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09因為喜歡你

藍飛璃 | 2021-07-19 19:30:02 | 巴幣 24 | 人氣 71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同樣賣給魔法師?」他再次皺起那好看的眉。
凝望著他,那表情,真希望他像昨天一樣再笑一次,但不可能吧,畢竟他是武家出生,武者們大多都是很嚴肅的一群,是說魔法師們也差不多就是了。
「對,賣給魔法師,請他們幫我試用,看方不方便,目前一般有在市面流通的,您應該很清楚,魔法信紙,還有一些簡單的會動的玩偶,這些都是非魔法師都能使用的東西。」
「這些都是妳研發的?」他問。
「嗯,幾乎是,不過都是些簡單的小物品而已,且基本上,我只是將其延續的人而已,並非完全是出自於我的想法。」我點頭回應。
「但利斯登不是不能將技術帶出?」他不解。
「這些東西不全是在利斯登做的,有些是我出來後才研發的,因為在利斯登,這些東西又用不著,都只是玩具而已,塔中已經擺滿一堆研究雜物了,不可能在多塞這堆有的沒的東西。」我笑著解釋。
「那這些收納球呢?」他又問,視線落到桌子的那堆玻璃球上。
「這些就有點像了,不過本質不一樣,雖同為魔法根源,在塔內的收納,全由魔法塔中的魔力供給,但我這些,必須是施術者使用才行。」望向桌上的玻璃球,我無奈的說。
「如果能突破這個限制,一般人也就可以使用了,但這技術始終沒辦法達成,因為太耗費魔力,外加外界並沒有像利斯登一樣有源源不絕的能量供應石。」
對於這樣的問題,我始終感到可惜,如果可以,真希望這樣的魔法技術能傳出來,幫助世界的所有人。
想想,說了這麼多我的事,現在是該來想想,這張床要放哪了。
「殿下,我這房子很小的,畢竟這幾年來都是我自己一個人在外行走,我自然不會用到太多的東西,所以房屋就不大了,這張床,只有兩個地方可以放,一個就是我現在的房間,一個就是客廳。」說到此,我停頓,馬上補充。
「我房間不准。」因為我可不想跟他共處一室,雖然現在已經是了,但我不想連睡覺都有他,否則往後我哪走得掉啊……
「客廳位置稍微調整一下就可以了。」他說,視線同時落向客廳方位,對於我剛才的言詞是毫無反應。
望著他背對我的身影,不知為何,總覺得他在某些方面其實也滿隨和的,但心底卻有點小小失望。
失望!
這種想法於腦海閃過,心臟不小心的又漏跳了一拍,尷尬與喜歡他的想法再度充斥著內心。
「怎麼了?」他轉頭看向我,平靜的問,然而那黝黑的眼卻直視著我。
我沒有回答,只是稍稍拋開了對他的愛慕之情,順著腦海的思緒,回憶起過去在森林中看見的他,或是受傷的他,那過程,那模樣,曾經我也曾想像過,自己能否有機會接近他。
因為外傳的,永遠是他的英勇事蹟,可是只有真正接觸過他的人,才會知道他的另一面,他的溫柔與體貼,並不是一般能見到的。
如果能,我多希望自己能站在他身邊,渴望自己也受到他倚重,更多的是……我想要他……
此時那直視著我深黑色眼瞳,宛如魔咒般的吸引了我,心撲通撲通地跳著,想更親近他的想法,使我緩緩舉起了手。
「蕾伊?」他的聲音,帶著困惑,如同破除咒的,滅幻了我內心的想像。
赫然止住伸出的手,趕忙佯裝沒事的撥了自己的長髮,尷尬的看向別處:「對、對不起,我剛才想事情想分神了。」
好險,還好他出聲了,不然如果真的摸上他,那豈不是更尷尬……
「是什麼事嗎?」他問。
但我不敢看他,生怕剛才為平定的思緒會不小心露餡,而破壞現在的關係,深吸氣,努力平緩心底的思緒,轉看向他,並漾出一抹笑。
「沒事,我先來移動客廳的東西。」
越過他,施展魔力,開始移動並調整位置,當空出一個靠牆的位置後,拿起手中的玻璃球,注入魔力,球體微微發亮,然後破裂消失,裡頭的物件也在光芒消失前,白色光點飄落牆邊的位置,緩緩的,一張床出現在眼前。
他沉默的來到身邊,望向我。
大概能猜到他的疑惑,我無奈開口:「正如剛才所說,這些東西都只是實驗階段,魔法球也都是利用斯泰布棲息地的素材製成。卡普托是知道的,畢竟一開始的材料真的穩定性很差,幾乎都是靠魔力再支撐,在他的建議下才有了這樣的嘗試,可是素材雖穩定了,但依舊沒辦法讓非魔法師使用。」
