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14短暫的幸福(上)

藍飛璃 | 2021-07-24 19:30:01 | 巴幣 16 | 人氣 106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與那群魔法師的相處,在殿下面前,我們是相談甚歡,有說有笑,但於私底下,我們卻相近如冰,完全不想與對方有所交談,更別說是一起共識了。
這天,時間一樣是在深夜,我同過往一樣的獨自忙完了魔力注入的工作,悠閒地返回屋中,卻見葛爾路克殿下,不知怎的,他雖和往常一樣的坐在餐桌的椅子上等我返回,但那永遠看似嚴肅的冷漠神情,今天竟明顯的透出怒意。
不,應該不能說是明顯,而是因為跟他住久了,慢慢的我也能摸出他那始終沒太多表情的臉上,究竟會呈現出何種心緒。
「殿下,您……還好嗎?」我關了門,語帶關切的來到他眼前。
和他待久了,多少也知道他的脾氣,所以過往的害怕與不安,也隨著相處的日子減少,只要他不突然對我大吼,基本上是沒什麼好怕的。
只見他沉著臉,緩緩抬頭看向我,然後,張開那抿直的薄唇,語調森冷的說:「前往處理魔道具時,妳是自己去,還是他們也有跟著去?」
聽到這樣的問話,我微愣,多少是能猜到他應該是知道了什麼,否則他不會直接問我,甚至還這麼生氣。
眼珠轉了轉,我隨即無所謂的聳了肩,坦言道:「我自己一人。」
「為什麼?」
「因為方便。」我簡單的答,相較於他的怒目對視,我反而顯得輕鬆自在,而真正的原因是,我不想讓他覺得那幾個魔法師是群難相處的傢伙,至少還是努力去替他們維持一點形象也好。
「就因為方便而不帶他們甚或是讓他們跟?」他語調微揚,明顯有要發怒的趨勢,但他還是忍下,只是咬牙怒聲的說:「既然他們已經是交給妳管理的人,妳就有責任讓他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而不是妳自己每天在那裡忙著完成所有事情!」
「他們不需要做這些工作的,因為這些本就是我該自己完成的事。」我皺眉,對著他抗辯,然而真正的原因是,那些傢伙根本看不起魔道具。
「妳該完成的事?妳要完成的事情可多了!」他突地站起身,椅子就這麼倒躺在地上,他彷彿想以他的身高壓過我一般,黑色的瞳眸然著怒火瞪著我,並怒聲一一數落了起來:「採藥、檢視濃霧安全、安撫照顧人民的情緒、看診、教導人民識字、照顧老幼婦孺,更甚至是還帶人去外面找食物!」
聽著他說的每一件事,這讓我不得不露出驚訝的表情,沒想我的一舉一動,他竟全看在眼裡,我的老天鵝啊,這樣的關注,對於喜歡著他的我,根本無法真心把他此刻的憤怒放在心上,現在的我,已是高興得想要尖叫亂跳了。
我看著他,努力壓抑著內心的竊喜,身子也同樣因興奮而微微顫抖著,拼命的逼自己看起來是平靜的與他對談,但我多少能猜到,聰明且善於察言觀色的他,肯定很快就會發現我此刻忍耐的思緒,但無所謂,只要我喜歡他的思緒不會被知道就行了。
「妳知不知道妳把太多事情攬在身上了?這裡不是只有妳一個人,妳沒有義務要扛下所有的責任。」他說著,似是頭痛的伸手按了按太陽穴,然後繼續道。
「這裡有騎士團的人在,他們可以做很多事,採集的任務也可以交給他們,而那幾個魔法師,就算不聽妳的,妳也該告訴我,我會重新進行調整分配,而不是讓他們在那邊閒晃。」
聽著他的一字一句,我想了想,直白的對他說:「想來,您應該是知道不少事情了吧?」
「如果我沒有聽到那些話,妳就打算這麼一直隱瞞下去?」他看向我,一改剛才的憤怒語調,清楚的溫柔緩和了許多,凝視著我的眼,明確透著想知曉一切的表情。
