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23)

戴斯蒙 | 2021-07-23 19:59:49 | 巴幣 748 | 人氣 226


  「施提芬?追求死亡?這是怎麼一回事?」瑪蘿突然將身體靠了過來,一臉凝重的問著。

  我看了看天罪,她聳了聳肩,看起來一點都不想幫我解釋的樣子。

  「別看天罪,看我!」

  瑪蘿伸出兩隻手掰正了我的頭,強逼我看著她的臉,但就算是這麼說,這樣怎麼解釋呢......

  「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大概就是之前生活得很不愉快,感覺這個世界處處在跟我作對,自己沒有什麼生存的意義,所以才選擇走上了絕路......不過還好,那時候遇上了天罪,她阻止了我的自殺,所以我現在還能站在妳的面前。」

  「真的是.....還好有天罪,要不然我可能就得要動用復活了。」瑪蘿用手拍著自己胸口說著,但是復活......為了我這種人復活值得嗎?

  「瑪蘿,妳如果用復活的話,要付出什麼代價?」

  「代價.....我要付出的代價雖然比較輕微,但也只是比較輕微而已,施提芬知道高階祭司們要行使復活需要付出什麼嗎?」

  「自己的生命?」

  「沒錯,這就是復活神術的代價,也就是施術者的生命。我是不用付出自己的生命,但自己會極度虛弱很長一段時間,而且第二次要復活的話,就有可能也得要付出自己的生命才辦的到,所以我也不能隨意的復活人家。」

  「復活人..... 真的有這麼困難嗎?」

  「也不是說困難,是代價很大,這是神為了不讓我們輕視生命的重要性才做出的規則,要是生命隨便都能復活的話,那這世界上的人們,就不太會將死亡給放在心上了。」

  好像是這樣沒錯,要是人能夠簡簡單單就復活,那麼會輕視生命的人肯定會多上不少吧?到時候傭兵上戰場就隨隨便便的,反正最後去復活就好了,人可以也會四處殺人,反正最後復活了就好了。這樣想想,神能做出嚴格的規則限制,這樣才是對的。

  「那麼施提芬,你現在還會想死嗎?」

  「不會,我現在不會想死了,畢竟我現在很幸福。」我看著天罪說著,天罪則是露出微笑。

  「嗚.....多希望你這句話是看著我說的,我也想成為施提芬的幸福啊!」瑪蘿鼓著嘴說著。

  「能被妳這麼優秀的女孩喜歡上,妳已經帶給我幸福了,我想不管是哪個男人都會有同樣的想法的。」

  瑪蘿的臉突然紅了起來,害羞的低下了頭。

  「真、真的嗎?」

  「恩,真的。」

  正當瑪蘿再害羞的時候,有人走過來回報了現在拆解的進度,進度只剩三分之一了,很快的這台機器就會被分為無數的零件,然後運出去在某個地方組裝起來。

  「就快了施提芬,我們馬上就知道這台機器有沒有用了。」

  「恩,沒錯呢!這台機器......

  當然,實際上重要的不是這台機器,而是那些有如飛蛾撲火一般的理想鄉成員。

  「天罪妳也準備好了嗎?」

  「我們都準備好了。」

  就連早餐都吃完了。

  「恩,那麼我們去外面等吧!車子應該在外面等待我們了。」

  「不用跟著機器一起移動嗎?」

  「不用,運送機器的車輛是別種的,能夠乘載的人數沒有很多,而且坐起來也不是很舒適,你們跟我搭其他的車子過去就好了。」

  「了解了,那麼就行動吧!」

  於是我們便跟著瑪蘿向著神殿的大門走去,一路上不管是誰看到瑪蘿都恭敬的低頭行了一個禮,在這時候我才想到,我的朋友、這位喜歡我的女孩,其實是地位非常高的人這件事情。

  但這也沒辦法,畢竟瑪蘿人一點都沒有高位者的態度,不管是對我還是對其他人都是一樣的,我都沒看過瑪蘿有什麼上位者的姿態,就算是面對那些僕人,她人也是相當的隨和。

   就在快靠近門口的時候,費拉斯科突然出現在轉角處,他看到了我們隨即走了過來,在他一旁還跟著一名英雄團成員,看著那頭金髮,記得沒錯的話是剛剛一起來到教會的其中一人。

  「瑪蘿!機器那邊準備好了嗎?」

  「差不多了,等等就可以搬運上車了,那麼晚點就拜託你們護送了。」

  「恩,就包在我們身上吧!」費拉斯科拍著胸鋪說著。

  「給你們護送,我很放心,那麼我就先去現場了,待會見了,費拉斯科跟寧古先生。」

  「恩,待會見。」費拉斯科搖著手說著,但他背後被稱為寧古先生的人,嘴巴蠢蠢欲動著,似乎有甚麼話要說的樣子。

  瑪蘿似乎也注意到了,於是她疑惑的問:「寧古先生怎麼了嗎?」

  「瑪蘿大人,我已經說過許多次了,希望可以不要對我使用敬語,稱呼我為拉傑斯就行了。」

  「恩,雖然是說過很多次了,但不禮貌點可是不行的喔!」瑪蘿微笑著說,拉傑斯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在猶豫了一會後嘆了口氣,然後就放棄了。

  看到拉傑斯嘆氣後的瑪蘿,再度跟兩人告別,來到門口的我們立刻就在修練士的帶領下坐上了在一長排車隊中最中間的那輛,當我們都上車之後,車隊緩緩地開始向前進。

  「我是第一次見到瑪蘿對人使用敬語。」在上車不久後,對這件事情有點疑惑的我開口問了,畢竟瑪蘿平常對傭人也是直呼其名,不會加上什麼先生還小姐的,從剛剛的對話來看,瑪蘿跟那位拉傑斯應該也認識蠻久了,那麼平常都對傭人那樣稱呼的瑪蘿,怎麼會這樣稱呼拉傑斯呢?沒意外的話,寧古應該是姓吧?

  「我對於追求我的人,都是那樣說話的。」

  「咦,所以他喜歡你嗎?」

  「恩,追求我很久了,只不過我對他沒什麼興趣,畢竟我整顆心早就已經在施提芬身上了。」瑪蘿紅著臉說著。

  我感覺臉頰也燙燙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