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夏夜狐狸畫》貳繪 青蚨 -2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7-23 22:00:02 | 巴幣 18 | 人氣 78


夜又深幾許,該沉眠的終歸平靜,將胡萱安置到適當的房間後,和喜久又返回到堂內。打開日式拉門,讓庭院和內堂除卻了隔閡,斟了杯酒,獨賞涼風星月。倀鬼由陰影處走來,比鄰而坐。
「孩子們,都睡了?」
「是的。」
「陪我喝一杯吧,倀鬼。」
「好的,喜久老爺子。」


由於和沐凡的父親是一名旅遊作家,因而一年內往往待在家的時間甚至不到三個月。雖然自稱為暢銷作家,但其實只有微薄的稿費可供賺取,說是窮酸作家或許更貼切一點。
母親本來是知名的偶像歌手,卻因為閃電結婚而急流勇退,當時似乎還掀起了媒體上一陣轟動。但現在只是跟窮酸老公一起旅遊,以尋找創作題材的閒人而已。
因而自小時候開始,三餐都是由奶奶照料的,但今天奶奶因故要造訪故人而外出。
所以三餐自理。

到了教室內的和沐凡,拿出袋子裡剛買的三明治和奶茶一面吃著,一面聽著附近座位的同學在聊八卦。夏七七一放下書包,便跑到籃球社去晨練了。胡萱則坐在位置上,拿出課本自習著。
「最近我家開的超商,錢常發生短少的怪現象。」
「是喔,我媽去菜市場買菜的時候,也聽到那些攤販在抱怨,錢莫名其妙的變少了。」
李衛跟田偉文坐在書桌上閒聊著,後座的和沐凡則有一句沒一句的聆聽著。
「真奇怪。」
「還有一件怪事呢!你知道五班的簡呈倫嗎?」
「『黑輪』對吧?」
「對,他的綽號就是黑輪。聽說他被同班的霸凌跟勒索,因付不出錢,放學後常被拖到廁所圍毆,打成黑眼圈,所以才叫黑輪。」
「關廁所,五班的班導跟訓導主任都不管喔?」
「拜託,勒索黑輪的可是流氓喔。而且聽說哪一群人裡面還有老爸在幹家長會幹部的。學校方面根本不敢制止,要不然捐款可是會減少的。誰敢負這個責任啊,弄不好可是會丟了飯碗的。」
「還真慘啊。」
「但最近黑輪卻好像變得很有錢,每次勒索都有收獲。」
「該不會是偷父母的錢吧?」
「誰曉得,聽說黑輪的爸媽都是基層的公務員。家裡也沒那麼多錢可偷吧?」
「喂,阿沐,你覺得呢?」田偉文忽然轉過身來問。
面臨突如其來的問題,和沐凡搔搔頭,用慵懶的眼神漫不經心的回答。「或許,中樂透了吧……或者是撿到了『聚寶盆』……」
「哈,這年頭哪有什麼聚寶盆可撿啊?你說撿到『死亡筆記本』我還比較相信咧。」
有『萬事通』稱號的李衛毫不留情地吐槽著。

不久,隨著早自習的時間逼近,教室內的人漸漸擁擠。有下棋的,有玩牌的,當然還有低著頭看小說跟漫畫的。暑期輔導的第一天自然是這般情景,但即使不是暑期輔導似乎也相去無多。

升旗典禮後,又回到了教室內坐著。
和沐凡拿出素描用的小筆記本,設計著漫畫裡的新人物或道具,但充其量是類似塗鴉的簡單描繪。
「喂,剛才在升旗台上校長介紹的那些新實習老師,不知道是誰會過來我們班喔?」
「假如是最後那個姓陳的正妹老師就好啦。」
「不是聽說導師也換人了嗎?也是個新人的樣子。」
「但剛才升旗的時候,沒介紹耶。」
「該不會是第一天上班就遲到了吧?」
課堂上,此起彼落的喧鬧著。坐在後座的安怡潔用筆尖輕輕刺向和沐凡後背。
「幹嘛?」和沐凡仍是一臉慵懶。
「你在畫什麼啊?」
這個窺探慾十足的好奇寶寶,是二年三班的萬年班長。不但臉蛋可愛,各科成績都名列前茅,待人也蠻和善的。大概就是每個班都會有的,一兩個這種乍看之下很完美的人吧!
「嗯……」和沐凡像當機似的,停頓片刻後回答:「我的夢想。」
安怡潔將身子往前伸長,偷看著素描本上的圖案。
「右手上拿著本書,左手比出劍指,旁邊還跑出了火焰,你想當魔術師啊?」
「不,梧桐是擁有將書本上塗鴉具現化召喚的通靈人。」
「梧桐是誰?」
「我漫畫的主角。」

坐在教室前端低頭看書自習的胡萱,隔壁則坐著正畫著籃球戰術圖的夏七七。
「戰術A,採區域聯防守住禁區,然後再……這樣應該能克制住淳熙高中的那群傢伙,這次稱霸區大賽的一定是我們。」熱血沸騰的夏七七眼角突然閃耀出十字光芒。「不,是我。哈……」

