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十二回《別打臉!啊!那裡不行!啊~~》2021/07/21

龍上哲哉 | 2021-07-21 23:46:04 | 巴幣 20 | 人氣 41


    三個小時過去後,阿然一次次引氣入體,維持在腹部位子,試圖打開靈竅,靈竅是所以修士第一個會開啟的竅穴,如果靈竅不開,便沒有辦法在體內儲存靈力。
    不斷的撐開自己的靈竅,阿然一次次感覺自己的丹田越發膨脹,隨著每一次的引氣,丹田逐漸適應,那種吃太多東西肚子很撐的感覺,也得到緩解。
    青箕揮了揮手道:「差不多了!這次你試試,把所有靈力維持住,並且把你的丹田想像成一個容器,把這些靈力關在裡面。」
    「是!師父。」阿然盤坐著道。
    這一次阿然用盡全身力氣,再次引氣,隨著天地間靈氣的灌入,不急不徐地導入丹田之中,阿然在心中不斷想像著自己的丹田是一個容器,能包覆這些靈氣的容器。
    「師父!怎麼樣的容器才裝得下這些靈力。」阿然面有難色的道。
    「靈力就像水一般,能夠裝水的東西很多,但是能夠容納最多水的只有大海,不要被想像局像,你只要讓靈力可以被乘載,什麼形狀並不重要。」青箕道。
    阿然開始放棄思考容器的問題,專心的想著乘載這些靈力,一瞬間阿然感覺自己丹田中的靈氣不在躁動,就像溪裡的水一樣緩緩流動。
    「成了!師父!我開靈竅了。」阿然喊道。
    「知道了!不用這麼大聲,為師沒聾。」青箕挖了挖耳朵道。
    阿然此時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一個山川河水一樣,生生不息不停的流動著,最終都匯通向腹部丹田。
    「既然這樣!可以開始練習『花月行』吧!」青箕道。
    「師父!我有問題,這本書上的功法,都是哪裡來的?」阿然站起身活動筋骨道。
    「這些功法,還有怎麼來的,就我們三個人,量身為你訂做的。」青箕道。
    「量身訂做,採花賊的養成計畫嗎?」阿然摀臉道。
    「採花賊只是個代稱,實際學完要成為什麼那是你的事情……當然你還是想當採花賊我們也沒辦法。」青箕攤手道。
    「算了不說這麼多了……師父我們開始練『花月行』吧!」阿然看著手中的秘笈道。
    青箕點了點頭道:「不急,先讓為師給你上個課。」
    「師父!任務時間都快過了!等等又吃天罰……」阿然揮著手道。
    「不急!聽完你修練起來才會快!」青箕挖著耳朵道。
    在修真世界中,對於靈力的操控最重要,必須要有辦法將靈力控制你想維持的地方,在藉由功法施展出效果,所以身法類的功法,注重的就是全身性或是下半身的操控。
    「你試試看從丹田引氣,維持在下半身,然後在照秘笈上說的,步法試試看。」青箕指著腳道。
    阿然擺起運氣手勢道:「我試試!」
    阿然開始感受丹田有一股暖流,緩緩地流向自己的下半身,當感覺下半身充滿暖意後,便開始嘗試維持,漸漸的暖意不需要在維持也可以,可以持續在下半身流動著。
    「師父,我感覺……我一定是個天才,一試就成功。」阿然驚訝道。
    青箕拍了阿然的頭道:「做夢阿!哪那麼多天才,以為每個人都跟你師父一樣?」
    青箕內心暗道,普通修士在這個階段,就算資源在多,也要一年半載的才有辦法打通靈竅,就算修練模式夢境中,能夠最大限度提升修練速度,但真的太快……
    「別得意阿!想當初我可以只用了兩個月就升到三品的男人,對我來說你還太菜了。」青箕一臉戲謔道。
