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53 不打高風險的仗

空想能手 | 2021-07-20 23:46:42 | 巴幣 20 | 人氣 87


  「『破空斬』。」拉緹娜面對撲面而來的黑色鬥氣,直接揮出斧頭,向前射出斬擊波,輕易地打散了面前的黑色鬥氣,斬擊也繼續前進,破壞被副團長剛才的攻擊,而被碎石填滿的崩塌洞穴。

  這個攻擊的確一時打開了洞穴的縫隙,但是很快的周邊的岩層就因為自身不夠穩固,而發生了二次崩塌,洞穴周邊的區域明顯的往下陷了一些。

  「看來有選過地點呢,特意選擇這種岩層不穩的地方開洞,這條路應該是怎麼樣都不能走了呢。」拉緹娜看著那個坑洞,對趕來自己身邊的威爾斯和北方守護騎士團的部隊長們說到。

  「那麼找到一條可以下去的路,直接在裡面施放毒氣如何?地道這種幾乎密閉的空間應該會很有效吧。」北方守護騎士團的一名魔法師提議到。

  「但是要是他們把通道密封上的話,毒就沒有效用了,反而會讓我們自己不能進入通道了,所以既然他們的隊伍中有重型巖龜那種行動緩慢的魔物存在,那麼勢必不可能逃得很快,如果聚集城內所有A-級以上的戰鬥力進行追擊的話,曝屍人不可能有那麼多的魔力可以不斷轉移魔物,我們肯定能咬住對方的尾巴。」北方騎士團的大隊長用自己的右手比成爪狀,抓住自己的左手並說到:「只要我們能一直確定牠們的位置,之後就能聯絡奎多大人,對曝屍人一夥進行夾擊。」

  「那就這麼辦吧,A-級的話就算地層崩塌應該也有辦法存活。」拉緹娜接著說到:「所以現在的重點就是要先找出一條可以正常行走的道路。」

  「我們會盡快找出來的。」威爾斯說著,同時指揮衛兵開始行動。

  「嗯,拜託了。」拉緹娜看著地面,就像在透視著地層裡的魔物們一樣的說著—



  「這裡應該已經到城牆附近了吧~?」抓著阿朗索的肩膀,被阿朗索背在背上的莉奧娜接著問到:「那麼是要繼續用地道前進~?還是回到地面呢~?」

  「繼續在地道前進,地面遮擋物太少,現在的距離幾個瞬步就能追上我們,到時候被對方死咬不放的話,無論是地面還是地道都會無法選擇,只剩下戰鬥一途。」副團長回答到。

  「反正沿途也都有堵上道路,無論他們是用火攻還是猛毒,都沒辦法有效的傷害我們,那還是不暴露行蹤比較安全不是?」變回黝黑皮膚壯漢的團長一副非常理解的樣子說到。

  「也是呢~只要我們還深潛在地下~就算他們有空艇又如何呢~就這樣逃到森林附近吧~。」莉奧娜才這麼說著,一個巨大的崩塌聲便帶著回音從遠方傳入了眾人的耳中。

  「當然~敵人直接從地道追來的情況另算~。」莉奧娜燦笑著補充到。

  「…我已經讓另一個蠕蟲同伴去阻擊對方了,這樣一定能讓他們無法前進。」被團長用公主抱抱在胸前的曝屍人說到。

  「喔~是有毒的那隻嗎~?之前給流星戰斧造成重大影響的那隻~。」莉奧娜笑瞇瞇的說到。

  「嗯,之前擔心牠誤傷其他同伴,所以讓牠在城外待命,現在敵人離我們還有一段距離,是牠最能自由行動的機會。」曝屍人露出銳利的眼神說到:「他們不放毒,就由我們主動來放。」

  「呵呵~他們絕對想不到呢~一定要讓他們措手不及~就像他們對付我們的那樣~。」莉奧娜愉悅地笑著表示贊同。



  本來一路順利地向前邁進著的拉緹娜很快地就察覺到,自己進來時的道路被魔力所覆蓋,當她轉頭一看時,才發現退路上已經布滿了紫色的氣體。

  吃過一次這種氣體的虧,拉緹娜不敢掉以輕心,立刻出聲警告周邊的人:「會噴出劇毒的蠕蟲來到這附近了,地底下對我們不利,現在立刻撤退。」

  「什麼?我們進到洞穴還不到五分鐘吧,這麼短的時間您就要我們回去了?您莫不是在說笑吧。」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冷聲說到,似乎是真的很不滿的樣子。

  「情況不一樣了,這跟幾分鐘沒有關係。」拉緹娜搖搖頭並說到:「地下是蠕蟲的領域,牠們可以輕易的來去自如,更何況這次的還是帶毒的特殊個體,他就算不和我們正面對抗,也只要用毒氣填滿坑道就能殺光我們,面對這樣不利的狀況,我不認為現在是適合追擊的好時機。」

  「嘖,那就只能放跑他們嗎?要是錯過了這次,要再抓到他們可就沒那麼簡單了。」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用類似於抱怨的話語反駁到。

  「不會太困難的,從他們這麼著急的對迪佛斯堡發動攻擊來看,他們可能有什麼必須盡快攻擊的理由,而這個理由最有可能就是—糧食不足。」拉緹娜接著說到:「飲水可以透過地下水水脈或是水魔法解決,但是地下的糧食資源很少,糧食問題是不可解的,尤其是對重視魔物的曝屍人來說,不可能選擇讓魔物相食解決飢餓的作法,那麼他們就必須掠奪外部資源,對他們來說最好的資源點,就是周圍的人類聚落,只要在周圍的村莊都安裝魔力的感應器和通訊器,我們應該就能重新捕抓到他們的行蹤。」

