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13魔法師

藍飛璃 | 2021-07-23 19:30:03 | 巴幣 16 | 人氣 124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經過幾日的等待,卡普托找來的騎士以及有志者們,在濃霧外與我會和,之後我便以自身的魔力,將他們身上參差不依的魔力逐一收下,放入了濃霧的魔道具中,並且在我的引領下,他們隨著我一同進入了霧的中心。
「殿下!」在見到葛爾路克後,存活下來的騎士們,紛紛上前將他圍繞,關心與歡愉的話此起彼落。
凝視著他被圍繞的畫面,他那總是嚴肅的臉龐也在見到大家後,跟著柔和了不少。
淺淺地,我寬心的一嘆,他果然還是那麼的光鮮亮眼啊……
「蕾伊!」一聲熟悉的叫喚,伴隨著一個溫暖的擁抱,我整個人被抱個滿懷。
「萊斯。」看向神采飛揚的他,我露出微笑,同時輕推了他,「好了,你抱太緊了哦!」
「有什麼關係!我很擔心妳啊!妳、妳……嗚……」他說著,感性的他,哽咽了聲,下一秒,淚水如溢滿水盆的水,傾瀉而下,一個大男人,就這麼在我眼前稀哩嘩啦的哭了起來。
「嗚嗚──,當、當時一陣混亂,許多人都因此被魔物殺死,就連艾德……他、他也死了……嗚、我、我害怕的不知如何是好,但卻想起了妳,不知道妳是否安好……」
他哭著,帶著一把鼻逆一把眼淚的看向我,「我知、知道妳很有實力,可、可是當時,嗚──當時真的太可怕了,我以為妳也在那混亂中跟姊姊的丈夫一樣走了……」
「好好,別哭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在這嗎?所以啦,你應該要笑,而不是哭成這樣子。」望著他,我露出苦笑,沒想到這傢伙竟然是個這麼愛哭的人,這真的太讓我驚訝了。
「好……我、我不哭。」他用力吸了鼻子,以衣袖抹過臉,勉強自己露出微笑,「能夠再見到妳,真的是太好了。」
「哈哈──,我也是,你平安無事,這真的是太好了。」我笑道。
「萊斯!」突然一道女性的怒聲,伴隨著一隻手掌拍到了萊斯的頭上,「你是不是男人啊!竟然在身為女性的蕾伊娜芙面前哭成這樣!真是丟臉死了,我竟然有你這樣的弟弟!」
見到女子伸手巴了萊斯的頭,還不忘跩住他的耳朵怒罵,看著她的暴力舉動,我趕忙出聲打圓場:「克萊雅,別生氣啊……萊斯只是比較感性一些,一名男性,能有這樣的溫柔沒什麼不好呀!」
「蕾伊,妳別那麼溫柔,這傢伙就是太柔弱了,一點男人的樣子都沒有,才會讓女性卻步,到現在都已經二十有六了,竟還交不到女朋友!」
「痛、痛、痛!姊姊!拜託放手啊!我的耳朵真的會被妳扭下來的!」
「你還知道喊痛!人家蕾伊能想出辦法讓大家安全的停留在這裡,你呢!身為一個男人,竟然連保護女人的能力都沒有,虧你還住在葛爾路克殿下的領地,有如此的榜樣在,你竟然還學不來!」
「我、我真的沒辦法嘛!好痛!」
看著兩人一來一往的互動,我也不知道該如何介入,因為克萊雅的個性真的很像男人,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他們從小就失去了雙親,萊斯與克萊雅兩人是相互依靠長大的,縱使她對這弟弟的溫柔頗有微詞,但她仍是個疼愛弟弟的善良姊姊。
這樣的相處,總讓我感到一絲羨慕,因為從我有記憶以來,雖知道自己也同樣有一對手足,但他們是哥哥,也因為是哥哥,所以我才會進入利斯登魔法塔,造就了今天的我。
他們在我眼前如此打打鬧鬧的,我面帶微笑,卻眼露欣羨的看著他們。
「蕾伊娜芙,真的很抱歉,我這軟弱的弟弟總是給妳添麻煩。」終於罵完了萊斯,克萊雅抱歉的對我說。