    「是的師父!那接下來可以修練花月行了吧!」阿然心急的道。
    阿然迫不急待看著秘笈上的功法,玄妙的步法,在阿然腦中化成虛影,一個飛賊在演示著花月行的所有步法,頓時阿然將所見吸收,融會貫通。
    「師父我準備好了!花月行我全部學會了!」阿然興奮道。
    「那就秀兩下來看看……」青箕揮手道。
    阿然腦中演示著步法,身隨意動,一個躍步,飛出三米之遠,腳步輕盈,在屋頂上穿越,就如平地般,如月光下的飛花,隨意的飄、隨心的展示自己。
    「師父!你看我這步法,會飛欸!」阿然邊跑邊跳的喊道。
    青箕笑道:「沒想到這步法,還挺不錯,用到四品都沒問題……」
    任務完成1/1,獲得獎勵,淬體丹十枚。
    阿然接過一袋丹藥,接著收到了下個任務通知,新任務!穿著戲服與花旦黃對話0/1。
    「蛤?穿著戲服跟花旦黃對話,是什麼鬼任務?」阿然一臉疑惑道。
    青箕笑道:「既然任務叫你做,就做,怕啥?不想醒了嗎?還是想吃天罰?」
    「做就做!怕你啊!」阿然咬牙道。
    阿然穿上戲服,有些彆扭,袖子太長而且還拖地,裙襬也是。
    「這到底是什麼鬼,就這樣去見花旦黃?」阿然一邊將過長的部分捲起固定。
    「你這樣子真的很像變態……」青箕忍笑道。
    「還不是任務要求的……」阿然無奈道。
    青箕揮揮手開啟空間,「剩下你就自己完成吧!記得你拿到的淬體丹,在你覺得自己快死的時候吃!我在終點等你!」笑了笑離開。
    阿然拍了拍臉喝道:「一鼓作氣,完成任務醒來吧!」
    阿然運行身法,一路奔向花旦黃胭脂店,如一陣風般在車水馬龍的人群中穿梭。
    「到了!胭脂店,我真的要穿這身戲服進去跟花旦黃說話嗎?」阿然撓了撓頭猶豫道。
    此時的阿然一身的戲服過長的地方都被捲起,彷彿在田地裡插秧的農夫,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高級的農夫,因為身上的戲服太過華麗,路人紛紛投以鄙視的眼神。
    阿然察覺到四周的眼光,搖了搖頭走進了胭脂店,「走吧!還是趕快結束吧!」
    一身顯眼的華麗農裝,馬上引起了花旦黃的注意,「客觀!歡迎蒞臨小店,要點什麼呢?」
    「我嗎?沒有就找你聊聊而已……」阿然左顧右盼的道。
    任務完成!1/1獲得獎勵,淬體丹十枚。新任務!逃出包圍網,成功到達末寒居0/1。
阿然收起淬體丹,正準備離開時,花旦黃開始大喊:「抓賊啊!有小偷!」
    阿然滿臉問號:「啥?小偷?我嗎?」
    就在阿然還在思考問題時……一群黑衣人從胭脂店的四面八方出現,將阿然團團包圍。
    「什麼情況?我不是小偷啊!各位聽我解釋……」阿然連忙解釋道。
    還來不及解釋的阿然,在黑衣人一瞬間無死角的攻擊,阿然無法逃脫,只能任憑宰割。
    「啊!別打臉……呃…斷了斷了…呃!」阿然被一段毒打。
    此時阿然想起,師父臨走前說的,淬體丹在自己快死的時候吃。
    阿然使出洪荒之力從袋子中取出一顆,二話不說立刻吃了下去,不停的接受著黑衣人的毆打,好像有幾根骨頭斷掉,忽然之間,身體開始感覺一陣痛苦,開始劇烈加大,感覺全身上下的骨頭都要碎裂了,但是過一陣子又好了。
    「啊!啊啊啊!這次真的要死了……呃……」阿然痛到失去意識。
    過了一會之後,阿然再次醒來,是阿然一開始躲的屋頂,任務依然沒有成功,四周又開始出現諸多黑衣人死盯著他。
    「不是吧!這些黑衣人太多了,先跑再說,寒河村可是我的場子。」阿然突然身行一動飛出三米之外的屋頂上。
