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存在的月光(HP同人 穿成德思禮家的小女巫) 十三、琵琶行

冰瑤 | 2021-07-19 18:00:04 | 巴幣 0 | 人氣 50

連載中哈利波特
資料夾簡介
一句話簡介 哈利波特圓夢作品 穿越主角與HP主角們都有自己的故事 主角在與劇情人物的互動中阻止了命定的悲劇亦得到了治癒與成長 刻在靈魂上的傷終得撫癒

十三、琵琶行

「♫ ~♪ ~♪」間關鶯語花底滑,總有些懷念。一片白茫茫的雲霧飄渺,在空無一物的空間中,達安娜向著鳥鳴聲而去,下個瞬間,振翅飛翔,清脆婉轉的樂聲在喙中流洩而出。
 
達安娜不可思議地拍拍翅膀,自鳥類更廣闊更悠遠的視野望出,呈現與理解方式與人類完全不同,身體卻非常自然的接受。
真的是如夢幻般,達安娜感受著拂過羽身的氣流,發自心底享受。
 
飛著、飛著,羽翅在一戶人家的陽台上收翅停留,陽台上的佈景,熟悉得令達安娜眼底發酸。
 
「雷佳娜(Regina)!」一個身穿黑色八哥玩偶裝的小男孩踩著毛茸茸的拖鞋自內室跑出,伸出食指呼喚著。看到眼前的小男孩,達安娜吵雜的心沉重無比,身體卻十分輕盈的躍上小男孩的頭頂上,發出愉快的啼叫。
 
「英格朗(Ingram),怎麼早餐吃一半就跑出去?今天要早點出門,沒時間讓你邊玩邊吃。」
「媽媽!雷佳娜回來了,我只是出來接他而已……」
英格朗頭頂著雷佳娜回到餐桌旁,一隻小鳥飛到雷佳娜旁邊挨著不走。
「哈哈,雷克斯(Rex)還是一樣愛黏著雷佳娜。」英格朗被頭上的動靜逗得咯咯笑。
「好了好了,小孩子嘛,吃飯不要這麼嚴肅。來,阿英,來阿嬤這,聽媽媽的話乖乖吃飯。」
 
達安娜在阿英的頭頂上仰望著婦人----前世的媽媽。媽媽眉宇間有著一絲憂傷,手上正翻看著一本相簿。
「媽。」一名青年----前世的哥哥,摟過看著相簿的媽媽。「你又在想佳佳了嗎?」
「佳佳這樣我就想起了阿海那時候……」說著說著,語音幽咽而冷澀,婦人眼角開始泛淚,膝上的相簿滑落了一角,達安娜看到,那是自己小時候和哥哥姐姐的照片。
一名少婦輕拍著婦人的背,低聲說道,「今天就會見到佳佳了,媽你要精神點,不要太難過,這樣妹妹才能放心離開。」語罷,輕推了一下阿英的背。
 
「……英格朗,你真的要穿這套去嗎?」青年面有難色的問道。
「這件是黑色的啊?」阿英不解的歪歪頭,突然的動作再加上雷克斯的推擠,達安娜差點掉了下來,連忙調整姿勢。
「阿嬤阿嬤,我跟你說……」隨著稚嫩的童聲吱吱喳喳,比手畫腳的阿英穿著八哥服就像是振翅中的小鳥,婦人臉上泛起了真心的微笑。
 
「阿睿,」少婦輕拍青年的手,「媽媽開心比較重要,妹妹也喜歡英格朗穿布偶裝的樣子,我想他也不會介意的。」
「比起這個,告別式後的安排比較重要。我想英格朗暫時還是和媽住比較好,但是又不能把孩子丟給媽一人照顧。我公司離這裡不算遠,但你……」
 
達安娜看著阿英承歡膝下、哥哥嫂嫂輕聲商量著如何支持家庭。這個再也沒有自己位置的家中,雖然還有著傷悲,家人們面上卻是久違的、父親離開後就再也無緣的笑容。即使母親仍然抑鬱,比起枯槁憔悴的當時,抱著阿英的他也更加有朝氣。
 
隨著自己的遠去,籠罩在這個家上空的最後一絲陰霾,也將漸漸消散吧。
 
達安娜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是鬆了口氣還是悲哀。這是自己出於愧疚感而產生的夢境嗎?還是懦弱的自己逃進了奇幻的夢境中,現在終於清醒?
 
