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51、引爆

湛君 | 2021-07-23 22:04:30 | 巴幣 4 | 人氣 89

完結奪嫡之亂
資料夾簡介
剛成為穿越者的凡希亞幸運的成為了貴族少爺,只是短短幾個月過去,他卻變成了罪犯……
最新進度 總結兼檢討

  看見星月街上的人潮時,維爾莉與蒂妮莎一直繃著的神經徹底放鬆下來。

  相比起姊妹倆的鬆懈,凡希亞那異樣的不安感卻是越來越重,就算途中趁機把囚服換了,依舊沉甸甸的壓著他。

  但終究是成功抵達星月街了。

  鑽入人群中,凡希亞開口道:「等等妳們從星街往裡走,能在中段的部分看見幸福與愛天堂的招牌,妳們就在那等我。」

  星月街整體是由一大一小兩條街組成,如星星襯托月亮,大的被稱為月街,附屬的小街則稱星街。

  維爾莉皺眉,問道:「那你呢?」

  「我會找個地方躲一下,確定擺脫了追捕就去找妳們。」

  「不行。」開口拒絕的是蒂妮莎,她看著凡希亞道:「你才是目標,你不去就沒任何意義了。」

  「我知道,我只是……」

  「要不一起去,要不你自己去。」蒂妮莎語氣不容拒絕。

  「但……」凡希亞張了張嘴,他知道比起總是有許多想法的維爾莉,蒂妮莎很少發表自己的意見,可她一旦下了決定,就很難讓她改變想法。

  「蒂妮莎說的對。」維爾莉附和一聲,接著道:「我想到一個辦法了。」

  「什麼辦法?」

  一道聲音突然從三人背後傳來。

  三人連忙轉身,凡希亞才看見那張帶著自己從牢裡走出來的臉,與其視線對上,大腦便一陣劇痛,五感全部喪失。

  在那瞬間,凡希亞甚至能感覺到自己因為大腦的保護機制暈了過去,卻又因為無法忍受的撕裂感醒來。

  「啊!」

  凡希亞痛苦地大喊,頓時吸引了街上人們的目光,兩個女孩都顧不上突然出現的種子,趕緊攙扶起倒地的凡希亞。

  「凡希亞!你怎麼了!」

  「表哥!」

  眼看精神種子成功引爆,種子緩緩退入人群中。對於非天命者的普通人來說,精神種子引爆後便只有死亡,不像天命者的承受力較高,爆了未必會死,需要他額外補刀。

  「沒,沒事……」

  「!!!」

  種子猛地扭頭,目光對上正艱難地抬起頭的凡希亞。

  凡希亞五官流著鮮血,看上去極其嚇人,他死死瞪著種子,口中似乎在念著什麼。

  沒想到凡希亞沒有當場死亡,種子也不可能去賭對方後面撐不住,再度上前就要觸碰凡希亞——他的精神種子的植入條件是觸碰,一次一枚,無法同時植入多枚,引爆方法則是雙方視線必須對上。

  只是種子才推開圍觀的人群,就見凡希亞身邊那哭成淚人兒的短髮女孩抬手指向他,高聲喊道:「殺了那天命者,100金凡,達雷奇家領賞!」

  話說完,另一邊的蒂妮莎從身上取出一枚鑄造精美的徽章高舉起來。

  看見徽章,種子眉頭一皺,那徽章是貴族用來表明身分的,上頭刻著其代表家族的紋章,雖說不能完全取信,但這無疑增加了她們話語的可信度!

  四周圍觀的人議論紛紛,還不約而同地退開,看似無人想蹚渾水,種子卻能敏銳的察覺到已有數道不懷好意的目光盯上了自己。

  「奉命追捕逃犯,干涉者一律視為同夥!」種子同樣喊道。

  維爾莉口中喊出的達雷奇家既是幫助也是阻礙,達雷奇家的少爺再過幾日就要被處決的消息早已傳遍全城,只要那些目光不是真的缺錢缺瘋了,那麼他就不用擔心受到阻礙。

  果不其然,話喊出後目光便接連消失,種子心裡一定,直接邁步上前。

  「真的拿得到100金凡嗎?」

  眾人轉頭望去,一名身材高大的熊族獸人摟著兩個女人走了出來,一對看上略顯混濁的眼眸正掃視著他們。

  種子一見對方模樣,頓時亡魂喪膽,直接轉頭就跑,竟是不顧任務了。

  看見種子的反應,維爾莉面露驚喜,當即喊道:「當然!」

  「妳可別騙人啊小姑娘。」熊族獸人笑著露出牙齒,放開身邊的女人就要動手。

  「啪嚓!」

  在熊族獸人一腳踏出的瞬間,一道雷憑空而現,炸在其腳前。

  「我們城裡的事,你一個外來的就別攪和了吧。」一道如雷聲般低沉的聲音響起。

  熊族獸人看著地面上那冒著煙的小坑,一腳踏了上去,抬起頭望著四周,惡狠狠地道:「老子沒錢。」

  「摧城級值我給個面子,往後一個月你在星月街的花費一律不用錢。」

  「你誰啊?你說得算?」熊族獸人嗤之以鼻。

  「我是誰不重要,不過這大小兩條街都得聽我的。」

  聽那不知何來的聲音這麼說,熊族獸人瞇起了眼,沉默了兩秒後點頭道:「那你可做好大失血的準備。」

  熊族獸人拍一下身邊女人的屁股,轉身回去店內,那神祕的聲音也不再出現。

  但這短短的對話卻讓在場所有人都意識到一件事,王都的摧城級強者不只兩位大騎士與大將軍。

  星月街也有一位!

