競賽終歸是屬於巫師的。」

  「不,埼玉先生,我很感謝你對我們的幫助。」哈利說,「你很強大,你拿著獎盃實至名歸。」

  「我只是個興趣使然的英雄。」埼玉說,他摸摸心口,「你們給予我的幫助也很多。」

  「不然……」哈利說,接著兩人雙雙回答,「我們一起。」

  哈利和埼玉各伸出一隻手,兩人各抓著獎盃的一個把柄。

  下一秒,正如比賽單位所說,獎盃是一個港口鑰,一陣預計之內的躍動帶離他們離開現場,然而終點卻不是他們所設想的。

  四周寥無人跡,豎立著幾個石碑。

  獎盃帶他們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埼玉率先站了起來走動,而哈利還在原地等暈眩感過去。

  「這比賽的地方太詭異了。」埼玉說,「這是……墓地?」

  哈利順著埼玉指著方向看去,那是一塊墓碑,上面刻著:「Tom Riddle, 1905–1943(湯姆‧瑞斗,1905–1943。)」

  「不,這個地方……很危險。」哈利難以解釋,這個地方他暑假才夢過,「埼玉先生,我們趕快拿個港口鑰回去……」

  還在此地逛街的埼玉:「?」

  「殺死那個礙事的傢伙。」

  「啊哇呾喀呾啦——」

  一個畸形粗啞的聲音忽然響起,後面緊身隨的是一道綠色的光芒襲來。

  埼玉還沒有閃避咒語的習慣,因為咒語幾乎不會對他造成危害,可是這次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埼玉先生!」

  索命咒擊中了埼玉的光頭腦袋後,埼玉躺平了。

  -

  埼玉失去了意識幾分鐘,他醒來後看見哈利被捆綁play,一位沒有鼻子的毀容男子恰似泡好澡,光溜溜地從沸騰的大釜爬出來。

  「這是什麼怪人。」

  埼玉說出這句話後,他清醒的動靜被察覺,那個光溜溜的沒鼻子男子,對著跪在地上的蟲尾巴大罵:「你竟然沒有成功把那個麻瓜殺死!」

  埼玉看著哈利的狀況不太好,大喊:「哈利,你是不是受傷了。」

  「埼玉先生……他就是伏地魔,你快逃啊!」哈利自身難保,不過還是盡力提醒埼玉離開。

  「哈利波特,你現在還有心情管其他人。」被稱為伏地魔的男子嘶啞地轉向埼玉說,「麻瓜,不要輕舉妄動,這小孩還在我們手上。」

  原本想過去營救的埼玉,沒把握哈利的安危,所以舉起雙手乖乖站在原地,等待時機。

  看到沒有被索命咒拿下的埼玉,蟲尾巴愣了一下,又想起在尖叫屋時,自己被抓的場景,馬上提醒伏地魔:「主人,這個麻瓜很危險……」

  「閉嘴!連個麻瓜也搞不定,看在你幫助我復活的份上,我就不逞罰你。麻瓜的事我們等下再處理,現在過來幫我穿衣服。」

  伏地魔沒把埼玉放在心上,他觸碰蟲尾手臂上的黑魔標記,接著數十位巫師用現影術到達了現場,他們皆穿著黑袍又帶著面具。

  埼玉認得他們了,是一群食死人,伏地魔再召集他的手下。

  首先站在伏地魔面前跪下,並拿下面去的是魯休斯‧馬份,向對方展現了服從。

  伏地魔滿意的恢復蟲尾被砍下的右手,和現場的僕從們說明自己回歸的故事,然後又點名埼玉站過來。

  「?」埼玉指著自己。

  「對,麻瓜,你站過來。」伏地魔指定一個位置,要埼玉站在那裡,說:「我要你見證一個傳說的殞落,當你卑微的滾回去的時候,向鄧不利多傳達你的恐懼和懦弱吧。」

  在場消息比較靈通的魯休斯看到埼玉,馬上冒了一點冷汗出來,那位不是可以空手制伏狼人的麻瓜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魯休斯冒著被伏地魔逞罰的危險,插嘴提醒了和蟲尾巴一樣的話:「主人,冒昧打斷您,但是這個麻瓜很危險……」

  「只是個稍微會一點拳腳功夫的麻瓜罷了,會有機會可以好好處理他。」伏地魔對哈利施了一個無聲魔法,解開哈利的束縛,「波特,拿好你的魔杖,我們來決鬥。」

  魯休斯緊抓著手杖,發現背已經濕成一片,他開始思考,要不要稱兩人決鬥時引起的混亂逃跑。

  -

  但是魯休斯來不及阻止,原本站在附近的麻瓜抓緊了機會,一個閃現來到哈利面前。

  「要也是我和你決鬥,欺負一個小還是什麼意思。」埼玉大喊,「你就是在大家所說的叫做伏地魔的壞蛋吧!」

  「哈!麻瓜你自尋死路。」伏地魔說,眼熟了綠光從他的紫杉木魔杖迸發,「啊哇呾喀呾啦——」

  「認真毆打!」埼玉被兩次攻擊型黑魔法咒語集中過,因此對於對付此類咒語有了額外的想法,既然這類型咒語的使用需要強大的力量,那麼如果他也使出力量攻擊,應該就可以對付了。

