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善提經:九. 為濟仙

山容 | 2021-07-24 19:49:35 | 巴幣 2 | 人氣 244

連載中善提經:本傳
資料夾簡介
三千世界動盪不安,手持邪劍的噬佛者為濟為情踏上復仇之路,誓誅舟天聖主。為了得到力量,即使身犯五逆重罪也在所不惜的他,卻接到了意料之外的任務......

九. 為濟仙


      彤子從空中抓一塊絲帶下來,用力把鏡面給擦乾淨。她不懂為什麼,映照鬼蓬萊這群小餓鬼的鏡子特別容易髒,看久了鏡面就會蒙上塵埃,變得灰糊糊一片。好在這種情況並非不能解決,只要一塊厚實的絲帶,再加上一點手勁就能繼續看下去。

      回顧柳條婆的一生真是奇妙,這小餓鬼某一日突然發了瘋,號召島民拒絕上繳作物,也禁止島民獻身加入對抗五濁惡勢的軍隊。怪的是島上的小餓鬼居然跟著響應,發狂似地攻擊三十三天派去維持秩序的監齋。

      然後,算是戰爭嗎?彤子覺得幾個小餓鬼對監齋丟石頭實在算不上戰爭。確實有幾次管轄鬼蓬萊的陽天部派出力士鎮壓,只不過打雷閃電,颳風下雨嚇嚇他們真的算是戰爭嗎?

      鏡子擦乾淨了,無論如何小餓鬼總是能說出很好笑的對話,對彼此的惡作劇也沒讓彤子失望過。黑鏡中的為濟還在沙漠中遊蕩,鏡華天女決定繼續看下去。
 
 
      在夜裡,用符咒吸引地陰之氣,可用來削弱天眾與其他的爪牙。

      馬頭監齋以鼓為器,聲波可震懾精神。將布團塞進耳中阻絕聲波,潑糞水可破除鼓面上的咒文。

      香陰乃香神,惡臭可使其分神,腳爪脆弱為其致命弱點。

      沼澤、死水等陰濕之處陰氣最盛,喚陰符可催生瘴氣。若有力士、金剛進犯,萬不得已之時可將之誘至上述地點,以瘴氣禦敵。見好就收,不可追擊,切記避免正面衝突。

      居處擇地洞、泉脈等等隱蔽之所……
 
      當初為濟仙留下來的指示,傳到最後已經沒人記得確切的字句是什麼了,但柳條婆還有同伴們,用口語確認每一代每一個小薜荔多,有記憶後第一件事就是把這些指示牢牢記在心裡。他們挖地洞,找地下水脈,一邊攻擊沒天良的天眾和他們的爪牙,一邊把整個鬼蓬萊的薜荔多們聯合起來。

      柳條婆還記得當初突襲成功,香海海濱上那些香陰和監齋在半空中尖叫,滿頭屎尿撞成一團的糗樣。從小到大和屎尿為伍的薜荔多可不像他們,石頭木棍上手就打,符咒召來大霧,岸邊的船隻撞成一團,給不知道哪個瘋過頭的薜荔多一把火燒光光。

      然後又過了幾年?柳條婆記不清楚了,她家的白楊嬤死前的警告成真,苦日子的確來了。說實話如果有哪個薜荔多算術好一點,就會發現他們做的一切都是徒勞。給天眾帶去五濁惡勢,和窩在鬼蓬萊上扔石頭抗爭,比起來前者不但能留下更多後代,也不用天天面對遭人掌控、陰晴不定的惡劣天候。不過薜荔多算術不好,臭脾氣又硬,比起下田工作更愛潑糞打架。

      柳條婆往海邊走,離開小福村雖然難過,卻是不得不為。當初為濟和金翼來訪時短暫棲身的薔山還在那裡,只是變得太醒目、太空曠,不適合他們得隨時躲藏的抗爭生活。天眾的大雨淹不掉那座小山,不過幾道惡雷燒光森林倒不是問題。

      從海岸邊望去,薔山變成一個小小的黃色土堆,幾乎給沙塵和霧氣給掩埋。柳條婆以前還能看見山腰上的土牆遺跡,現在除了眼淚之外,什麼玩意兒都看不見。她的垃圾老花眼,要嘛太乾要嘛太濕,整年下來沒幾時正常。