「也不是,只是覺得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我說,但這樣的答案,卻讓他皺了眉,於是我趕緊再補充道。
「這些事我平常就在做了,多了您的時候,我也一樣在做著這些事,只是此刻人多了,原本我用來研究的時間也就被挪用,所以相對看起來就忙碌許多,何況之前我都會分散時間到城鎮做這些事,只不過是現在換了地方,而時間緊湊了些罷了。」
「好,撇除對人民以及生活的部分,為什麼那幾名魔法師那樣對妳,妳卻無動於衷?甚至連告訴我都不肯?」
他神情嚴肅的問,擺明的對這問題是非得聽到答案不可,凝望著他黝黑的眼,想著整個前後因果,我無奈的嘆了聲,不甘願的開口。
「您知道,魔法師們其實一點也不團結吧?」
他聽了,沉默了下,才緩緩開口:「……有耳聞,只是沒想到這麼嚴重。」
「其實是很嚴重的,絕大多數的魔法師都很自視清高,因為他們認為擁有魔力,就是被選上的證明,至於是被什麼選上,我猜想大概是被神或是古代管理過我們的那群人吧?」我深吸氣後,緩緩吐出,然後雙眼看瞥向別處,一副無所謂的悠閒繼續說。
「由於他們認定自己就是那樣的存在,所以對於專門研究魔道具的我,自然是更看不起也不屑一顧囉!」
「妳研發魔道具不就是為了不會魔法的人嗎?這跟他們討不討厭妳什麼關係?」
「是這樣說沒錯。」我笑了聲,抬眼望向他,露出一抹苦笑:「因為我離開了利斯登。」
「離開利斯登?」他困惑不解,我則是點點頭,接著說。
「之前說過,利斯登是赫赫有名的魔法之塔,可是也存在著許多規則,其中三種情況,才有離開塔的問題。
第一,唯有得到權力者,也就是成為塔中最高位的三賢者,才有權做自己想做的事,第二,捨棄在利斯登的資格,離開塔中,然後永遠不回去,而這些只是身為魔法師,若想做點什麼而必須做出的選擇而已。」
我說著,停了一下後才再次說道:「最後一個同樣是從利斯登離開,但卻也是最常見且最不光彩的,那就是被剝奪魔法師資格,永遠無法再使用魔力而被逐出塔的人,這樣的人通常都是因為犯了重罪而被如此對待的,例如販售或走私利斯登的技術。」
「妳是指,他們認定妳是後者?」
「沒錯。」
「呵!這也太可笑了,魔道具的使用,沒有魔法怎麼使用它?」他冷哼,嗤笑了聲。
「其實,魔道具只要有一點魔力的人都可以使用的,只是強跟弱的差別而已,而被剝奪魔法師資格且廢除魔力的人,要製作魔道具確實不容易,但仍是有方法的,只是非常危險。」看著他惱怒的神情,我忍不住勾起嘴角,露出溫和的笑,因為他的表現,明顯得都是在為我打抱不平啊。
「是什麼樣的危險?」他看我露出微笑,且沒有說話,便主動追問,而我也自然的回答了他的問題。
「魔物。」我說。
「魔物?」
「對,從魔物的身上可以取得魔力相關的東西,然而這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對一個失去魔力的人而言,這更是一件艱難的任務。」
他凝視著我似是在思考著,半晌後,他緩緩的張口,那面無表情的俊顏,在那銳利的眼神下,使我的感到瑟縮,那模樣我記得,是當初衝進城救他時,他所露出不信任的憤怒。
「……妳的意思是,他們認為妳是魔力被廢,更是個倚靠我獲取魔力研究的無能魔法師?」
被下了此種結論,加上他那明顯的怒意,我心一慌,趕忙開口:「不是這樣的,他們是……」
然而他卻截斷了我的話,說出口的字句全帶著無形的憤怒。
「不是這樣?那是如何?我就直說吧!那些傢伙充其量不過是新加入的成員,對我來說還在評估階段,他們的去留對我而言可有可無。」
