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β.遺落的遺忘的遺失的

破破內褲老師 | 2021-07-21 18:22:57 | 巴幣 126 | 人氣 143



       痛苦--

       宛如千針萬刺般扎進身體內的劇痛,以及進入身體後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蠕蟲。

       跟以前小學一年級發燒時很像,但是所感受到的不適卻是遠在那之上的數百數千倍。

       喉嚨不舒服,好乾、好澀、好痛……

       眼皮沉重,想要闔上卻被彷彿隨時都會跳出來的心臟給驚醒。

       雖然手指能活動,但卻完全沒有了知覺。整副身體躺在床上,彷彿正在下沉陷入泥沼之中……

       要被吃掉了……這個世界要把我給吞噬掉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非得變成這樣……

       頭也感覺隨時都要炸開,前所未有的劇烈疼痛伴隨著相似閃光的幻覺一閃一閃的炸開來。要形容更貼切的話,就像是鐵鎚敲打著挖掘的工具,從頭顱內側往外不斷撬開那樣。

       在地球上,常會有所謂的冒犯神明而遭到天譴。所以因為我不信任何宗教,就要遭到如此的折磨嗎?

       雖然相信有類似神明的存在,但否定了屬於宗教的形象。僅僅是這樣就會遭到天譴嗎?

       啊啊啊……

       啊啊啊……



       ……



       「奧丁啊……睜開您的左眼,--不就知曉答案了嗎?」

       「密米爾……」

       有著一頭長及肩膀、在黑夜中閃耀的白銀頭髮,阿薩神族之長、兩族領袖--奧丁 · 沃坦。輕輕撫摸戴在左眼上的眼罩,並用唯一能目視的金色右眼看向眼前的老人。

       老人的頭顱不在脖子上,他彎著身子一手撐起拐杖,另一手抱著自己的頭顱。衣著破破爛爛,任憑紊亂的長長鬍子自然垂落,頭上戴著相似王冠的棕色樹環,以模糊白色的雙眼直視前方。

       「密米爾,我只能拜託你了,請告訴我吧……那孩子究竟怎麼了……?」

       回頭望向躺在純白床單上的黑髮男孩。以猙獰痛苦的模樣不斷掙扎,全身散發著熱氣,體內的水份正以驚人的速度消散著,周遭的僕人正不斷的為他補充水份。

       老人密米爾用他那睿智的雙眼,與奧丁一同望向黑髮的嬌小孩子,那是奧丁征戰歸來的路上,偶然撿到的未知存在。

       雖是未知,但老人密米爾卻知曉他的來歷。緩緩走向孩子的身旁,木製拐杖上伸出細長的觸手,輕輕觸碰對方的額頭。

       「這個孩子並非九界之物。他來自於名為地球的世界,不巧誤入生與死的夾縫之間,因而踏進我等的命運之中。」

       老人回過頭看向奧丁……

       「真是美妙,不是嗎?在這世上既定的一切中,卻闖入不被命運束縛的孩子,這可不是僅僅偶然就能得到的緣分。」

        孩子的存在固然驚奇,但老人密米爾更感興趣的,是奧丁將他撿來的意圖。

        奧丁雙手交叉抱胸,雖明白老人言下之意,但現況不由得他細細長談。身上迸發而出的威壓,化為無形的長槍直指老人的眉頭之間,強逼密米爾回應他的疑惑。

        密米爾露出無奈的微笑搖搖頭,並將視線轉向孩子身上開始訴說發生之事……

        「那名為地球的世界是樹的枝芽末端,沒有充沛的瑪娜化為魔力供應他們魂與器的成長。而相比之下,誕生於此的我們雖習以為常,但九界是瑪娜必定匯聚之處,如今這孩子突然誤入此地,周遭豐沛的魔力包裹著他,致使身體內的能量無法發洩出去,也無法將外界的瑪娜吸收進去。能量流動的停止,讓他內與外之間的殼塞住,機能陷入了死結。」

