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輪椅學姊想找到無出其右的存在意義》-27紬的變裝秀(讀者調查

Nobody班導 | 2021-07-24 00:00:04 | 巴幣 160 | 人氣 244

連載中《戀人未滿篇》
資料夾簡介
講述熱愛跑步的少年和行動不便的少女在醫院中偶然相遇,之後在學校和更多朋友所一起發生的青春故事。 希望這篇故事可以讓你/妳感受到其中的溫柔。 縮圖已經過原繪師同意

27
紬的變裝秀


  「今天除了被你說胖之外都很開心!謝謝你。」


  「不用客氣!除了被前輩塞了口鹹海水之外我也很開心!」
  「前輩看到海後,有成功得到靈感嗎?」


  「有喔!不過還是很想看看大大的海浪呢!」


  「那約好下禮拜再去吧!」
  「我查到的資料說下禮拜會是浪最大的時候。」


  「嗯,那就這麼約好囉,時間不早了,晚安~」


  「好,前輩也晚安~」


  闔上手機後,步臉上的傻笑仍然遲遲無法消散,他躺在床上回想著今天,以及前幾天,和紬一起相處的日子,真的是非常美好的時光。


  想著想著,他臉上的嘴角就像被人用刀子劃開一樣,笑得越來越開心。


  突然間,步很想要試試看唸紬的名字就好,於是他開始動起嘴。


  「前輩……咳咳!ㄔ、ㄔ……ㄔㄡ……紬前輩……紬,紬!唔哇啊啊──超難為情的!」


  唸出紬名字的他頓時全身感到一陣騷動,而且心跳又快了許多,雙腿還不停踢著空氣,使他不得不拿枕頭壓住自己的臉,藉此壓抑住自己亢奮的情緒。


  「我看,還是慢慢從紬前輩開始習慣吧。」


  這時,他又突發奇想,如果紬也叫了自己的名字,而非誠貴同學呢?


  步闔上雙眼,在一片黑暗的眼前塑造出心目中的紬的形象,對方側身著閱讀書本,隨後注意到步後,便抬頭面向他,露出比朝晨盛開的花朵還要美麗動人的開朗笑容。


  粉嫩的嘴唇緩緩張合著,唸出步的名字。


  ──步……


  ──步……(A.yu.mi~)


  「嘻嘻嘻……真是的……光是幻想殺傷力就這麼強耶……」


  「什麼事情笑得這麼爽啊?」


  猛然睜眼的步,瞧見步人笑得猥瑣的臉與自己距離幾公分之差而已,讓他驚得大叫,向對方甩枕頭。


  「唔欸欸欸欸欸欸──喂!老爸!進來出點聲音啊!」


  「平常diy的時候你都會關門,我想說你沒關門就代表可以自由進出嘛。」


  「呃……」


  步盤腿坐在床上,而步人坐到床邊,雙手往後一撐,問:「所以……你喜歡那個女生了?最近很常約出去玩的那位?」


  「……馬馬虎虎吧?」


  步人敲了步的頭一下講:「什麼馬馬虎虎啊?喜歡就喜歡了啊?想當渣男?你老爹我可是最討厭渣男囉。」


  「不是啦……好啦……喜歡了。」


  「哦哦哦!那也該讓我看看她長什麼樣子了吧?拜託啦!不會跟我同事炫耀的,你就用你手機開相片給我看就好!好不好好不好?」步人雙手合十地向自己兒子苦苦哀求。


  「嗯──不可以!我說過我要給老爸驚喜嘛!驚喜要留到最後!」


  「嘿──那到底是什麼時候啊?」


  「啊……」


  這個問題問得步臉色呆愣住,並在內心也反問著自己這個問題。


  ──對啊……什麼時候呢?


