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阿爾帝岡戰記--查爾斯帝國的動亂 (After the story--杖義)II

鱷魚蘇打 | 2021-07-24 09:00:05 | 巴幣 310 | 人氣 275


    穿著睡衣的雪芙正坐在宿舍座位上讀一本厚重的書,書名叫《召喚術之源流考據》。
 
    結論,這本書非常無聊。雪芙已經不知道跟圖書館續借了多少次,卻連書的一半都還沒看完。
 
    房門打開,克提雅走進宿舍:「妳怎麼還在看那本書啊?」
 
    雪芙無力地趴在桌上:「莉莉亞小姐之前在特訓的時候說這本書對於認識召喚師譜系很重要,要我找時間把它讀完。」
 
    「平常都沒在看書,現在吃到苦頭了吧?」克提雅揶揄雪芙,接著坐在床上休息。
 
    雪芙轉過身問:「妳今天怎麼這麼晚回宿舍啊?妳下午不是沒有課嗎?」
 
    克提雅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報名表,說:「我去申請這個。」
 
    雪芙定睛一看,發現那是魔法比賽的報名表。她訝異地問:「克、克提雅妳受到什麼打擊了嗎!」
 
    「啊?妳是怎麼得出這個結論的啊?」
 
    「因為妳以前絕對不會──不,妳現在也不可能參加才對!因為這個比賽對妳來說是最吃虧的比賽啊!」雪芙並不是故意唱衰克提雅,而是魔法師比賽對於克提雅這種專精於幻術的魔法師而言,確實是壓倒性的不利。
 
    魔法師的魔法抗性當然比一般人高,這對於幻術的效果會大打折扣。更不用說在一對一的情況下,只要對方察覺到幻術師施法的瞬間,那對方就會立刻施展破解幻術的法術。
 
    對於魔法不夠了解的人,幻術師確實是極為棘手的存在;但是如果是純粹的幻術師對上魔法師的時候,那麼立場就完全相反了。這就是克提雅之前不參加魔法比賽的原因。
 
    克提雅漫不經心地將報名表捲起,並躺在床上說:「只是想測試一下我現在的實力而已。」
 
    雪芙不知何時來到克提雅床前。她雙手抱胸,瞇起眼睛說:「妳說謊。」
 
    明明平常就是個少根筋的傢伙,但就偏偏對自己的情緒特別敏銳。克提雅嫌麻煩地嘆了口氣。她將視線移向一旁,說:「我要阻止克莉絲汀那個笨蛋做傻事。」
 
    雪芙的表情轉為疑惑,她歪著頭問:「克莉絲汀同學怎麼了嗎?」
 
    仍躺在床上克提雅看向雪芙,說:「那是我跟她一起在米羅那裡修行的時候知道的事情──」
 
    克提雅將克莉絲汀之所以不斷努力變強的原因告訴雪芙。她打算向拉普拉斯‧雷諾爾發起挑戰。她想藉此向托福家族,不,應該說是所有被迫屈服於雷諾爾家族的家族證明,即使不依靠雷諾爾家族,自己也能走出一條活路。
 
    雪芙聽完後愣了許久後,驚訝地大喊:「黑袍的詹姆士是克莉絲汀同學的哥哥!?」
 
    「妳怎麼只注意到這件事啊!」
 
    ※
 
    魔法比賽的場面十分熱烈。克莉絲汀在第一場比賽就以輾壓之勢將A班的安東尼奧給淘汰掉了。
 
    「啊啦,可憐的安東尼奧,他一定很不甘心吧?」琳笑著說。
 
    艾莉絲同樣笑著吐槽:「妳的態度一點都不像在同情他呢。」
 
    「去年至少還在決賽跟克莉絲汀纏鬥了一段時間,今年竟然直接被秒殺。只能說這段期間克莉絲汀真的變得太強了。」坐在一旁的妮娜倒是認真地分析起戰局。
 
    里恩接著說:「代表這段期間我們所付出的努力都開花結果了。艾莉絲同學這次也拿下射箭比賽的第一,妮娜同學跟琳同學也包辦了技擊比賽的一、二名。雪芙也是輕取召喚師比賽的第一,看來魔法比賽也會是──」
 
