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尼特創造神-第六十五章

傑出荷包蛋 | 2021-07-24 01:08:21 | 巴幣 6 | 人氣 148


六十五、芬里斯家族的去留
  「是皇室御用的嗎?」
  貝莉學姐點點頭,然後說道:「我們家,現在是跟隨著菲利浦皇子的勢力……請、請不要奪走我們的容身之地……
  「所以這就是我感受到的違和感,在進入地窖前,妳曾百般試著阻止我們進入,就是因為早就知道會有陷阱了。」
  她抓緊我的袖子,懇求般地說:「對不起……拜託、拜託了,我願意做任何事,請放過皇子殿下……
  「即使這傢伙將妳當工具在利用、甚至是威脅妳,妳都要為此袒護他嗎?」
  學姐面有難色,看起來相當痛苦,但仍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若是我無視貝莉學姐,傷害了菲利浦的話,芬里斯一家會受到二皇子派的責罰吧。嚴重一點,甚至會遭到抄家的命運。即使活下來了,也會被趕出來。
  「嘻……嘻,沒錯!你們要是敢繼續傷害我,我一定讓這隻獸人吃不完兜著走。」即使菲利浦已經因為疼痛的關係,臉色發白、滿頭冷汗,依舊要說個幾句。而貝莉學姐也毫不意外地更加害怕。
  穗香見狀拔刀,將切切丸架在菲利浦的脖子上。
  「咿!?」
  「席亞桑,我不想怪罪芬里斯前輩,明明是這人的錯,怎麼能讓前輩來承擔?」
  「不過貝莉學姐聽命於二皇子辦事,曾陷害過我們,是事實。」
  「就算是這樣……
  「而且,在學院迷宮的實地課程中,貝莉學姐使用〈製圖〉的技能後,實際上有看到蘿絲的小隊那聚集了大量的敵人吧?卻故意忽略了不管,製造出蘿絲的危機。」
  貝莉學姐的手顫了一下,表情更顯陰暗,看來是說中了。
  停頓了幾秒後,學姐沒有說話,只是點頭。
  「能告訴我那樣做的原因嗎?」
  從她震顫的嘴唇中,困難地擠出了字眼:「為、為了引出……
  「為了引出我。只是出乎意料的是,沒想到我能夠獨自將一整層迷宮的魔物給消滅吧?所以我才沒遇到已經在某處埋伏了的二皇子。」
  她瞬間倒吸一口氣,看起來快要被我逼哭了。
  最後二皇子有沒有埋伏著,我是猜測的,他大概是在某個逃生的道路等待著,接著再由貝莉學姐將逃跑的我們帶向那條道路。
  「但席亞桑,我不明白,他們又是怎麼讓魔物都聚集到蘿莎莉亞大人那裡的?」穗香朝著我問道。
  事實上,我並不知道,或許是某種迷宮的機制,又或許是某人動的手腳?
  「我也不清楚,但他們確實是想陷害我跟蘿絲。」
  被我的語氣強調以後,穗香有些不知所措。
  我盯著穗香:「即使現在知道了這些,穗香妳還是要替學姐說話嗎?若是妳站在我的立場,對於學姐陷害了妳重要的人、家人、朋友,只是因為是被指使的,所以就能當作沒事發生嗎?」
  穗香愣住,然後低頭思考。
  對於我咄咄逼人的追問,她正在認真地嘗試取得自己的解答。
  最終,她抬頭看向我。
  以堅毅的眼神,她說:「我明白蘿莎莉亞大人對席亞桑來說無可取代地重要,換作是我,可能也無法控制自己責怪芬里斯前輩,甚至可能同意她的做法。但我還是不想這麼做,即使我忍不住了,我也希望有個人有這樣的想法來阻止我……
  「所以,妳現在要當那個人、來阻止我嗎?」
  「是的。」毫不猶豫嗎……雖然穗香有些害怕,但她不遲疑,堅定自己的答案是正確的。
  我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她,維持著僵硬的沉默,然後……
  「呼……太好了。」我鬆了一口氣,然後向穗香微笑:「妳真的成長了很多,不只對每件事都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還能從不同角度去著眼。」
  「欸?」穗香似乎還沒反應過來。
  我繼續解釋:「我是擔心妳一直跟隨著我的意見,哪天若是我走了歪路,妳也沒有注意到,這樣就是我阻礙了妳的成長,我害怕自己會害了妳。」