  「那至少至少……告訴我名字吧?」


  「……好啦,她叫紬,七瀨紬。」


  步人一看到紬的全名,他的臉就瞬間僵掉了。


  「……」


  「怎麼了?」


  步在步人面前揮揮手問著,步人這才回過神來,然後笑著說:「沒事沒事,只是想起了我以前某個老同學,居然同姓呢!」


  「這麼巧哦……」


  「嗯,好啦,不煩你了,早點休息吧!」步人拍拍大腿後起身,離開了房間。


  「怪怪的欸……老爸。不管了,得趁我忘記之前紀錄一下才行!」


  步從床上跳起來,從抽屜拿出一本特別為了記錄「某件事」而買的綠色筆記本。原本只是薄薄的一本,現在卻變得皺皺又厚厚的了


  一翻開,上頭就有許多密密麻麻的字,主要是因為步的字寫得挺瞭草的關係,還有到處黏貼著小紙條。


  但這些內容都是關於每次出遊的紀錄、紬的喜歡和討厭的東西。當中還黏貼著他從網路上列印下來,有關於輪椅人士與創傷的各種資訊,例如輪椅人士怎麼減肥、輪椅人士的心理狀態、PTSD的症狀與處理……


  「今天教導小朋友狀態一開始不佳,但好在後面有好轉起來,前輩開始可以接觸小朋友了。之後前往湘南海岸看了海,前輩很喜歡海浪的樣子,還突然學會捉弄人,又對著我頭貼頭,據說在她的家鄉是感恩與信任的意思,大大的一步!」


  步停筆至此,想了又想後,最後補上一句因為不敢當面和本人說,所以只好寫在這當作發洩的話,寫著寫著,他彎成微笑的嘴還跟著朗讀出來。


  「紬,我喜歡妳。」


  「……啊啊啊啊啊──果然還是要加前輩比較不會怪!」


  自得其樂完後,步往後翻,來到最後頁,這裡寫著是「尚未解決的問題」,唯獨「該如何讓紬主動開口講過去的事情?」和「讓紬和同輩朋友出去玩」之外,其他都達成了。


  「嗯……前輩當初一看到那棟樓就不舒服吧?會不會……前輩當時也在那場火災裡?」


  步靠在椅背上仰天思考,將思緒帶回將近十年前的那場火災,面色不禁沉重了起來。


  「那場火災……是老爸救了我……但也害了老爸。」


  對於那場火災,步的了解只知道因為頑皮偷跑出去,然而自己受困在當時的百貨大樓裡,運氣很好的被步人救出來了。


  可是從那天過後,步人就患有了PTSD,步是直到國中才了解這個詞,也知道消防員多多少少都會患有這種創傷症候群。可是到底那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步人都沒和自己甚至是奶奶說。


  步搖搖頭,覺得自己想遠了,重新把注意力放回紬身上。


  「不如來問問伊凡娜小姐好了……但這可不能被前輩知道啊。」


  傳好詳細的簡訊送出後,步就關掉手機,然後再次靠著椅背伸著懶腰。


  「嗯?」


  步的目光放到了書桌上的全家福,是自己小時候的樣子,跟步人還有奶奶的合照,因此萌生出了一個好點子。


  他立馬拿起手機撥號,心急地跺腳等著電話接通。


  一接通後,對方都還沒發聲,步就開啟他的大嗓門喊著:「茜音!妳明天放學有空嗎?」


※     ※     ※


  「煩死人了……這種事情麻煩你早點說好不好啊?虧我都準備好和近藤前輩的週一地獄特訓了。」茜音當著紬的面揍著步的肚子,三人就站在一間照相館前,而這間照相館同時也是茜音的家。


  「抱歉抱歉……當時突然想到了嘛!」


  「那個,天野同學,真是不好意思……」


  面對紬的時候茜音露出截然不同的和平神情,說:「啊,不要緊的,我知道錯的人都是笨步,前輩估計也是強行被他約出來的吧?嘿!嘿!」語畢,她又揍了步的肚子兩拳。


  「好啦,進來吧。」


  三人進到照相館裡頭,前廊緊接著就是櫃台了,一名身材微胖的阿姨站在櫃台忙著事,看到三人後便露出和藹的笑容走近。


  「唉呀唉呀!真難得,小茜居然會帶朋友回來!小步,你好呀!那這位小美女是?」


  面對天野媽媽的和藹詢問,紬本打算開始自我介紹,卻被茜音給打斷。


  「老太婆!別在別人面前這麼叫我啊!」


  結果這一話瞬間惹怒天野媽媽,她直接一拳K向茜音的頭頂,氣得飆罵:「臭丫頭!誰準妳在別人面前跟自己老媽大小聲的!」


  「啊啊……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呢。」紬一邊想著一邊看向步,對方的笑臉彷彿無形表示「自己早就知道且習慣了,不用阻止她們母女倆吵架」。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吶~我家孩子嘴巴臭了一點,還請妳多多見諒哦。」天野媽媽不好意思地苦笑道歉之餘,還在用著鎖脖技對付著自己親生女兒,讓紬開了眼界。


