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54 誤會造成的惡鬥

空想能手 | 2021-07-21 22:59:40 | 巴幣 20 | 人氣 60


  就在現場劍拔弩張之際,奎多臉上突然浮現出一絲笑容,張嘴大笑著說到:「哈哈,這當然是開玩笑的,你是我哥的人,我怎麼可能會殺了你呢。」

  本來臉色鐵青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也因為這句話終於鬆了口氣,表情也不再那麼緊繃。

  「總之你就讓飛龍騎兵把你帶回領地,由你現在的副隊長來代替你的職務,你這次的失職我也會如實報告給那老頭和我哥的,待在家裡等待懲處的消息吧。」奎多邊笑邊說到。

  「是…我明白了…。」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雖然還是十分消沉,但是似乎是因為至少保住了性命,而不再是心如死灰的模樣,就帶著這樣的表情從會議廳中離開。

  「不過…這次的戰果還挺有限的呢,這樣就不太清楚那老頭還會不會持續投入兵力了呢。」奎多聳聳肩,看著拉緹娜說到:「守城戰,而且還動用了『封能結界』和一名A+級魔法師,都只能拿到這樣的戰果,而且作為招牌的空艇和流星戰斧都沒拿下什麼功勳,這樣下去的話這場戰鬥就算繼續下去會獲得勝利也沒什麼意義啦,輸了就更糟糕了。」

  「咳,奎多大人。」認真型的斯文男子右手握拳放在嘴巴前咳了一聲。

  「反正就是這樣啦,我們不能增加增援,得靠這樣的陣容取得勝利才行,所以在這種狀況下,我覺得必須同意流星戰斧的提案呢,用那些沒有戰鬥力的人民作為誘餌,總比我們自己來當誘餌還好得多。」奎多敲敲桌子,接著說到:「那接下來就盡快設置那些魔法道具吧,可不能讓他們逃掉了。」

  「另外再讓流星戰斧和飛龍騎士在附近的天空上持續巡邏吧,也算是增加第二層的保險;威爾斯爵士負責帶人去各地設置魔法道具,之後回到城裡繼續待命;其他北方守護騎士團的人就全部回到空艇上待命,以便隨時出發討伐敵人,沒問題吧?」奎多問到。

  「是,沒有問題。」拉緹娜首先回應,威爾斯緊隨其後,最後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副隊長也應和到。

  「很好,那就開始各自的工作吧。」奎多接著喃喃說到:「接下來可是持久戰呢,看看哪邊的精神會先崩潰吧。」



  視角回到庫沙塔魯城中,數十個蒙面人手持長劍、彎刀追趕著五個流氓打扮的人,穿過許多條小巷。

  流氓打扮的人身上都有著銀色蜥蜴的刺青,證明了他們是銀蜥幫的成員,但是曾經在街上威風凜凜的他們,此時面對數十人的圍捕也只能狼狽逃亡。

  「哈…哈…哈…我們的商會…呼…哈…就在前面了。」衝在五人最前方的銀蜥幫成員喘著氣向後方的同伴股勁。

  「該…該死的…這都是第幾次了…媽的…從二把手掛了之後…俺們…就一直被這樣…壓著打…那些蒙面混蛋根本不知道有多少個…媽的…這樣殺個沒完…啥時才到頭啊…。」第二人抱怨著。

  「別…別說了…呼…呼…還是…逃命…要緊。」第三人搖搖晃晃著,靠手扶著牆壁勉強穩住身體,向前繼續奔跑。

  就在這時後方傳來了兩聲慘叫,跑得慢的最後兩人被砍傷了背部和腿部,在摔倒不久就被幾個蒙面人亂刀砍死,剩下的黑衣人則繼續殺向剩下的三人。

  「媽的…這都什麼破事…出門收個保護費都被這樣追殺…難道是出門就是死的意思嗎!?」第一人怒吼著仰天狂奔著。

  「你還真它媽有餘力耶…有力氣說話…還不如草他媽的跑得更快一點。」第二人向第一人『友好』的比出中指。

  「草!你他媽眼瞎嘛!你說誰跑得慢—。」第一人本想大罵,卻在轉頭時正好看到了從自己眼前飛過箭矢,以及背後呼嘯而過的許多破風聲,向後一看才發現後方的蒙面人已經把武器換成了十字弓,而第三人已經被射成了刺蝟,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草!草!草!草!」第一人不停大罵著,加快腳步衝過了眼前的彎道,前方就是銀蜥幫經營的銀蜥商會。

  不久之後,兩人終於逃回了商會裡,雖然是根據地,但是他們比起號召同伴來回擊,還是選擇立刻關上了大門,理由也很簡單,遭到了數日的圍殺,庫沙塔魯城城內的銀蜥幫力量遭到大幅削弱,已經沒有餘力可以分配大量人手到商會裡了。

  因為對方一般都會在他們進入商會後不再發動攻擊,於是倖存的兩人都忍不住露出劫後餘生的喜悅表情,第一人也伸出手比出三,苦笑著說到:「呼…呼…呼…草…保護費只收了三間啊,就為了這幾枚銀幣,今天還真他媽刺激。」

