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羅德島的思念與忘卻。 其之十四,夜蝶。(8/10 修正版)

Keymind | 2021-07-24 14:55:54 | 巴幣 2108 | 人氣 261





  其之十四,夜蝶。




  當日夜晚,清道夫換上代表羅德島的黑色長袍外衣,獨自一人走在商會城的街道之中。

  每一處商會城構造幾乎都長一個樣,甚至哪個位置該賣什麼東西彷彿都是事先決定好的,從清道夫毫不遲疑的步伐來看,她很清楚目標所在。

  在普羅旺斯提出約會行程之時,她選擇稍微暫緩這件事情,而為什麼需要臨時改變行程?

  這個問題在之前與普羅旺斯對談中,她迅速思考著,無論是哪個優先順序,她都能感覺到另一件事就會做不好,甚至會讓事情惡化。

  普羅旺斯給予的方針和幫助很好,但跟她的本業『天災信使』還是有所違和,對清道夫而言,她的行動方針都太過乾淨正面,以結論來說,她實在是太過刺眼了。

  在陽光所照耀不到的地下世界中,自然有屬於那裡的做法,而這才是清道夫所擅長的領域。

  一個拐彎,昏暗的街道頓時被桃粉的氣息沾染,紫藍色的燈光不規則的閃爍,彷彿在挑逗視覺神經的每一個角落。

  這裡是夜蝶街,一個寂寞的好去處。

  「哎呀!本來以為是個上等的帥哥,結果是一位帥氣的女性啊?」彷彿看見火光,幾隻夜蝶很快的撲了上來,她們自然地將身軀靠上,甚至故意放空力氣讓身體完全壓到對方身上去。

  「……」清道夫雖然用手支撐住她們,但並沒有多做理會,她的眼神正掃視著其他店家。

  「小帥鼠該怎麼稱呼呢?我對札拉克很有一套喲?」其中一位輕輕撥動她的帽兜,她察覺到札拉克的特徵,一個微笑,將臉湊近臉頰輕輕的磨蹭,冰冷的肌膚觸動著每個神經末梢。

  「啊啊,雖然挺令人高昂的,但抱歉,今天我有想要找的人。」談不上面無表情,但清道夫很平靜的將幾位女孩輕輕推開,其中幾位眼見沒戲便乾脆離去,只有一個斐迪亞族的美女依然留下。
  「嗯……妳想要什麼服務呢?夜蝶裡應該沒有比我更能取悅札拉克的人囉?蛇總是可以把老鼠吃得死死的,妳說是吧?」

  「看得出來,不過不好意思,今天我要最『厲害』的。」清道夫淺淺一笑,卻惹得面前這位斐迪亞有些不開心,她吐出長長的舌頭發出陣陣嘶鳴聲。

  「怎麼,妳嫌我不夠專業?」

  帶著不甘心,她又一次纏上了清道夫,膝蓋以輕柔的方式,從對方雙腿間緩緩向上,直到頂到一個硬物才停了下來。

  「我從本能就知道妳是專業人士,但我說了,我今天要的是最厲害的,幫我請出來吧。」清道夫將對方碰到綁在腿上的匕首抽起,在美女面前把玩了一下,然後遞給了她。

  「作為賠禮,這一把由黑鋼公司製作的制式短匕,雖談不上昂貴,但品質卻是數一數二的,就送給妳了。」

  「……哼,無聊的老鼠。」美女多盯了她一眼,一把搶過匕首,細細看著那精美的BS刻痕,然後她瞇起眼,不死心的再度詢問:「真的不考慮跟我娛樂一下?」

  清道夫不再說話,她只是默默的閉起眼。

  「好了好了,妳沒看到這小老鼠已經那麼明確的表示了嗎?」

  明明是平淡的一句話,但光是這樣就足以讓空氣的重量隨之改變,暗金的罌粟花綻放在紫菫色的無袖旗袍上,手上拿著淺黑的薄紗扇,暗褐帶著幾絲淡黃色的秀髮隨風飄逸,一名氣勢截然不同的沃爾珀女子從後方緩緩走上前,她安慰般輕拍了斐迪亞的肩膀。