以讀書掩飾的胡萱,卻藏不住心裡萬分惶恐,自升旗典禮回來後,她便心不在焉。因為她在升旗台上看到了以新實習老師之名混進校園的兩個熟悉的人,或者該說是—狐狸。
「穆澤跟魏晴混進這所學校來了,難道已經發現了我的身分了嗎?不、不會的,可是萬一……」
坐在走廊窗台旁的同學,將半身探出窗外,把風般尋找著往教室靠近的身影。
「哇,老師來了。」
一聲示警,三班的同學們慌張地收起不該出現在課堂上的東西,裝出一副認真的模樣虛與委蛇。
隨著跫音逐步逼近,胡萱的心跳聲同樣越跳越快,彷彿與腳步聲合拍似的激烈奏響。

倏然,一襲挺拔身影紮著馬尾,穿著一身時尚的潮男行頭,左手抱著書,右手耍著一支愛的小手輕步走入教室。推開稍有縫隙的門而迎頭掉落的板擦,被愛的小手轟了支外野全壘打,撞上教室後方的佈告欄。講桌上擺的電筆也被愛的小手如挑球般盪向半空,然後半個迴身抽手將筆碰撞上牆壁,彈至垃圾桶裡。面對黑板的背影轉過身來時,黑板上已多了一個用粉筆工整書寫的名字。
「各位同學大家好,我就是你們的新導師—景曼。」
隨風飄揚的瀏海盡情飛舞,襯托著俊秀瀟灑的臉龐,仿若偶像劇中的花美男迎面出現。
「這歡迎新老師的技倆,未免太老套了些吧。」

瞧見來者非是穆澤或魏晴時,胡萱不禁暗自鬆了口氣。但隨即教室內卻竄出了鬧哄哄的提問,讓胡萱有些受驚。不外乎是些問新老師隱私跟閒扯哈啦的問題,這是新學期必經的洗禮。
「老師,你好帥喔!有沒有女朋友啊?」
「星座是什麼?」
「第一天不是該自我介紹嗎?」
「我就說放板擦跟電筆,行不通的啦。」
「別上課,來聊天嘛。」
三班同學們,展現著對新進導師的高度熱情。這是年輕的新老師才有的專屬特權,或許是覺得年紀相近,年輕老師總是容易得到同學的青徠和信任。

「導師,你今天遲到了吧?所以才沒上升旗台。」
景曼用撫著脖子微歪著頭,表示無奈:「沒辦法,我的車賴床。早上車廠又還沒開門,費了好大的勁才叫醒它呢!而且還被校長教訓了一頓,說下次起碼要打個電話報備才是。」
新導師十分健談且沒有距離跟架子,看來是個容易相處的人。和沐凡一邊擺出肘頂桌面,手掌托著腮的動作,時不時抬頭觀望著熱鬧的講台前方。另一手,則一邊在素描本上天馬行空的創作。
「好了,要開始點名囉。讓老師認識認識你們吧!按座號來點名……」
但聞三班同學們的名字和喊「有」的回答聲伴隨著嘻笑,在空中相互交錯。

「和沐凡。」
「有。」和沐凡舉起還握著鉛筆的手,慵懶如他手臂自然還是彎的。
「和同學,還握著筆挺認真的嘛。不過答有的時候手臂要伸直喔。」
和沐凡勉強伸直手臂。「是。」
「接下來是……」
這時的和沐凡等人還沒察覺到,景曼或許是個比穆澤與魏晴這兩隻狐狸,還要更難纏的人。

正午十二點的鐘聲響起,各班開始準備營養午餐,負責打飯菜的值日生們,各自站定位,將負責的菜餚適量舀至排隊的同學餐盤裡。而用餐結束後到午休時間前,算是能自由行動的下課時間。

位於E棟樓梯轉角處的廁所,這時一般是不會有人的。
但凡事總有個例外。
五班的張庭楷用手揪住簡呈倫的領口,目露兇光一副惡狠狠的模樣,簡呈倫則靠著牆無處可躲。
「皮夾呢?交出來。」張庭楷輕輕摑掌簡呈倫的臉頰,以示威脅。
瞧見口袋裡露出的皮夾一角,張庭楷的跟班隨即自口袋抽出皮夾,笑嘻嘻地轉交給張庭楷。
「老大,錢在這。」
「我看看。」張庭楷鬆開手,翻開皮夾拿走所有紙鈔。「還是有三千塊啊。」
抽走錢後,旋即將空皮夾砸向簡呈倫的身上。
「挺有錢的嘛,最近每天都有三千塊可拿。那明天也麻煩你啦,ATM。」
跟班之一不解提問:「ATM是指?」
「瞧他那副窩囊樣,不就像個提款機嗎?我這拳頭啊,就是密碼。」張庭楷握緊拳頭,作勢要往簡呈倫身上招呼,簡呈倫嚇得蹲下瑟縮在牆角。「有時候一個數字都不用輸入,錢就到手啦。」
「老大,真厲害啊!」跟班們吆喝著。
「哈……我們走。」

躲在牆側的和沐凡手指轉動著髮絲,冷眼旁觀這起勒索事件,而按兵不動。跟著來的夏七七已是火冒三丈恨不得衝出去,打得張庭楷等不良少年滿地找牙。但衝動的她,此時卻被胡萱牢牢拉扯住。是和沐凡所下的指令。
這時和沐凡慵懶的眼仍未移開簡呈倫身上毫釐。

簡呈倫挨著牆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眼神裡透露出極度的憤恨。
「那群雜碎。算了,反正『錢還是會回來的』。」簡呈倫嘟囔後,便往五班教室的方向走回。

和沐凡鬆開轉動著髮絲尾端的手指,冷言道:「關鍵字,出現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