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浮士德的食譜】十三、管他的,現在去追妹妹比較重要

夢墨輓歌 | 2021-07-24 11:00:02 | 巴幣 106 | 人氣 55

【浮士德的食譜】
資料夾簡介
將你的罪惡,拆之入腹

第?天。
要不是因為欠太多錢,我也不想住在這間爛公寓裡。
房東也是個討人厭的傢伙,扣押我的證件還限制住戶的行為。
由於這裡住了很多亂七八糟的人,所以住宿公約非常嚴苛而且繁雜。
每個人進出都需要登記,買了什麼、帶誰回來也要通知房東。
我起初以為不說就沒事了,哪知道房東這個神經病竟然裝了那麼多監視器。
除了房間內的衛浴間外,房間、走廊、樓梯間都充滿了監視器。
只要稍微做出違規的事情,房東就會打電話或跑過來大罵。
這種生活也太痛苦了。

第?天。
隔壁的網紅小姐好可愛,也好善良。
他外面邪惡醜陋的女婊子不一樣,願意關心我、善待我。
雖然每次跟她約會都要花三千元,但在我無趣可悲的人生中,她是我唯一的心靈救贖。
今天知道她有經營網路直播,藝名「蝦乾妹」。
追蹤了她的影片後,我更喜歡她了。
親切爽朗的笑容、甜美可愛的聲音、活潑青春的肉體,蝦乾妹真的好棒啊!
為了她,我很努力的替房東工作。
房東給的工作都吃力不討好,每次都在深夜叫我去港口等漁船送貨過來。
說是漁船也挺奇妙的,因為來的都是類似獨木舟的小船,必須要手划的那種。
大半夜在港口划船過來送貨,現在的漁民還真辛苦呢。
基本上拿到貨之後,我就會騎著腳踏車把貨拿給「零食先生」,不知道他跟房東是什麼關係,兩人似乎在秘密進行某種大事業。
零食先生家很多糖果,拿貨給他的時候也能獲得一些糖和跑腿費。
比起幫房東做事,我更喜歡替零食先生跑腿,幫他買個便當或是日常用品,就能拿到不少小費,有時候甚至可以到幾千元。
每當拿到錢,我就會去找蝦乾妹約會,和她約會幾乎成了我的人生目標。
真希望能永遠和蝦乾妹在一起啊!

第?天。
最近我發現大家都稱呼我「綠帽先生」,原因是我總是戴著綠色鴨舌帽。
我是無所謂,畢竟這頂綠色帽子對我來說意義非凡。
帽子是一位擁有絕美外帽的女人送給我的,她擁有黃金般閃亮的長髮、澎湃柔軟的傲人雙峰、楚楚可憐的眼中夾帶著狩獵的野性。
她是個臭婊子,騙光我所有錢後無情將我踢開,即使如此我還是會懷念過去與她相處的快樂時光,我送她滿山的名牌包和衣服,她則回饋我一句「滾」和綠帽。
我的人生就此從天堂墜落到地獄中。
啊、我想這女的總有一天會遭到報應,最好被打成肉醬死無全屍。
算了,我現在有蝦乾妹,要好好把握當下的幸福,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
心裡總是這麼想,卻又捨不得丟掉這頂綠帽。
唉、我就是如此的愛她又恨她。

