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arknights同人短篇】另一位天使,另一匹狼 ▲ 第九篇

Cale Wei | 2021-07-23 18:37:49 | 巴幣 2020 | 人氣 191





    
天使將手指放上扳機,苦澀的粗糙在指尖萌芽,沁入肉體。




    ▲
    
    
    一股沉重的氣息盤旋在拉普蘭德的心中,像是孩提時代萬分熟悉、如今卻已經幻滅的往日雲煙,讓文飾過的語句重新組合成新的結構,優美而又遙不可及。
    
    海岸上的泥土充滿了細小的孔,像是節肢動物鑽出的通道,永遠地留下了深刻的痕跡。無論海水如何沖刷,都不能抹滅那牢牢打入沙土中的存在。
    
    魚屍被海浪沖刷上岸,在泥沙構成的海岸線形成了病態的皓白。有的隨著海水的吞吐而支離破碎,有的卻被森冷的某種大型骸骨噙在岸上,堆積成了陳腐的惡臭。
    
    這是刻劃在夢裡的景象。這代表著什麼嗎?
    
    拉普蘭德回首,黏膩而帶著鹹味的海風讓有些凌亂的銀白長髮隨風飄逸。
    
    無盡的沙灘似乎是整片大地與海洋的交界處,也是河流與海水的相鄰之地。它們的構築十分單調,但在那單純而乏味的元素之中,卻隱隱地流出潛藏在回憶中的模糊片段。
    
    夢境是與過往記憶的聯繫。
    
    「妳為什麼還要回來?」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身影,那匹黑狼就這麼出現在眼前。德克薩斯的語氣毫無起伏,雙眸也沒有任何的光彩。「這裡已經沒有屬於妳的位置了。」
    
    「這裡是我的夢中。」拉普蘭德活動了雙手,從嘴裡發出聲音使得她感到雀躍。
    
    「這裡是妳的夢,也是妳想回歸的地方。」德克薩斯說道。「但是,已經與妳無關了。
    
    溫熱的電流衝過腦門,灰狼感受到自己的情緒產生了一股波動。
    
    海浪滾滾而來,魚屍軟爛的觸感掠過腳踝,海水流入鞋中,一切都顯得沉重。
    
    已經與妳無關了。
    
    「妳是落單的狼,也是殘存的狼。」瞬間,德克薩斯的面容變了,變得模糊而陰暗,無法分辨外觀。她的聲音也逐漸低沉,變得複雜且立體,像是混雜著其他人的吶喊與呢喃。「既是敘拉古的殺手,亦是羅德島的幹員……」
    
    聲音持續湧入。
    
    「妳是礦石病的患者,妳也是陷入瘋狂的魯珀。」它現在是夢魘,創造夢境的存在。「妳的本質存有千面。試問,妳究竟是誰?
    
    我究竟是誰?
    
