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夏日祭典】肉圓戰記

桔梗Egerness | 2021-07-23 02:24:55 | 巴幣 38 | 人氣 242


  肉圓,是島國上有名的小吃。風靡許多人的味蕾,可在縱貫公路南北卻有了分歧。彰化肉圓以冷油慢炸,台南則是以蒸為主。各有愛戴,但代表家鄉飲食時常多有摩擦,近日則是因為立法院一個提案,漣漪擴散,始料未及……


  「為您帶來今天的新聞快報,來看到今日立法院第二會期以彰化選區為主力的立法委員經由黨團提出立法一讀『肉圓規範條例』竟然引起騷亂,其中現場扭打甚至自家黨內也鬧分裂甚至多名立委紛紛掛彩送醫,連線到台大醫院現場……」

  「是的主播,記者目前來到台大醫院急診室。台南黃姓立法委員被人疑似用蒜蓉醬噴霧噴灑眼睛,還在觀察但我們取得獨家機會訪問到黃立委,黃立委請你說句話!」

  「太離譜了!實在太離譜了!肉圓就該用蒸的……」

  「現在立委情緒尚未平復我們把鏡頭交由主播……」

  「我沒問題!肉圓用炸的就是水晶餃……」

  畫面一閃直接又出現攝影棚內的主播身影,畫面定格以為是放送事故數秒後才從電視傳來聲音。

  「以上不代表本台立場,先進段廣告。」音樂響起彷彿抽離了什麼進到廣告環節,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


  將近晚上六點.彰化縣政府前。一台在縱貫公路的冷凍貨運車輛往北上急速行駛,在要經過縣政府時沒有減速轉進縣府車道。

  此時辦公完的縣長正要下班回家,門口座車已經開啟車門等待縣長上車。

  「碰--!」貨車直接在縣長面前將座車往前擠出車道外,撞擊力道之大車輛竟然以翻滾之姿越出車道,隨扈都拔出了槍也將縣長壓倒至地上。貨車貨斗打開一箱又一箱的貨物掉落地面,竟然全都是冷凍清蒸肉圓,車上也沒有駕駛。草地上被追撞的縣長座車已經成為了廢鐵。

  這件事情理所當然又匪夷所思的上了晚間頭條,甚至驚動府院。國安局派員從台北連夜南下,甚至保安大隊在街上巡邏。晚上九點的政論節目無一不是談論肉圓規範辦法,大打出手潑水撕假髮甚至鬥毆。節目一度中斷。

  總統寓所中,半夜總統會同行政院長與警政署長邀請了台南區域立委與彰化區域立委會談。

  「黃立委,有話我們好好說。何必呢?」

  「我也想要好好說,你們彰化想壟斷肉圓正統不能忍。把我打成這樣?蛤?」

  「台北的事情也沒必要在地方這樣瞎搞吧?大家心裡有數……」

  「數?欶林北比較快啦,你流氓我怕你是不是。我也不是好惹的……」

  「幹什麼東西,總統面前耍流氓?我要不要再搞治平都扣回去?啊?」警政署長拍桌震怒說道。

  「兩位委員我都知道你們為了肉圓的事情竭盡心力為家鄉服務,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今天會同院長與署長大家好好談談嘛。不要造成社會動盪動搖國本。」

  「總統這個法我是一定要立,正統肉圓名號自古就是彰化肉圓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要我讓步不可能啦。」

  「那黃議員你呢?」

  「要我讓步我下一任選個屁啊?要我擠不分區還是去國營等退休了啊?」

  「那就沒得談囉?朝野協商也不太可能,自家黨內都沒共識。那請回吧。」

  當晚,都選擇南下回選區的兩位立法委員。一個在行經台北橋時車輛爆胎又因地上稍早運送糖漿的貨車不慎外洩造成嚴重打滑,直接衝撞護欄後彈出座位,墜落淡水河下落不明。黃姓立委座車則是不知為何在彰化下交流道改行駛縱貫公路,卻因駕駛過於疲倦追撞前方黑色轎車後二次衝撞肉圓攤販。送入加護病房後狀況非常危險。


  彰化縣警局台南戶籍的警察全部被要求繳回證件與槍彈,並統一管制在八卦山。並指揮主要聯外道路進行臨檢查驗身分禁止台南人進入彰化。

  台南市政府則下令管制彰化戶籍學生人口,將其押送至七股鹽山勞動以示對於昨日以來一切進行報復。

  總統簽署緊急命令並宣布戒嚴,並調動軍隊在重要措施駐守。而立法院今日正在開會闖進了特種作戰單位說是為了保護立法委員而禁止出入。甚至將訊號遮斷!