「可是,他們也沒有做錯什麼事,如果因此驅逐他們,那肯定會落人口舌的。」我帶著不安,極力勸說著,因為那些話語,可以清楚聽出他準備將他們轟出去,可是這不過是小事,沒必要讓他出面,把整件事情弄得更僵。
「落人口舌?」他笑哼了聲,冷漠道:「我所做的決定,不需要別人來評論,何況膽敢動我的人,我勢必會要他們付出代價。」
看似憤怒的言詞,卻透著明顯的關切,那樣的舉動使我的心口被流入一股暖流,暖暖的也甜甜的,羞澀爬滿心頭,垂下眼,輕輕地揚起嘴角,暗自竊喜,雖清楚這要不得,可是我卻無法控制那種感覺。
自始至終,總希望自己能被他多一份關注,但如今真的擁有時,真得宛如作夢一般。
抬頭看向葛爾路克,凝視著他的眼無法自主的便得柔情,打從心底感激他的心境,更無法控制的增添幾分對他的愛慕之情,他的溫柔真的是深深溶於我心啊……
身子因喜悅而輕顫著,皮膚漾起點點疙瘩,只因他那聽起來無害的話語,對我來說是如同無形的強心針,打在喜歡著他的心頭上,我微笑望著他,輕柔開口。
「謝謝殿下您對我的倚重,但我仍希望您能為騎士團的大家考量,畢竟魔法師的數量真的很少,一個騎士團中能擁有五位魔法師在,是何等珍貴?縱使您不需要他們,但他們需要您啊,畢竟,人們為了生存,總是需要尋找強而有力的依靠,而您正是他們所追尋的人。」
在我的話語下,他看著我,銳利的黑眸緊緊鎖在我身上,明確的探索神情,清楚的想從我身上找出某些東西,片刻後,他妥協道。
「我明白了,但我會重新調動他們的工作,倘若再次發生類似的事情,我絕不輕饒,而妳……」他說著,盯著我的眉眼微皺,語氣同時帶著警告:「發生什麼事一定都要告訴我,別像這次一樣,什麼話都不說的默默承擔。」
「好的!」得到他的溫柔回音,我漾起開心的笑回應他。
而他卻因此愣了一下,剛毅的面容露出一抹尷尬,更明顯的是羞澀,顴骨處微紅,輕咳了聲,他低語:「妳……似乎越來越不怕我了……」
他的話,使我疑惑地眨眨眼,想了想,我笑道:「殿下,我不曾真正的怕過您,因為我始終都知道您是個怎樣的人,對此,我可不曾忘記過。」
「我不記得我有對妳做過什麼事。」他收起了尷尬思緒,凝眉不解的看著我。
「嘻嘻──」我掩唇嘻笑了聲,隨即佯裝俏皮的輕柔說:「秘密!」
不等他反應,我便站起身,回房拿了衣物後,洗過一場輕鬆愉快的澡,帶著快樂的心情,躺上床入睡。
然而,本以為這樣的寧靜與幸福會一直持續到戰爭的正式展開,可是卻事與願違,正當我睡得香甜時,一道魔力的劃過、消失,使我驚嚇的醒來。
「那是……」我驚愕坐起身,回想著那股消失的魔力來源,瞪大眼,「該死的!」我咒罵,驚慌起身,衣服都來不及換的,趕忙打開房門衝了下樓。
就在我打大門的瞬間,外頭騎士團的騎士們,喝令的聲音也同時響起。
「魔物!是魔物的侵襲!」
「全員備戰!」
打開的大門,我驚恐瞪著眼前的混亂,而真正的問題則在於,防禦用的濃霧已經消失了一大半。
「這是怎麼回事?」
葛爾路克低沉的詢問聲從我身後傳來,但我沒有理會,反而衝了出去,朝著四處逃竄的村民們大喊。
「到濃霧的區域去!快!快進到濃霧裡!」
在我的聲音下,村人們是紛紛的跑入濃霧中,而騎士團的成員則開始不斷阻擋著朝我們襲來的魔物。
我瞪著眼前的魔物,清楚牠們能感覺出那濃霧對牠們的危險性,所以牠們全盡其所能的閃躲濃霧的區域,從失去濃霧保護的區塊朝內部入侵。
我忙著疏散手無寸鐵的人們,然而眼前的魔物數量太多,騎士團的成員以及那唯一的五名魔法師,幾乎是擋都擋不住,而為了使領軍團戰鬥下去,葛爾路克也帶著劍,進入先鋒隊中開始指揮。
冷眼掃過眼前的亂向,一抹影子進入我的視線,轉身,我跑了過去,只見地上躺著的,是我用來防禦的魔道具,也就是產生這濃霧的盒子。