  「悠姊……您怎麼會——」看到眼前之人特地出來迎接,斐迪亞少女還是難掩驚訝,但隨即她立即反應過來,大角度鞠躬後便匆匆退回蝴蝶樓。
  「嗯?我們——見過面吧?」悠姊仔細瞧了一眼,她收起扇子用前端提起清道夫的下巴仔細觀察了一會兒,她重新給了結論:

  「不,我們不認識,我知道的那隻老鼠可沒有這個眼神。」

  「可惜,我跟妳所知道的是同一個人,好久不見了,悠媽。」

  聽到這個詞,悠姊保持笑容的嘴角抽動了一下,確實,比起其他的夜蝶,悠姊有著更加成熟嫵媚的氣息,精緻的外觀上看得見歲月所累積的痕跡,但即便如此,卻不能撼動她展動美麗的翅膀。

  「是呢,只有妳有這個膽子。」

  並不是真的那麼在意,悠姊依然上下打量著清道夫。

  「嗯……雖然我們有一陣子沒見到了,但妳……醒悟?蛻變?進化?該怎麼說妳的變化呢?」

  「我就是我,別在那邊亂猜一堆有的沒的。」不習慣被這樣打量,她將兜帽拉得更低一些。

  「哼嗯……小氣。那麼既然來了,那就談談妳今天的目的吧?我想單純的紓壓應該不至於想要找最『厲害』的吧?姊姊可是會把妳弄到喘不過氣的呦!」

  眼見對方迴避自己的觀察,她只是意味深長地哼了一聲,重新打開扇子,彷彿要將剛剛氣氛吹散,將話題導入了正題。

  「吶。」彷彿熟知該有的先後次序,清道夫從袍中拿出數張面額以萬計算的龍門幣,悠姊帶起玩味的嘴角,隨即用薄扇擋住自己的笑容。

  「嗯……那麼久不見還是很懂規矩嘛!進來吧小老鼠,我想我們需要足夠的私人空間來交流交流。」

  傭兵通常都會有自己獲取情報的方式,酒吧、夜街、甚至是吟遊詩人等,方法各式各樣,但這些方法在商會城卻難以取得真正有用的資訊,錢能買到的資訊大家都有,更甚者有人能利用錢來製造假情報,商會城本身絕對中立的制度並非站在一個客觀角度去思考,而是絕對的利益主義,沒有任何是非對錯,誰有錢有利、誰就是正義,表面上明文規定誰都不能在這裡鬧事,但在商會城失蹤的人口,卻比泰拉的任何城市都還要來得多。

  收下龍門幣,悠姊勾勾手指,帶著足以牽動任何心弦的嫵媚笑容在前領路,明明目的地就在眼前,但光是這幾步距離就足以吸引附近所有夜蝶的目光,直到兩人進入到一處獨棟內,她們才甘願回到原本的工作上。

