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10心煩意亂

藍飛璃 | 2021-07-20 19:30:02 | 巴幣 14 | 人氣 68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若真如妳所說,那麼妳應該很有活用治癒術的天賦。」他說。
我調整好情緒,緊緊的閉了閉眼後,才睜眼再次直視他,跨步走往桌邊,把手中的東西逐一放到桌上,同時懶洋洋地答。
「並沒有,我所能做的都是只有表淺的事情,最多就是療傷,但治病我可不在行。」
簡單的傷口醫治,如何促進深層傷口復原,減少傷者的感染風險與死亡的可能,這些都是我所會做的事。
然而那些醫學名詞,什麼疾病之類的,除了知道外,要我看診,我真的可說是不在行,畢竟我走向的本就是研究改善這些問題,並不像卡普托,可以那麼有耐心的逐一詢問,從中抓出問題並解決。
放好東西後,轉頭凝視他那令人血脈噴張的身體,我壓抑著內心想尖叫的衝動,伸出輕顫的手,開始小心翼翼地替他解開纏繞的布,一圈又一圈,待全數解開後,最終才將敷在傷口上的敷料取下。
將換下來的東西擺放到桌上,拿著清潔用水,準備替他清潔傷口然後檢視,卻見他正低頭看著自己的傷勢,突然讚揚的說。
「要這麼說,妳似乎太小看妳自己了。」他說完,抬頭看向我,透紅的薄唇並未有任何弧度,但他那黝黑的眼,卻明顯透著笑意,似是一種賞識。
「可能吧……」不願再被他影響,我刻意瞥了旁邊一眼,不與他正視,就怕自己好不容易撫平的心跳,會再次因他而失控。
掠過與他對視的可能,我拿著乾淨的布,低頭開始替他清洗擦拭傷口,清掉那覆蓋在傷口處的草藥膏,展露出的傷勢,明顯已經癒合並有些結痂了,仔細的檢查過前後的切口部分,確認傷口的癒合狀況良好,才安心地說。
「您的傷看起來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今天換完,明天就可以拆掉,不必再上藥了,之後只要持續保持乾淨通風,然後等結痂脫落就好。」
站直身子,面對長桌,拿了兩條乾淨的布,準備起了藥膏敷料,在上頭將藥泥塗抹均勻後,小心翼翼的拿起布的四角,面對他,準備替他敷上。
「妳知道,這樣的傷口,縱使使用治癒術,正常其實需要一個月以上才能康復嗎?」他語氣明顯地抓住了某種事情,肯定的用疑問句對我說。
那句話讓我一愣,緩緩抬頭看向他,只見他正以玩味的眼神看著我,那視線令我頭皮一陣發麻,我能感覺到自己又紅了臉,趕忙低下頭,強迫自己專心在敷藥上。
我沒有回話,只是猜想著他之所以知道傷口復原時間的原因,這想必是他受傷多次所累積下來的經驗,這其實滿正常的……
「以治癒的魔法性質來說,緊急治療以及傷口治癒是有種類區分,然而妳的治療術卻不同,不僅縮短了恢復時間,甚至還能使清創的傷口長出新生組織,讓傷勢復原良好,這種技術,真的是前所未聞。」
他繼續說,然而我將敷料貼上的手,卻因此嚇得一顫,差點讓布掉到地上。
努力平穩住內心的震盪,緩慢小心的將敷料貼好,收回手,我才以極緩的動作,抬頭看向他。
「您……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想不透他究竟是怎麼得知這些細節,因為就我知道的是,他是個騎士,習武之人,對於魔法的性質應該不會涉略才對……
突然間,稍早前的對話閃入腦海,那些話,使我輕抽氣,望著他的眼瞪大:「您……您會治癒術!」
這樣的認知,讓我對眼前的男人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然而此種思緒,卻也再次撩撥了我內心對他的好感,好不容易平靜的心湖再次起了陣陣漣漪。