第?天。
今天又到港口取貨了,買了幾罐酒跟漁民在倉庫邊喝酒聊天。
漁民也從包包裡拿出花生、小魚乾來當下酒菜。
雖然有點寒酸,但我們都不富有,能這樣飲酒作樂就很滿足了。
漁民說他曾經在這個小鎮住過一陣子,但後來因為「山神」所以搬到別的地方。
他說小鎮早期住著大怪物,怪物會到處吃人,村民很害怕於是將怪物視為神敬拜著。
村民會定期進行獻祭防止山神跑下山吃人,而山神也意外的很能接受這種做法,這種儀式維持了幾十年,直到有道士出現打破規則。
道士集結各方勢力,大家合力擊殺大妖怪,不料大妖怪力量強大,生命已經跟這片土地融合,如果妖怪死亡村莊和整座山,包含圓方數十里都會毀滅、寸草不生。
於是討伐妖怪的團體分裂成兩派,激進派想抹殺大妖怪,保守派則想在保有大妖怪性命的情況下削弱妖怪力量。
兩派吵著吵著竟演變成大亂鬥,最終不擅戰鬥的保守派慘敗,而保守派最大的三個家族落敗後逃到大妖怪巢穴裡。
他們獻上自己的子女作為交換條件,希望大妖怪打贏激進派之後,能與村民好好相處。
大妖怪當然沒那麼容易被說服,雖然收下了三個家族的孩子,但沒有履行約定去解決激進派,依然故我的繼續生活著。
直到某天,激進派殺到大妖怪巢穴外,大妖怪不得不面對這場抗爭,最終強大的大妖怪獲勝了,可是家族的三個孩子在戰鬥中死去。
大妖怪起了憐憫之心,將自己化作三等份進入孩子體內,孩子甦醒時獲得神奇的力量,他們介於人與妖怪之間,亦人亦妖,有人的外表和妖怪的習性。
此時,三個家族在孩子身上留下的封印咒語起了功用,力量被三個條約束縛。

一、不能親手殺人。
二、不能離開山神的領地範圍。
三、不能與未締結契約者結為連理。

第一項條約是防止妖怪濫殺,第二項條約是防止妖怪跑出去作亂,萬一在外面搞事被殺掉會讓土地崩壞,第三條則是防止妖怪繁衍後代增加族人。
所謂締結契約者,就是讓另一半也成為亦人亦妖的存在,而締結契約必須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即使如此還願意和妖怪立契約者才能成立。
這可以說是難度相當高的契約,畢竟多數人都不相信妖怪的存在,就算相信但在知道愛上妖怪會失去一切後,還能維持初心,這種人幾乎是微乎其微,畢竟稍有動搖契約就會解除,在進行締結過程反悔的話,聽說會發生可怕的事情。
漁民跟我說,有一群服侍妖怪的人,他們被稱為『執行者』,會抓人給妖怪吃或幫忙找締結契約者,他深深相信執行者依然存在,所以不敢繼續住在那裡。
我不屑的笑了笑,漁民看起來是個年過八十多的老頭,搞不好已經癡呆症初期了。
但老人家怎麼會編出這麼有條理的故事?好奇之下還是問漁民故事從哪聽來的。
漁民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回答我:「我曾祖父姓羊切。」
什麼意思?我很疑惑繼續追問,但漁民揮揮手不願意多說。
回去交貨之後,躺在房間裡望著天花板,太在意魚夫的話害我整晚都睡不著。

第?天。
蝦乾妹不見了!她去了哪裡?我好難過!失去人生方向了該怎麼辦?
因為心情很糟,決定拚命工作來忘記這件事。
可是、可是蝦乾妹可愛的樣子在我腦中徘徊不去。
跟我同公寓的廢物畫家,好像找到人生目標似的最近非常有活力。
稍微跟他聊過後,發現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追什麼,只知道很在意手臂上的名字。
我看見他手臂上那駭人的傷口不禁搖頭,自殘還出現幻覺真可憐。
不過我也沒好到哪裡去,是不是該發展其他興趣啊?