  進屋之後,清道夫剛將門關上,悠姊便壓撲了上來,那動作輕柔卻強勢,如同深釀蘋果酒,讓人微醺的氣味立即湧上。

  「先暖暖身子,再來談妳想談的?」

  悠姊在臉上輕呼一口暖氣,然後用鼻頭輕輕摩擦著清道夫的臉頰,一直緩緩向下,直到脖圍。

  「……」清道夫輕拭她的褐髮,然後給予一個深深的擁抱,對方也像是應和一般發出了陶醉的聲音。

  「好了,這階段的事情就這樣吧。」最後,清道夫略微拉開雙方的距離,在對方還不能理解發生什麼狀況時,她在額頭上輕喫了一口。

  「……哇嗚,欲擒故縱?我不記得妳這小白鼠那麼會玩……」悠姊有些難以按捺,她用手指勾起清道夫的衣角,手調皮的鑽了進去,享受著對方腹部那結實的肌肉。

  「悠媽,到此為止。」像是怕傷害到對方,清道夫沒有太大的反抗,她只是輕拍了對方兩下。

  「……」悠姊有些驚訝的看著清道夫,兩人瞳孔對視,沒一會兒,悠姊便搞懂了一切。

  「原來如此,難怪姊姊認不出妳了。」她仰天深呼一口氣,彷彿熄滅的火焰,往粉色的床邊坐了上去,拍了拍一旁的空間,

  「坐姊姊旁邊這不算過份吧?」

  「當然,不如說這是我的榮幸。」清道夫露出笑容,很自然地坐到悠姊的身邊。

  兩人陷入了短暫的沈默,雖然偶爾會聽到悠姊傳來一些細碎的抱怨;「哪有人來這裡就只是這樣的……」但氣氛並沒有太大的負面情緒。

  對於清道夫而言,悠姊是一個特殊的存在,在還沒加入羅德島前,她每天過著殺與被殺的日子,為了生存而殺人,也因為殺人而影響了生存。

  委託接完,隨便找一個了無人煙的後巷垃圾場,倒頭就能睡,睡醒了,任務單接了就再度踏上戰場。

  商會城成為她最好的避難所,只要有錢,秉持絕對中立的他們,並不在乎她在哪裡棲息,反正等到她死了,再把身體能用的器官拔去賣就好。

  她記得,那是一個平靜的夜晚,雖然她心中隨時都像是下著暴雨,但每一天都是如此,自然也就習慣了。

  但今日,多了一個不同,一位撐傘者出現在她的眼前。

  「垃圾場和臭老鼠,真是相符的組合啊!」她戴著面紗,卻掩蓋不住藏在裡頭的魅力。

  昏暗的雙眼看著面前之人,透露出來的只有敵意。

  「這個眼神姊姊知道呢,一副全世界我最可憐的表情。」那聲調充滿著嘲諷。

  「甘妳屁事,想死就再往前踏一步,不然,滾出這裡。」清道夫握住放在一旁的斬刀,眼神也變得更加鋒利。

  毫不猶豫,對方何止是踏出一步,她直接走到清道夫前方,優雅地蹲在她的面前。

  「也許全世界都會害怕像妳這樣的老鼠,但很可惜,姊姊我不屬於這個世界。」

  「……妳到底要幹嘛?」

  「嗯,妳雖然很臭,但我從這混濁的味道內聞到了鈔票的味道,妳很有錢,而且多到不知道花在哪裡吧?」

  確實,清道夫身為口碑極好的傭兵,她賺的龍門幣可是多不勝數,但毫無物質慾望的她,除了基本食物和保養裝備以外,幾乎找不到什麼可以花錢的地方。

  「不做回答姊姊就當作妳默認了,妳要在這裡慢慢腐爛是沒什麼關係,但妳身上的錢是無辜的,姊姊我可不是什麼拾荒者,所以跟我來吧?」

  一臉不解,這個自說自話的人到底是誰?但對方的口吻卻有著難以拒絕的牽動力,在她還沒回應,人已經站了起來。

  「喔?仔細一看、妳的資質很好呢,妹妹們應該會很開心,走吧,我們去一個讓妳賺的錢有發揮它的價值、以及能夠宣洩怒火和解放壓抑的地方,在那裡,妳會發現在妳這個世界的人,遠遠不止一個,」

  「去……哪裡?妳……又是誰?」

  她往前走了幾步,悄然回身,夜藍色的蝴蝶從巷口飛騰而起。

  「夜蝶,一種只在夜裡不倦飛舞,直至死亡的蝴蝶。」

  語畢,她不再回頭,只是拖舞著暗褐的狐狸尾走回大街,而清道夫只猶豫了幾秒便踏出步伐,在接下來的一段時期,她成為了夜蝶街的常客。

  還記得剛開始她總是不習慣夜蝶的熱情和溫柔,若她沒興致,夜蝶們也總是能靜靜地陪在身邊,她們的確很厲害,總是在那麼一刻,會有一種自己的確沒有那麼孤單的感覺。

  但每次的結束,那纏繞在身邊不肯離去的香味,從指尖到身軀每一處所殘留的觸感,都讓清道夫升起一股自我厭惡感,有種對不起什麼、走上歪路的感覺,但當這種負面情緒拉升時,她卻又會再度造訪夜蝶們,原因很簡單,她不需要多做任何解釋或是希望對方了解她的心理狀態,因為對方總是能明白。在那一刻,她又能得到被體諒的救贖,而導致不間斷的循環。