  第二人同樣苦笑著回答到:「可不是嘛…呼…呼…就連和黑兔幫交戰的時候俺們都沒有這麼大的損失,這幾天俺還真是大開眼界了,現在都已經死好多人了…。」

  「可能都有千人了吧…該死的蒙面人,要不是二把手被殺了,我們哪裡會這樣被單方面壓著打啊。」第一人用拳頭捶地板,憤怒地說到:「等我們重新匯集力量之後,一定要把那個計劃這一切的宰相兒子殺死!」

  「是呀,這些人大概是梅特涅家的死士,沒想到那個宰相的兒子居然會用這種殺死自己親生姐姐,然後把這件事誣賴到俺們身上來換取大量兵力的陰招,就連俺們都不會用這麼惡毒的方法。」第二人也有些憤恨不平的握緊了拳頭。

  「媽的,二把手當初是要所有人得到信號才能動手,明明當晚就沒看到信號,怎麼可能會動手…可是我們卻完全沒辦法辯解,就因為我們是貧民、是非法分子,就連闡述事實的資格都沒有…啊!真是快氣死了!」第一人猛然站起身來。

  「俺也氣,但是氣有什麼用?俺們現在人數不如對方,連活下去都有問題了,還是先別去想復仇的事情吧。」第二人背靠著門板,有些頹廢的把頭埋進膝蓋,沉聲說道。

  「真窩囊…但是你說的沒錯…,現在還是先活下去—。」第一人身後的窗戶玻璃突然碎裂,一個蒙面的人影撞破窗戶闖進了商會裡,同時也把手上的彎刀刺進了第一人的胸口。

  刀鋒穿過了放在胸前的錢袋,和肋骨之間的間隙,透到了背部,銀幣和銅幣因此掉得滿地都是,並被第一人的鮮血所淹沒。

  「草…這是…違反…規則吧…。」第一人吃力地抬起手,而對方的回應則是把手中的刀用力轉動,肋骨因此而斷裂開來,發出了清脆的折斷聲,第一人也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癱軟著倒在了地上。

  而第二個蒙面人和第三個蒙面人也翻過窗戶跳進了商會裡。

  「啊…啊啊…怎麼會,不應該會進來的—。」第二人好不容易從兜裡取出匕首的瞬間,就被其中第一位近來的蒙面人砍了頭。

  接著第二個進來的蒙面人打開了門,並對屋外的蒙面人下令:「搜,不留活口。」

  蒙面人們點了點頭,四散開來,一間一間地確認著商會內的房間。

  當蒙面人們搜完一樓的房間,暫時回到大廳裡,準備在向樓上出發時,他們身後的大門附近卻突然傳出了聲響—

  「喔,是客人啊?這幾天都沒客人來真的是閒得發慌,是該好好招待一下你們了呢。」眼前的是半裸著的上半身有著銀蜥蜴刺青,披著棕綠色風衣,下半身穿著緊身皮褲和長皮靴的男子張著腿,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商會裡,從樓梯下方仰視著他們。

  「銀蜥幫首領!殺了!」剛才第二個進門的蒙面人下達了命令,其他蒙面人也立刻跳下樓梯,從各個角度投出暗器並衝向了他—

  銀蜥幫首領的身體像是河豚一般猛然鼓起,身上冒出無數球形腫塊後,三十隻的手臂便同時從這些腫塊中噴發而出,把暗器直接彈開。

  這些手要嘛直接貫穿蒙面人的身體,在對方身上開出一個血窟窿;要嘛就是直接抓住蒙面人的頭,按在牆上把腦袋砸成碎塊。

  不到三秒的時間,唯一活著的就只剩下銀蜥幫首領特意留下來的那名第二個進入商會的蒙面人,當然也按照以往的習慣,在剛才的攻擊裡,切斷了對方的四肢。

  「那麼,就開始來問些問題吧,一起來探討死士到底多能保守秘密吧,這必須要你的協助才行呢。」銀蜥幫首領恢復人形的狀態,抓住對方的頭,把對方的臉抬起冷笑著說到:「老子雖然不太重視這個幫會,但是這個幫會名義上還是屬於老子的,你們想潑髒水給老子,或是想殺老子的人,都應該給老子惦量惦量。」

  銀蜥幫首領說完後,就把五指併攏的左手手指刺進了蒙面人的左肩,並把手指在裡面攪動著,見蒙面人還忍著不出聲,就把右手握拳,砸向了對方的下體,在對方兩腿之間留下了一片血泊,蒙面人也終於發出了慘叫聲。

  「嗯,就該這樣,你們不過只是人類,在怎麼能忍,終究是有極限的吧。」銀蜥幫首領點點頭,把右手也變成五指併攏的姿勢,刺入了對方的膝關節,並說到:「別擔心,還有很多呢,我們可以慢慢來。」

  之後,銀蜥商會內傳出的慘叫聲,整個晚上都在也沒停止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