胸腔內的心臟,再次快速的撲通撲通地跳著,我別過臉,清楚感受到臉上又是一陣發熱,緊閉上眼,又一次的開始想辦法將他的一切逐出腦海。
我睜開眼,不再看他的站起身,面對長桌,拿起另一條塗上藥膏的布,走到他的身後替他覆蓋上後方的傷口。
其實若仔細想想,身為王族的他,除了自身應盡的職責外,廣泛涉略也是理所當然的,只是因為要治理領土,攝政方面的能力相對肯定是較為卓越。
「請站起身,要幫您纏布。」貼上後方的藥布,伸手拿了纏繞用的長布,在他聽話的起身下,我的雙眼直視著他寬厚的背。
凝視著他身上大小不一的泛白疤痕,有些看起來是舊傷,有些則是近期的新傷,連日下來的換藥中,看過他的身體數次,那些傷痕也總讓我忍不住的想知道他到底是有過什麼樣的過去。
見他站穩後,我開始伸手替他纏繞固定藥物的外布,小心翼翼的,就怕去碰觸到他的身體,因為每碰到一次,那感覺如電流從指尖竄過,使得心跳無法控制的跳得加快,喜歡他的心,甚至讓我有想多摸幾下的念頭。
但,這根本就是騷擾……偷吃一點根本就是變態嘛……
當外布一圈又一圈的纏好,我仔細地將最後一小段布打了結固定,暗自於心底哀嘆。
這種近距離的接觸,在這幾日的過程中,我只覺得心臟的承受力是越來越差,從一開始還能淡定的換藥包紮,到現在的幾乎是碰到就想跑的心境,這樣的折磨,我完全想不出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不過好險傷口已經結痂,明天開始我就不用再如此折磨自己的心臟了,回想著這連續的過程,心底真的只有無限的心累和心淚啊……
換藥完畢後,我開始著手收拾起桌上的東西,用過的包布,我拿到靠門口的箱子丟入,凝聚魔力在指尖,輕畫了下,火紅色的光閃現,光火燃起,將布全燒成灰燼。
轉身再次回到桌邊,收拾著剩下的瓶瓶罐罐,正當我伸手要拿起清潔的水瓶時,他那好聽的沉穩聲線卻響起。
「妳很容易臉紅。」他穿著衣服,認真嚴肅的說。
框啷!
我被那話嚇得心慌一顫,伸出去的手一個不穩,翻了要拿起的瓶子,還好裡頭乾淨的水已所剩不多,僅灑了一些出來。
拿起一旁的布,我趕忙擦拭,而他的那句話,讓我的臉又是一陣發熱。
該死的傢伙,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抓核心講話!我不是在跟你開會上報,沒必要一直被你抓出問題!而且我之所以臉紅,是因為我害羞,對別人我才不會如此!
在心中憤恨不平的想著,擦拭桌子的手,忍不住地用力了起來,甚至帶著些惱怒,然而我卻越想越生氣,啪的一聲,用力的把那沾了水的布,奮力往桌上一丟,惱怒的瞪向他,於心中不甘的大吼。
因為我喜歡你啊!喜歡你!非常非常的喜歡──!
他被我的反應嚇了一跳,甚至因為我的怒瞪,明顯被瞪出了滿心問號,那困惑的眼,明白地告訴我他知道我生氣了,但卻不清楚我在生什麼氣。
「我臉不臉紅,跟您大人沒有關係!」哼了聲,我不開心的拿起桌上的東西,走向醫藥櫃,打開,將物品逐一放入。
「……妳、生氣了……」
他似乎被我這突如其來的怒火燒得不知所措,這句話,明顯的有著試探,但我卻因此有種更火大的感受,且更多的是那被看穿的惱怒與尷尬。
我忍著想怒罵的衝動,關上了藥物櫃,轉身瞪向他。
「你、閉、嘴!」這回,我完全拿掉了對他的敬語,同時不客氣的怒道:「我要去採藥了,中午以後才會回來,家裡有很多吃的,看你想幹什麼都行,自便!」
我憤恨的說完,走到房中的一個箱子旁,打開箱子,拿出我採藥用的背包後,用力的關上蓋子,憤然起身走到門邊,拿了外出用於遮掩的斗篷,開門準備出去。
「等等,我陪妳去。」
他在我這一連串的怒聲下,明顯露出了懊惱之色,而他此刻的提議,讓我的心跳頓時漏了一拍。
該死的,為什麼他總會這麼出奇不易的示好!