「沒關係的。」我搖搖頭,笑道:「我很高興有萊斯這麼一個朋友,因為有他的溫柔體貼,我也因此獲得了很多幫助,甚至認識了你們,所以別再罵他了,這看似缺點的地方,其實正是他的優點啊。」
「蕾伊!」忽然間,葛爾路克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我轉頭看過去,他再次喊道:「過來!」
「克萊雅、萊斯,抱歉,我先去忙了喔!殿下找我。」見到葛爾路克的叫喚,我趕忙對著眼前的姊弟抱歉說,隨即轉身小跑步的朝葛爾路克以及圍繞他的騎士們跑去。
「殿下,請問有什麼事?」來到他身邊,我疑惑的問。
我接近後,葛爾路克伸手護住我的肩,這舉動令我的心一顫,心跳忽地漏了一拍,我忍不住地緊張了起來。
然而他卻像沒事一般的轉頭,對著眼前的騎士團成員們說道:「她就是蕾伊娜芙,是創造出這安全區域的人,同時也是來自利斯登的魔法師。」
「來自利斯登!」
「她竟然是利斯登出來的魔法師?」
「這怎麼可能,利斯登的魔法師不是不能隨意離開塔嗎?」
震驚與質疑的聲音不斷從人群中傳來,那一聲聲的話語,宛如魔咒般的襲向我,心虛頓時充斥著我的內心,因為,有些事情我並沒有全盤托出,尤其是對葛爾路克殿下……
「總之,隊伍中身為魔法師的人,請隨著蕾伊一同前往學習如何使用魔道具,以利後續能保護在場所有人以及村民。」他似乎刻意忽略了那些質疑聲,直接說出他叫我過來的目的。
受到了指示,於隊伍中,走出了五個人,有男有女,他們來到了我與殿下眼前,恭敬的彎身,齊聲道:「奉殿下之命,我等定會為您獻上心臟,保衛您的安全。」
「嗯。」他點頭,然後低頭看向我,「蕾伊,他們就交給妳了,魔法道具就由妳教他們如何使用。」
「痾、是。」我看了他一眼,視線直落在眼前的五人身上,望著他們,我緊張困難的嚥了一口。
帶他們了解魔道具並沒有什麼問題,只不過如果我剛才沒有看走眼,他們剛才彎身時的表情,似乎明顯得不太歡迎我,但無所謂,反正明白緣由的人只有他們兩個人就夠了,其他人知不知道根本不重要。
「請跟我來,我帶你們到濃霧的魔道具那裡。」凝望著他們,我輕聲道。
「好的,有請蕾伊娜芙大人。」在葛爾路克面前,他們展現出對我的恭敬有禮,然而一股直覺卻透過皮膚傳了過來,使我的身體一陣顫慄,甚至產生雞皮疙瘩。
心底的不安,使我抬頭看向一旁的葛爾路克,只見他依舊凝望著我,似是發現了我的狀態,他看著我,神情並未改變,但眼神和語調,卻明顯的透露出他對我的關心。
「去吧。」他說。
「好……」我乖順的點頭後,轉身朝第一個魔道具的方向走去,而身後的那五名魔法師,也尾隨在身後,跟著我離開。
然而就在逐漸遠離葛爾路克所能見能聽的範圍後,於進入森林的路途上,那五名魔法師,其中一名男子突然冷笑開口。
「呵!來自利斯登?我看是被利斯登踢出來才會在外流浪吧?」
「就是說阿,一般魔法師,都一定有屬於自己的雇傭者,沒有雇傭者的人,也都是沒什麼能耐的無能者。」女性的魔法師冷哼一聲。
「喂!我說妳啊!」突然,其中的一名男性魔法師拉了我的手臂,將我一把扯過,那力道,害得我差點站不穩,但我仍穩住步伐,不讓自己摔跤,心頭對於眼前的情況有些慌,但仍強迫自己抬頭平靜的看向他們。
「看妳這模樣,魔法師?我看是假的吧!」
「就是說啊,要進入利斯登可是所有魔法師的目標,竟然還是從裡面出來的,想必是犯了什麼大錯,才會被踢出來,而魔力嘛……」女魔法師冷笑,突然用力推了我一把,這突如其來的力道,使我站不穩的往後跌坐在地。
「恐怕是被廢了,才會轉而研發魔道具,以此欺騙殿下,好讓自己有一口飯吃。」
「研發魔道具,只是為了要讓沒有魔法的人也能使用,而不是總讓一般人都得仰賴魔法師的魔力過活。」我冷聲開口。
坐在地上,聽著他們一言一語的嘲諷,那些話其實無傷大雅,但我仍感到不悅,因為我可從沒對葛爾路克殿下說過任何一個謊,何來的欺騙之說!