  埼玉的想法創造了難得一見的場面。瞬間比索命咒還要龐大的力量瓦解了咒語施放,綠色的光波潰散,墳墓周圍的石碑出現裂痕,風壓將吹起了食死人的衣袍,哈利也只能彎起身子,在埼玉身後尋求庇護。

  「梅林啊。」魯休斯原地傻眼。

  -

  埼玉毫無意外地直接揍爆伏地魔,哈利難以置信童年來的噩夢就如此地掛了兩條鼻血,昏死在地上。

  娜吉尼從3D變成2D,剩下的食死人也毫無招架之力,通通被埼玉捶爆。而魯休斯陣前倒戈,敵人的魔杖被他自告奮勇地一根根折斷,哈利還是為此不爽。

  「埼玉先生,我們該怎麼辦?我不放心就這樣乘著獎盃回去。」

  「強大又偉大的麻瓜啊!我在魔法部有些人脈,交給我處理就行了,你們回去比賽吧。」魯休斯狗腿說道。

  「埼玉你不能相信他,他可是食死人啊,以前他還用黑魔法物品害過金妮。」哈利說。

  「這樣啊,你的品德的確是令人不放心。」埼玉盯著魯休斯說,後者只能尷尬的笑一笑。

  埼玉拿出口袋的行動電話(3310兩年後才會普及,可惜),撥了一通電話給天狼星(這時候他在魁地奇球場邊觀賽,我設定離城堡很遠,手機有訊號)。

  交談了幾分鐘後,埼玉告知哈利先拿著獎盃回去,他先留守在小漢果頓。

  剩下魯休斯在場,埼玉也沒打算讓他閒著,他指示魯休斯多變幾條繩子出來,將現場的食死人通通綁起來。

  沒有多久,幾位鄧不利多認可的巫師趕到現場,有埼玉熟悉的天狼星和石內卜,以及兩名正氣師——金利‧俠勾帽和小仙女‧東施。

  天狼星首先和埼玉打了招呼,而魯休斯自動自發地往石內卜手邊一站。

  「在逮捕黑魔王之前,鄧不利多有事情想知道。」天狼星說,「這似乎也關係到哈利的安危。」

  石內卜拿出了熟悉的黑色小瓶子,埼玉知道瓶子是吐真劑,而這些藥水被滴入了伏地魔的口中。

  -

  鄧不利多想打聽的是,伏地魔究竟是製作了多少個分靈體,然而從這位黑魔王口中吐露出的真相令人咋舌。

  他總共有製作六件分靈體,日記本、重生石戒指、史萊哲林金匣、赫夫帕夫金杯、拉文克勞王冠和母蛇娜吉尼,而其中重生石的位置就在附近,天狼星提議要前去取得。

  正氣師留在原地,準備繼續招集人手,逮捕這些食死人。魯休斯則是作為證人,必須配合調查,所以前去尋找重生石的人員是天狼星、石內卜和埼玉。

  岡特小屋是小漢果頓出名的鬼屋,所以不難找尋,三人很快地來到這兒。

  石內卜用了一個冷僻的尋物咒語,找到一個相對有可能是藏匿地點的角落,三人在此搜索一番。

  天狼星首先發現了重生石戒指,然而當他越靠近戒指,突然眼前一花……

  -

  天狼星看到路平站在他的身旁,深情款款地看著他,並握緊他的手。

  鄧不利多站在證婚人的位置,笑咪咪看著他們。而哈利在身後捧著婚戒,甜蜜地說:「天狼星,你們真幸福。」

  「My moony ,我……」天狼星手足無措,「……我愛你。」

  「噓,什麼都不用說。」路平靠近天狼星,在耳邊低語,「在我吻你之後,可以戴上戒指。」

  「oh, 我的小月亮……」

  「哇嗚!」

  埼玉看傻了眼,天狼星現在撲在石內卜身上,想要強吻他,可是石內卜肉搏能力低弱,只能勉強抵住天狼星的肩膀。

  「做點事啊,不要站在那邊看。」石內卜惡狠狠地說。

  根據埼玉的觀察,他決定直接抽掉天狼星手上的重生石戒指,這時天狼星也恢復理智了,石內卜直接將他從自己身上踹開。

  「呸呸呸——不行,鼻涕卜絕對不行!」天狼星趴在地上作噁。

  「你以為我願意嗎?」石內卜一臉嫌惡,表情像是被屎打到般,「站起來,拿出你的魔杖,現在情況很不妙。」

  這時拿到戒指的是埼玉,他兩眼無神地站在原地,似乎也陷入某種幻覺中。雖然他是個麻瓜,但是石內卜深知埼玉的實力,他和天狼星加起來,都沒把握能把埼玉從幻覺中喚醒。

  「埼玉老師,這段時間你去哪了?」傑洛斯跑過來,一手攬住了埼玉,將腦袋擱置在他身上,充滿鼻音地說:「老師,我好想你。」

  「啊,是傑諾斯……」