第?天。
今天來了一個獨眼的男人,他自稱「藤荒法師」。
感覺新房客不太正常呢。
他把房間搞得很像是某種邪教靈壇,老實說我不相信這種怪力亂神的東西,房東一開始也很反對,但藤荒法師拿一萬元砸在房東臉上,房東就笑著跟他簽約了。
不過房東還是特別提醒藤荒法師,這間公寓的守則很嚴苛,請他務必遵守。
藤荒法師雖然搞了奇怪的靈壇,但他平常生活不會影響其他住客,加上有點孤僻的樣子,幾乎都是盡量迴避、不接觸我們,大家也就沒那麼排斥這個新住客。
直到最近,他有很多東西需要採買,房東把我推薦給藤荒法師當跑腿小弟。
我替他買了很多東西,也幫他扛器具到荒涼的深山。
藤荒法師說要捕捉這裡的妖怪,所以要謹慎準備,不然會死得很慘。
奇怪,這裡的人怎麼開口閉口都是妖怪,但藤荒法師好像是別縣市來的人吧,怎麼一來就說要抓妖怪呢?他是都市傳說狂熱者?
唉!不管啦,反正藤荒法師給錢也不手軟,我收錢做事就別問東問西了。

第?天。
藤荒法師在山上繞了很久,說是感應到妖怪的氣息。
現在科技這麼發達,山上也很多地方被開發了,妖怪應該沒地方躲吧。
話說回來真的有妖怪嗎?看藤荒法師辦法事有模有樣的,好像煞有其事。
晃了一整天,藤荒法師終於累了,我們到市中心的熱炒店吃晚餐。
吃飯時,藤荒法師主動說起瞎掉一隻眼睛的故事。
他之前是下游商,專門販賣蠱毒、小鬼維生,結果惹到不該惹的人搞到家財散盡。
為了復仇犧牲一隻左眼換得仇人的資訊,卻發現對方是他無法對付的存在。
即使如此,他也要想辦法讓對方嚐嚐苦頭,畢竟都失去一隻眼睛了,總要做點什麼吧。
藤荒法師的計畫是,殺死妖怪奪取妖力,這樣就能變強去復仇。
嗯,我覺得藤荒法師應該先去看精神科比較好。
也許是我質疑的表情太明顯,藤荒法師冷笑一聲隨後拿出一條水晶墜鍊。
他告訴我,打算用這條墜鍊殺妖怪,墜鍊的水晶有一半被拿去改製成小刀跟法具,只要挑對時間進行儀式,就能在妖怪死掉的瞬間獲得妖力。
他還說要抓幾隻山上的鸚鵡回去,因為有個煩人的小屁孩想養鸚鵡。
原來藤荒法師有小孩嗎?但聽他的口氣感覺不是親生的,難道是朋友的小孩?

第?天。
藤荒法師的祭壇基本上都架設好了,說是祭壇不如說是標記吧。
我們在山裡插了很多奇怪的鐵釘,鐵釘上密密麻麻的不知道刻了什麼文字。
還挑了一個平坦的地方擺設簡約版的靈壇,我有點擔心這樣會不會被認為是亂丟垃圾啊?萬一環保團體來檢舉,感覺會被罰很多錢耶。
奇妙的是,我們這麼張揚竟然都沒被別人發現,藤荒法師說這是因為他使用法術把道具都隱藏起來,包含我們的行蹤。
為了讓我成為正式助理,還讓我換上感覺很正式的服裝,這幾天都被鄰居投以異樣眼光,搞得我好像要去拍僵屍港片一樣。
雖然有點尷尬,但口袋裡的錢變多了,我姑且就放下自尊心照著做吧。
在藤荒法師的指令下,我做出一個穿著紅旗袍的女紙人,和一個穿著藍馬褂的男紙人,感覺很像喪禮用的金童玉女,有點噁心。
不過這對金童玉女有點特別,因為他們附帶的法具是菜刀跟鐵爪,藤荒法師說他要用這對紙人狩獵妖怪,但這種法術有點難操控,因為是要讓惡靈進入紙人體內。
召喚惡靈狩獵妖怪?而且還有可能沒辦法操控惡靈?這聽起來有點本末倒置吧,萬一惡靈跟妖怪聯手,或惡靈反過來攻擊召喚者怎麼辦啊?
藤荒法師要我別擔心,他有自保方法,惡靈剛附在紙人上時會進入混亂期,沒什麼攻擊性就只會推人、把人抓起來丟出去,這個時候趕快唸咒束縛惡靈,就能讓惡靈持有武器進行攻擊,不過惡靈通常嗜血殘暴,若沒讓他們殺到人就會爆走脫離控制。
聽到這裡,不管藤荒法師是有病,還是他真有神秘力量,我都不想替他繼續做事了。
我可不想被捲入什麼奇怪的事件中。
當我想開口拒絕時,一大把鈔票被塞進我手中。
嗯,好吧!當個助手而已,應該不會怎麼樣。