「怎麼會在這裡!」我驚喊,伸手拿起盒子,稍稍注入魔力,想從中找出問題的所在,隨著魔力的流入,些許畫面閃過腦海,那些場景使我的心一陣發冷,握著盒子的手也不住的顫抖了起來,然而此時的戰況卻不容許我多加思考,一旁熟悉的喊叫聲,讓我慌忙看了過去。
「啊──!」來不及逃走的萊斯,被犬型魔物嚇得驚慌跌坐在地。
「萊斯!」我心一慌,趕忙凝聚魔力在手,釋出,火紅色的光點飄散,那隻準備對萊斯出手的魔物,瞬間被火光圍繞,燒成灰燼。
跨步衝到萊斯身邊,我蹲身檢查他的傷勢,確定他是否安然無事。
「蕾、蕾伊……」他顫抖的聲音叫喚了我,然而我沒有時間特別安撫他,只能嚴厲的對他說。
「快起來!然後逃到濃霧裡去,進去就安全了!」我站起身對他喊。
他驚恐的看著我,點點頭,半爬半就的已發抖的雙腿站起身,而我也轉身準備加入騎士團的戰鬥行列。
可是,就在我跨出了幾步步伐,一道嘶吼的聲音從我的身側傳來,我那聲因的距離令我不安,趕忙回過身,那驚恐的畫面逼得我大聲叫喊。
「萊斯!趴下!」我吼著,以極短的速度盡快將魔力凝聚,但這速度依舊比不上同樣出手攻擊的魔物速度,眼睜睜的,我看著與萊斯有段距離的獸型魔物,伸出細長的尖銳的尾端,直接貫穿了萊斯的身體,甚至是頭。
「萊斯──!」那畫面,使我呼吸一停,凝聚的火之魔力也恰巧成形,下一秒我憤恨的朝該魔物進行攻擊,爆破的聲響發出,那隻魔物硬生被炸成碎片,而萊斯的身體,卻早已一動也不動的趴倒在地。
我望著不遠處的那具屍體,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著,不知道是因為悲傷或是憤怒,思緒非常混亂,幾乎無法思考,清楚不該這時候失去理智甚至是感情用事,可是我就是沒辦法控制,我無法冷靜的處理我此刻的思緒。
轉過身,怒恨的瞪著眼前的魔物群,眼看葛爾路克殿下以及騎士團的成員們幾乎是節節敗退,我冷眼掃過所有的魔物種類,確認了能使用的魔法種類後,咬牙,我帶著強大的憤怒,快步的朝混戰走去,同時,我的雙手也一側凝聚一種屬性魔法,光與火的魔法就這麼逐漸在手上形成。
眼前的魔物混雜種類太多,但多半的魔物都怕火,而高階型的魔物則有怕光的性質,但為了將所有的魔物一網打盡,我勢必要強化手中的魔法能量,否則殘存的魔物絕對會再次趁虛而入。
舉起凝聚光之魔力的手,開口,我詠唱出了強化魔法的咒語,大量的魔力凝聚在雙手,在咒語的催化下,手中的火魔法延燒的更旺更烈,光魔法的光亮也變得更加耀眼。
當咒語結束,我無法掩藏憤怒的大吼出聲:「全都給我退下!」
在我的怒吼下,葛爾路克看向我,同時也發出了號令:「全員撤退!」
眾人在那命令下,全部採取防守姿態的往後撤退,魔物們當然是不放過這樣的機會,逐一追入,而我也在此時雙手舉起,相觸,兩道魔力在無屬性的魔力調和下融成一體,火焰圍繞著白光,我雙手一握,瞬間魔力四散,化成一顆顆的球體,迅速的朝眼前的魔物飛射過去。
爆破巨響逐一產生,與此同時,釋出的魔力炸死了魔物也同樣炸飛了泥草與樹木,產生的爆炸性風壓也不停的吹襲向我們,魔物們痛苦的嘶吼聲此起彼落,幾分鐘後,魔力的消散,攻擊也隨之停止。
我放下手,輕喘著氣,怒瞪著眼前已被全數剷除的魔物屍體,以及幾乎被毀掉大半的森林,清楚這場混亂已經結束,然而我的思緒卻無法平息。
盒子上殘留的魔力記憶,那記錄著發生事故前的事情,腦海中閃著那些畫面,我無法控制內心奔騰的怒火,咬緊牙冠,惡狠狠地瞪向站在人群中的始作俑者。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