    妮娜此時激動地站起身:「咦?克提雅!?」第二場比賽,克提雅走進會場。
 
    「咦?你們都沒注意到嗎?」雪芙問。
 
    「她完全沒有說──不對,雪芙妳也沒跟我們講啊!」妮娜說。
 
    「她怎麼會心血來潮要參賽?」艾莉絲問。
 
    「啊啦,想要參賽當然無所謂。不過也不用這樣保密到家吧?」
 
    里恩瞬間意會琳的意思:「我們怎麼會現在才注意到克提雅要參賽這件事?」
 
    「什麼意思?」妮娜問。
 
    此時艾莉絲也發現事情不對勁:「對啊!她要參賽名字應該會顯示出來才對啊?」
 
    「你們的意思是──」妮娜此時終於發覺,S班除了雪芙之外,都被克提雅用幻術蒙在鼓裡。她於是向一旁的雪芙追問:「雪芙,為什麼克提雅要用幻術隱藏自己要參加比賽的事情?」
 
    「呃!?我也不知道啊!」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妳們都沒有跟我們商量?」艾莉絲也追問了起來。
 
    「克提雅又跟克莉絲汀起爭執了嗎?」里恩也擔心的問。
 
    「等──」
 
    「雪芙?」
 
    終於招架不住的雪芙終於決定將克提雅那天告訴自己的事情娓娓道來。
 
    「「「「黑袍的詹姆士是克莉絲汀的哥哥!?」」」」S班的學生們反應跟雪芙當時聽完的反應並無二致。
 
   「嗯?被識破了嗎?比我預期中的晚呢!」場上的克提雅注意到觀眾看台上S班的騷動。
 
    「克提雅‧希雅森,就算是同班同學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喔?」一名栗色長髮的女學生來到克提雅面前。
 
    「啊?妳誰啊?」
 
    薇拉氣憤地說:「我是薇拉‧羅賓!妳連同班同學的名字都記不起來嗎!」
 
    裁判此時幫兩人施展初級護身術,保護兩人的安全。只要身上的護身術因承受對方過多或過強的法術而失效,即為落敗。另外,出界的選手同樣視為落敗。比賽可以使用中級以下(含中級)的任何魔法。
 
    克提雅當然知道她是誰。她是以土屬性為主,水屬性為輔的雙重屬性魔法師,去年的比賽曾經突入八強,但是卻遭遇安東尼奧而惜敗。平時雖然舉止高雅,但實際上卻非常容易被激怒,而情緒化正是她最大的弱點。
 
    雖然耍這種小手段有點對不起薇拉,但克提雅這場非贏不可。只要贏下這場比賽,下一場就可以跟克莉絲汀碰頭了。
 
    薇拉將法杖指向克提雅:「竟然小看我!就算妳求饒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啊?妳原本就說自己不會手下留情的不是嗎?」面對克提雅的吐槽,薇拉更是氣得滿臉通紅。
 
    「比賽開始!」裁判宣布比賽開始的瞬間,薇拉便揮動法杖。地面隆起的土塊呈尖錐狀刺向克提雅。土塊刺中克提雅的瞬間,她的形體卻煙消雲散。
 
    「什、什麼時候──」薇拉完全沒看到克提雅施展幻術的瞬間,她趕緊揮動法杖解除幻術。此時,克提雅已經站在薇拉的左側。她將法杖指向薇拉:「水球術!」
 
    薇拉揮手立起一道土牆,擋下了水球。雖然沒有法杖加持的魔法威力會減弱很多,但是土屬性正好克制水屬性,因此簡便的土牆就足夠擋下用法杖增強威力的水球。
 
    「不要慌張,冷靜下來。優勢仍然在我這邊。」薇拉低聲喃喃,讓自己冷靜下來。
 
    雖然開局克提雅出乎意料的消失讓薇拉有些動搖,不過薇拉知道克提雅擅長的屬性魔法是水屬性跟風屬性,而且她是去年才開始學習屬性魔法的,因此只有水屬性勉強有達到中級以上的水準,風屬性更是只會施展輔助類型的魔法。所以在魔法對決上,薇拉完全占上風。
 
    「中計了呢。」薇拉身後傳來克提雅的聲音。薇拉驚愕地回過頭,並將法杖指向──空無一人的後方。薇拉只看見場外觀眾滿臉莫名地看著自己。
 
    克提雅將法杖抵向薇拉的背,說:「辛苦妳了。薇拉‧羅賓同學。」薇拉還沒來得及反應,一股強大的風壓便『碰』的一聲將薇拉彈飛。她隨即掉出場外,喪失資格。
 
    「咦?」薇拉滿臉愕然地看著場中央的克提雅,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妮娜看著輕鬆晉級的克提雅,向一旁的雪芙問:「雪芙,魔法師不是能察覺到幻術發動嗎?為什麼對方還被克提雅刷得團團轉?」
 