  雖然清道夫總是有著粗暴和冰冷的形象,但在夜蝶之中卻是出了名的好客人,不止是水準之上的外觀和身體素質,她本身對於女性可是意外的溫柔,儘管話不多又顯得冷漠,仍無法掩蓋對她的好印象。時間久了,大家也都熟識了清道夫,而她也不知不覺習慣待在夜蝶街之中,哪怕只是坐在街旁當個不起眼的路人,又或是偶爾兼差當個門衛把一些搞不清楚狀況的鬧事者攆出夜蝶街。雖是這樣說,但這其實是在幫助這些愚蠢的傢伙,因為她若不這麼做,這個人之後一定會無緣無故消失在泰拉世界之中。

  悠姊是一個忙碌的人,她時常穿梭在各個商會城之間,能親眼看見她的人少之又少,雖然她口裡總是唸著錢啊錢的,但當她不屑一個人的時候,就算搬出一座城堡她也不看在眼裡,這也讓她成為一個傳奇的存在。

  雖是這樣,但她總是有讓人毛骨悚然的能力,雖然可能常常數週、數個月見不到這個人,不過當清道夫真的想要找她的時候,她總是能在最準確的時間出現。
  
  「可別小看狐狸的靈性。」面對驚訝,她總是輕眨眼俏皮帶過。




  「回憶夠了嗎?」



  一句話把她拉了回來。

  「我、哪有回憶什麼……」習慣性的反駁,雖然連她自己都知道毫無說服力。

  「妳應該發現,妳已經離開我們的世界了。」悠姊看向她,臉上那淡淡的微笑充滿著不同的情緒,不捨、釋懷、欣慰以及祝福般的開心,悠姊像是撒嬌般輕靠在她身上。

  「……應該吧。」沒有否認,清道夫明白自己心境上的變化,因為即使沉浸在悠姊那微醺的蘋果香之中,卻怎樣都無法取代在她心中那滿溢的薰衣草香味。

  「既然妳只為了工作而來,我們就依照規定做事吧?」她突然一個脫力,身體向下,清道夫迅速撐住她的身軀,悠姊仰看著對方,再一次給了一個笑容。

  「該……怎麼做?」

  「其實也沒什麼,畢竟能從我們夜蝶身上拿到正確情報的人實在是太少了,撇除夜蝶其實很私心以外,我們之所以有這個能力,正因為我們對於秘密的守口如瓶,這裡是商會城,妳想知道什麼,就拿一個能讓姊姊我開心的秘密來做交換吧。」