對於那樣的指控,雖是小事,但對我來說卻意義重大,因為我喜歡他的心情,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得通的,忍無可忍的,我怒聲開口,仰首,瞪向他們,「如果你們不想使用魔道具,或是不想學,我無所謂,畢竟要求你們做這件事本來就很勉強。」
其實說穿了,魔法師不過是群自視清高的一人,自認為自己有魔力,就很與眾不同,好似這世界沒有了他們就無法繼續運轉一樣,可是在利斯登待久了的我卻不這麼想,因為我於利斯登中,仍有著替人們設想的魔法師,只是礙於權力不足,加上嚴格的塔規,使得他們是有志不能申。
而我之所以能如此輕易地離開那裡,自然是因為我得到了那幾乎無人能及的權力……
且為了不影響世界以及違背利斯登的規定,縱使我有權做我想做的事,我依舊選擇低調行事,只因為這樣做,才能夠將我想要做的事情,不被過度注目的推向這世界。
「唷!好大的口氣。」一名女魔法師,不屑的抬腳,冷不防的朝我的胸口猛踹一腳。
「嗚!」悶哼一聲,疼痛在心口蔓延,我整個人也同時被踹躺在地,「咳咳咳──!」疼痛傳來的刺激,使我忍不住的狂咳起來。
「魔道具不過就是小孩的玩具,學?能學什麼?學來如何逗弄小孩嗎?笑死人了。」另一名女魔法師也同樣的冷聲訕笑,同時故意對我踢了地上的土,灑得我一身泥灰。
「唉,走吧!到處走走,晚點再回去跟殿下報告說完成了,反正這傢伙的玩具也沒什麼好看的。」對我踢了土的女魔法師提議道,而其他人也跟著附和著,隨即便一前一後的朝其他方向走去,消失在濃霧之中。
「唉……」我無奈的沉重嘆了聲,輕撫了撫被踹的疼痛的胸口,緩緩站起身,伸手拍了拍身上弄髒的塵土。
早知道魔法師本就不是群好相處的人,畢竟在利斯登也差不多是這樣度過的,何況這世界本來就追求著金錢與權力,其中更不乏追求強大力量的人,只要得到這些東西,在這世界根本就是暢行無阻。
看了看四周,確認了方位,同時拿出確認位置的魔道具,點燃設置後,我趕忙朝擺放濃霧的魔道具方位走去,因為每日都必須將魔力注入魔道具中,以維持運作,這樣的東西雖仍無法在一般人的生活中實行。
但只要有魔法師願意幫忙,這其實也不失一種生存方法,只不過魔法師太過高傲,要他們做這種跑腿的事情,肯定會聽見他們哀聲遍野的抱怨吶喊。
我獨自一人在森林中走著,逐一將魔道具的魔力注滿,直到最後一個完成之後,我才呼出放寬心的嘆息。
再次重新從濃霧中,以魔道具的光火確認了方位,循著那光芒,我逐一收回剛才使用的東西,踏著優閒的步伐回到濃霧中心,我居住的小屋中,此時,天空的墨黑早已被星光佈滿,新月的月彎也已高掛在上頭。
我走出濃霧,緩步來到屋子旁,踏上樓梯,克制不住的仰頭凝視著那被星光點綴的美麗夜空。
「回來的有點晚。」
正在我專心欣賞的同時,葛爾路克低聲線的嗓音伴隨著開門聲,從我的後方傳來。
我縮回首,轉頭看向他,開心的笑道:「對不起,我回來晚了,不過,您看!」伸手,我指向天空,「今晚的星空很美,對吧?」
仰頭,我再次看起了銀光閃爍的黑夜,望著眼前的一切,沐浴在星星們的圍繞中,我愉悅的說:「小時候在利斯登,總是只能透過窗戶,或是透過被稱星光屋頂的塔頂,才能看到這麼多的星星。」
