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札克14】不算勝利的凱旋

Oldchild | 2021-07-22 14:34:20 | 巴幣 2 | 人氣 57


沒想到,一個爆炸就將駐守邊境的士兵全部引走。

要是那一點火藥,能將這座毫無人性的城鎮整個炸上天就好了。

馬車很順利就踏著輕快的步伐,從邊境駛離。

被帶走的索菲也救了回來,但不確定任務是否算是成功。

受大極大屈辱的兩人,幾乎赤裸的身體裹著薄被低著頭不發一語,垂下的眼睛有萬千思緒。

另一側的札克也十分狼狽,麻質的衣物上全是乾掉的黑色血汙,那雙殺過人的手顫抖著,用小刀戳刺人的手感還十分清晰,那瘋狂的情緒隨時也會壓抑不住,不管是札克也好;「那個札克」也好。

駕駛馬車的修雷特表面上專注地控制馬車,也沉著臉,在心中無聲的悲泣著。

四人完全不發一語,伴隨著答答馬蹄更顯森林內的孤寂。

隨著時間的推移,家鄉的氣味逐漸明朗,原本緊繃的神情才稍稍緩解。

率先打破寧靜的,是索菲亞。

「札克,沒事吧。」

札克輕輕點了頭,用一貫沒意義的狀聲詞簡單回應:「啊啊。」

都被那樣對待了還先關心我,真是善良的好女人啊。

相反的,我竟然在聽到索菲她們被帶走時,能再次當上英雄而笑出來,還妄想能因為這樣跟索菲搞上——真不是人啊,簡直就是人渣,噁男。

「札克、修雷特,謝謝你們來拯救我們。」

「謝謝你們,札克哥、修雷特。 」

她們悲催顏面上,勉強的擠出一絲笑容,堅強的令人心碎。

「不客氣。」札克回以一個笑顏道。

對啊……她們都這麼堅強了,自己繼續消沉下去可不行。

畢竟已經做了回不去的事,時間不會重來——就算重來我也會這麼做,反正他也不算是人類,只是恰好長成人類樣子的惡魔,那頭肥豬實在令人火大。

所以,只要不要再有下次就好。

「那個……索菲跟安娜都累了吧?再回到村子前小小睡一下也沒關係唷,肩膀給妳們靠也沒關係唷。」

「那就不客氣了。札克……真溫暖呢。」

只是為了不要讓世界安靜下來隨口說說的一句話,沒想到她就真的側身靠在札克肩上,呼吸漸輕,進入了夢中。那個瞬間札克瞪大了雙眼,心臟「碰碰碰碰」的鼓躁著,臉一紅,是心動的感覺。

另一邊的安娜沒有靠上來,轉著眼睛默默的盯著修雷特,札克則同情的注視安娜,無言地說著:安娜那孩子,應該是想到修雷特那邊吧。抱歉啊,我不會騎馬。

索菲亞睡得意外安心,靜靜守候著她熟睡的睡臉,心情安分下來,

一路上很害怕索菲亞的精神會出什麼問題,這樣看下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吧。

之後只要好好安慰受傷的她們,生活就會回到正軌上吧,回到以前那個樣子。就算需要走很長一段路,只要索菲能重新打從心底笑出來就夠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這麼想著,札克釋然的微笑著,眼睛也輕輕的闔上了。

已經快到村莊了,這個旅途雖然遭遇很多悲傷的事、憤怒的事,但也讓自己看清了很多真相——自己沒有心中想得那麼正義那麼善良,還有索菲在心中的地位大到可以讓自己衝動殺人。

再也不會離開她了,再也不想離開她了。

「——札克。」

「嗯?」

「前面不對勁。」

札克閉上眼深深呼吸著,一股燻製物品的柴火味灌滿了整個肺臟。前面一定出了什麼問題。

「——不要!!!!!!」索菲情緒忽然起伏,抱著頭大叫著。

一旁的安娜也是,抱著身體顫抖著。

她們在害怕著,那種恐懼已經深植她們的內心。

(即使她們身上的傷可以用我新學的生命治癒魔法治好,也治癒不好心裡的創傷。)