  立法院的消息都沒有傳遞出去,導致台南與彰化地方首長相互指責都是對方所為,為了正義而向對方宣戰。


  一群人黑壓壓的,從民生地下道走出來。帶著帽子披著毛巾攜帶棍棒刀械走在縱貫公路上,他們每年都走至北港或新港。這次目標卻是更為遙遠劍指台南。在他們身後則是有一頂神轎掛著黃金匾額,彷彿是這群人的動力,這就是彰化特色的軍隊。他們快速越過濁水溪然後到元長新港後,不眠不休跨過北回歸線卻在林鳳營停了下來。

  是一支古裝軍隊,旗號寫著大大的「鄭」。竟然是明鄭時期屯田的鄭氏部隊,僵持一陣後雙方都向前衝殺!一陣天翻地覆戰況僵持,黑衣軍隊後的神轎逕自向最前線衝去不知道是神光乍現還是金牌閃爍的光芒,鄭氏軍隊已經不見蹤跡,勢如破竹的黑衣軍隊繼續向南發進,將近市區。幾陣巨響後有的人已然化為塵土,隨著一次又一次的砲聲都有人倒下,到一定距離才知道那些炮聲來源來自前方大砲陣地。這些大砲是從安平古堡、二鯤鯓砲台等地由優秀的古蹟修復團隊緊急修復打通送往前線。

  正當黑衣進香部隊犧牲許多人馬後,即將短兵相接以為能擊破炮陣時。

  多群臉有彩繪,手持刑具武器不知何方神聖竄出。殺的黑衣進香部隊落花流水,有人見到驚呼大喊。

  「幹!正統的什家將!」台南為家將文化的起源,在腳步姿勢中早期為聯境安保練武而形成。大爺的鶴拳加上范將軍的猴拳,一年才在地下道教召一次的搶轎群眾怎是對手?

  有些人檳榔都嚇著吞下去,甚至攔轎用的大龍炮當作煙霧彈用。利用許多鞭炮炸開障眼而逃竄,而火炮陣中出現一頂又一頂神轎,除了三月中部瘋媽祖外,台南則是一年四季都是廟會的—

  眾神之都!

  神轎的衝撞,鄭氏時代的火炮洗禮。傳統色彩的陣頭武學。已經宣佈了戰場的勝利。台南市長用望遠鏡看著非常滿意,已經準備發布勝利的消息。不料一顆砲彈打到自己身邊不遠處接著,兩顆、三顆、許多砲彈密集襲來,火炮竟然轉向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怎麼回事!」市長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

  「報告市長,文化局長被收買帶領古蹟修復團隊叛變了!」

  「是誰幹的!我要把他碎屍萬段!!啊!」氣急敗壞下吐出一口鮮血後跌坐在地上。

  「是南彰化也是全台首富的員林用銀彈攻勢,花了大把現金!開戰前便滲透進來了!」

  「南彰化……也是賄選的高手……哇!」市長又吐了口鮮血,他知道在金錢攻勢下大勢扭轉甚至一瞬間結束,便仰天怒吼一聲。

  「把那個拿來吧,最後一擲了……」秘書遞來一個公事包,市長打開了將手放在按鈕上。

  「這是我從議員到立委甚至現在成為市長,我對台南最炙熱、甜蜜的愛!」手在按鈕落下,仁德空軍基地收到指示將運輸機起飛至台南上空。

  「秘書,你知道嗎?」

  「市長,什麼事情呢?」

  「府城有多甜?」

  「東城門外啊,三百年前發生過一次火災。」市長拿起竹筷在空中畫圈,變成了一支棉花糖咬了起來。

  「運送糖東門是必經之路,每天經過掉一點掉一點的。竟然這些糖燒了起來,燒了三天三夜。」市長看向天空繼續咬著棉花糖,白雲跟糖好像啊!