說完,我望向他,「先吃早膳吧,等等要幫你換藥。」
轉身,我先行走到餐桌邊,落坐後便吃了起來,而他也緩步走了過來,拉開椅子就坐後,伸手拿起刀叉,將食物切開,放入口中。
他的動作優雅、沉穩,我盯著他看,吃東西的手並未停止,只是他的舉止,再次令我心口一熱,更多的是讚嘆。
不愧是王族的一員,縱使是一名長年防守邊境的英勇騎士,那些該有的禮儀依舊是展現得體,完全表現出王公貴族應有的架式。
「看著我吃妳就會飽嗎?」恍惚之間,他渾厚的嗓音傳入我耳中。
一愣,我瞬間回神,迎上的是他的墨黑色眼瞳,耳根一熱,此時才發現,我竟不知何時停止了吃的動作,完全沉靜在他的動作裡。
「沒、沒有……」尷尬地低下頭,埋頭開始猛吃。
糗了,超級糗,為什麼我會看到失神啊……
想到自己原本從欣賞的角度去看,才一下子就陷入自己的思緒中,然後……然後還很直接地讓他點醒……
嗚嗚……再這樣下去,我恐怕真的要趕快打包行囊,遠離他的範圍,無顏見他了……超丟臉……
頓時,一切再度回歸安靜,四周安靜得除了屋外偶爾傳來的呼嘯風聲,與門窗被吹動而輕微震動的聲音,剩下的就是屋中,他與我的刀叉,於盤中響起的清脆聲響。
我不再抬頭看他,死命低著臉,看著眼前盤中逐漸減少的食物,那尷尬在心頭是怎麼也揮之不去。
「妳真的不曾想過在領主或王國之下任職嗎?」
在這長時間的沉默中,葛爾路克率先打破了沉默,被那話破寂靜的嗓音下了一跳,心顫了下,我緩緩抬頭。
「什麼意思……?」困惑的看向他,不明白他為何這麼問。
「我是指,任何人都會希望得到錢與權,甚或是穩定的生活,但離開了利斯登的妳,在外遊走了一段時間,難道就不曾想過要在某個王國,求個職務,好讓自己不用東奔西跑?」
他說完,插起最後的肉片,放入口中咀嚼,吞下,然後放下手中的刀叉,拿了一旁的餐巾布擦過嘴,緩緩放下後,他那堅毅的的眼眸才落到我身上。
明顯等著我接話的神情,我垂下眼,注視著眼前的食物,緩緩道。
「老實說,我有想過。」我坦承,同時用叉子插起盤中的蛋,沒有送入口,只是拿起盯著看,想著他為何這麼問?
然而,雖多少能理解招攬人才是高位者們最常見的行為,可是我就是無法適應那樣的生活啊……
放低了叉子,我望向他,有氣無力的說:「曾經,我也懷抱了那樣的想法,當時我還小,想說可以透過有權有勢的人,來推廣我的研究。」
嘆了聲,我將那塊蛋放回盤中,望向他,露出苦笑:「然而我錯了,那樣的想法太天真,因為貴族、王族,凡是權貴者,他們要的不只是能致富國家的技術,更要有能引領先鋒的力量。
那些人追求的不是造福人民,而是如何擴展自己的版圖,尤其在聽到我來自利斯登之後,那邀約更是絡繹不絕。」
放下手中的叉子,雙手伸到桌下,緊緊相扣,凝視著他傾聽的表情,我再次開口,交握的手忍不住加重力道:「所以我輾轉來到了坎伯蘭,這裡算是我待最久的地方,一待就是三年,因為你們的管理,你們所期望的,都是為人民、為國家,並不像其他地方。」
他沉默無語,凝視著我的眼黝黑深邃,聆聽的神情無比認真。
他的一切,都讓喜歡他的我但卻足以心跳加速,亂了方寸,羞澀思緒讓我控制不住的耳根一熱,緩緩低下頭,清楚自己又害羞了起來,且是在那毫無意義的注視下,這樣的認知,讓我真想挖個洞,把自己藏好藏滿。
真的很尷尬啊……
「很謝謝妳對本國有如此評價。」他說,但語調卻是平靜無波瀾。
「痾、不,我是說真的。」那聽似客套的語句,讓我抬頭看向他,然而見到的仍是他那始終如一的冷面神情。
「我知道。」似是思考的停頓了一下,他才緩緩開口:「身為王族,就是有足夠的力量與權限為人民付出,如果為在高位的我們都不替下面的人設想,那麼多數的人民又怎可能為我們出一份力呢?」
「嗯……是這麼說也沒錯啦,只是大多的王國都著重在強化軍力並擴張版圖,可是這裡卻……」
意識到自己把他想太壞,那道謝其實不是客套,而是他的衷心感謝,這樣的發現,使得心口一熱,嘴角無法控制的微微上揚。
如果是這個國家,我想應該是值得留下的地方,可是……
想到這個國家領地所涵蓋的範圍,其中一個方位竟是魔物大量聚集的森林,而之所以國土能安定,全是因為有他在守護。