    「妮娜說的應該是有憑藉物的幻術吧?」
 
    妮娜身旁的艾莉絲問:「妳的意思是幻術還有分支嗎?」
 
    「不能算是分支,應該算是進階吧?克提雅以前只有學到需要憑藉物的幻術,後來她在米羅那個臭老頭那裡學會更進一步的幻術。原理有點類似直接催眠那樣。」雪芙說。
 
    琳有些訝異地說:「啊啦,原來克提雅學會這麼厲害的魔法了,可是我們完全看不出來有什麼玄機呢!」
 
    「畢竟幻術只有被施法的人才會感覺到痛苦呢……」里恩苦笑著。其實這段期間以來,不只是妮娜,連克提雅也有拜託里恩幫自己特訓。畢竟里恩也算是半個魔法師。
 
    艾莉絲也好奇地問:「進階的幻術連魔法師也沒辦法察覺嗎?」
 
    「還是可以察覺到喔!我不算是正統意義上的魔法師,但是我被施法的話我還會察覺到。」雪芙說。
 
    妮娜向里恩問:「里恩你呢?你陪克提雅特訓的時候有查覺到嗎?」
 
    「真要說的話,還是可以察覺到。不過克提雅會利用一些方式讓我『沒辦法』察覺。」
 
    「啊?」妮娜歪著頭:「什麼意思?」
 
    「例如說利用一些障眼法或者視線死角不讓我發現她施法的瞬間,或者是在魔法裡面參雜幻術來混淆我之類的。而且克提雅在施法騙到對方後,會馬上解除術式。」
 
    坐在里恩身旁的琳問:「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也算是為了混淆我。像是當我施法解除幻術的時候,如果我發現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那我就會懷疑是不是自己『搞錯了』。如果下次我再中幻術的時候,我就會懷疑『是不是我又搞錯了』。這樣一來一往我會沒辦法確認我是不是真的中了幻術。」
 
    妮娜苦笑說:「好討厭的感覺,真有她的戰鬥風格。」
 
    「而且她還會抓準我施法解除幻術的瞬間用法術攻擊我,這讓我更不知道她是為了阻止我破解她的幻術,還是只是想抓時間差來攻擊我。導致我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中了幻術……」里恩還對當時不斷被耍得團團轉的情況留有心理陰影。
 
    「比想像中的棘手很多呢!這樣一來可能連克莉絲汀同學都會陷入苦戰呢!」琳說道。
 
    「是這樣嗎……」雪芙喃喃。她回想起某次大家聚會,當時妮娜曾經半開玩笑地說全班最強的戰士應該是斯肯恩(蠍獅),而最強的魔法師應該是弗萊爾(獨角獸)。不過事後雪芙在寢室談起這件事時,克提雅卻說S班之中最強的魔法師應該是克莉絲汀才對。
 
    當時吃著餅乾的雪芙笑著說:「這是當然的啊!妮娜是開玩笑的。大家都知道──」
 
    克提雅當時以非常認真的神情向雪芙說:「就算是算上弗萊爾的情況之下,克莉絲汀應該也是我們當中最強的魔法師。」
 
    雪芙當時因為克提雅的這番話而感到十分震撼。原來不知不覺間,自己已經被班上的同學遠遠甩在後頭了。也是在這次談話之後,雪芙才開始更認真地學習召喚術。
 
    ※
 
    選手休息室內,克提雅身旁擺了兩瓶空的魔法回復藥水,而她正在狂飲第三瓶。
 
    進階的幻術非常消耗魔力。克提雅大概只能用五次。如果還需要用其他的魔法戰鬥的話,能用的次數就更少了。這也就是在團體戰中,克提雅會優先將傷害輸出交給其他人的原因。
 
    克提雅終於灌完第三瓶藥水。她感覺胃裡裝滿了水,並且忽然有些擔心自己在等等的戰鬥中會不會因此吐出來。
 
    「可是無論如何我也要阻止那個笨蛋。」克提雅知道克莉絲汀想做什麼。她想在這次連霸冠軍之後,當著全場魔法世家的面宣布,自己要向拉普拉斯‧雷諾爾發起挑戰。這是在特訓時,克莉絲汀一直嚷嚷著的事情。
 
