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十四回《「霸道贅婿」、「熱與愛」、「擦槍走火」》2021/07/23

龍上哲哉 | 2021-07-24 00:24:41 | 巴幣 18 | 人氣 56


    書鋪內一位小個子書生般清秀俊俏的人,手持白扇皮膚白的透光,雙眼水汪水汪,散發出眾氣質,一直默默盯著阿然。
    阿然一邊看著書架上的書,一邊嘲諷道,「這言情小說名字真的一個比還讓人臉紅……」
    「寒花待放」、「空閨有人」、「霸道贅婿」、「熱與愛」、「擦槍走火」……
    阿然看著這些言情小說的內容不經臉紅,此時白衣書生靠了過來向他搭話。
    書生道:「小哥,也好這口?看來是同道中人。」
    阿然急忙放下小說說道:「我才沒有喜歡,這都是買給我師父的……」
    書生用手持的摺扇,拍了拍阿然的胸口道:「放心!我不會跟別人說的!」
    「都說不是了!小兄弟你誤會了……」阿然急忙解釋,樣子逗極了!
    書生作揖還未自我介紹:「小生,姓蘇,名霆晚,是一名作家。」
    阿然急忙作揖道:「蘇兄有禮了,小弟,姓青,名遠然,叫我阿然就好,我不是本地人,就是跟一個前輩出來歷練歷練而已,讓蘇兄見笑了。」
    蘇霆晚笑道:「小生也不是本地人!只是途經此地,來看看自己的書賣的好不好!」
    阿然驚訝道:「原來蘇兄,也有出書嗎?是哪一本啊?小弟給你捧場捧場。」
    蘇霆晚揮著摺扇道:「你已經很捧場了!一次打包了四十三本,我今天也算是遇到知音了。」
    「不!那些書真的不是我要看的……」阿然尷尬道。
    「等等……你說那些望月醉仙是你寫的?」阿然驚訝道。
    蘇霆晚用摺扇打在左手掌道:「是啊!我就是望月醉仙的作者。」
    「你看看作者是不是要草雨晚,就是我啊!草字頭、雨字頭、加一個晚字。」蘇霆晚笑道。
    「然兄弟,我不說這些!今日你與我相見恨晚!不如在此結緣,做拜把兄弟?」蘇霆晚道。
    「這……一時間難消化……」阿然摀著頭道。
    「阿然小兄弟如何?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你這個兄弟我交定了!」蘇霆晚叫道。
    「小聲點!這裡人多,你等等我們外面說,我去拿書,馬上走!」阿然雙手合十道。
    老闆終於將書全打包好了,四十三本書被分裝成四捆,一本書大概一百多頁,打包起來沒有想像的多。
    「客官您的書打包好了!這一本五十文,給你打折,全部二十兩。」老闆一邊推著算盤道。
    阿然現在的財力雄厚,二十兩對他來說,就是牙縫不痛不癢。
    「老闆給你!這邊一兩就給您的辛苦費了!老闆我下次來也給我打折啊!」阿然拿起捆好的書揮手道。
    「那是一定的!客官再來啊!」老闆開心揮手道。
    阿然提著書急忙來到門口,左顧右盼的尋找著蘇霆晚。
    「奇怪這人,怎麼不見了!」阿然道。
    突然一把摺扇打在阿然肩膀上,「阿然兄弟,這麼心急找東西,這是掉寶了啊!」
    「蘇兄,就別鬧了!咱到前面茶館我請你喝茶,好好聊聊。」阿然一手拿著四捆書一手指著茶館道。
    「也好!要不要幫你拿?看起來挺重的。」蘇霆晚道。
    「不用!這小意思一頭牛我都抬得起來。」阿然一臉跩的道。
    「那然兄,是天生神力囉!」蘇霆晚笑道。
    阿然摸了摸鼻子道:「也沒有!就是平時有在練武、修道。」
    「然兄也是修士嗎?」蘇霆晚道。
    「也不是什麼修士,就剛開始起步,連一品都沒有……」阿然道。
    兩人一路閒聊一邊來到茶館,挑了一處陰暗處坐下。
    「蘇兄!喝茶,這茶挺香的,要不要在叫些吃的?」阿然一邊幫蘇霆晚倒茶道。
    「然兄客氣了,不如來個糕餅什麼的,解解饞。」蘇霆晚說到甜點眼裡放光。
    「也好,都試試看吧!說不定真饞上了,還不扛一車回去……」阿然笑到。
    阿然向小二招手喊道:「小二!再來一壺茶,上一些您這招牌的糕點。」
    「好嘞!茶一壺、白花糕,客官稍等馬上來。」小二喊道。
    阿然從身上掏出一兩銀子丟給小二:「小二不用找了!」
    「謝謝客官!我去給您催一下!」小二開心的跑去廚房。
    蘇霆晚笑道:「然兄我看您今日花錢倒是不手軟,難不成撿到錢?」
    阿然一手摀著嘴輕聲道:「我跟你說~我今天賭擂台贏了不少錢!」
    蘇霆晚疑惑道:「賭擂台?聽起來還挺有趣,怎麼個賭法?」
    「早上!我那前輩和他師兄比武切磋,剛好下面的弟子有在開盤,我前輩那個賠率一賠五,我腦壓一低就全押了。」阿然笑道。