  「本來這任做完我就要去當行政院長了。」

  「市長你別放棄,還有機會……」

  「我滿兩任市長真的很幸福,也有了一生可敬的對手。」棉花糖剩不到一半。

  「雖然不同政黨,但他說過一生監督你一人。我到中央後他要選立法委員。哈。」

  「抱歉了議座!天涯海角追到我,來生再相遇吧!」天空巨大聲響掠過,是運輸機。不知道投放什麼將天空染白,如同簾幕慢慢落下。

  所有人在白色覆蓋空氣時聞到了熟悉的氣味,香甜、黏膩。這竟然是足以覆蓋整個台南的糖絮!

  「秘書,抽菸嗎?」市長叼了菸,拿出打火機。

  「夫人說不能讓你多抽……」秘書皺了眉頭。

  「哈哈哈!沒關係的,不說誰知道呢?準備好了?」

  「好了,很感謝市長的栽培。」

  「走吧,我最愛的。戀戀府城!我與她共存亡!」打火機靠近香菸,點燃了火。


  國防部海軍指揮部大氣局左營軍港營區,一名菜鳥軍官拿著報表慌張的報告長官。

  「報告!台南地區PM2.5突然紫爆,而且衛星空拍畫面顯示台南一小時前上空一片白隨後又一片黑。」

  「嗯……不好!趴下!」

  「啊?嗚……!」

  玻璃突然炸裂,辦公室被一陣衝擊席捲。


  八卦山上,縣長拿著一碗肉圓吃了起來。肉圓,就該是炸的。說的真是太好了。蒸的肉圓是鼻涕吧?

  「有加香菜嗎?縣長?」

  「國安局長!歡迎歡迎!肉圓當然不加香菜嘛!」

  「可總統喜歡香菜。」

  「是嗎?嗚……!」國安局長手上的槍冒著硝煙。

  鮮血染紅了名貴襯衫,一碗沒有香菜的肉圓掉在地上。他懂了。

  炸或蒸都已經不是重點,沒有人是這場兩地戰爭的贏家。

  倒下。


  兩地因為一個肉圓戰爭過後,戒嚴解除。中央政府因為彰化縣長失蹤與無法確認台南市長是否生存,任期已經過半由副首長代理。而昏迷不醒與失蹤的立法委員則無法履行職務,進行補選。

  台南因為大規模塵爆需要重建,穿著西裝梳著中分頭戴著眼鏡的男人帶著布袋戲偶到舊府城東門外。
  
  擺弄著戲偶,自言自語道。

  「有人說戀戀府城,是腐啊。市長兄。」

  「你是可敬的對手,真的。」

  「市長兄,小弟我一生監督你一人。追隨到天涯海角……」


  而事情的起因肉圓規範條例,在立法院修正三讀後通過。並沒有寫蒸或炸哪個是正統肉圓。

  在法條某一條寫到:「肉圓之規範無論蒸炸,須添加香菜方可標示肉圓,無添加者販售處十年以上……」

  被稱為世紀惡法的肉圓規範條例,後來人民發動了抗爭。當然,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創作回應

蓋瑞特
大大您好,以下是我閱讀後非常主觀的心得感想,若有冒犯還請見諒。

當我閱讀完的第一個感想,就是我在台南待這麼久都不知道台南的肉圓是以蒸的為主,也許是因為我對吃這一行為不是很注重,話題扯遠了,回到心得本身。在閱讀的過程中,種種奇妙的事件讓我有「噗嗤」一聲,深深感到一旦認真就輸了。不過我覺得類似的作品也許能再降低些閱讀門檻,因為這些門檻相當考驗讀者是否理解作品中提及的一些梗,而能否看懂梗又決定了讀者能從中獲得多少樂趣,因此我覺得聚焦在肉圓的炸、蒸之間的爭鬥後再擴散至美食領域的爭鬥,讓整部作品由小至大、一波接一波且彼此具有相關性,也許會是一個不錯的想法。目前的心得大致如此,之後若有什麼想到的再補充,感謝您。
2021-08-01 21:34:23
桔梗Egerness
其實肉圓蒸炸不是重點,這是一篇純屬誇張卻又某些巧合的政治劇
2021-08-08 15:43:51
左木
炸或蒸都已經不是重點,沒有人是這場兩地戰爭的贏家。
沒有香菜才是重點!XDDD
咱想咱也是炸而沒香菜肉圓派……糟糕!別……別抓咱!咱沒錢!
2021-08-04 17:15:19
桔梗Egerness
在故事裡面你會被國安局長做掉xd
2021-08-08 15:42: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