    「妳所追尋的東西早已不存,妳又為何執著於此?」夢魘繼續說道,她的身體化為模糊的黑影。「妳迫切地渴求一個人,卻是想從她身上回憶起過往的日子。妳……」
    
    溫熱的刺激逐漸化為怒意,使得全身的細胞頓時充斥著力道,迫使身體做出回應。
    
    「閉嘴。」拉普蘭德向夢魘走去。「我是誰,不需要你來決定。」
    
    「是啊。」這時,夢魘的黑影重新聚集。那道嗓音變得舒緩而柔和,是德克薩斯的聲音。「存在理應先於本質,那麼……」
    
    她的動作很快,快得讓拉普蘭德幾乎反應不及;快得讓灰狼回憶起了敘拉古的那匹駭人的黑狼。
    
    鮮血從掌中流出,德克薩斯手中的匕首沾上了一道血痕。她僅是一步,揮出一拳而已。
    
    那麼……
    
    「妳存在嗎?」持匕的手將尖端刺向灰狼。
    
    拉普蘭德迅速以手腕支開黑狼握匕的手掌,另一隻手奮力出拳。
    
    隨即,碰撞到堅硬物的觸感立刻從指節散步,那尖銳的物體嵌入兩指根部。是另一把匕首。接著,德克薩斯輕輕地用腳將對方踢開。
    
    拉普蘭德踉蹌地向後坐下,接踵而來的是一記踢擊。強烈的眩暈與白芒遮蔽了視線,使得她變得有些緊張。
    
    「……我不是來聽妳講這些白癡話跟低能問題的。」灰狼感受到臉頰與嘴邊滿是泥沙的粗糙觸感,連帶還有更加強烈的腐臭氣息與海水的澀味。
    
    她躺下了,毫無還手之力。儘管如此,她還是能吐出話語。
    
    「即使妳就在我的面前,妳又真的存在嗎?」夢魘的聲音變得朦朧,彷彿是隨著斜坡而流下的透明液體,在毫不自知的情況下逐漸遠離。「妳又為什麼苦苦追尋我呢?」
    
    「妳根本就不是德克薩斯。」烏雲以令人窒息的速度在天空飛快地飄動著,讓拉普蘭德的心神殘留在虛無飄渺的痛覺上。
    
    海灘上,只留下了浪濤的嘆息,以及海風的低語。
    
    「我可以是任何人。」夢魘愉快地回應,但那錯綜複雜的嗓音只是引發了強烈的違和,如天上崩落的玻璃碎片。「因為我就在妳的心中。」
    
    它可以是任何人,但它卻只會化為心裡的願望。
    
    只要足夠瞭解妳的夢,就可以造出意識裡的物品。突然,斯卡蒂的聲音在腦中響起。
    
    拉普蘭德翻過身,仰望著灰濛濛的慘淡天際,如幽影顫抖般的讓精神逐漸窒息。夢魘再度靠近,它化成了德克薩斯的模樣,投以睥睨的視線。
    
    「這就是妳的渴望。」帶著一絲冷靜,缺乏起伏的柔和嗓音輕輕搔弄,黑狼的模樣終究已經太過模糊、太過遙遠了。
    
    「被妳殺掉嗎?」拉普蘭德彎起嘴角,扯弄出了殘酷的笑容。
    
    下一刻,夢魘的身體被貫穿了。
    
    刀刃深入像是黝黑墨水般的形體,拉普蘭德慣用的刀,就這麼從詭異的角度射入。不過夢魘卻也因此而笑了出來,宛如在山谷之底迴盪的跫音,盤根錯節地在土壤之中紮根。
    
    「這裡可是妳的夢境哦。」語畢,夢魘揮下手中的匕首。
    
    拉普蘭德感覺到自己墜落了
    
    
    ▲
    
    
    刺鼻的氣味像是將暈開的油漬沾染在畫布之上。
    
    莫斯提馬感受到冰冷的海水逐漸高漲。那是緩慢的、蠶食著海岸。夢境裡的感受太過真實,彷彿這都是實際存在的現實。
    
    而守護銃呢?它也是現實嗎?
    
    槍箱的出現讓莫斯提馬心生困惑,也讓她的腦中頓時一片空白。海水正在漲潮,就像是某個無形的存在正步步逼近似的。
    
    此時,土壤新鮮的潮濕氣息撲鼻而來。莫斯提馬朝著氣味的來向一看,發現了海灘上出現了其他生物。
    
    它們從泥沙裡爬起,動作緩慢而沉重,讓人聯想到某種無脊椎動物。它們數量眾多,立刻將莫斯提馬圍繞,而且逐漸聚集。
    
    泥沙從它們身上零散地剝落,露出了看起來十分油亮與黏滑的皮膚。
    
    噁心的感受頓時竄上全身。
    
    我該怎麼做?
    
    拿起武器,對抗它們。突然間,一道陌生的聲音如突然凋落的樹葉一般的闖入腦中。
    
    拿起武器……?
    
    無名生物已經逼近,它們身上出現了令人厭惡的突觸。
    
    莫斯提馬立刻彎下腰,將步槍拾起。
    
    熾熱的火花環繞在她的身邊,源石技藝爆散出驚人的溫度,使得無名生物向後退了一步。墮天使隨即往它們群體之間露出的縫隙中衝去。
    
    拿起武器……我已經沒有守護銃了,不是嗎?
    