瞪了眼前被濃霧圍繞的森林一眼,我轉過身看向動手準備的他,不爽的開口:「不必!我一個人已經習慣自己闖蕩了,你是病人,給我乖乖在家養傷!」
說完,我完全不給他說話的機會,跨出門,碰的一聲,用力將門甩上。
快步走下木製的階梯,遠離房屋進入濃霧之中,一邊掛上背包,一邊穿上斗篷,同時尷尬又憤怒的想。
早知道那傢伙也有心細的一面,因為他疼愛他弟妹的傳聞是屢見不鮮了,只是在工作上,為了帶領大家,加上他又要時常出征,多餘的情感表現只會讓總要面對敵人的自己陷入危險,這種常年訓練下來的習慣,會養成那樣的行為表現也是無可厚非。
我心煩意亂,以極快的步伐穿越森林,走出濃霧,抬頭看了眼從枝葉透下的陽光位置,以此判定方位後,轉身,我朝著森林的另一面走去。
想著他主動提議要跟隨,那慌張的語調,雙耳再次感到一陣熱燙,心跳速率再度攀升,咬牙,於心底的憤怒火苗又一次的燃起,然而這次更多的卻是那始終清楚的思緒,不安。
一直以來,我都清楚兩人之間的差異,那是一個非常遙遠的距離,有時真心會後悔的想,為什麼自己要去喜歡上他,喜歡上那個遙不可及的存在……
帶著混亂的思緒走了一段路,心情是越來越消沉,緩緩停下腳步,深吸口氣,沉重的嘆息出聲:「唉……煩死了……」
如果可以重來,我真希望自己不要再重複同樣的事,因為單戀……真的好痛苦啊……
想想,剛才的憤怒表示出來了也好,總比讓自己陷入更深的愛戀情緒中要好得多了,何況如果順了喜歡他的心思讓他跟上來,這個採集之路恐會變成另一場地獄酷刑。
因為在家中,光幫他換藥,那過程就幾乎快讓心臟停止了,現在他已經醒來,可以活蹦亂跳,甚至與我對答流暢,這樣的過程,對總是遠觀著他的我,無形的是種強大的折磨。
原來夢想成真的感覺是這個樣子啊……只是似乎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美好就是了……
看了眼前方的森林,再過去就開始增加與魔物接觸的機會了,為了自己的安全,還是把這些兒女之情丟一邊,專心做好現在要做的事吧。
再度跨出步伐,走往森林的更深處,為盡早結束這項採集作業,我強迫自己專注地忙碌了起來。
於森林中東翻西找,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區域,為避免迷路,以魔法之火配合著魔法道具,逐一設下一道又一道的指引點。
隨著時間流逝,裝著藥草的背包也逐漸飽和,在採下最後一株看似雜草的藥草植物後,我打開背包對裡面進行了確認。
「嗯……大量失血要補充的營養劑,大概就這些材料了。」翻了翻內容物,確認數量與種類是正確的之後,蓋上背包,轉過身,開始往回家的方向走,同時沿途將路標的魔道具收起。
今天算是幸運的一天,還好沒有遇到什麼魔物之類的,進而延宕了採集作業,我愉快地想著今天的成果,雖說這是為了他而做的事,但只要想到可以專心在作業上,不用再去管他,心情就頓時輕鬆了不少。
就在我接近濃霧迷宮的範圍時,眼角餘光看見了不遠處有兩道陌生的身影出現,看著他們在濃霧迷宮附近走動,我趕緊找了一棵與密叢相交的大樹,躲藏了過去。
「這就是那這三年多來一直盤據的濃霧啊?」其中一個人開口。
我偷偷瞥了眼他們的裝扮,銀色的鎧甲,肩上綁著紅色的披風,看來應該是騎士團的人,只是不知道是卡普托說的,想殺死葛爾路克殿下的獵捕方,還是與他一樣是被獵捕的那一方。
「是啊,過去聽許多村民都說,這奇怪的濃霧裡面有怪物,因為一旦進去之後,就會忘了進入的目的和方向,然後當醒過來時,就會發現自己回到家了。」
「照你這樣說,這濃霧還挺安全的啊,只是讓人稍微失神而已,但照這說法,那傢伙應該不可能逃到這裡才對,如果他真過來了,肯定會回到內拉克城的。」
「沒錯,反正無所謂,就是搜索嘛!找不找得到殿下也不是那麼重要,畢竟他傷得那麼重,可能早就死了。」
「你還稱他殿下啊?他可是要起義推翻自己親弟弟的哥哥呢。」
「有什麼辦法,就一時改不了口而已咩!」
「是說那個女法師也真是特別。」