    黑衣人眼見阿然開始移動,竟然開始組織行動,形成包圍網,各種暗器、網子、武器、法術,往阿然身上狂噴。
    高速移動中的阿然,不停逃跑,時而中個暗器,「要命啊!這些人,完全是想殺了我,人太多了根本跑不出去,還一直被控制在他們的包圍網中……」
    此時黑衣人將阿然逼向了一處死巷,阿然再次無路可逃,不久後阿然又是慘遭一頓毒打。
    「別打臉!啊!那裡不行!啊~~」阿然受到慘絕人寰的圍毆。
    阿然再次脫下淬體丹,他漸漸感覺這些毆打,在黑衣人配合的毆打下就像有奇效一樣,並沒有那麼痛,儘管身體的骨頭不斷的斷裂有重接,被打的地方依然很痛,卻感覺自己身體越來越強壯。
    「啊!不行了,要死了,這次真撐不下去了……」阿然在吃了一位拿著手指虎的黑衣人拳頭後昏死過去。
    一樣的位子,無限的循環,一次次的逃脫讓阿然筋疲力竭,此時阿然感覺到身心俱疲,是精神上的折磨,不停的被毆打,然後淬體所帶來的痛苦。
    通知!任務時間終止,任務失敗,將實施「天罰」。
    天空中烏雲密布,慢慢凝聚在一起,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電閃雷鳴。
    阿然抬頭望向天空道:「來了嗎!?我手中的淬體丹剛好只剩一顆,給我來一發大的吧!」
    天空的閃電蓄能已經完成,正蠢蠢欲動著。
    阿然吃下了最後一顆淬體丹喊道:「不要打臉!」
    天空中烏雲霎時一道道閃電劈向阿然,被劈中的阿然倒在地上不停抽動著,「啊啊啊……呃呃呃……喔喔喔……」
    此時的淬體丹開始作用,不停的將身體的所有骨頭粉碎後有復原,阿然倒在地上不停的抽動著,結束時,阿然如焦炭一般除了,身上的戲服以外沒有一處不是黑的。
    「呃~好痛……結束了嗎?」阿然從天罰中醒來。
    此時阿然爬了起來,稍做整理,盤地而坐,開始運氣全身,一邊檢查身體的狀況,一邊凝聚靈力。
    「這次天罰之後,我感覺自己的體魄又強健了許多……」阿然摸了摸身體道。
    新任務!與村口花旦黃對話0/1。
    阿然在聽到任務提示後,便起身趕往胭脂店,此時的他感覺身體更加輕盈,幾乎不需要出什麼力便可以達到之前全力衝刺的效果。
    胭脂店前,阿然在腦中預想了待會黑衣人可以出現的路線以及待會所有可能的畫面。
    「上吧!就在這一次解決!」阿然摩拳擦掌道。
    阿然一進胭脂店,便朝花旦黃走去,自信的邁著大步,再重新開始不知幾次後,阿然彷彿達到了不一樣的心境。
    「欸!花旦黃,把你小弟都叫出來,新仇舊恨一次解決。」阿然拍桌道。
    此時黑衣人霎時從四面八方衝向阿然,手持著各種兵器,準備照計畫將阿然拿下。
    「太天真了,現在的我,是不會再讓人抓到我的。」阿然怒喝一聲騰空跳起。
    一瞬間所有黑衣人來不及反應,一部分的人撞在一起,一些起步慢的停在了原地,向阿然丟出暗器。
    經過多次淬體後的阿然,覺得自己的力量得到了巨大的提升,現在的他就一隻手都能舉起一頭牛。
    阿然落地後踩在黑衣人上,將其中一個黑衣人舉起面對突如其來的暗器,奪門而出。
    阿然手中的黑衣人:「嗚嗚嗚……」昏死過去。
    「委屈你了!被你們扁了這麼多次,只好出此下策,感覺自己真的越來越像個壞人了。」阿然一邊舉著黑衣人一邊跑道。
    黑衣人見狀自己的同伴被當盾牌用,決定改變策略開始在提前封鎖阿然去路,形成人牆。