    克提雅回想起克莉絲汀說自己打算休學時,隱藏在她低著頭的陰影之下的表情,那是做好赴死覺悟的表情。
 
    此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克提雅同學,比賽要開始了。請準備上場。」
 
    「好,我知道了。」
 
    克提雅來到場上,與克莉絲汀對峙著。
 
    克莉絲汀微微笑著說:「竟然做到這個份上,真是辛苦妳了。」
 
    克提雅心頭一震,但同時卻又覺得『果然她一開始就發現了』。這次的比賽,從第一場克莉絲汀對上安東尼奧,到第二場克莉絲汀對上自己,這一切都是克提雅『安排』的賽程表。克提雅在比賽開始之前就已經想方設法改動賽程表。讓克莉絲汀在每一場比賽都遇上強敵,藉以消耗她的戰力。克提雅希望藉此降低克莉絲汀得勝的機率。
 
    「不過妳沒辦法阻止我的。」
 
    「嗯?妳變得很能說了嘛?明明以前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面對克提雅的挑釁,克莉絲汀卻是微笑說:「嗯,這一切都多虧大家。」
 
    克提雅露出苦澀的表情,向她說:「──」
 
    此時場邊不知情的裁判宣判:「比賽開始!」
 
    克莉絲汀將魔杖指向克提雅:「惡水激流。」滾滾流水不斷從克莉絲汀前方的魔法陣奔流而出。
 
    「嘖!」克提雅也揮動魔杖在自己面前立起烈風之牆;但是由強風所構成的風牆根本無法抵禦一擁而上的流水。克提雅瞬間被洪流吞沒。
 
    看台上的妮娜焦急地向雪芙問:「為什麼克提雅會用烈風之牆啊?這時候不是要用土牆防禦嗎?」
 
    「克提雅只會水屬性跟風屬性的魔法。水屬性魔法的程度可能有達到中高級,但風屬性也才勉強達到中級的水準而已。」雪芙回答。
 
    「阿啦,因為克提雅之前專精於幻術的緣故吧?我記得她的屬性魔法是大家開始修練的時候自己才另外花時間去學的。」琳說道。
 
    「不過我想這點克提雅應該很清楚才對。既然打算阻止克莉絲汀,她不可能毫無準備。」一旁的艾莉絲說。
 
    洪水從場上流洩而下,克提雅狼狽地從水中爬起。幸好克提雅及時施展風之枷鎖,以風的鎖鏈將自己牢牢綁在原地,不然現在恐怕已經被洪水沖出場外了。
 
    跪在地上的克提雅抬起頭來向眼前的克莉絲汀大吼:「妳怎麼這麼死腦筋啊!」
 
    克莉絲汀已經將魔杖指向克提雅,但她此時卻停下動作。
 
    「就算妳向他們發起挑戰又怎麼樣?他們會接受嗎?就算他們接受了,妳又能贏嗎?就算妳真的贏過他們好了,妳還是不可能改變現狀的!既然如此,為什麼妳還──」
 
    「妳認為憑一班15、6歲的學生有能阻止一個國家的政變嗎?」
 
    克提雅到嘴邊的話忽然都吞了回去。
 
    「面對恐懼之後的行動才能帶來勇氣,這是我在這次的事件中學到的事。如果我因為恐懼而一直不行動,等到更多悲劇發生的時候我一定會後悔的。人生有必須衝動的時候,而我認為這個時候現在已經到了。」克莉絲汀此時將魔杖此向自己的左側,並射出一顆水球。
 
    「碰!」一顆水球憑空飛出,與克莉絲汀射出的水球互擊。水珠四處飛濺,站在克莉絲汀左側的克提雅此時終於現形。克莉絲汀面前的克提雅的幻覺則邊搖晃邊淡出。
 
    「竟然是用依憑的幻術,我真的是被小看了呢。」克莉絲汀說。
 
    此時,在克莉絲汀面前搖晃的幻影說:「不,妳中計了。」
 
    「!?」克莉絲汀回過頭,看見克提雅正站在原本逐漸淡出的幻影旁,反倒是方才站在克莉絲汀左側的克提雅瞬間消失了。
 
    「海潮沖擊!」周遭的積水迅速匯流,將克提雅包覆其中,並帶著克提雅以高速往克莉絲汀衝撞。克莉絲汀反應不及,被撞倒在地。
 
    「我學到的事情跟妳完全相反呢!以前的我總是看不起身旁的人,我一直認為自己是最優秀的。就算有什麼困難,只要我稍微努力一點,稍微動個腦筋,一定可以順利解決所有事情。直到我帶著大家潛入芙蕾雅的宅邸,結果害得大家被抓。直到我在任務中的失誤,差點害琳丟了性命。我才意識到自己有多天真跟自大。」克提雅將魔杖指向克莉絲汀,但克莉絲汀似乎沒有聽見克提雅的話。
 