  「我沒有什麼秘密。」

  「哼?」悠姊意味深長的笑了一聲,她的手掌貼在清道夫的胸口上,靜靜地感受著。

  「紫色。」

  這名詞一出,清道夫雖然想保持鎮定,但身體的微顫還是出賣了她。

  「她就是把妳拉回到原本世界的人吧?跟姊姊說說她是什麼樣的人吧?」

  「這個……沒有什麼價值吧?」

  「姊姊我有說過這個交換需要任何有價值的事情嗎?」

  兩人相視,清道夫搔了搔頭,她知道自己什麼都瞞不過眼前這隻狐狸。

  說也奇怪,當普羅旺斯這名字脫口而出時,明明不擅言詞的清道夫卻停不下她的話語。

  她述說著對方那愚蠢又天真的工作,一個想要救人卻最不容易救人的職業。

  形容著那憨直的性格以及樂觀開朗的態度,以及她所不能理解的堅持和固執。

  但,想守護這一切,想支持她的蠢工作,想一直一直看著她的笑容,想要看到她開心到在原地轉圈起舞的樣子,想看到……她的一切。

  清道夫不斷講著這個大尾紫狼是多麼誇張、多麼顧前不顧後的傢伙,悠姊只是躺在她身上靜靜聽著,臉上的笑容……也許有那麼一點嫉妒也說不定。

  一段時間之後,清道夫才突然回神,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覺講了一堆話。

  「這是……妳的能力?」

  「嘛——誰知道呢?但能聽妳這樣講話,還挺舒服的呢。」悠姊用頭髮輕輕磨蹭,那惹得清道夫有些難以言喻的羞愧感逐漸上頭。

  「好啦,既然妳做出了交換,那妳想要的秘密就拿去吧。」悠姊有些捨不得的起身,她從一個小木盒拿出一張紙條遞給清道夫。

  「妳要的資料都在裡面了。」

  這讓清道夫不敢置信的張大嘴。

  「我……甚至沒說我要調查什麼……」

  悠姊的步伐很輕,只有木質地板能稍稍回應著那輕盈的重量,她彎下腰將蜜唇幾乎貼到清道夫的耳邊:「別小看姊姊我了,小笨鼠。」

  清道夫遲疑了一會,才逐漸豁然開朗。

  「果然,專業就是不一樣。」

  只見悠姊得意的哼了一聲,卻也不再進行糾纏,她只是靠在牆邊,一臉事情做完還不快滾的表情。

  「啊,最後,我還有一個疑問,想問問悠媽的意見……」

  她從後方的軍用包拿出一個用麻布捆著的東西,似乎希望悠姊為她鑑定些什麼。

  原本對方還無所謂的上前觀看,當麻布拆開時,悠姊臉上頓然失色。

  「妳這是在開什麼烏薩斯玩笑!?」

  「呃……果然……不行嗎?」

  「……」悠姊彷彿不想再看見眼前之物,她擺手要清道夫趕緊收起來,她手指揉著太陽穴,陷入了思考,這似乎也是清道夫第一次看見她為了某件事情如此苦惱。

  「唉,算了,可以,太有妳的風格反而不知道怎麼反駁。」悠姊又擺了擺手。

  「呃……那……謝謝?」

  「好了好了,快滾出去吧,姊姊我雖然寬宏大量,但是也沒有厲害到能忍受特地來我面前炫耀別的女人的傢伙!」

  看著有些受不了的悠姊,清道夫起身擁抱住她。

  「謝謝……悠媽……真的謝謝……」

  那是一種充滿溫度的擁抱,但這也讓悠姊領悟了一件事情——

  她,再也不會來這了。

  「嗯,滾吧,垃圾場的小老鼠。」

  「嗯。」清道夫多依存了一會,兩人終於分開。

  「那我出發了。」

  「嗯,一路順風。」悠姊一臉釋然的揮手。

  隨著清道夫離去,那門叩上的聲音讓悠姊嘆了口氣。

  「想不到到了這個年紀,還會有如斯不甘寂寞的年輕心情,我呀……真的老了?」

  悠姊走到窗邊,看著已經逐漸遠離的老鼠背影。

  可惜,夜蝶只會在一種地方棲息。





  再見,再也不見。





  待續。
———————————————
  後記。

 

  雖然夜蝶街可能就只有這樣簡單的帶過,但其中的設定KK並沒有馬虎,悠姊身為一位原創人物,我希望給予她一個充沛的靈魂。

  KK很喜歡像悠姊這樣神秘又有魅力的角色,現實主義卻依然帶著一絲溫柔呢。

  她是清道夫加入羅德島之前另一個重要的中繼點,最近這幾章我都有點讓清道夫走出過往的感覺,希望這幾個過渡章節不會讓大家看得感覺無趣~

  我希望將清道夫每一個時期都變得更加飽和完整。

  ****這邊是額外打的後記,此篇章節進行不少的修正,原因是因為覺得在這章釋出之後,KK覺得沒有讓讀者能有很好的觀後感,草率的決定和劇情流程讓KK決定做一些程度的修改,其中便是原有的「紅取」被我取消掉,若有緣讓已經看過的讀者再看一次的話,希望能讓你們有更好的閱讀感。****

  
  
  下一章就是和大尾狼的正面約會了!