第?天。
我被安排到一個簡單的工作,那就是明天晚上去深山裡的咖啡店喝咖啡。
好啦!其實不只有黑咖啡,藤荒法師嚴肅的囑咐我,不管用什麼手段就是別讓咖啡店老闆踏出店裡一步,在太陽升起前我跟老闆都必須待在店裡。
如果老闆激烈反抗,就拿白色粉末撒在老闆身上。
瞧了幾眼藤荒法師給的粉末,感覺很像做美勞用的亮粉。
把這種東西撒在老闆身上沒問題嗎?感覺老闆只會更生氣吧。
除了亮粉外,藤荒法師還給了我一條紅布,要我把紅布放在門口,以防妖怪的同伴衝進去救人,我看著紅布皺起眉,他怎麼把咖啡店老闆說得好像是妖怪同夥似的。
妖怪也會開咖啡廳嗎?這樣他們怎麼辦營登?怎麼繳營業稅?衛生稽查沒過也會很困擾吧,畢竟在山裡開業,水土保持也要注意,感覺就是麻煩的事情呢。
話說,一條紅布和亮粉有辦法應付妖怪嗎?
對於我諸多的疑問,藤荒法師也只是淡淡的說,如果妖怪碰到會被燙傷,萬一有人類進來迷昏就對了,然後多給我一包白粉是安眠藥。
喂喂、這種犯罪言論沒問題嗎?
我想放下道具時,又有大把鈔票塞進口袋裡。
沒辦法,就姑且帶這些東西去喝咖啡吧。