    「原來如此,」克莉絲汀站起身:「在我面前的妳是憑依幻術。妳另外還用幻術隱藏了風之旅途的術式,在發射水球之後立即用術式傳回原本的地方。並且在這段期間之內,妳一直用幻術隱藏自己的蹤跡。」
 
    克莉絲汀抬起頭,她的表情無比專注:「做得好。」克提雅見狀立即揮動魔杖,但克莉絲汀卻早她一步完成法術。
 
    「地突。」地面的土石隆起,撞向克提雅。她向一旁閃開,但克莉絲汀的魔杖早已指向克提雅所在的位置。
 
    「大地震顫。」劇烈搖晃的大地讓克提雅跌坐在地。得趕快逃出去才行,不然等到頭暈目眩的時候,就只能任憑克莉絲汀宰割了。克提雅趕緊在自己面前立起烈風之牆。
 
    這招S班早已見識過無數次了,克莉絲汀知道克提雅要利用烈風之牆將物品彈開的特性將自己彈離地震範圍。克莉絲汀隨即解除大地震顫,並朝克提雅面前的烈風之牆丟了一顆火球。火焰捲入烈風之牆,瞬間炸出一片晚霞般的烈焰。
 
    「!?」不對,這個火勢太誇張了。火球燒掉烈風之牆,應該不會有這麼猛烈的火勢才對。火勢轉眼間撲向克莉絲汀。這時候她終於認出來,眼前的是『炎之環』,中高級的火焰魔法。
 
    場外的S班看得目瞪口呆。連雪芙也不知道克提雅什麼時候學會火屬性的魔法。不過在此同時,雪芙也立即了解來龍去脈。
 
    一般魔法師學習屬性魔法,會有部分屬性魔法與自己相合。魔法師會以相合度高的魔法做為主力魔法,另外學習其他相合度次之的魔法當作輔助,或者是將兩者鍛鍊到相當的程度,以便有兩種主力魔法可供選擇。
 
    大家都知道,克提雅的主力為水屬性的魔法,風屬性魔法則作為輔助。不過雪芙一直覺得很奇怪,克提雅學習風屬性魔法的撞牆期未免也太久了。八年級的學生照理來說,學習自己相合的魔法應該會很快就學習到中級以上;但是克提雅卻花了大量的時間練習風屬性魔法,才勉強學會風屬性中級的部分魔法而已。
 
    現在謎底終於揭曉了。因為克提雅其實是水屬性與火屬性的雙主力魔法師,風屬性根本與她不合。至今為止的風屬性魔法,都是克提雅硬練上去的。
 
    雪芙噗哧地笑出聲來,說:「沒想到妳竟然藏了整整一年,妳就這麼想讓大家大吃一驚嗎?」
 
    眼看烈焰即將吞噬自己,克莉絲汀腦袋一片空白。就算自己擅長的水屬性魔法克制火屬性,但是迎面而來的火海不是幾顆水球就能澆熄的,而規模較大的水屬性魔法成形也要花上一點時間,來不及撲滅眼前的惡火。
 
    「……」克莉絲汀低下頭。她揮動魔杖,趕在火焰撲向自己之前,以空間魔法瞬移到克提雅身後。
 
    克提雅沒有回頭:「我本來以為妳不會在學校的比賽裡用空間魔法呢。」
 
    「我也這樣以為。」
 
    克提雅輕笑一聲:「我跟妳果然合不來呢!」
 
    克莉絲汀回以微笑:「我也這樣認為。」語畢,克莉絲汀朝克提雅身後發射水球。
 
    「克提雅‧希雅森選手的護身術失效。本場比賽由克莉絲汀‧托福選手獲勝。」
 
    之後,克莉絲汀一路過關斬將,輕鬆奪得優勝。並在賽後當著全國魔法師世家面前,向拉普拉斯‧雷諾爾發起挑戰。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雖然沒有阻止得了克莉絲汀,但彼此間的戰鬥都十分出色。(也有讓人回想起以前劇情的部分內容,以及他們努力成長的過程
2021-07-24 12:32:26
鱷魚蘇打
法師組的兩人跟戰士組的兩人
雖然都是決鬥,但是彼此的氛圍完全不同呢
2021-07-24 12:35:4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