突然間,其中一人提到了我,使我的心一顫,下意識地緊張了起來。
「你是說她救走了葛爾路克,卻沒殺半個人?」那人冷笑了聲,繼續道,「大概就是個天真浪漫的小女孩吧,反正到時候抓到一起解決掉就行了。」
「也是。回去吧,天色也暗了,再待下去會危險的。」
另一人應了聲,便停止了探索,離去時,他們持續一人一語的說著話,腳步聲漸行漸遠。
直到聽不見聲音,我才緩緩探出頭,視線掃過四周,在確定沒人後,才站起身,拔腿快速的衝進了濃霧之中。
一路奔跑並回想剛才的對話,沒想到真如卡普托所言,敵方已經派人在四處搜索了,雖然這迷霧,目前還沒有被發現是人為的,但只要有魔法師來確認,基本上就有高機率會被破除,尤其是待過利斯登的魔法師……
想到他的安全性,現在最首要的,就是必須想辦法讓他與王女蘇菲亞會合,只要他們碰了面,一定能找到方法解決眼前的危機。
我三步併作兩步,一路狂奔,直到返回屋前才緩了步伐,喘著氣,看著眼前緊閉的屋門,想著他的使命與任務。
那是多麼沉重的重擔,一個看似光鮮美好的頭銜和身分,卻是踩在一條完全賭上性命的荊棘之路上。
快步走往門前,打開,屋內的環境已因天色而逐漸昏暗,為使屋內再次明亮,我凝聚魔力在手,一彈指,屋中設置的魔力光源裝置便亮了起來,然而眼前卻是空無一人。
「奇怪……殿下呢?」橫眼掃過四周,確定所有擺設的位置,看得出下午的期間他是在的,因為有移動的痕跡,可是現在,他卻不見蹤影,他,會去哪裡了?
想來,這被濃霧包圍的區域也不大,真要活動,也該是容易發現的才對,甚或是有聲音,可是現在卻……
「妳回來了。」
熟悉的低沉嗓音傳來,一時嚇到了我,驚恐回過身,只見葛爾路克仍是那撲克臉的站在我身後。
「殿下,您剛才去哪了?」對於他的行蹤,雖沒有過問的必要,但基於好奇,我還是問出了口。
「鍛鍊。」他簡短地說,雙眸則索著我,眼神明顯的在思索著某些事,隨後又補充道:「太久沒動,需要活動一下,維持身體的靈活度。」
回視著他英挺的臉龐,雖看不出他在想什麼,但那從太陽穴位置緩緩流下的水滴,額上滲出的水珠,明顯的看出他確實是外出活動過,隨著風的吹拂,他身上男性的汗水味飄了過來。
那味道並不是很好聞,但想像著他剛才自我訓練的畫面,頓時,我又紅了臉,趕忙轉過身背對他,深怕他又看見我臉紅,快步,我率先走入屋中。
「直走到後方,那裡是沐浴間,您流了一身汗,盡快沖一下,以免晚了著涼,森林的晚上是會冷的。衣服我會幫您洗過,但換洗的衣物可能要找找,因為我不確定是否有您可以穿的衣物。」我將背包取下放到桌上,斗篷也同時拖掉丟在桌上。
走到專門置物的櫥櫃前,我打開,拿出裡頭的毛巾,有大有小。
聽著他關上門,踏著沉穩的步伐逐漸朝我靠近,我轉頭看向他,而他也近在我咫尺,我朝他遞出手中的毛巾,他順手接過後,再次跨步朝屋子的後方走去,然而,我卻想起了某件事,趕忙尾隨著他,跟了上去。
似是聽到我的腳步聲,他停止了前進的動作,轉過身看向我,而我也馬上說出我的來意。
「殿下,由於這屋中使用的東西大多都是魔道具,所以使用上可能會有些不熟悉,我是要來跟您說,紅色魔石是熱水,藍色魔石是冷水,可以打開後將水裝入水盆,視自己喜歡的程度去調整溫度。」
「嗯。」他點頭,低應了聲,熟捻的走入了沐浴間。
注意到他的動作,清楚的知道房子中的方位,看樣子,我不在的這段期間,他應該是在屋內各處晃過了。
「唉……」我下意識的嘆了聲,不為什麼,就只是覺得有些悶罷了。
為趕在他出來前有衣服可穿,我連忙回到客廳,拉出那藏在樓梯底下的大木箱,翻找著其中的麻布袋,找出綁著黃色麻繩的袋子,在桌上畫出一道空間,倒出所有內容物後開始逐一檢視。
春、夏、秋、冬,各式不同季節的衣服,其中也有著禮服、便服,全都被存放在玻璃球中,我一個一個拿起來看,想尋找出他能穿的衣服,然而,始終單身的我,根本不可能有準備到男性的衣物。
唉……這下可麻煩大了啊……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