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四四

黑霧 | 2021-07-23 09:12:37 | 巴幣 14 | 人氣 85


  在美妮發揮戰術思維支配戰場,蝕蜂饒是看起來像落荒而逃但仍算是達成了戰術目的時,在這個第十五區的另一處,上演了超乎眾人所能預料的境況。

  手持英挺長槍,身披金黃甲冑的閃光,不知道是否該說展現了她身為資深「甲冑少女」的經驗與實力,居然鎮壓了她要駐守的區域。

  鎮壓——沒錯,是足以以鎮壓來形容的戰況,事前沒有人能夠想像戰況會如此發展,不論是分析普遍「甲冑少女」的戰力,還是針對閃光個人的分析,都沒有人推想得出當前這個狀況的可能。

  也許,是現場殘酷的狀況底下激發了閃光的潛能;也許,是黑刀遺留下來的單兵作戰記錄發揮了效果。不論是何者,現實就是閃光發揮了超乎想像的實力。

  面對五公尺來高的龐然大物以堪比跑車的速度撞過來,閃光僅是以眼角捕捉到其動態之後,長槍一擺瞄準敵人的頭部,在絕妙的時機以一記柔軟的擊打借力,輕輕一躍跳上敵人的身軀,一個踏步就從對面落下,這連串動作甚至避開了從旁以凌厲角度刺出的尖銳前肢。

  穩健著地的閃光不待敵人組織新的攻勢,一個衝刺欺近其中一隻「屠宰者」,在敵人那黑亮的螫肢有揮舞的空間之前,長槍先一步黏上較後方的關節處,隨著侵蝕反應的發生,敵人又是想甩開又是想用另一隻螫肢擊退閃光。

  面對生死的一瞬,閃光只是不慌不忙以靈巧的步法避開,與此同時維持著槍不離敵,以纏繞的訣竅始終侵蝕著敵人的外皮,加上移動的關係將近半面的外皮受到完全的侵蝕而敞開,這時候她的手輕輕一個抖動,利刃迅即切割敵人的血肉。

  龐大的螫肢失去肌肉的支撐頓時落下,因為另外半面外皮尚未被侵蝕的關係而不會斷開,如此一來反而成為妨礙其行動的累贅。一般來說敵人這狀況下只剩兩個選項,一個是自行斷臂,牠們擁有只需要時間就能重新長出肢體的再生能力,如果是肢體完全缺失的狀況下當然需要相當的時間;另一個則是讓斷口與肢體維持著接觸的狀態,就算不可能立即恢復如初,但至少能在短時間內重新接上不會妨礙行動。

  不論這隻「屠宰者」選擇何種方式,對閃光來說威脅度已經大減,此時在兩旁的「織網者」又準備來襲,閃光果斷選擇縱身後退,換言之就是朝著自己剛才越過的「粉碎者」退去。

  敵人基本上欠缺同伴受傷時進行支援的想法,但會在攻擊的時候有最低程度的配合,至少不會直接地對同伴造成傷害,因此閃光不停黏著敵人移動的戰法,非常有效地封鎖「織網者」那種突然噴灑黏液的攻擊,再加上「粉碎者」龐大的身軀,恰好對靈活的她來說是一面不用可惜的盾牌。

  「沒問題,可以繼續下去。」這想法在閃光的腦海中稍現即逝,精神再度完全集中到戰鬥中,就連她自己都沒想過自己能做到這個地步。







  距離美妮離開蒼藍所在組合屋過了將近三分鐘。

  這三分鐘說長不長,但要說短絕對不短,需知道「甲冑少女」在完全乾淨的情況下,安全的連接時間也就三十分鐘,冒點風險的極限是四十五分鐘,全力戰鬥的狀態持續了三分鐘確實是不能忽視的時間。

  「還沒有消息嗎?」美妮並沒有把這句話問出來,畢竟要是有什麼進展支援人員肯定會通知,「不說藍蝶那邊花這麼久時間,敵人那邊也沒有值得注意的行動?真的想不透是什麼狀況……」

  美妮之所以有這樣的餘裕思考著這些,在他人看來恐怕會難以置信,隨著她牽引的敵人增加,反倒是對她來說,或者該說對這個狀況來說稍微變得有利。

  在如棋盤狀的街道格局底下,假若站在縱橫交錯的街道路口,同時遭受敵人夾攻,再加上數量暴力的多層包圍之下,那確實是無法取巧的絕望局面,不過美妮一直利用「甲冑少女」的機動力,讓敵人從單一方向尾隨著自己,如此一來就算數量再多,從戰術的角度考量其實只是同時面對數隻敵人。

  想當然,同時面對數隻敵人本身就是幾近不可能的事,而作為化不可能為可能的關鍵,就在於美妮大膽的發現,敵人雖然懂得組織攻勢,互相補足空檔,但總體來說那些套路都十分單純。

  單純到一個怎樣的地步,例如「屠宰者」利用螫肢的攻擊方式主要有兩種,一種是以刺出方式伸出螫肢以剪斷敵人,或者利用背後尾巴的尖刺貫穿敵人,從方式來說就是單點突破;另一種則是大幅揮舞螫肢的拍打式攻擊,即是屬於線性的攻擊方式。

  只要弄清這兩點,就能鎖定在面對「屠宰者」時哪些方位是危險的,同一套理論亦適用於「粉碎者」與「織網者」等其他敵人,在瞭解牠們的攻擊方式之後,就能夠根據實際狀況觀察出敵人如何組織攻勢,所謂的配合基本上是集中如何封鎖閃避的路線上。

  簡單來說,上段的揮舞可能會迫得對手蹲身閃過、躍起躲過或者後退避開,那麼其他從旁圍攻的敵人就會針對這些可能補上攻擊,看起來似乎無路可逃,可謂完美的組合攻擊,但既然事實是不論美妮、閃光還是蝕蜂都無傷拖延至今,足見真相並非如此。

  在面對眾多的敵人時,戰鬥的一瞬間只鎖定單一敵人便好了,儘管這聽起來很像瞎扯,要是做到又何必畏懼同時與多名敵人戰鬥,但事實就是如此,無法一對多的話,就在極短的時間裡進行一對一,不停地與多名敵人進行一對一的戰鬥。

  既然敵人會配合封鎖可能的退路,那就把思維放在面對單一敵人時該如何戰鬥,眼前「唯一」的敵人最多只能使用一到兩段攻擊,看穿這個事實就上前只與其戰鬥,製造出只需要面對單一敵人攻擊的局面。

  一般來說這大概是愚蠢的理論,唯獨面對的敵人擁有壓倒勝的體型時,加上配合方式單純,則成為了一個突破缺口——

  無數的單對單!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