      她繼續往前走,走過藏在礁岩後的黑鬼洞,爬過引海水泡成的鹽沼,還有整片有毒的苦楝林。每一樣都是為了對付天眾的爪牙而準備,要是他們洋芋種成功,這些東西也就沒必要留著了。這樣也好,少了一些要操煩的東西。天藍色的香海不斷拍打海岸,濺起冰冷的泡沫,晨霧剛剛消散的海岸又多了一道新的面紗。走過苦楝林中的小徑,小鬼們的騷動也被隔絕在身後,大海的聲音能掩去一切。柳條婆往海風沒那麼大的方向走,她總是知道什麼時候該往哪裡去。

      你能在每個熱鬧場合找到柳條婆的身影,也能在最安靜的角落,找到她正專心地和一些怪咖做手工,填補水路的裂縫。

      走過苦楝林後有個淺淺的海灣,退潮時自成一塊小天地,大肚子的細蕊和她姊妹們正在這兒忙得不可開交。他們的小船架在礫石灘上,大大小小的竹簍正一件件往船艙裡搬。

      「柳條婆!」細蕊遠遠地向她打招呼,爬出船殼又跑又跳來到她面前。
      「別跑、別跑。」柳條婆趕緊阻止她。「要是跑太快,肚子裡的東西掉出來怎麼辦?」
      細蕊站定後,拍拍結實的肚皮說:「這我倒是不怕,就怕這些小傢伙賴著不出門才糟糕。」
      「你們今天好像很忙?」柳條婆問:「在忙什麼?」
      「沒什麼,只是把東西搬上船而已。」細蕊回答:「東西準備齊全,我們今天要出海。」
      柳條婆愣了一下。「今天?」
      「是呀,真的要多謝你幫忙,讓我們砍那些苦楝做船。船做好,我們也不想再等,正好今天潮水順,就決定要出航。」細蕊呵呵直笑。「我一個大肚婆,準備要出海討生活了。你看,有海鷖!」

      細蕊笑著拍手,想招那些白色的大鳥飛下來。她心情很好。

      「我跟你們講過,要記得往海鷖飛的方向去。」柳條婆提醒她說:「苦楝的葉子只能用來畫符,絕對不能吃知道嗎?」
      「我們知道。」
      「酸模、燕麥、咬人貓呢?其他草藥都有帶齊嗎?」
      細蕊吐舌頭扮鬼臉。「我們才不要帶酸模出海,每天碎碎念、碎碎念,小鬼仔都被他念到不想出洞。」
      柳條婆不禁笑了。「酸模要是早十年出世,我們把他送去三十三天,天眾就不敢再來煩我們了。」
      「確實。」
      「細蕊!潮水來了,快點!」
      「等我一下!我在跟柳條婆說話!」
      「柳條婆!我們出門在外你自己要顧好身體喔!」
      「謝謝你送我們的禮物!」
      「一定要保重喔!」
      看來他們已經準備好,隨時可以出發。柳條婆對細蕊說:「你那些沒耐性的姊妹在喊你了,快點過去吧。」
      「好,柳條婆,你自己保重。我在新的島上生完孩子,等他們大了我一定叫他們回來看你。你一定、一定要等我們回來。」
      「放心,我這個老屁股哪裡都不去。」
      「柳條婆……」

      細蕊給她最後一個擁抱,告別柳條婆往船上走。柳條婆沒有追上去,坐在原地看著鵝黃色的小船滑入海灣,靠著船槳像剛下水的小鴨一樣歪歪扭扭前進。柳條婆看慣生離死別,這一刻突然想起她送過許多小鬼離開,偏偏卻錯過了和為濟告別。那人像鬼一樣,來無影去無蹤。

      船尾消失在浪花之間,速度慢得讓柳條婆一度懷疑這艘不中用的船,是不是才剛出海就要放棄,回到岸邊卸下那些細蕊和姐妹們每天故意餓肚子省下的食物。看船出海,還真夠驚心動魄了。

      潮水聲一聽就忘了時間,也忘了自己身在何處。柳條婆直到起身往回走時,才發現朱儒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林中等候。

      「婆婆。」朱儒走出樹蔭時縮著脖子。「真是抱歉,我不是有意要偷看,只是你似乎想事情想得出神,我不敢打擾。因為天主總說要愛人如己,推己及人。」
      「沒什麼重要的大事,我只是覺得很累才坐下來休息。」柳條婆趕緊接口,以免朱儒愈念愈長。話被打斷的朱儒有些茫然,尷尬地笑了一笑。
      「剛剛出海的是哪家的姊妹呀?」
      「細蕊,你認識嗎?」柳條婆問。
      「婆婆,不好意思,我可能還沒把村子裡的人給全認熟……」
      柳條婆揮揮手。「沒什麼,別放在心上。你站在樹林裡等,不是為了看我一個人在海岸發呆而已吧?」
      「婆婆真是明眼人。」朱儒露出靦腆的笑。「其實我來找婆婆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說。」
      「說說看吧!」
      「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只是天主說……」

