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零能力繼承人 第九十三章 五傑的會見

瑤光 | 2021-07-24 09:00:07 | 巴幣 122 | 人氣 109


第九十三章  五傑的會見


  經過了精彩的比賽之後,也迎來了象徵比賽結束的頒獎典禮。

  競技場中央已經放上了兩個標示著數字且高低不一的站台,上面還標示著數字。

  在歡呼聲的洗禮下,兩個組別前三名的學生準備好要進場,利格也在競技場上主持。

  「現在開始頒獎,我們有請兩個組別的前三名選手上台!」

  利格一說完,現場立刻爆出了歡呼聲,學生們紛紛進場,站上了頒獎台,即使他們離觀眾席有點距離,但還是能感受到觀眾們有多興奮。

  「首先是單人賽,季軍—迪奇、亞軍—艾珂珥。」

  「最後是冠軍!迦璃雅!」利格情緒很激昂,觀眾們也被利格的情緒給帶動,爆出了歡呼聲。

  「再來是雙人賽,季軍—戈爾和希雷,亞軍—厄爾利塔和克洛姆。」

  「再來是冠軍!艾珂珥和玄流!」

  又是一陣如雷的歡呼,艾珂用手肘輕輕撞了玄流兩下,引起玄流注意。

  「單人賽的前三名和雙人賽的前兩名能有去瓦諾亞爾學院去留學。」

  「讓我們鼓掌加歡呼恭喜他們。」

  利格說道,一陣歡呼聲再一次爆起,艾珂珥這時靠上玄流的耳邊,說:「那時候謝謝你,雖然即時了一點。」

  「啊......不會,我們是隊友嘛。」玄流理所當然的說道。

  「嘿嘿。」艾珂珥就對著玄流笑了笑,而他們也在歡呼聲之下退下了戰場。

  「恭喜你們。」迦璃雅主動靠上前,玄流有些意外,畢竟迦璃雅很少主動找他們搭話的。

  「謝謝。」玄流笑著回應迦璃雅,看著迦璃雅的表情比平常開心了不少玄流莫名的有些欣慰。

  他們一群人踏入了競技場走道上,這時,一位穿黑衣的裁判站在走到了入口,他們也停了下來。

  「不好意思,請獲得留學資格的同學到準備室來一趟喔。」那位黑衣裁判說道。

  「我們走吧,玄流。」艾珂珥拉住了玄流的左手,玄流抖了一下,他很快的出力要抽回手,但是艾珂珥死死的抓住。

  玄流沒辦法,只好任由自己的手被艾珂珥擺佈,一旁的艾珂珥滿意的笑了笑。

  過了一段時間,眾人來到了休息室中,一打開門,就看到了一名少年和少女站在前方,兩人身上都是穿著白色的制服,制服邊緣有著金邊做裝飾。

  少年的頭髮是黃色的,有些凌亂,臉上掛著充滿自信的笑容,而一旁的少女的紫髮是很漂亮的紫色的,長度剛好過肩,外表看起來相當有氣質的一位少女。

  而那兩人正式巴爾堤和安婕兒。

  「你們就都先就坐吧。」巴爾堤說道,全部人都找到位置坐了下來。

  「六人?少了一個人?」

  「我的隊友說他沒興趣,所以放棄離開了。」厄爾利塔有些尷尬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真可惜。」巴爾堤聳肩搖了搖頭,雖然他表現的有點可惜,但他身旁的氣場可不是這麼說。

  「那麼先來自我介紹吧。」

  「我是巴爾堤,是瓦諾亞爾學院的學生,學院五傑的隊長。」巴爾堤簡單說道。

  「我叫安婕兒,也是瓦諾亞爾學院的學生,也是學院中五傑的一員。」安婕兒也簡單的做了自我介紹。

  「那注意事項我們這邊由請安婕兒來講解吧。」巴爾堤說道,利用手把他們的視線帶向了安婕兒。

  「為什麼是我啊。」安婕兒抗議道,氣憤的看向了一旁的巴爾堤。

  「我可是隊長喔。」巴爾堤聳肩說道。

  「那更應該是你講吧,你這自戀狂!」安婕兒氣憤的反駁。

  「應該是你要聽隊長的話吧。」

  「......」

  「你給我下地獄吧,自戀狂。」安婕兒口中呢喃到,她似乎也不想和巴爾堤繼續爭論也沒有要說的意思。

  「不講就算了,每次都勞煩我。」巴爾堤很無奈的搔了搔頭髮,嘆了口氣講道。

  「......」安婕兒用力深呼吸了一口氣,但是她的心情似乎也沒有因此平靜下來。

  「那麼,首先先恭喜各位獲得來我們學校留學的資格。」

  「大概是在兩天後,會有船載你們到瓦諾亞爾,請務必先準備好。」

  「到時後請在10點前自行到港口集合喔,我也會在那裡等你們。」

  「我要說的事情就這些,關於學校的事情我會在路程上高速你們。」

  「我們就到時候見囉,你們可以離席了。」巴爾堤講解完畢,他講解時,頗有隊長在宣布事情時的氣場。

  「我們就快回去先準備吧。」霧羽提議。

  「嗯,好主意,提前準備也比較不會擔心。」迴夜附和。

  「會擔心的只有你吧。」玄流笑著說道。

  「哼,我看你是忘記當時來這所學校是誰提醒你整理行李了啊。」迴夜繼續說。

  「好好好,這一次算你贏。」玄流敷衍回應迴夜,迴夜一時不知道怎麼回應,也就沒有繼續說了。

  「真像小孩子吵架。」霧羽遮嘴笑著說道。

  「你們感情還是一樣好啊。」厄爾利塔上前來說道。

  「原來你們互相認識啊。」

  「也是,強者是會互相吸引的嘛。」巴爾堤突然插入話題,讓六人都不知道怎麼回答。

  「既然認識那就還好了吧。」

  「你叫玄流是吧,決賽的時候最後的那個法陣術式,可以說明一下是怎麼回事嗎?」安婕兒突然上前問。

  全場突然沉默,都在等帶著玄流說出答案,玄流在思考著要怎麼講,寂靜的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我自己也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所以也就先不要說太清楚吧。」玄流心想。

  「其實我也不清楚......」

  「我只是當時用突破,再來就是不知不覺使用出來了。」玄流一邊說,一邊看著他的手掌。

  「竟然不記得,你是金魚嗎?」安婕兒皺起眉頭,表情明顯有些不悅。

  「抱歉。」

  「算了,我先告辭。」安婕兒見到沒有得到答案,跨步離開了等待室。

  「別忘了要集合喔。」巴爾堤在離開前留下了這句話,也跟上了安婕兒的腳步離開。

  「那我們也先走了。」厄爾利塔說,在玄流他們點頭示意後,也離開了等待室。

  門一關上,艾珂珥立刻湊到了玄流身邊,嘴巴貼到了玄流的耳旁。

  而玄流的,整個人抖了一下,像定格在原地一般,一動也不懂。

  「你剛剛是騙人的吧。」艾珂珥在玄流耳旁輕聲說道。

  「果......果然騙不過你。」玄流也是輕聲回應。

  「呵呵。」艾珂珥退離玄流身邊,玄流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我們也走吧。」艾珂珥提議,四人也就這樣離開了等待室。

  玄流一行人全部成功獲得留學資格,但是,還有更加艱難的試煉在等著他們......

——————————————————
喜歡我的作品別忘了按下訂閱和GP喔

小說新封面參上!!
雖然沒有說很精緻,但是也搞了很久,希望大家會喜歡ʕ•̀ω•́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