  「埼玉老師,我一心一意想要將你綁在我身邊。」傑諾斯從懷中拿出戒指,「戴上吧!這樣埼玉老師,就能成為我的人了!」

  「等等,傑諾斯,我對男人沒興趣啊!」埼玉堆拖著,「傑諾斯,你不是還想要復仇嗎?」

  「我心中只有埼玉老師。」傑諾斯堅毅地說,「總之埼玉老師塊戴上戒指吧,我們再也不分開。」

  「我隱約覺得,是這個戒指有問題。」

  埼玉拿起戒指直接捏爆,當戒指的渣渣撒在地上,幻境也隨之瓦解。

  「真的好久沒看到傑諾斯呢。」最後埼玉看見天狼星和石內卜緊張的拿著魔杖指著自己,於是他說:「這裡的事情解決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回霍格華茲。」

  -

  隔天,哈利波特贏得三巫鬥法大賽的消息刊登在《預言家日報》頭版上,上頭根本找不到伏地魔或者是食死人的消息。

  哈利還偷偷問埼玉,要不要拿走他另一半五百加隆的獎金,不過被埼玉拒絕了,因此衛氏雙胞胎有了一千加隆的創業基金。

  正氣師辦公室盧夫·昆爵認為應該在過一陣子才能公布大規模食死人被逮捕的消息,而因為伏地魔無法被真正殺死,盧夫·昆爵贊成鄧不利多的主意,讓伏地魔服下古老的魔藥,使他成為永久植物人的狀態,他將會秘密在聖蒙果度過餘生。

  伏地魔的五官和軀體也漸漸地無法維持人類的模樣,他扭曲成一個醜陋的嬰兒,大概除了知情的人,誰也想不到那扭曲的軀體是屬於伏地魔的。

  赫夫帕夫金杯由魯休斯‧馬份協助下,在古靈閣被摧毀,魯休斯也像他所希望的,之後在魔法部的仕途步步高升。

  鄧不利多讓哈利參與銷毀拉文克勞冠冕的過程,並且與有銷毀分靈體經驗的天狼星、石內卜和埼玉一起行動。

  他們最後還是在萬應室裡面消耗了一整個下午,冠冕放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埼玉毫無意外將冠冕碎成渣渣。

  當眾人離開萬應室時,埼玉站在山怪掛毯前面告知,他應該要回去的訊息。

  哈利首先依依不捨擁抱了一下埼玉,說:「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去你那邊玩。」

  「好啊,不過要記得帶牙刷。」埼玉回應。

  石內卜不喜歡肢體接觸,不過還是從他的眼神中看得出感激和不捨,天狼星真性情地眼眶泛紅。

  鄧不利多走過來也跟著擁抱一下,說:「感謝你在霍格華茲最需要的時候出現,即使你是個興趣使然的英雄。」

  「不,你們守護著霍格華茲的學生,也守護著巫師界,你們都是英雄。」埼玉說,「我得快點,我有預感今天牛肉很便宜,要趕不上超市特賣了。」

  「再見,埼玉先生。」

  「保重了,哈利,要好好學習鎖心術喔!」

  埼玉在掛毯面前走了三圈,釋放出強烈的慾望要前往超市特賣,萬應室也顯現超市的玻璃自動門,埼玉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擠進了搶購超市特賣的大媽群中。

  這次埼玉沒有再被大媽擠出來,然而他的口袋只有一些巫師界的硬幣,所以什麼都沒有買成,就走回家了。

  傑諾斯燒了熱水,等著埼玉從超市特賣回家煮味噌湯,然而他卻看見了兩手空空的埼玉。

  傑諾斯的態度好像埼玉只是稍微離開幾個小時而已,因此疑惑的問:「埼玉老師,你不是去超市特賣了嗎?」

  「嗯,剛剛發生了一些事情呢!」埼玉將口袋那些金加隆、銅納特和銀西可掏了出來,「我們去吃拉麵吧。」

  傑諾斯執起桌上的加隆,仔細一下並訝異地說:「我沒有見過這種硬幣,但這是真的金子!」

  「待會邊吃邊聽我講一些故事吧!」埼玉笑笑回答。

  (完)

  -

  謝謝大家不嫌棄陪我玩這麼久。(艸

  雖然錯字很多,寫得也很粗糙,不過我很開心。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