      柳條婆搖搖頭,牽起朱儒的手往村子的方向走。他還是怎樣都不肯放棄他的天主,不管老鬼和小鬼們說了多少壞話都一樣堅定。他的掌心裡有不少繭,感覺也是有過苦日子,耳朵上方一點的地方有塊圓形的傷疤,沒看錯的話應該是斷角的痕跡。這可憐的小鬼受過傷,甚至嚴重到要把頭上的角給磨掉。柳條婆沒長過角,不過她敢打賭把身上的某一部份磨平的滋味並不好。

      「你的頭還會痛嗎?」她問。
      「我的——頭?」朱儒把手抽出柳條婆掌握,在自己的腦袋瓜上拍了好幾下才會意過來。「喔,你說的是這個,這個沒事,不會痛了。」
      「我猜岱輿的日子不好過?」
      「岱輿有好一段時間的確過得不好。」朱儒苦笑說:「不過好在有怖敵天主,還有你說的洋芋這個東西,讓收成變好,我們的日子也變好了。我來找你就是想說說這個東西,這個洋芋。」
      「還有誰不肯種嗎?」柳條婆問。
      「大家都肯種了,可是我覺得他們還是有所懷疑。我知道接受新東西不容易,不過這是救你們的唯一方法。但是山葡萄婆婆還有水荖婆婆,甚至是酸模大叔似乎不這麼想。烏心石大爺雖然借了田給我們,可是我覺得他沒那麼用心在這上頭……」

      朱儒暫停一下好喘口氣。這短短的時間,就夠柳條婆大概猜出其他小鬼們是什麼表情、什麼語氣對這可憐的外來者說話。面對漂洋過海而來的友善訊息,這群小鬼就只想得到拖拖拉拉、愛又不要的笨方法來應對。小鬼就是小鬼,不管多長幾條皺紋,沒人拿刀在天上追就是不肯下定決心。
      他們肩並肩往前走,朱儒自己把手放回柳條婆掌中,勾著她的手指輕輕搖晃手臂。

      「婆婆,我是真心要為你們好,你能幫幫忙嗎?」
      「如果只是這種小事,你放心不要怕。」柳條婆回答:「我很清楚山葡萄他們的個性,如果不想要他們早就把你和石毛趕出去。你還在這裡和我說話,表示說他們動心了。」
      「真的嗎?」朱儒的臉亮起來。
      「給他們一點時間想想,時間到他們自己會想通。」柳條婆說:「別擔心,小鬼頭,事情會變好的。你就安心找個地洞住下來,算是幫我們忙也好。」
      「我、我知道,只是、只是,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說……」朱儒又把手抽回去,感動得又是抹臉又是撥頭髮,好像他的興奮把幾千隻螞蟻給引來,弄得他渾身發癢非抓不可。柳條婆看著那雙手從掌中飛走,心裡有些扼腕。

      「你家裡都還好嗎?岱輿現在應該和我們鬼蓬萊同樣,要開始準備種田了吧?」沒了手能握,柳條婆只好繼續話題。
      「沒、沒錯。岱輿已經開始要準備種田。」興奮緊張的朱儒好像剛被帶上床的在室一樣,講話支支吾吾,弄得柳條婆都不好意思起來了。
      「岱輿也一樣有很多臭土香要挖嗎?」柳條婆問:「我們要開始種田之前都要挖好多臭土香,不然這些壞草在土裡長得到處都是,想種的東西根本沒地方播種。」
      「沒錯,有很多臭土香。」
      「你們都種洋芋嗎?」
      「怖敵天主要我們都種洋芋。」

