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白馬王子幫幫忙》第二章  社團暴走 (下)

獅子&雷格(因該) | 2021-07-23 21:03:38 | 巴幣 12 | 人氣 61


當我們走進社團教室時,立刻引起一陣驚呼。
  「社、社長!這位難道是那位傳說中的轉學生?」
  社長點頭伸出大拇指,露出颯爽的笑容。
  看來小雪的名聲真的傳遍全校呢……
  我觀察一下教室的環境。這裡與其說是社團教室,不如說跟普通教室沒兩樣。
  沒有什麼海報或是掛軸之類的「特別」裝飾,牆壁上也都漆著白色油漆。
  這就是沒有社辦的社團的悲哀嗎?
  不過桌子上倒是出現不少人偷帶的漫畫跟輕小說。
  要說整間教室唯一的優點也就只有很大而已,裡頭的長度大概是一般教室的兩倍。
  裡頭也像分水嶺:前面是輕小說跟漫畫,後面則是COSPLAY道具。
  「這樣子指導老師的在天之靈也能得到安息吧!」
  赤魂社長突然說道。
  什麼?才剛開學指導老師就死了嗎?這是什麼超展開?
  「別隨便詛咒人啊……」
  這時一個無力的聲音說道。
  只見門口出現一位看起來像流浪漢的男子,臉上三分之二都頭髮被蓋住。
  「老師!你又復活了嗎?」赤魂興奮的喊說。
  「就說我根本沒——」
  指導老師話說到一半,突然沒了下文。
  「老師?」赤魂社長問道。
  沒想到下一秒,流浪漢老師就出現在小雪身旁,抓住小雪的肩膀。
  「喂!你做什麼?」我大聲喊道。
  但在我出手之前,就一道旋風突然擋在我面前。
  同時伴隨著一陣悽厲的嘶吼:
  「混帳王八蛋居然敢用下賤卑劣噁心的髒手碰大小姐我要你以死謝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見●執事‧賽巴斯●從一股旋風中出現,甩開指導老師抓住小雪的手。
  指導老師一時重心不穩,就這麼向後倒去。
  「「萌萌老師——!」」
  其他社員見狀立刻擔心的大喊。
  慢著慢著?這傢伙的名字叫萌萌?這算哪門子的名字?
  是三國那個站起來的萌萌嗎?還是真的叫萌萌?
  只見跌倒後的萌萌老師,原本長的誇張的頭髮往後一擺,露出底下帥氣的真面目。
  當社團同學要扶萌萌老師起來的時候,卻看到萌萌老師出手阻止。
  「不要幫我!這是碰觸蘿莉神聖玉體的我應該受到的懲罰!」
  剛才那個吊兒啷噹的流浪漢跑到哪去了!
  「老朽明明是最知道蘿莉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人!卻還犯下如此錯誤,實在是……無顏見江東蘿莉父老啊!」
  我轉頭看向執事,原本以為執事會變的更加火爆,卻沒想到他居然一臉驚訝,是被老師帥氣的真面目嚇到了嗎?
  「萌、萌萌老師……難道您就是傳說中畫了三千蘿莉本,卻沒有一本糟糕本的萌萌老師本人嗎?」
  這算哪門子的稱號?
  「真正的蘿莉控是不會對蘿莉出手的。不管現實虛幻都一樣。」
  「執事跪了下來,一副要拜師為徒的樣子。
  我已經懶得吐槽這兩個人了,就讓這兩個蘿莉控自生自滅吧。
  就在這時我的袖口突然被人拉了一下。
  我轉頭,只見原來拉我袖子的人是一臉困惑的小雪。
  我蹲下來,臉上保持親切的笑容問道:
  「怎麼了嗎?小雪?」
  「王子哥哥,什麼是蘿莉?」
  生平第一次,我奪門而出,徹底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所以說……王子同學就丟下小雪,一邊哭一邊跑走了是嗎?」
  「我沒有勇氣告訴小雪,自己的執事居然是蘿莉控變態啊!」
  現在時間是放學。
  原本社團課就是禮拜五的最後一節課,所以有不少回家社的等於少了一堂課。
  坐在我對面的是剛從校刊社回來的賴儀如。
  「這就好比過去朋友說:自己討厭吃紅蘿蔔,於是把它丟給你,結果發現原來好朋友最喜歡的食物東西,其實就是紅蘿蔔,一樣的道理啊!」
  「總覺得這個喻比原本還難理解……不過我大概懂王子同學你的意思了。」
  「對吧對吧!」
  不愧是賴臥龍!
  「那王子同學打算怎麼做呢?如果小雪跑去問執事的話,應該會更尷尬吧?」
  「是這樣沒錯。但那也是執事自己要負責,誰叫他是個蘿莉控!」
  「如果你是蘿莉控執事,你會把蘿莉是什麼?鉅細靡遺的解釋給自己的蘿莉主人聽嗎?」
  「不……打死我也不幹。」
  一想到那畫面就覺得全身起雞皮疙瘩。
  「網路呢?如果小雪回家用網路查呢?」
  「你想害人家幼小的心靈受創嗎……」
  賴儀如鄙視的看著我。
  我立刻磕頭道歉。
  「對不起我錯了。」
  「而且丟下女生逃跑可是罪大惡極呢。」
  「嗯……」
  現在想想,把白雪丟在人蛇混雜的動漫社,似乎真的有欠考量。
  不過那邊有執事在,十六夜副社長也不會放社長耍白目,安全還算有保障。
  「禮拜一跟小雪好好道個歉吧?」
  「嗯……」
  「王子同學等下有事嗎?」
  「咦?怎麼了嗎?」
  通常老媽問這句話的時候都沒好事,所以我習慣先問是什麼事。
  「想不想……一起回家?」
  賴儀如垂下頭,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她該不會是在害羞吧?讓我也跟著不好意思起來。
  「咦?好、好啊。」我搔著臉頰說道。
  接著我拿起椅背上的書包,兩人一起離開教室。
 