我說著,同時移動了些許步伐,想看看其他方位的星光,「但我總覺得那樣不滿意,如果可以,我想走在草地、森林中,想完整的被這些閃閃發亮的星星擁抱在懷。」
然而一直仰著頭的我,再次變換了步伐,視線卻因頭部過度仰望的角度而有些缺血,眼球一晃,我的身子也突地不受控的搖擺了一下,重心不穩的讓我向後倒去,趕忙回首,向後伸腳想穩住自己,但卻踢踩到了某個軟硬相間的東西,同時,一個溫度也同時擁抱了我。
「小心。」
他擔憂的聲音從我的頭頂上傳來,我倒在他的懷裡,知道自己踩到的是他的腳,我趕忙開口:「對、對不起……」
但心跳卻隨著他的觸碰而速率飛升,呼吸也變得有些急促,喜歡他的心,竟讓我忍不住的想這樣多待在他懷中一會。
仰望向他,映入眼簾的是他那始終嚴峻的表情,但僅一秒,他那好看的濃眉卻緊皺在一起。
「妳怎麼把自己弄得這麼髒?」他問,語氣顯得有些冷硬。
「痾……」我一頓,一時不知如何接口,只能尷尬的張開嘴,無法說出任何字句。
回想稍早前的事情,那樣的過程,其實一般人是肯定不知道的,因為魔法師們總是為了自己的完美形象,他們總在在大眾人的眼前表現得高尚且無私,但殊不知,他們其實比誰都還要歧視別人,尤其是沒有魔法的人。
但,像葛爾路克殿下這種,擁有一點魔力,且同時擁有權與錢的人,對那些魔法師們來說,肯定是一個崇拜到不行的對象。
因為魔法師們的數量稀少,加上除了魔力與知識外,由於他們的不團結,根本不可能輕易的取得崇高地位,尤其是領主頭銜,最多就是受到貴族們的雇用,而能享受吃好穿好的生活罷了。
然而,如果待過利斯登,就算犯過錯而被踢出,只要魔力還在,就有遠比其他魔法師更享有尊貴的權力,只因為就算沒辦法將利斯登的技術帶出塔,但光憑那顆學過利斯登一切技術的腦袋,就足以讓該魔法師橫著走在世界上了。
因為利斯登的存在,宗旨之一,就是希望魔法師們能夠團結一致,只是這樣的想法,最終還是走了調,幾乎可說是只剩下塔中的三賢者,是堅守著這樣的想法在管理利斯登的。
「我問妳,是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的?」見我沒有反應,他忍不住追問,且語氣多了一絲不耐。
我左思右想,腦袋轉了一圈,最後只能乾笑了笑,然後扯了一個謊:「呵呵……是、是因為天色有點暗了,我一個不小心,才會跌得滿身土。」
原諒我啊,殿下,雖然這是我對您撒的第一個謊,但也請相信我,這絕對同樣是最後一個謊言……
似乎對這樣的答案能夠接受,他便沒有再追問,施力把我扶正後,他淡道:「……先去把身體洗乾淨。」
「好的。」我露出微笑,趕忙的衝進屋裡,回到房中拿了換洗衣物,便匆匆的跑進浴室,開始洗淨自己。
然而剛才於他懷中被燃起的妄想,除了想被他觸碰,更多了想與他接吻的衝動,那樣的思緒因他護著我時,從他身上傳來的體溫,如水流般的湧入我的心底。
想要擁有他更多的想法,在那樣的過程中,殘留在我的身與心上,久久的無法散去。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