第?天。
來到深山裡的咖啡店,老實說我很意外這裡有這麼漂亮的咖啡店。
進去看見整間店只有一個年輕人,他應該就是老闆了,感覺是個創業青年。
偷偷把店門反鎖後綁上紅布,我坐在吧檯前跟老闆隨便聊。
老闆叫做浮士德,笑臉迎人和藹可親,無害的模樣就像一隻軟綿綿的迷你兔。
我隨便點個高單價的咖啡,他轉身泡咖啡的同時跟我聊興趣跟日常。
浮士德對料理很有興趣,特別是肉類的處理方式相當得心應手。
他有個妹妹,擅長釀酒和調飲料,如果我有興趣的話,可以從地窖拿一瓶上來給我喝。
雖然想喝喝看,但我有任務在身,喝醉可能會造成藤荒法師的困擾,無奈只好婉拒。
我們聊天聊到一半,浮士德突然仰起臉表情僵硬,接著放下器具有些著急的想要離開。
為了不讓浮士德跑出去,我趕緊抓起一把粉末舉起手擋在他面前。
「請問您這是在做什麼?」浮士德笑容依舊的問我。
「乖乖待在這裡就不會對你做什麼。」反派般的台詞讓我有點尷尬,怎麼覺得我好像是強盜還綁架犯啊!為了不讓浮士德誤會,我又趕緊解釋,「外面有一個神經病在亂跑,還是不要出去比較好。」
「不行,因為有一群孩子要來這間咖啡店,他們要在這裡進行學校活動,我必須出去看看他們的狀況。」
「啊?」這個答案讓我不知所措,藤荒法師該不會要把小孩捲進來吧,先不管妖怪是否真的存在,看靈壇那麼邪門,搞不好會把小孩當作祭品。
「請讓開好嗎?」
「這個……」我猶豫不決,最後決定!
嘩!
直接把粉末砸在浮士德臉上!
如果浮士德是妖怪的同夥,那他應該不能承受--
啊!糟糕,我好像灑到安眠藥了。
「哈嘁!」浮士德發出奇怪的噴嚏聲,接著雙眼迷濛身體搖晃幾下後倒地。
啊啊啊!我這樣是犯罪吧!把老闆囚禁在店裡又逼他吸安眠藥。
手忙腳亂之下,先把浮士德安置在沙發上,怕他著涼還拿長桌巾充當棉被。
然後呢?然後該怎麼辦?
正當我腦袋一片空白時--
碰!
一個壯漢破門而入。
「不好了,外面一團亂啊!」壯碩的老人氣喘吁吁的喊著。
他看著我,又看了看沙發上的浮士德。
接著將大掌伸來,我這次有確認抓對亮粉,看那老頭來勢洶洶,肯定是妖怪了吧!
嘩!
把亮粉撒在老人身上,只見他哼了一口氣,把亮粉拍掉瞪了我一眼。
「幹嘛?」
老人毫髮無傷……
怎麼可能,哪有老人可以這麼壯,又能直接把門撞爆啊!
欸、不對。
如果依照藤荒法師的說法看來,這個老人可以突破紅布又對閃亮粉無感。
那他就是個貨真價實的人類。
要不然藤荒法師就是個貨真價實的騙子。
「那個、老闆身體不舒服啦、讓他躺一下比較好。」我有點尷尬的轉移話題。
「嗯……」老人端睨著浮士德,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顆地瓜,「就說老闆太瘦弱缺乏營養,給他吃個地瓜就會醒了吧。」
「不、這種狀態讓吃地瓜會噎死。」
「什麼?你是醫生嗎?不是的話不要亂說,地瓜這麼營養!多吃有益身體健康。」
「你失智喔!昏厥的人是要怎麼吃地瓜啦!」
「掰開他的嘴啊!」
正當我跟老人爭論不休時,突然有個黑髮女孩站在門口,血紅色的雙眼直直盯著我們。
我嚇到不敢說話,第一次遇到文靜的少女,她美得像是工藝精緻的陶瓷娃娃。
「啊!浮士德不行就讓妹妹過去好了!」
老人喃喃自語,隨後一把拉走少女,留下我孤零零的在店裡陪老闆。
欸、等等!那個讓我一見鍾情的少女是老闆妹妹?
老闆的妹妹超可愛的啊!好想跟她約會!一萬元我都願意。
為了跟妹妹要電話,我把東西收一收,拿著手機追了出去,感覺又找到人生目標了呢!好開心啊!
我跑出去的同時,眼角餘光好像看見老闆從沙發上坐起身。
嗯?他醒了嗎?
唉呀!管他的,現在去追妹妹比較重要。

繪師:En Tzu

--
廢叭:
正在思考,要維持個人排版,還是常規排版
因為這篇比較偏向某人的日記記錄,所以出現個人排版
就先保持這樣好了,大家觀看覺得太壅擠,我就改回常規排版
另外標題取名無能,主線沒有食物好難享標題啊

創作回應

ilwiKAMINA
其他沒有設定名字的路人居民:以為是驚悚片世界觀,原來是搞笑片?
綠帽先生太自不量力了XD
2021-07-24 12:41:44
夢墨輓歌
綠帽先生準備要變成便當的形狀了
2021-07-24 15:46:09
橘みかん
恭喜,綠帽先生,您的願望已經實現。
旗袍女和馬褂男原來是這樣來的……法師你確定是要抓妖而不是抓人嗎?
2021-07-26 03:18:17
夢墨輓歌
法師算是很親但請錯員工哈哈哈
2021-07-26 12:30:21
夢墨輓歌
*強
2021-07-26 12:30: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