    阿然見遠處人牆堆起,將手中的黑衣人盾牌用力拋向天空,隨後全力衝刺加速,當黑衣人盾牌到達滯空點時,便一躍而上將盾牌作為踏腳點,一蹬便飛出了幾百米之外。
    黑衣人被阿然這一手下的呆在原地,一時間不知所措,突然重心不穩人牆,便倒落的七零八落,回首的阿然只是冷笑便繼續向末寒居前進。
    「就算再來個幾千個人我也不怕!哼!」鼻子出氣的阿然道。
    一路奔出寒河村後,黑衣人都沒有追上來,看來是安全了。
    就在阿然準備通往七宿廟後的山道往山頂前去時,前方出現了幾位氣場與前面黑衣人不同的,白衣人出現了。
    「換個衣服就以為能在抓到我了嗎?」阿然笑道。
    就在阿然說話時,一個白衣人擲出一枚飛刀,擦過阿然的臉龐留下一的傷痕,這警告性的攻擊帶著嘲諷。
    「真的假的!快到我都來不及反映。」阿然摸了摸傷口道。
    阿然雙拳緊握,心中念頭一想,在這最後的關頭,必須撐過去……
    阿然調用全身靈力凝聚於腳,一瞬間花月行步法踏出,霎時已經來到了白衣人面前三、四人身,就在白衣人準備出手時,阿然的身影忽然化作數個,在白衣人暗器集中這個身影時,卻都散成了花瓣。
    「你們太小看我了,之前一直被你們打,都是因為要借你們的手幫我淬體。」阿然在穿過白衣人之後喊道。
    此時的阿然已經進入山道,開始全力奔向山腰,緊追在後的白衣人,受限於地形無法全力攻擊,只能盲目追趕。
    阿然對末寒山的了解,讓他能以最快的路徑與速度達到山腰,再加上身法穿梭在樹林間,就像魚在水裡游泳般。
    就在接近山腰前幾里路,阿然轉頭注意著白衣人,只見白衣人都已經不見,是否被自己甩開了放棄追自己了?
    正當阿然放下警惕時,一堆飛刀以極快的速度射向他,頓時間無法逃離的阿然,硬吃了幾把飛刀。
    「可惡!我可不能栽在這,離終點不遠了。」阿然拔掉身上的飛刀道。
    就在白衣人下一波攻擊將到來之時,阿然開始積蓄身上的靈力,將在下一擊分出勝負。
    白衣人眾人同一時間發出飛刀,就在此時阿然,運轉功法,畫成五個阿然,開始在原地旋轉,各自形成了一道小型颶風,迎面而來的飛刀,被風流捲進去,再出現時已是滿天花海,這時的阿然已經來到了山腰,準備向山崖躍下。
    「我這招可是,學廉叔的招式,憑我的聰明才智,小意思!」阿然貧嘴之後便躍下山崖,一陣狂風將阿然捲起,飛向末寒居。
    在阿然踏上末寒居的那一刻,任務完成!到達指定逃離地點,獲得獎勵淬體丹二十枚。
    您已抵達記憶點,將可以進行儲存並離開夢境。
    阿然收起淬體丹,走向末寒居內,看著熟悉的三人,「我回來了!」
    「回來了啊!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吃東西?」青女道
    「不錯嘛!小子我看你還吃了一記天罰,我還以為你要吃個幾十發才會開竅勒!」青箕笑道。
    「然兒!剛剛那招殘影旋風!很棒呢!」廉叔喝著茶道。
    「不餓!我想要醒來了,明天還要跟春前輩出去呢!就我的天資根本不需要吃天罰,要不是我想要淬體,他還劈不到我!廉叔那招,是我想到你以前用過的招式突然想到的,這還要謝謝你。」阿然摸了摸頭道。
    阿然說完話後,心念一起,從夢境中醒來,春府房內阿然躺在自己床上,拿著小說……


        各位道友好,非常抱歉,昨天因為一些私事沒能更新,欠的之後會找一天補上,也感謝各位的支持,《道心不死,涅槃再生。》我們下回再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