  「沒、沒關係的……我叫做七瀨紬,請多多指教……」


  茜音好不容易掙脫後,正好從後方的工作室走出一名八字鬍叔叔,也就是天野爸爸。


  「茜音,回來啦?步跟這位……叫做紬的孩子就是妳說的客人嗎?」


  「欸笨步,需不需要衣服?」


  「衣服嘛……」


  就當步還在思考時,天野媽媽插嘴,欣喜地合掌說:「哎呀!我想到有一件新進貨的洋裝!應該很適合小紬哦!我這就去拿!」


  「別擅自主張啊老太婆!」茜音對著已經跑上樓的媽媽喊,然後又對兩人說:「那你們先進去吧,我爸會負責拍照。」


  「謝啦!」


  「那麼請跟我來吧。」天野爸爸笑著引領兩人走近拍攝室。


  這裡寬敞到讓人驚訝,有許許多多偶爾會在電視看到,卻都叫不出正確名字的攝影棚器材,而另外一邊則是擺弄著18世紀古典家具的小型背景。


  紬拉拉步的衣服,示意他把頭低下來,打算講悄悄話了。


  「誠貴同學,真的好嗎?明天就期中考了呢……」


  「沒關係啦!前輩上次不是很想來照相館拍照嗎?茜音家的品質也很好哦!再說前輩很聰明的,期中考什麼的沒問題啦!」


  「不……期中考的部分我擔心的其實是你呀……」


  之後天野媽媽帶著許多衣服來了,有中國旗袍、維多利亞女僕裝、護士服、辣妹清涼服,還有某個動畫中的亞瑟王騎士服。


  當然最吸引大家注目的還是那件赫本風純白洋裝,前後都是方領的設計,優雅復古的公主泡泡袖與大裙襬,給簡單配色的洋裝帶來別緻浪漫感。


  紬看得相當入迷,眼睛都發亮了,好像真的很想要穿穿看的樣子。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就是紬的各種變裝秀,雖然坐在輪椅上的關係讓換衣服的部分、換姿勢比較花時間,但天野夫妻都很有耐心的服務紬,完全沒有讓紬受到任何一點被催的感覺。


  只是由於天野夫妻的各種幫助拍攝的「熱情要求」,會讓紬感到有些害羞而已。


  「小紬!試試看一種坐在輪椅上的頑皮護士的感覺!」


  「好……好!」


  「紬!穿著旗袍時能不能擺出翹腳的姿勢呢?這樣大腿側邊會拍得更性感的唷!」


  「這、這樣嗎?」


  「小紬!女僕的服侍感要出來!搭配說話會更容易揣摩!說說看『主人,現在為您泡茶』!」


  「主、主人……現在為您泡茶!」


  「紬!想像自己是奧黛莉赫本在拍羅馬假期的時候!坐在咖啡廳外的椅子看書喝咖啡的文靜模樣!」


  步和茜音坐在椅子上,身體姿勢呈現同樣的翹腳吃蘋果,兩眼直盯紬打量著。


  「啊啊……會長不管怎樣都太好看了所以老爸都拍瘋了呢,啊,老媽也拿了一台相機加入了。」茜音說。


  「茜音,妳覺得哪件比較好看?」


  「問我幹嗎?喜歡會長的又不是我。」


  「……難道說,很明顯的嗎?」


  「明顯到就像是在交通繁忙的十字路口上裸體一樣明顯。」


  「這什麼比喻啊……不過我是覺得,旗袍側邊大腿的地方超好看的……還有護士服!還有女僕裝!最後的洋裝也是!」


  茜音本打算趁這個勢頭跟步講說直樹,跟最近流言蜚語的事情,但是意識到對方一直以來的性格,她覺得要是說出來的話……


  茜音偷偷瞄向面露發自內心替紬感到開心的笑容的步,用極細微的音量自言自語:「……肯定會放手的吧?」


  「妳說啥?」


  「我說你看會長的眼神超像變態的。」


To be continued


  各位好,這裡是班導

  以上就是本回內容,不知道各位覺得如何?