  最後清道夫拿了什麼給悠姊看,讓對方可以反應如此劇烈,也會在下一章揭曉喲!


  


  如果喜歡KK的文章,還希望讀者可以給個讚,留言和我交流聊聊唷~謝謝!

  我是Keymind,KK,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Cecil
開頭部分我花了兩包小餅乾的時間讀了三次,不過還是覺得有些地方的描述可以再具體一點。

「為什麼需要臨時改變行程?~甚至會讓事情惡化。」這段我有點不太理解。雖然從跟 KK 的談話中我知道上一章末說到的約會行程可能會被一筆帶過,不過在這邊似乎缺乏描述,沒有先備知識的話會覺得「臨時改變行程」這個描述缺乏上下文,是「取消約會行程」或是變更了其他的什麼行程?我覺得或許可以補充一下https://emos.plurk.com/a294c456c30c4d48f006d2f3f4979d9f_w20_h20.gif

「大尾狼給予的方針和幫助很好,但跟本業還是有所違和,對清道夫而言,她還是太過刺眼了。」這段對我來說也有點模糊,所謂「本業」是指清道夫自己的本業嗎?「太過刺眼」這個描述也比較抽象,身為讀者我會希望看到一點具體的補充描述來說明為什麼清道夫會有這樣的想法。畢竟從上一章的劇情來看,清道夫對普羅旺斯的想法基本上都是贊同的,所以在這章開頭突然看到這樣的評價會讓我有些摸不著頭緒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2/d57f4e02bcb517b8433ccf27d26f7179.GIF

不過如果是我漏看或誤解了什麼地方,也希望 KK 能寬宏大量為我解釋一下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2/54aff8758c14ada0852986b6a235902c.GIF

「聽到這個詞,悠姊保持笑容的嘴角抽動了 一下」這句話裡面有多的空格,可以刪掉~

雖然這樣說會破壞嚴肅的氣氛,不過看到清道夫用到「悠媽」這個稱呼我還是忍不住噗哧一笑,畢竟這稱呼感覺有些老氣,我以為像悠姊這種類型應該會排斥這個稱呼。不過,如果這是用來說明清道夫和悠姊的特別關係的話,我想也是可以理解https://emos.plurk.com/2d7f76702a90b1bf1fb42e57f0c5d206_w48_h48.jpeg
2021-07-25 01:48:41
Keymind
不好意思花了許多時間才進行回應(磕頭),當C桑看到這篇回應的時候,文章已經改成修正版了,這次增加了不少細節、也減少了很多不必要的橋段,希望可以讓整體文章的流暢度和細緻度更好一些。

針對C桑有提出的一些問題,我在文章內都有加強,所以這邊就不特別做回應了~不好意思~~

其實悠媽這個詞的確是希望讓讀者能夠笑出來,因為我總覺得文章氛圍有些壓抑,希望多一點點活潑的氣息出來,而我覺得這也是讓兩人關係是特別的直接凸顯出來,我覺得這樣的安排應該不算太糟~
2021-08-10 20:56:28
Cecil
「這個眼神姊姊知道呢,一副全世界我最可憐的表情。」這句很能點出悠姊的成熟形象。雖然應該也很少有人會在被稱為「臭老鼠」的時候露出友善的眼神,不過當時的清道夫的確是處於悠姊所說的那種狀態,可以說她有著十分銳利的眼光https://emos.plurk.com/022e23335b097d26c2a9755f203af0bd_w48_h48.gif

「雖然她口裡總是唸著錢啊錢的,但當她不屑一個人的時候,就算搬出一座城堡她也不看在眼裡」這段描述我也滿喜歡的,寥寥數語就塑造出悠姊瀟灑自在的性格。好像很多作品中有著愛錢形象的角色,在緊要關頭的時候反而對錢是不屑一顧的,那種時候的反差也顯得特別有魄力又帥氣https://emos.plurk.com/6702474794fcf179506f3037d011b7a4_w48_h47.png

然後我覺得令人毛骨悚然的那個「說悠姊悠姊就到的能力」大概是編劇之力https://emos.plurk.com/3b7b422361776363ed9f9fb44fd3e16e_w48_h48.gif
2021-07-25 01:49:00
Keymind
其實我很喜歡悠姊表現出「你不要以為全世界就你最悲慘」的那種氛圍,那是只有真的見過太過市面跟體驗過太多事情、說出來才會有說服力的一句話,而悠姊這句話的感覺應該是有好好表達出來!