「修雷特,在這裡放我下車,我先去前面看看。」

「嘖,果然又只能靠你而已嗎,要是我有能力能幫你分擔一點就好了。」

札克準備就要跳下馬車,索菲亞從身後抱住札克,「不要去,求求你不要再離開我了。」

「索菲,我也想啊。但如果能讓妳避免受到傷害的話,我什麼都願意做——妳是我心中的唯一。」

札克輕輕甩開索菲亞的手,跳了下去。

「吶,修雷特,要是我發生什麼事的話,我會用火球發出訊號,那時候就不用管我了,趕快帶著索菲和安娜走吧。」

「沒問題,要回來啊,札克。」

對修雷特的請求,背對著他們回應了一根豎起的大姆指,隨後朝村子的方向獨自前行。

這是他一貫的自信表現。

然而,其他人不知道的是,他正在逞強。整天的疲勞加上使用幾次魔法的消耗量,大約只剩下一發火球的餘額。

光是維持意識就已經冷汗直流。


明明正值中午,眼前的景色卻像夕陽落下般潮紅。

村子在燃燒……

街道上很多人馬奔走,那些人都身著統一的護甲,頭帶著制式的全罩鋼盔,正在放火將一棟棟房子點燃。全木質的房屋一下就被燃起熊熊大火。

火焰明明給人的第一感覺是溫暖的,但為什麼心頭會感覺如此冰冷。

一切好的回憶都在燃燒,只留下糟心的。

(為什麼?)——置身街道中央的札克已經厭倦了這個世界不斷降下的惡意,無力地看著。

「喂!那邊那個!不要動!」

有人站在札克面前大聲喊著,拿著槍械指著札克的後腦。

聽到一個人的呼喊,所有士兵蜂擁而至將札克團團圍住。

其中有個男人,身著的衣服是不同於士兵的華麗戰袍,左胸前的小小標誌,一條黑色盤繞的龍圖騰,他左腰配戴的華麗劍鞘上同樣印有一樣的
黑龍圖騰。表明來歷就是克羅斯帝國的相關人士。

他與札克面對面站著,身高遠高出札克好幾頭,年齡大約二、三十而已,那人氣場十分強烈,光銳利的眼神給出的威壓就能讓人退縮,絕對不是一個小角色。

「把他的兜帽拿下。」

「是——」

札克的兜帽被士兵扯下,底下的貓耳表明其代表的種族。

「果然是芭絲特……等等,這少年我好像在哪裡看過,你是弗萊特.比楊德的孩子,是叫……札克還是修雷特對吧?」

嗯?是比楊德家的熟人?

確實,札克跟修雷特在長相上差不太多,只有髮色和身高能區分彼此,多年未見分不清楚還說得過去。

札克帶戒心的仰視他,口氣不是很好的說:「啊啊,我是札克沒錯,你又是誰?」

「無理的傢伙!」那人身旁另一名穿著獨特的人大身喝斥著,幾乎就要拔劍,但被笑得和藹的那人伸手阻止了。

「敝姓斯特拉,艾布納.斯特拉,克羅斯帝國的上級聖騎士,算是你父親的舊識。」

「舊識,呵,在開玩笑嗎?哪有舊識會跑來別人家放火啊,舊識的意思是仇家嗎?」

「不好意思,這一切都是為了世界。」他垂下眼,冰冷的問道,「其他人都去哪了。」

「不知道!」

「喔?我記得你還有兩個家人,索菲亞跟修雷特對吧。」

「!」

他突然壞笑,似乎打著那兩人的主意。而札克的神情如他的算盤瞬間有了動靜,汗珠至眉間流下。

「如果你願意說出他們的下落,放過你的家人也不是不行呢。」

陰險的嘴臉與其說是交涉,簡直就是威脅。但對方開出的條件十分誘人,剛剛為止態度都很硬的札克神情軟了下來。

條件確實誘人,代價是放棄一族,選擇家人。

要他犧牲其中一方而苟活,恐怕一生都會活在那個負罪感中;可事到如今,他真的會選擇後者。但——札克也真不知道村民的去處。

而且願意開出條件,就一定能談……反正尊嚴也不值幾個錢,如果能讓他們活下去就算賺了。

札克別無選擇,啪——雙膝轟然跪地磕頭哀求對方:「剩下的人的去處我真的不知道,但唯獨索菲、修雷特,我的家人!請你放過他們!我們只想平靜地活下去而已!」

「哈哈……那還真是可惜。」接著他話風一轉,「反正本來就沒有放過你們的打算。」

「你這……!」期待被辜負,札克猛然抬起頭憤怒地瞪著他,聲音都在顫抖。

但沒等他說完,就被兩邊的士兵壓住頭,臉頰親吻著大地。

「把他的頭砍下來,俐落點,畢竟是那個天才的孩子,念在舊情上我不想讓他死得太痛苦。」

充當著劊子手的士兵高舉利刃,接著落下一條白色的刀光。

幾乎可以預料到人頭落地,然後血噴得滿坑滿谷的慘狀。

(啊哩,我這就要死了?)

就在萬念俱灰時,

『哎呀哎呀,需要我的力量嗎?』

是誰?

耳邊突然閃過未長喉結地青年的聲音,就像蹲在身邊咬耳朵那樣。

(你是……惡魔對吧?)

『噗哈哈!真是有趣的猜測。不,只是個旁觀者,決定要不要成為惡魔的權力一直都在你身上。』

(啊啊……如果能保護好他們的話,不管是什麼代價我也能付出,就算成為惡魔!)

『很好,憤怒、那就憤怒吧,回想姐姐被他們做的一切,很簡單對吧。然後……把一切都交給我。』

『把這個本該毀滅的世界全部毀掉!』聲音突然變調,換做一個女人的喊著。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