  穗香的父親立花景古在幾年前的當時,就預料到了這種可能,當時也說了差不多的話。
  這些年來,她都一直待在我身邊,在許多事情上我們都有著一致的意見,但是這種關係會互相影響彼此的想法,若是在成長的過程中,穗香因我而失去了判斷與思考的能力,那麼就是我害了她。
  但是,幸好那並沒有發生,穗香仍然是個堅強的孩子。體會到她的成長,心裡有種難以言喻的歡喜,這就是欣慰吧!
  「所以……席亞桑沒有生氣嗎?」穗香還在懷疑。不過妳竟然是先在意這個嗎!?
  「哈哈哈哈,我從一開始就完全沒有怪貝莉學姐啦,不如說,她才是受害者,怎麼可能怪她?」貝莉學姐抬起頭,不可置信地看著我。
  「吼……席亞桑不要這樣嚇人啊……」穗香扶著胸口、鬆了一口氣。
  「但、但是我、我害了你們……」貝莉學姐的視線急忙地在我跟穗香之間來回。
  「就是說啊!喂、喂!那傢伙也有陷害你們喔!?」已經滿頭冷汗的菲利浦仍在尋找脫身的機會。
  抵在菲利浦脖子上的切切丸突然向上抬,使他的下巴上揚:「咿!?」
  「再多說一個字,我就讓你沒有臉再說這樣的話。」穗香殺氣突然變重。
  剛剛都沒有任何殺氣的……
  嗯、欸?難、難道生氣了嗎?
  我想我得趕緊補充什麼。
  「總之,不管是誰,在貝莉學姐的情況下,都會不得已這麼做的。倒不如說,學姐還試著不顧自己立場警告我們,我想,是真的把我們當成同伴了吧?」我看向貝莉學姐,她看起來相當愧疚,但同時也不知所措的樣子。
  「所以,我也會把貝莉學姐當作同伴去幫助。只是……」我關閉〈全能〉,看著自己空空的兩手。
  「我們現在沒有什麼選擇。若是要幫助學姐,光是我的力量還不夠,我只是一介平民,沒有能力收留整個家族。」
  我看向穗香:「而天和國就政治立場而言,應該也無法收容帝國的流放者。」
  穗香回道:「立花家若是接收了帝國的流亡貴族,這種事情不可能隱瞞得了一輩子,最糟的情況甚至會演變成兩國的和平問題。」
  「但妳還是會選擇幫助貝莉學姐吧?」
  她輕輕地微笑:「就像席亞桑幫助過我那樣。」
  「哈哈,真是拿妳沒辦法……」我搔了搔頭,掙扎了一下後才開口:「其實我應該是能找得到人來收留。」
  不過是非不得已才要找他的,本來這條門路是還想要留久一點再使用的,看來現在就得用掉了。
  還是說這些也在那人的算計中?
  「欸?」貝莉學姐不禁驚呼了一下,她的眼中看來有了些希望。
  「是……打算找拿索大人幫忙嗎?」穗香問道。
  這樣想是合理的,畢竟我們與拿索家族關係密切,拿索家族又是加諾爾帝國的五大貴族之一,自然有辦法收留芬里斯家。即使是從勢力上來講,他們也是偏向一皇子的那邊,對於皇位沒有任何慾望、整天流連在外的一皇子,被歸在他的勢力底下,就等於是被打入冷宮。
  但……
  「不是喔,對侯爵有恩的是蘿絲,那與我無關,所以我是沒有什麼本錢去求他的。」
  或許對於其他貴族來說,他們會看在蘿絲的大恩大德上,寬大地接受我的請求,但拿索侯爵他是個怪人,就我對他的認識,他是那種只重視個人價值的人,你有多少“價值”,他就會如何對待你,而對於什麼價值都拿不出的我,他是不會聽我的請求的。
  「那麼?」穗香繼續詢問。
  「我說的是……
  原本要說出口的話,被一個聲音打斷。
  「是我喔。」所有人轉向旁邊,看入夜晚中黑暗的樹林裡。就在那邊的樹蔭下,站著一個身形瘦弱的人。這句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從陰影下難以看清他的面貌與服裝,因此沒人認得出來,不過從那細柔的聲音我已經知道是誰了。
  「亞當會長。」如同回應我的呼喚,亞當.卡佩,也就是從我入學以來數次來勸誘我的帝國學院學生會長,從暗影中走出。皎潔的月光照耀他的金髮與碧眼,如同閃耀的星輝,真是不禁讓人懷疑他是怎麼有辦法躲在黑暗中的。
  「會、會會會長大您……」驚嚇中的貝莉學姐不幸咬到舌頭。
  「會長大人。」穗香也略顯驚訝……他是怎麼做到連穗香都沒發現他的?
  「亞當.卡佩!?」菲利浦相當震驚,但仍不忘逞凶:「你、你你是打算做什麼!? 」