    那它又為什麼出現在眼前?
    
    因為它是被壓抑的心裡願望?
    
    獵人海灘就是這樣的地方。斯卡蒂的話語響起。
    
    如果,夢境將守護銃創造出來,是出於願望……。莫斯提馬心裡想著。那麼,這就是我潛意識裡渴望的東西嗎?
    
    她停下了腳步,轉身面向無名生物。幾乎遺忘的記憶驅使四肢開始動作。蹲下身,將槍機的拉柄掀起並後拉,彈倉中的彈藥是填裝完畢的。
    
    多麼懷念的感覺。莫斯提馬舉起槍,下護木滑順的觸感讓手掌倍感舒適,過往雲煙一點一滴的變得清晰。接著槍托抵在肩窩上,缺乏護墊的木質堅硬地穿過衣物,猶如與身體結合在一起。
    
    準心與覘孔連成一線,一線之外的視界已經模糊,噪音也變得沉寂,如同在這個空間裡,只剩下那金屬瞄具中的色彩。
    
    我該怎麼做?她陷入了疑惑。
    
    開槍啊,開槍對付它們啊。
    
    我已經很久沒開過槍了,我忘了。莫斯提馬在腦中否定。
    
    那麼,禱告吧。
    
    為什麼這道聲音,如此的孰悉那段記憶?
    
    「曾有死亡的繩索纏繞我,匪類的急流使我驚懼。(*1)」天使將手指放上扳機,苦澀的粗糙在指尖萌芽,沁入肉體。「那時波濤必漫過我們,狂傲的水必淹沒我們。(*2)」
    
    下一刻,讓扳機擊發的力道,恰好地從食指釋放。槍響震耳欲聾,鳴音迴盪在耳中,卻無法掩蓋胸口的悸動。
    
    海水來到了腳踝,在不知不覺間。無名生物在槍聲之下劇烈顫抖,接著崩毀、化為齋粉。
    
    「我陷在深淤泥中,沒有立腳之地。我到了深水中,大水漫過我身。(*3)」槍機拉柄推上,金屬的契合聲響機械般地發出。隨著槍機緩慢地後拉,彈殼帶著一縷白煙,靜悄悄地落下。「我心裡充滿患難,我的性命臨近陰間。(*4)」
    
    噗通,落入水中。
    
    為什麼,會遺忘這段記憶呢?
    
    因為天使墮落了,再也沒有守護銃了。
    
    宛如割裂胸口的刺痛開始攪動,讓早已破碎的往日騰起,帶著失去守護銃的苦痛。
    
    「我被人忘記,如同死人、無人紀念……」莫斯提馬喃喃自語。漸漸的,她的雙眸之中不再有海灘,不再有無名的生物。
    




    
    
    
    「我好像破碎的器皿。(*5)」
    
    
    
    




    漸漸的,海水將一切淹沒。
    







(待續)

(*1)詩篇18:4
(*2)詩篇124:4
(*3)詩篇69:2
(*4)詩篇88:3
(*5)詩篇31:12



以下作者碎念: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多虧各位的支持才能讓我順利更新。

這次的一些段落是更早之前寫的,覺得有點重要,所以就邊寫邊修了。劇情進入了後半的高潮,希望接下來也能夠好好呈現出來。像是拉普蘭德對上心中的德克薩斯,還有其他角色的____(防雷標籤)之類的。按照慣例的,有一點二次設定是在前面幾篇揭露過的,可以從它們推敲一些劇情。

當然,還有更多的內容等著去揭發,希望各位能帶著期待繼續看下去。


    
    
    

創作回應

煙雨Mi-rain
夢境中飄渺不實、帶有些詭譎的情境有展現出來(噁心的觸手,想對小莫做什麼(#`皿´)),另外很喜歡小莫邊唸詩篇邊扣板機這段,很有節奏與韻味,不過腦中一直冒出"榮恩,這玩意比魔杖好用多了"是我的問題嘛?
2021-07-24 09:27:46
Cale Wei
其實觸手很棒啊(?),當雜魚的話。然後我也很喜歡詩篇的段落,那段是我很早之前就先寫好的,還挑了跟劇情比較有關係的。然後我覺得小莫現在的雙持法杖應該比拿槍還要好啦www
2021-07-24 11:28:35
Keymind
多麼懷念的感覺

這一句話道出莫斯提瑪許多情緒與過往,配合著詩篇,有很好的效果!!