有如此保衛國土的力量,更是一個穩定發展的小國,最終卻因為叛變而滅亡,感覺這世界真的太不公平了,該消失的應該是那些勢力的大國啊。
要是可以的話,我想,也許在我離開這裡之前,至少能替他們留點什麼,好讓他們能有更方便的技術能保護自己,而不是總得弄得渾身是傷……
「妳不吃完嗎?」突然的問話,打斷了我的思緒,怔愣的抬頭看向他,只見他看了我一眼,視線落在我的餐盤中。
「吃啊!」一陣尷尬竄過,趕緊伸手拿了叉子把最後一塊蛋送入口中,吃完了早餐,拿起一旁的水杯一口氣喝光,希望能把內心胡亂的思緒沖掉。
吞下口中的最後一口水,放下杯子,「好了,先收一下,等等幫你換藥。」我站起身,準備開始收拾,然而他卻伸手將我的餐盤拿走,自竟收拾了起來。
「等、等等,殿下,這……」
「妳去準備換藥的東西吧,暫時住在妳這裡,總不能什麼事都交給妳做。」他邊說邊收拾了所有的餐具後,拿著它們走到水槽邊,伸手熟捻的輕觸了水管上的魔石,水流出,他開始洗了起來。
怔目結舌的看著他動作流暢的洗著盤子,一時間,我不知該說什麼,因為他的行為,完全打破了我對貴族的印象,而且,昨天我做過的事,他竟然看過一次就記住了……
嗯……說真的,這屋子內的東西都不是一般可以見到的設計,只是他的表現如此,這也代表著他的適應力極強……
嗯?不對,好像哪裡怪怪的?回想他剛才的動作,難道……
「殿下,您會魔法?」跨步來到他身邊,我不敢置信地看著他,因為這些東西雖是魔道具,但沒有一點魔力知識是不可能隨意使用的。
「會一點。」他淡道,洗東西的動作依舊。
「喔……」我的腦袋有些嗡嗡作響,沒想到他除了武藝之外,竟然也會魔法,因為就我對塔外世界的了解,我一直以為會魔法的人很少。
「基本上,只要擁有星宿之命的人,身上多少都帶著魔力的。」放下最後一個盤子,他望向我說明。
「……嗯……」我迎視他的目光,緩慢的點頭。
想來也是,凡是擁有一定星命的人,能力都不差的,只不過這種探知星命的技術我不會,那是種星象官,或是白魔法研究者才懂得一種獨門能力。
「啊!抱歉!我這就準備!」想起要幫他換藥的,轉過身,我趕忙準備所有相關物品。
乾淨的布,從長到短,敷料的藥草,乾淨的水,簡單的從藥櫃中拿了東西後,回過身,映入眼簾的那一幕,「喝!」我震驚低呼,手中的東西差點嚇得全數掉落。
聽到我的聲音,他抬頭看向我,平靜開口:「不是要換藥。」脫衣的動作繼續下去。
瞪著他脫下上衣,露出那鍛鍊過的身體,心臟瞬間漏了一拍,隨即飛快跳動了起來,我困難的嚥下口沫,雙眼發直的盯著他那完美比例的身形。
上臂粗壯的二頭肌,隨著他的動作,時而收緊,時而放鬆,胸前厚實的胸大肌,隨著他的呼吸緩慢起伏,而腹上那塊狀分明的腹直肌,也明顯的落坐在那腹側之間,隨著他的移動而收縮著。
協助卡普托照顧過那麼多病人,他的身體真的是我看過比例最好的一個。
已經就坐等我換藥的他,似是發現我沒有動作,於是轉頭看了過來,與他的眼對上,我瞬間感覺自己的心臟快到要跳出喉頭,熱氣頓時染滿我的臉,甚至是全身。
此時我只覺得熱,渾身都很熱,而他那凝視著我的眼,依舊是平靜的,但不知是否是我的錯覺,總覺得那眼中似乎隱隱透著什麼,然而我卻無法細想,因為我清楚自己應該是從頭紅到腳,可能看起來就像一隻剛煮熟的蝦子,還冒著白煙。
「我記得卡普托說過,妳的醫術可說是略勝一籌,但怎麼看起來並不是那麼一回事?」
那語句看似平淡,但卻有種調侃的意味,瞬間,我回過神,惱怒的瞪了他一眼,便別過頭不再看向他,同時不停的深呼吸,吐氣,努力壓下那幾乎快到飛奔的心跳。
「我、我當然看過很多,而、而且,我的醫術又沒有卡普托強,許多技巧都是他教我的,我不過是運用他教我的技巧再衍伸出一些醫術而已。」
我結巴的把話說完,但心底仍不甘心他那樣說我,因為我很清楚自己的反應是因為什麼,那就是我打從一開始就喜歡上了他,想更接近他,導致多少產生了一些遐想。
可是如今他就近在咫尺,而且還好死不死的因傷而照顧了他幾天,過往的幻想轉眼間全變成了現實,這……這叫我怎麼受得了……
沒有因此昏倒已經很了不起了好嗎……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