  「貴安啊,公主大人、范德堡閣下,還有芬里斯同學。」他朝著我們禮貌地一一微笑,唯獨缺少了對二皇子的問候。
  「喂!?你是在無視我嗎!?」菲利浦憤怒地表達抗議。
  亞當斜眼看了一下菲利浦,然後像沒事般問好:「晚上好,皇子殿下。」
  是我的錯覺還是他對菲利浦有些隨意。
  「喂、喂!你不救我嗎!?」穗香的切切丸還抵在菲利浦的脖子上。
  「那麼,我“湊巧”經過這附近,不經意間聽到了各位的對話,而我們家族目前正好也急需搜索、偵查人才,能請問芬里斯同學,整個芬里斯家族有多少人呢?」亞當會長直接向貝莉學姐搭話,彷彿旁邊那個氣急敗壞的皇子不存在一樣。
  「欸?二、二十……
  「那真是太好了!正好是卡佩家族所需要的數量呢!」明明貝莉學姐都還沒講完,亞當就瞬間回應了。
  「那麼麻煩請芬里斯同學,代我將這封雇傭信,轉交給芬里斯家族的家主,萬事拜託了。」亞當從衣領拿出已經封蠟完成的書信,然後拿給還在混亂中的貝莉學姐。
  「欸、欸?啊、好……」學姐還在試著理解現況。
  這傢伙竟然早就準備好信件了嗎……這是哪門子的湊巧?
  「喂、喂!?亞當.卡佩!你要是敢收留那家廢物,就是在跟皇室作對!」
  菲利浦二皇子語帶顫抖,大概是因為他的話並沒有什麼威懾力。不過他沒想到卡佩家族會與二皇子作對嗎?
  就我的推測,亞當會長應該也是與皇室的權力鬥爭有關的人,因此他是唯一能夠收留芬里斯家的人。
  被菲利浦要脅的亞當淡淡地向威脅者微笑:「皇子殿下,我並沒有收留哪一家的人,只不過是“雇傭”了一群地圖師而已。」
  然後他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繼續說:「別忘了現在您還是人質喔?」
  菲利浦滿臉脹紅、咬牙切齒,看起來下一秒就要爆炸,但什麼都沒說。
  「那麼,貝莉學姐。」我看向學姐:「妳已經脫離二皇子的掌握了,現在,他的生殺大權在我們……不,是在妳這。
  她毛絨的犬耳顫抖了一下。
  「妳要怎麼決定?」
  「喂、喂?你、你在說什麼啊!?喂!廢物!妳要是敢、敢動我,別以為皇室會放過妳!」菲利浦相當緊張。
  都這樣了,還是不肯面對現實嗎?
  「這是你能做的最好的求饒了嗎?」我站到菲利浦面前,被穗香的刀子抵著脖子、只能蹲伏著的他,這才稍微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
  對他而言,一切都已經死局了。
  菲利浦盯著我、嘴巴開開合合,幾秒後,他趴下、雙手撐著地面,然後看向貝莉學姐那。
  「我、我我知道了,是我錯了……我、我不該、我不該那樣利用妳!一直讓妳在迷宮裡當誘餌跟開路的,是我不對!從沒給過妳的報酬,我也會全部還妳!不!加倍還妳!所、所以!喂、喂、放過我吧!?」菲利浦總算露出了除了憤怒以外的表情。
  所以貝莉學姐這麼缺乏自信,都是這男人造成的嗎?家族一直侍奉著二皇子的派系,那麼學姐從小就是被當作奴隸在使喚的吧?
  貝莉學姐雙唇顫抖、眼神閃爍,對於她來說,這個曾經傷害過自己、造成自己陰影的男人,只要是他的一切,即使是決定他命運的權力,都快將她壓垮。
  「…………我不知道……」她的眼眶泛淚,只能看向地面:「我、我該怎麼辦……
  啪!
  「呀啊!?」亞當一手搭上學姐的肩膀,使她嚇了一跳,但同時也停止了發抖。
  亞當會長看著貝莉學姐:「芬里斯同學,我想范德堡閣下的話可能給了妳一些誤解,但沒關係,妳用不著決定他人的命運。妳只要告訴他,妳最想要的是什麼就好。」
  「我最想要的……
  嗯……或許我的問法錯了,亞當說的方式應該更好。
  「我想要……跟你們當朋友……」她看著穗香和我。
  「嗯,那就這麼決定了。」

 

待續

※※※※※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O_O
2021-07-24 20:20:50
傑出荷包蛋
O_<
2021-07-25 14:47:4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