  文中步紀錄和紬相處所得知的各種情報,和會蒐集輪椅人士與ptsd相關資訊的行為,其實取材自我自己xd我之前為了想要追個女生,特地去接觸自己從沒接觸過的音樂、樂團、打鼓……結果就是,還是單身囉ww

  不過我會這樣描述是希望將步這個角色的立體度更加顯現出來,希望有達到效果就是了w

  然而茜音最後的掙扎,說真的也是情有可原,本故事中除了奶奶跟老爸,茜音應該是與步相處最長時間的角色了,從國小就開始認識。

  從23章最後茜音對步的看法,可以得知茜音口口聲聲說討厭步,但應該是希望步得到幸福的,但卻因為步的某...

  再說下去要雷了ww

  以上!敬請期待後續!

文中的赫本洋裝是取自這件


讀者調查,已經做過的可以不用再填了w感謝!


希望各位能踴躍回答(土下座


我:齁唷......很煩內qwq

創作回應

藍淚
終於追回進度了wwww 是cosplay 照相館嗎www,班導該來再寫一個楓之谷的同人啦.w.
2021-07-24 16:11:04
Nobody班導
我週日早上剛起床其實還蠻有想法的,但現在熱情退了些WW還好是有趕緊做個記錄WW
2021-07-26 01:14:45
帝王企鵝
學姐不甘當幻想殺手,終於連現實殺手都做了嗎
七賴家與誠貴家果然有關係呢,但沒想到卻這麼的有關係,命運這次盡然沒偷懶,工作的挺認真的呢
2021-07-24 18:27:50
Nobody班導
命運在我這裡加班加到快過勞了XDDD
2021-07-26 01:15:15
艾德華尤里
文中「……肯定會放手的吧?」作者後記「茜音最後的掙扎」看到這兩句總是會想起有人抱著「誠哥」的頭阿XD
怕步突然被柴刀XD
2021-07-26 04:10:21
Nobody班導
一堆點點訊息滑下來







....(怕
www
2021-07-28 01:25:3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用鎖脖技對付自己的親生女兒ww這...不愧是一家人,十分特別的相處模式w

在交通繁忙的十字路口上裸體,這樣的比喻也太糟糕了但很貼切w
換上各式各樣好看的衣服對紬來說也是難忘的回憶吧,還有茜音的父母真是熱情~(ˊ//v//ˋ)
2021-07-27 21:42:54
Nobody班導
遺傳啊ww一切都是遺傳www

非常詭異又異常貼切的形容法xddd我正在嘗試把這種形容法當作是本作的笑點之一ww

真的真的,大多數輪椅人士因為身體受限而無法換上漂亮的衣服,紬相比之下已經特別幸運了qwq
2021-07-28 01:28:57
河合艾梅莉
步想唸紬的發音的話應該是tsu、tsumugi吧w突然注音出戲害我笑到岔氣

果然老爸認識啊,怕怕的

步的那些輪椅人的紀錄應該是班導自己的寫作筆記吧w(啊後面後記自己寫了xd

被茜音暴打兩拳的步怎麼像個沒事人一樣,看來是有練過呢

頑皮護士坐輪椅的畫面感覺還挺奇特的(笑

女僕學姐我覺得可以,旗袍也美賣,赫本洋裝好喔(不看圖我還真不知道是啥感謝參考圖

裸體十字路口也不錯(欸
2021-07-27 21:52:35
Nobody班導
欸對耶.....名字那邊應該用羅馬拼音才對!我怎麼沒想到要更改www

直接突破第四面牆w作者送給角色筆記owo

步的肌肉可是很堅實的(紬0///0:hshs

女僕學姊未來還有機會登場的owo!!!
2021-07-28 01:31:5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