我在修正版的後方有在改了一個,我覺得可能C桑也會挺喜歡的一句話

  「這個……沒有什麼價值吧?」

  「姊姊我有說過這個交換需要任何有價值的事情嗎?」

用這句去呼應前面的字句,其實當朋友覺得這角色很任性時,我最後的修正結論是,那我就讓她看起來更任性wwwww

說到就到如果不是曹操、那就是編劇之力了沒錯XDDDDD
2021-08-10 21:00:48
Cecil
雖然我努力思考了一下「紅取」究竟是指什麼,但果然還是沒有想出來。起初我以為「紅取」是一種特別的情報服務,但從後來的「但我們夜蝶之所以有這個能力」來看,似乎「紅取」比較像是一種技能或技巧。說起來,我一直以為「夜蝶」是性工作者的一種雅稱,畢竟從前面的描述來看這一族群並不是由單一種族組成,但她們卻又共同具備一種特殊的能力……這真是一種難以捉摸的族群啊。從悠姊將情報交給清道夫時清道夫的反應來看,如果這就是「紅取」的結果,那「紅取」的確是一種和情報有關的活動,只是這是個人能力的展現,或者是一種服務的形式,那就要看作者是否有對此揭露更多的細節了。

關於清道夫給悠姊看的東西,我個人的猜測是那是要送給普羅旺斯的物品,沒有說出來的台詞大概是「妳認為這禮物如何」,會這樣想是因為後面悠姊說「太有妳的風格」。不過,從悠姊大得異常的反應以及「不知道怎麼反駁」來看,似乎這又並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說起來我發現一件事情,雖然悠姊是「沃爾珀」族(從維基的資料來看,這一族並不是烏薩斯帝國的主要族群),但激動的時候卻會說「這是什麼烏薩斯玩笑」,讓人很好奇她是否曾和有這樣口頭禪的角色相處過很長時間,或者是否她來自烏薩斯地區。儘管這是一個自創角色,似乎不該在這種背景上過多鑽研,但從角色的舉手投足來想像他的背景故事算是我的個人興趣。

雖然是以交易關係開始,不過悠姊對清道夫還是有點特別對待吧。簡單點也可以解釋為漂亮的女人不喜歡看到有人被她以外的人給吸引過去,但考慮到悠姊和清道夫認識滿久了,我覺得還是可以說悠姊的確有點嫉妒能讓清道夫有這麼大改變的人。我個人覺得她最有魅力的地方是在清道夫回想中二人相遇的部分,成熟、游刃有餘的形象栩栩如生。

話說下一章居然是要對上普羅旺斯,要不是有跟 KK 稍微了解過,我可能會以為我漏看一章,說好的約會呢!?難道清道夫把約會當成了戰鬥嗎!?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1/9d4573e4d7946405de55a32e5052b722.GIF
2021-07-25 01:49:27
Keymind
一開始我希望紅取是一個針對夜蝶街才有的一個特殊情報獲得管道,為了增加重量我甚至認為這個情報是必須要以殺人為前提才可以使用,但實際上跟清道夫對談和交流的情況、讓這件事情變得非常無謂甚至毫無原則,這也是後續我把紅取刪除的原因,一切都來自太輕忽的判斷了=口=

清道夫給悠姊看的東西的確是禮物、我記得在前面商會城剛連結的時候,清道夫就已經有打算想買個東西給普羅旺斯,但我始終沒去講她買了什麼、以及尼古拉斯事件導致她根本沒有時間送出禮物,至於悠姊說不知道怎麼反駁大概也就是已經看透這個白鼠就是一個白癡了,多說無益的感覺XDDDD