 
  「沒想到王子同學的家離學校這麼近,走路大概五分鐘就可以到了吧?」
  我跟賴儀如兩人走在學校圍牆邊的人行道上。
  兩旁都是高大的行道樹,在夏日黃昏的夕陽下走著,感覺十分悠閒。
  「哈哈,就是說啊。」
  「但為什麼王子同學還那麼常遲到?」
  「咳咳咳咳咳咳!」
  賴儀如的話深深搓中我的心事,讓我心虛的咳嗽不已。
  「王子同學你還好嗎?」
  「我……我沒事。」
  等呼吸調整好,我繼續說道:
  「關於遲到的事,就好像蚊子看到捕蚊燈一樣,雖然明知道會被電死,還是忍不住向燈管前進,這就是家裡靠近學校的我的悲哀啊!」
  「也就是說王子同學連蚊子也不如嗎?」
  賴儀如輕輕拍手,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
  「怎、怎麼會得到這樣的結論?!」
  「因為蚊子碰一次捕蚊燈就死了啊?但王子同學卻不厭其煩的每天遲到,所以如果王子同學是蚊子的話,就是被電死之後,還一直衝撞捕蚊燈的殭屍蚊子!」
  「殭屍蚊子是什麼東西?聽起來像是恐怖遊戲裡雜魚小兵的名字!」
  「太小看殭屍蚊子的話可以會被吸血致死喔!」
  「為什麼要幫一個幻想出來的小兵說話?」
  一口氣吐槽太多,總覺得有點喘不過氣來。
  一旁傳來賴儀如輕輕的笑聲。
  「能這樣跟王子同學聊天真是愉快。」
  「是、是嗎?」
  我不好意思的搔頭。
  「不過我之前都不知道,原來賴儀如同學家跟我家是在同一個方向。」
  「是反方向喔!」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看我一臉錯愕的樣子,賴儀如解釋說:
  「我只是想看看王子同學家住哪裡而已,以後早上可以去按門鈴。」
  我開始後悔一起回家了……
  「開玩笑的。不過要是王子同學以後太常遲到,我可能真的會這麼做喔!」
  「我以後不會再遲到的!」
  「那就好。」
  賴儀如滿意的點頭往前走。
  「啊,走到這邊就好了。妳家不是在反方向嗎?」
  我們來到一條小巷子,從這邊穿過去就是我家了。
  「王子同學是怕我知道你家住哪嗎?太早坦白真是失策呢!」
  「沒這回事!只是怕妳走太遠而已。」
  我沒有多想直接說道。
  賴儀如聽了先是楞了一下,接著稍微低頭。
  「那我就接受王子同學的好意吧……」
  「就、就是說啊!」
  「那麼明天見,白馬王子同學!」
  「啊、明天見……等等!明天是禮拜六吧?還有我的名字不是白馬王子是王子誠啊!」
  「嘿嘿!」
  賴儀如露出神秘的笑容後就轉身跑走了。
  「真搞不懂她,她該不會明天……不,應該不可能吧……」
  我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