       「……有辦法救他嗎?」

       「這個嗎……」

       「不要賣關子了,快說。」

       「呵呵呵--這孩子是人類,所以辦法倒是有。」

       「人類……人族嗎?」

       在九界之中,人族是六族中最下位的種族,雖然能自給自足,但跟其他五個相比身軀不僅嬌小,力量也是絕望的低劣,成長性更是幾乎沒有。

       不僅如此,他們所居住的世界《米德加爾特》,不存在豐富或稀有的資源,也沒有任何值得侵略的的要素。

       不過喜愛和平的華納神族守護著人族,也因此在阿薩神族與華納神族的合併下,被推為兩族領袖的奧丁也就成了保護人族的守護者,但也因此更能理解到人族的弱小。

       「非也。」

       老人帶著意味深長的笑容,否定了奧丁的話語。

       「人類並非人族,就像阿薩神族與華納神族兩者相似,但本質卻截然不同,雖說如此,但至少彼此是對等的。可人類與人族卻是上下關係,人類所擁有的潛力是不可估量的。」

       「什麼意思?」
       
       「我們所熟知的人族,是為了在這龐大世界生存而選擇適應掙扎的弱小之物。但人類是在沒有魔力的上層世界,裡面可是空空如也……打個比方,就像可以裝入任何東西的蛋,有著能夠孵化出無限的可能……」

       老人向奧丁伸出自己的頭顱,以一副覺得有趣的樣子繼續說道……

       「所幸他還是個孩子,適應力特別強大。奧丁,若你想要拯救他,只要一顆《永生蘋果》即可。」



        ……



       --《永生蘋果》,又稱《智慧之果》、《力量之果》、《永恆果實》、《黃金蘋果》。

       阿薩神族與華納神族彼此共享的果實,他們作為不完全的神體,需要外在因素來維持自身型態的完整。

       乍看之下像是供需關係,但事實上兩者是聯繫一起的。《永生蘋果》亦是神族;神族亦是《永生蘋果》。果實有著每個神族自身的血與肉、蘊含著自身靈魂的一部分,是各自神族一部分的顯現。

       也因此,《永生蘋果》的數量會跟著神族一同增減。而不論是阿薩神族還是華納神族,一位神族成長的過程中,都需要吃下三顆《永生蘋果》才能成為完整的個體,那也代表若有一顆因某種因素而損壞,將必定有一名註定成為缺陷的神族。

       而兩大族為了各自種族的延續。守護《永生蘋果》的成長,讓彼此之間的力量日益壯大。

       「命運……竟是如此嗎……」

       脫下眼罩的奧丁在陽台看向星空,他腳下是以世界樹那猶如山脈的其中一根樹根為地基,並以此日益繁榮的《阿斯加德》,是由無數矮人用各種富麗堂皇的石材建立而成的崇高之都。

       遠望眼前無數的樹根山峰、綿延世界盡頭的雲霧邊境,在那幾乎不可能看見的世界另一側。奧丁用自己的左眼看向華納神族的家鄉《華爾海姆》。

        奧丁喜歡爭鬥,他享受於在與華納神族之間沒有任何意義的久遠戰爭之中。但因戰死而空缺的族長之位,以及長久下來的創傷累積,他與兄弟索爾最終還是選擇了停戰,並肩負起種族的存亡大任,成為了一族之長。

       改變他的不只是兄弟索爾,更是因為渴望力量而獲得的左眼,讓他看到了絕對無法避免的未來。

       --《諸神黃昏》

       九界伴隨著世界樹的根基崩塌而一同殞落,萬物接受毀滅並被引導至新的重生。--但是,在這崩塌之中卻伴隨著不該有的混沌與黑暗,奧丁的左眼看到了那個未來。

       比任何萬物都還要強大的奧丁 · 沃坦,卻受到了名為命運的束縛,等待迎來屬於自身的結局……

       然而,奧丁卻彷彿看見一絲希望,那並非是左眼所見之處,而是自身的眼睛看到的一絲機會。

       奧丁回頭進到寬廣的明亮寢室,看著臉色蒼白、痛苦萬分的男孩……

       並非來自這個世界,是個不被世界的命運所束縛的奇特孩子。

       「……」

       如果可以,奧丁非常樂於貢獻出來。但屬於奧丁的三顆《永生蘋果》早在過去就以食用完畢。

       「……」

       沒想到自己所做之事,竟與註定的命運有相似之處。

       「……」

       手裡握著一顆《黃金蘋果》,奧丁的雙眼直視著眼前的男孩……

       「請原諒我,孩子。」

       當奧丁手上的果實掉落之時,金色的力量化為養分進到男孩的嘴裡……

        「--吾以父親之名,賦予汝名為--《貝爾 · 沃坦》。」

       就此,唯獨一人還記得的故事,就此開始了……



創作回應

見朕騎姬の時刻
起源
2021-07-22 13:21: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