  這或許解釋了為何星月街如此特殊!

  眾人還在驚訝,凡希亞卻沒心思關注這麼多了,不如說他此時根本感知不到這些,只覺得全身上下沉重無比,染血的視線模糊不清,意識逐漸消散,全靠著一個念頭強撐著。

  他一直努力地試著開口說話。

  「不要說話,撐著。」維爾莉把凡希亞的手臂放在自己的肩上,用身體的力量撐起他。

  「我們知道路。」另一邊蒂妮莎也是如此,兩人無視眾人的目光,堅定的往目的地前進。

  熊族獸人沒有出手,但認出他身分的種子卻是被他嚇走,其餘旁觀者則摸不清那道聲音主人的心思,似乎不讓熊族獸人出手也代表著他們這些無關人等亦不准出手。

  三人每前進一步,圍觀的人群便讓開一點,而不知是否有意無意,後續收到消息追上來的士兵總是被人群阻擋在外。

  當人群散去後,三人已不見蹤影。

  ……

  「你說你引爆了種子,但凡希亞沒死?」

  「如果他不是天命者……」

  「他不是,這點我可以確定。」

  波萊卡打斷種子的話,凡希亞生日後他們曾短暫聚過一次,當時他特意給凡希亞做過檢測,確實沒有覺醒。

  稍微一頓,波萊卡繼續道:「所以你在還沒確定他死亡的情況下逃走了?」

  「這……」種子嘆一口氣,無奈道:「對。」

  波萊卡沉默許久,擺擺手道:「就這樣吧。」

  他知道種子撞上了摧城級,不逃就會死,所以沒有怪他。

  只是看著眼前幾位傷痕累累的天命者,他還是忍不住嘆氣。

  明明一切都計畫好了,讓種子裝作達雷奇子爵的手下去幫助凡希亞逃獄,而他只需要在出口堵著凡希亞就行,接著讓種子做出虛假的供詞,徹底摧毀達雷奇家。

  不光如此,他也預想了凡希亞真的僥倖逃出去的可能,因此做了三重保險,第一重便是種子的天命能力,種子的精神種子植入對方後,便能隱約感知到對方的位置。

  感知只是天命能力附帶的,有極大誤差,因此多了第二重保險,動過手腳的斗篷,能讓他們精準的確定凡希亞的位置。

  不精準卻無法擺脫的精神種子與精準卻容易被發現的斗篷算是一個互補。

  至於最後的第三重保險,則是引爆精神種子直接殺了凡希亞,但這是波萊卡最不想動用的保險。因為一旦動用了,就表示情況難以控制,可能無法成功把人抓回來了。

  而為了給迦比王國一個交代,凡希亞死在行刑台上是所有人的共識。

  然而事情發展至此,精神種子引爆了,換來的卻是凡希亞或許不會死這種堪稱天方夜譚的結果。

  不過精神種子引爆了,波萊卡仍是偏向於凡希亞必死的結果,這世界有很多奇蹟,但他不覺得這位朋友能在這個晚上出現那麼多奇蹟。

  波萊卡看向一旁的騎士:「那個破命級天命者的身分查到了嗎?」

  騎士說還在調查,中年男人的聲音則從遠處傳來:「查到了,是達雷奇子爵的貼身女僕。」

  波萊卡眼睛一亮,又聽中年男人道:「達雷奇子爵表示這全是貼身女僕擅作主張的行動,他已經在大王子的陪同下去向國王請罪了。」

  「這怎麼可能!」波萊卡憤怒。

  不算上那個意外出現的摧城級,這位貼身女僕就是他們這次所遇見最強大的敵人,居然說這種戰力不是達雷奇子爵親自安排的?!

  「我們也知道那貼身女僕肯定有得到他的授意。」中年男人頓了一下,繼續道:「但他表示負全責,自願為此削去貴族身分,國王沒有針對這事做出回應,不過下了命令,封城搜索逃犯至年底。」

  波萊卡沉默良久,緩緩地看過身邊所有人,低聲笑道:「白忙一場,父王只是快病死了,腦子還很清楚啊。」

  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明白波萊卡為何這麼說,中年男人則道:「就這樣吧,接下來我們不能插手了。」




 前陣子大半夜睡到一半突然想到金桔檸檬,硬生生把自己給酸醒。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