其實烏薩斯玩笑我歸類在戰爭、死人、軍人、之類的範疇裡面,因為烏薩斯是一個軍事帝國、長年脫離不了戰爭、而講這是什麼烏薩斯玩笑也有點像是我們會講開什麼美國玩笑一樣,這也代表了清道夫送的禮物也許跟軍事有關呢~但本質跟悠姊其實沒有太大的關係,這一點以後我在使用詞語的時候會稍微認真想想是否要使用。

我本來希望悠姊有一種可以公事公辦的感覺、但弄到最後,我還是讓她變成一個疼愛老鼠的姊姊了,所以悠姊對待清道夫的確是個特別的存在,悠姊的確某方面稍微忌妒著普羅旺斯呢,畢竟她曾經以為自己是把清道夫拉起來的那個人,殊不知、真正將清道夫拉起來的,是那位紫色擔當的普羅旺斯~所以吃味也是多多少少會有的事情~~

我把下一章正面對決改成約會了XDDD 造成許多誤會真是非常抱歉!!!

最後謝謝C桑的回應,因為有你的回應我才認知到自己這一章的草率和輕忽,希望修改後的文章可以讓你看起來覺得有比較進步一些些!
2021-08-10 21:10:08
伊凡尼古拉斯
恭喜KK這篇完稿~也恭喜CC完成留言~
能在這之後再開始留言真的是太幸運了(喂

夜蝶街的取名很棒呢!不流於俗又很輕巧,有其意味的好名字,
在大部分的作品和一些現實上來說,像是這樣的聲色場所也是對於情報交換,
混水摸魚的髒事暗度陳倉的好地方,表面上的情慾交流掩護可以完全蓋掉底下更深層的交流。

在這篇幅裡,則是用另外一位的角度來呈現出清道夫的變化和成長,也初窺到了在一開始的清道夫的鋒利;多虧了悠姊把小老鼠撿了回去,沒有這一步,也不會有之後清道夫進入羅德島的可能性……或許清道夫就一輩子在商會城裏頭持續打滾到折斷刀刃,也不會有跟薰衣草相遇的能性了。

在普羅旺斯前,在凱爾希前,把清道夫從垃圾堆拉起來的就是悠姊,就算清道夫嘴上再怎麼兇悍,在這篇裡面卻可以感受到清道夫非常溫暖的本性,用詞和語氣都是非常溫潤並且帶有情感的,給我一種「啊,這裡是清道夫另一個家吧」這樣的感覺@@

雖然KK謙虛的說是過場,不過在這篇裡卻能提取到滿滿的溫馨,謝謝KK~
哪裡可以報名跟悠姊吃飯聊個天什麼嗎?(刪除線
2021-07-25 14:08:40
Keymind
不好意思實在太晚留言了,目前已經改為修正版了!!!

我也很喜歡夜蝶呢,的確不流於俗、又帶了一點高級感的FU,在情報交換上、我稍微做了更改、細節上我讓夜蝶變成給的情報也不一定是正確的,變成由他們自己來判定眼前這人是否值得給予重要的情報,而當然的,要他們給與情報還是必須以一個情報做交換、但其價值就完全變成夜蝶自己判斷了XD

我腦中有詳細的去跑清道夫從部族出來之後的一套流程直到加入羅德島、我希望讓這之中的故事、飽滿而且有故事和畫面,也讓她個性有著一些修正、直到被凱爾希撿到為止,在跟凱爾希相處的深度才顯得更加有感情一些,而不是一個冰冷的戰爭機器。

的確呢、我在細節修正上有把夜蝶街弄得更像是第二家,雖然悠姊知道自己可能看不到這個出籠的孩子了,但相信整體這樣的安排、帶點遺憾、帶點祝福、是更加好的選擇~~

悠姊報名費的龍門幣請問客官準備好了嗎XDDDD?
2021-08-10 21:16:3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