    蘇霆晚笑道:「看來是運氣好!真要我還不敢把自己全身家當押上去。」
    阿然揮手道:「沒有的事!我雖然一腦子熱,但是我對前輩是很有信心的,因為他真的很強。」
    「是嗎!那看來是發時機財,用前輩來撈一筆,呵呵!」蘇霆晚眼睛微笑道。
    「你這麼說……也沒錯啦!我也是有分前輩一些紅的。」阿然道。
    「客官您的茶、糕點,都在這了慢用!」小二上完茶和糕點後便離開了。
    此時蘇霆晚眼中泛光,看到那白花糕,很開心的吃起來,一口一口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有這麼好吃嗎?我試試!」阿然拿起一塊吃下。
    「這個也太甜了吧!」阿然急忙連喝幾杯茶。
    「然兄!這裡就不懂了!甜在心裡,多喝幾口茶就淡掉了,這才是人生~」蘇霆晚笑道。
    「這吃多了怕要糖尿病,不吃了……」阿然喝茶道。
    蘇霆晚拱手道:「既然然兄相讓,那剩下救我收拾了。」
    「沒想到!蘇兄好這口,不然等等走的時候包個幾份回去吃。」阿然道。
    蘇霆晚笑道:「那就不客氣了,讓然兄破財。」
    阿然伸手招來小二道:「小二,這糕給我包個五份,三份兩份裝。」
    阿然在從身上掏出二兩銀子給小二,「不用找了!」
    小二喊道:「好嘞!馬上來喔!」
    「我說蘇兄!你真要跟我結拜?」阿然摸摸下巴道。
    蘇霆晚一邊吃著糕一邊道:「嗚嗚!對嗚!」
    「你慢點吃,沒人跟你搶!」阿然嘴角抽道。
    「當然要跟你結拜啦!這種欣賞我的書又請我吃好吃的人要上哪找,等等就去結拜。」蘇霆晚喝茶道。
    「不你是想訛我吧……這麼容易就跟人結拜的嗎?」阿然拍腿道。
    蘇霆晚甩開扇子道:「然兄言重了,我是真心的!」
    「也好,你做小的啊!」阿然喝茶道。
    「我無所謂,你看起來年紀也比我大一些的感覺。」蘇霆晚笑道。
    「客官您的糕。」小二將東西放在桌上就離開。
    「走吧!去哪結拜?」阿然拿起糕道。
    「不如去我家?」蘇霆晚收扇道。
    阿然撓了撓頭道:「也行!帶路吧……」
    兩人吃飽喝足,一路前往蘇霆晚家中,不知走了多久,一路出了城鎮來到,山間小路中。
    「我越來越覺得怪怪的,蘇兄你不是本地人你不住城裡客棧,你住這荒郊野外的……」阿然面有難色的。
    「快到了!我記住在親戚家,親戚不住鎮裡,等等會有人來接我們。」蘇霆晚一邊扇著風一邊道。
    突然遠方三輛馬車出現,上面一個個凶神惡煞的,停在了兩人面前,最前頭的一人身上背了把刀,走向兩人。
    「來了!」蘇霆晚道。
    阿然一臉茫然:「什麼來了?你說前面這群凶神惡煞的是你親戚?」
    「對的,委屈一下然兄了。」蘇霆晚看像阿然道。
    「蛤!?」阿然一臉茫然。
    忽然眼前背著刀的人消失不見,下一面便來到阿然身後,阿然措手不及只覺眼前一黑。
    「別劫財……」阿然眼前一暗道。
    「滅叔,這個人別傷著了!他身上有跟我們一樣的氣息,雖然很弱!先帶回去吧。」蘇霆晚看著背刀道。
    「是!小姐。」滅回道。
    阿然被滅五花大綁一人抬上第一台馬車,失去意識的阿然仍死死的抱緊自己錢袋。
    蘇霆晚笑道:「這小子,到底是多愛錢。」
    一行人漸漸駛入山中,不久便來到了山寨「赤冥寨」,一座建立在山崖旁的寨子,看起來可以容納幾萬人不是問題,隱蔽於深山內。
    「把他抬到我房間去吧!輕一點,別打他身上錢的主意,讓我知道砍了你手。」蘇霆晚叫道。
    一旁下人喊道:「是!」
    「這小子是什麼人,小姐這麼看中他?」下人一邊搬著暈睡的阿然一邊道。
    「小姐,要和老爺說嗎?」滅恭敬的道。
    「先不用!讓我來試試他。」蘇霆晚道。
    蘇霆晚慢步走向自己房間,一臉高興的雀躍,此時的阿然還不知自己已經入了虎穴。
    蘇霆晚開門道,「這小子!身上那熟悉的氣息,好像在哪遇過。」
    蘇霆晚摸著下巴道:「這人身上也沒有什麼魔族的特徵,怎麼就有魔族的氣息。」
    「不如這樣好了,我來整整他,看看他這人心性如何?」蘇霆晚開心道。
    蘇霆晚找來繩子、野莓醬,順便在把身上衣服弄髒一些,營造出戰鬥過的痕跡,一切準備就緒,他就躺在阿然旁邊,靜待阿然醒來。
    


         各位道友好,謝謝大家的支持,也希望大家在閱讀完後,能夠給哲某一些評論,好讓我做一些改進,《道心不死,涅槃再生。》我們下回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