      他們一起走了好一會兒,柳條婆憑經驗知道什麼時候要閉嘴,讓同伴沉澱一下思緒。朱儒一定正想著岱輿的家人,和家裡分開是最難過的,柳條婆很有經驗。

      「你怎麼會想要離開岱輿,到處去推銷這個洋芋?」走出苦楝林時柳條婆問。
      「是賣菜郎幫的忙。」朱儒回答說:「當然這也是怖敵天主授意。天主其實很好,很有慈悲心。只是他們不懂我們的生活,只要有人告訴他們,天眾其實很樂意接受我們的農作物。」
      「我還以為他們只想要玉米來榨油而已。你應該聽說了吧?我們以前都只有種玉米,只吃玉米榨完油後的油渣餅。」
      「我們那邊是吃油菜。」
      「真是苦日子。」
      「沒錯,是苦日子,現在苦日子都結束了。」朱儒眼神迷茫,從樹林延伸出來的小徑突然間沒了。這是故意的,好避免外來的入侵者找到路攻進村子裡。
      「我們本來也不喜歡賣菜賣貨的人,覺得他們是天主的眼線。可是當事情發生的時候,是這些賣菜賣貨的人幫忙我們和天主談條件,保住我們的性命。婆婆,我們知道生活不容易,有時候想要得到最好的結果,我們就是得要選擇。」朱儒說:「我和怖敵天主談過,他是好人,有慈悲心腸,和其他人不一樣。帝羅多天主殞逝後,香海四季風雨亂成一團,當大家日子難過到要過不下去的時候,是怖敵天主出來掌控局勢。」

      柳條婆沒說話,靜靜聽有時候能知道更多事。

      「他給了我們一條生路,我們衷心感念他。他不像其他天主只想要爭權,他是真正關心我們這些可憐人。是怖敵天主的造化之功,才讓我們不用獻上自己的孩子,只要好好種洋芋就可以在岱輿上過日子。」

      朱儒說話時站得愈來愈挺,好像出現在他眼中的不是鬼蓬萊的荒原,而是岱輿的翠綠農田。在他身邊的不是皮囊皺縮的老鬼婆,是他健康青春的兄弟姊妹,遠方樹蔭下有親友的笑談聲等著他加入。
      柳條婆繼續保持沉默,不知道是不是老花眼作祟,她好像看見朱儒眼眶裡有一點淚水。

      「婆婆,我知道聽起來很傻,可是當賣菜郎到岱輿上說起你們的遭遇時,我們真的嚇壞了。我想你也很清楚,如果沒有天主庇佑,天時天氣違逆四季,根本就沒有辦法耕種過日子。」朱儒把臉轉向她說:「你可以笑我妄想做大事,才會離開家鄉來這裡。但是我和石毛,真的是為你們好才會出現。」
      「你這壞小鬼,現在總算說出心聲了。」柳條婆搖搖頭,這時候她也只能露出微笑在前頭帶路,帶朱儒走進正確的秘徑往村中去。
      「你想做的大事是什麼大事?」她問。
      「是、是這樣,這樣的大事……」朱儒站得太高了,一邊走還得一邊閃避往臉上撲的芒草葉。「怖敵天主說要是成功了,他要讓我們當希祠,我們和石毛都是。」
      「我們?」柳條婆問:「我也包括在內?」
      「當然,你是幫忙我們推廣洋芋的大功臣,你當然會跟我們一樣變成希祠。婆婆見多識廣一定知道,那些受天主攝用的希祠。我知道其他人雖然沒說,但是你是鬼蓬萊的大勢鬼。」

      大勢鬼,以前用來稱呼村長,或是那些說話大聲的老鬼。柳條婆從沒想過自己也有這一天,給其他薜荔多稱為大勢鬼,想她當初剛認識為濟,帶其他同村的薜荔多搞叛逆的時候,還是個人見人怕的小鬼呢!

      「聽起來不錯。」再往前就是回村的小徑,柳條婆停下腳步。「我們魚幫水、水幫魚,大家一起過好日子。」
      朱儒睜大眼睛,忙不迭點頭感謝。「謝謝、謝謝、謝謝婆婆!」
      「等洋芋收成了我們再來說謝。」柳條婆輕輕捏了一下他的手掌。「你從那邊回去村子,我要走這邊回我的地洞。你放心,事情一定會有好結果的。」

      朱儒又連說了三次謝謝,才開心地告別離開。柳條婆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又想起了為濟。要是真的能讓鬼蓬萊的薜荔多過上好日子,許多年後應該也會有人開始說有關朱儒仙的事蹟。

      也許是時候接受為濟仙的時代已經結束,接下來是全新的日子。柳條婆往自家地洞一步一步慢慢爬的時候想著,這時代結束得真快,她連中飯都還沒吃到呢!



<試閱完畢,歡迎解鎖全文>



~關於《善提經》的二三事~

本系列共分三部曲,修仙未記、鬼道品、善提經,三部曲故事各自獨立成篇,不必煩惱閱讀順序


各位讀者任何的回饋對作者都是莫大的鼓勵
任何一筆訂單,都會是盆栽人繼續成長的動力
降級解封特價包只到7/27!https://www.pubu.com.tw/combo/242918


歡迎澆水交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