雙狼本身裡的德克薩斯顯得更加果斷而冷漠、而也被擅長洞悉的拉普蘭德觀察出其中的不協調感,如同天使一般墜落,最後、迎接拉普蘭德的,會是哪裡?
2021-07-24 14:19:29
Cale Wei
小莫qq

詩篇中遭逢苦難的段落甚多,恰好符合過去還未墮落的那位天使,她的遭遇與禱告也很適合用詩篇來襯托。

無論是拉普蘭德還是莫斯提馬,兩人都遇上了她們的過往了!兩人也都陷入了絕望中,究竟她們會有什麼樣的應對呢?欲知詳情,且聽下回分解(?
2021-07-24 15:20:58
伊凡尼古拉斯
先說聲抱歉,我漏了一篇沒留言到,在這邊一起講@@

拉狗的情緒動搖,其原因或許不在於夢靨是德克薩斯@@
而是在於「跟本不知道是誰」的恐懼...吧?

拉狗很聰明,聰明到可以針對對手的不同切換不同的方式來針對弱點來應對。
但是面對的如果是絲毫不知的對手...甚至,那團黑影就是他自己本身呢?
斯卡蒂的提示不僅僅是在創造出意識的物品的提示,重點或許是在足夠了解夢境…
拉狗最不了解的,就是她自己了吧?
從夢靨的詢問可以摸出的輪廓,「拉狗一直以來ˊ都拒絕了解自己」,
所以在夢境裡會被夢靨扼殺,或許是對自己的過往呈現拒絕反應。
這幾次下來,拉狗似乎還沒有了解到,這個對手(自己)是認真的。

莫斯提瑪這邊的狀況…
我還沒辦法像拉狗那樣說的比較清楚…
她給予自己的暗示太過強烈,導致夢靨的型態看起來非常微妙…
我個人的感覺,小莫的夢靨會不會是那支守護銃?
看起來小莫遇到的形式與拉狗不太一樣,但是基本邏輯是同樣的話,
小莫最渴望的部分可能是與守護銃的關係,渴望能夠再次使用、希望能再次守護,而不是使用著守護銃瞄準「不該瞄準」的對象…

這只是我個人的微妙解讀而已,很謝謝Cale大完成這麼棒又有趣的文章~
我期待我的猜測被打臉www
2021-07-25 12:52:28
Cale Wei
伊凡老師!(再次跑來

首先要感謝伊凡老師詳細而精彩的留言w可以看得出伊凡老師對作品的瞭解程度與豐富的心得,窩好開心。

兩位主角在這篇分別遇上了自己的夢魘,也都陷入了困境之中。拉普蘭德與外表相反的,在許多地方都有這細膩的觀察和反應,她遇上了心中的德克薩斯,而對方也百般的提出質問,讓拉普蘭德不得不審視自己的過往,以及她對於過往的態度……

而小莫這裡,遇上了又是皆然不同的情況。她先是對夢魘提出疑惑,隨後又在環境的逼迫下接受了夢境中的不合理現象。夢境的邏輯就是那樣,它會讓做夢的人完成心裡願望,或者將它創造出來。這點反應在本作的小莫身上,最終成為了這個夢境的模樣……

總之,兩人的夢魘其實都與伊凡老師的推測十分接近,而她們對待夢魘的心態則顯得難以捉摸。不過,伊凡老師的留言也為這篇文提供了更加豐富的劇情性,非常感謝伊凡老師的參與w
2021-07-25 17:05:3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