  「但是…這樣會有無數村民犧牲的吧?」一名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年輕騎士問到。

  「我知道,但是比起只是單純地面臨高風險還可能毫無成果,我認為付出一些犧牲取得重大成果的方法更好些,這種時候還讓戰鬥力量受到打擊的影響對迪薩郡是很致命的,迪薩郡不能承擔這樣的風險。」拉緹娜嚴肅地說到,讓張口欲言的那名騎士最終也只能黯然地閉上嘴巴。

  「的確,這裡並不是庫雷格斯侯爵領,要是我們在這裡付出了大量的鮮血,那才真的是毫無意義的行為。」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拍了拍那名騎士的肩膀,轉頭看著拉緹娜說到:「不過能立刻就想到犧牲領民的方法,可能確實是有些冷酷了,該怎麼說來著…看來最近對斯托諾瓦子爵家的傳聞並不假呢。」

  「…什麼意思?」察覺到對方的語氣中帶有不屑的拉緹娜,皺起了眉頭。

  「就是那個傳聞啊—為了追討犯人直接帶領士兵包圍王室直轄的亞黎城;還對行政長官交付予你們的犯人使用殘酷的私刑,把他們用馬匹拖曳直到死亡為止;現在又有把迪佛斯堡的城民當作吸引掠奪團別動隊的誘餌;未來又打算把周邊的領民當作吸引魔物的誘餌,可確實是好手段呢。」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用諷刺的語氣接著說到:「『邪惡貴族』、『邪惡家族』這些雖然最早是王都傳出來的,但是看起來卻是名副其實呢。」

  「這樣啊…真沒想到我作為『亞特涅伯爵家』的子女,使用的不過只是戰略的手段,卻也會被這樣指責呢。」拉緹娜嘆了口氣,接著冷聲說到:「我不想說難聽話,但是你們過去所有的行徑就是絕對的正派嗎?什麼時候輪到你們來指責我了?如果真的不滿的話就不要只是抱怨,提出一些實際的建言如何?」

  「還有—。」拉緹娜揮出一刀把逐漸逼近的毒氣驅散,接著說到:「毒氣已經變濃了,要再探討什麼等出去以後再說,現在沒有這個時間,不跟上來的話就丟下你們了。」

  「嘖,跟上她。」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似乎還是有些不滿,但是迫於情勢,也只能讓部下跟在拉緹娜身旁撤退。



  大概十分鐘後,奎多乘坐的空艇回到了迪佛斯堡,奎多也和拉緹娜、威爾斯、『山嵐』、金髮青年外貌的『殘刃』,以及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見了面。

  「喔,戰果就是兩隻A+級魔物和一個A級實力的掠奪團幹部啊,真是—。」奎多聳聳肩,然後說到:「真是相當不錯了呢,跟沒逮著掠奪團先鋒隊的那傢伙,只能順帶消滅了其他兩邊的誘餌的我們比起來,你們的戰果已經不錯了。」

  「但是本來還能有更好的戰果的。」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在奎多面前單膝跪地,並這樣回報到。

  「喔,這話怎麼說。」奎多瞇起眼,似乎很懷疑一樣地說到。

  「掠奪團的副團長和六感幻惑兩個A+級都有進入陷阱!但是卻還是讓他們跑了,而且也不追擊,還有—。」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這麼說著,並瞪了一眼威爾斯。

  「還有?」奎多用大拇指摳著食指的指甲,漫不經心地說到。

  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把視線轉向了拉緹娜,接著說到:「還有本來已經組織好A-級以上的菁英小隊打算對那些匪徒追擊的,但是才剛進入地道沒多久就撤出來了,明明流星戰斧就擁有吹散毒氣的力量,只要我們再使用瞬步應該還是綽綽有餘的。」

  「喔,這麼糟糕啊。」奎多用小指挖了挖鼻孔,看似漫不經心地說到:「既然是嚴重的大錯,就該有人負責了呢,是吧?」

  「…大敵將前,我覺得不妥—。」拉緹娜才剛這麼說到,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就用更大的音量蓋過她的話並說到:「是的,還請您嚴加審查,重重責罰。」

  「聽到了吧,他是這麼說的,畢竟是哥哥強力推薦的人選,我也只能做出些表示了。」奎多拔出小指,看著指頭上的鼻屎,接著把視線投向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壞笑著說到:「那麼我方在內堡時指揮騎士團的人是誰啊?」

  「這…可是威爾斯大人才是當時的總指揮啊—。」「啊?說什麼呢?威爾斯可是斬下了敵方幹部的首級啊?你呢?而且,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對其他貴族動刀吧?他們可不是庫雷格斯家的人啊,就算真有什麼錯也是砍不得啊。」奎多冷笑著打斷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的話,接著用沾著鼻屎的小指往他一指,接著說到:「但是你是。」

  說到這裡,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已經留下了冷汗。

  「再來,流星戰斧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她說的話都是經驗的累積,她是不會說廢話的,而你卻敢和她頂嘴?可真是好膽識啊—喔對了,這次的騎士團指揮好像還是你吧?失職、頂撞貴族,然後繼續失職、繼續頂撞,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吧?」奎多朝北方守護騎士團的大隊長彈出鼻屎,接著說到:「可以去死了吧?你要自己動手還是我來動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