眼看著媽媽在哥哥嫂嫂的攙扶下將走出家門,達安娜直覺感到這場最後的會晤已到了尾聲。或許是因為附在鳥身上的夢幻感,或許是最後的情感急切的找尋著出口----
 
「媽、媽。」
 
聲音一出,全場寂靜,凝絕無聲。
 
婦人眼中的淚珠斷了線,大珠小珠的落地聲,在靜默的室內格外響亮。
 
「對、不起。」「謝謝。」「保重。」「要、幸福。」
我很抱歉也很遺憾為您帶來幸福的不是我,謝謝您的養育之恩,也謝謝您的不離不棄。保重了!我的母親。
 
「哥哥。」「嫂嫂。」「交、給你了。」「謝謝。」「保重。」
阿睿摟著妻子的手顫抖著,紅了眼眶,妻子默默拭淚。
 
「那我呢?那我呢?英格朗呢?」
阿英振振雙臂,不願被落下。
 
「學習。」「玩。」「努力。」「都、重要。」
要努力學習也要努力學習玩樂,千萬別像我,丟失了自己的靈性。
 
在雷佳娜脫口說出人語後,全家人就像是忘了要出門般,屏息以待。然而達安娜像是說出這些單詞便已用盡額度般,再也擠不出一個音。全場只餘下,雷佳娜與雷克斯,高聲歌唱。
 
 
家人出門後,雷佳娜滿屋子亂飛,達安娜看盡了每個角落,雷克斯緊跟在後不停鳴叫。
 
忽然,窗外傳來鳥兒拍打著玻璃的聲響,轉頭望去,一頭雪梟赫然出現。

海徳薇?!

在達安娜愣神之際,海徳薇穿越了玻璃把達安娜叼出雷佳娜的身體,鐵騎突出,一飛沖天。
 
「再見。」「再見。」雷佳娜和雷克斯在窗邊歌唱著,直到再也不見身影。沿途中,達安娜聽到繚繞的琵琶輓歌與誦經祈福聲,雲霧中映著小小告別式的種種,直到結束,四周又回復為一片虛無的空白。
 
 
「咕咕、咕!」
達安娜睜開雙眼,眼前是放大到極限的海徳薇的臉,咕咕咕的啄著自己的頭髮。哈利被海格帶走回來後,所有帶回之物都被威農佩妮「褫奪公權」,只有書與海德薇因達安娜的喜愛而得赦免。與達安娜相依相偎一個月的海德薇,除了親近身為主人的哈利外,也十分親近達安娜。

「啊,親愛的,你醒了嗎,要不要來點蘋果?來,別客氣。」一位紅髮暖榛色雙眸的女性對自己說。
「這隻貓頭鷹好像是找你的,在窗外拍窗戶拍了好久,我就讓它進來了。還是你先回信?」
 
……所以海徳薇才會突然亂入進前世的夢境嗎?這麼說那果然是夢?
 
那真實過分得不似夢境的感受,達安娜幾乎以為自己是被招魂回去的。
 
不過,這還是第一次夢到前世,雖然悲傷,卻沒有想像中的難受絕望。或許是自己已不再只是佳佳,心靈上有了餘裕,於是潛意識才允許夢回前世?達安娜想起曾經欽羨著同為雷佳娜的夥伴,能自在飛翔、被與哥哥小名相同的雷克斯依慕,未能如名成王的自己卻什麼也不是的過往。
 
這算是夙願得償嗎。達安娜撫摸著海徳薇的羽毛在心中失笑。
 
被撫摸過久卻遲遲等不到收件人取信的海徳薇啼鳴一聲,啄了啄達安娜的手背伸出腳爪。
 
展信安。
已通知出院時間。
茉莉.衛斯理夫人十分樂意成為你的監護者。
知情者:米奈娃、衛斯理夫妻、你的院長(預定)、鄙人,視情形可能增加被告知的教授,屆時通知。
我將於你明天出院時前往並陪同你買制服魔杖,其餘物品茉莉會幫忙。不必回信。
A.D.
 
短箋於達安娜閱讀完後便自燃了。看到茉莉正要準備紙筆,達安娜連忙說道,「鄧不利多教授說不用回信,夫人。」
 
「這樣啊,」茉莉停下動作,「那麼……」
「夫人,」達安娜猶豫地說,「您來照顧我,那金妮……」
「喔!你知道金妮?是信上寫的嗎?」
「呃……我聽到您在月台上的話了,包括您為哈利說的話……桑切茲治療師說是您救了我……」
「喔!你真是個有禮的孩子!放心吧,一個資深的母親總是有方法照顧好他的孩子的!來吧,孩子,你還虛弱著呢!多吃點!」
看到茉莉也用裝滿食物的保鮮盒將桌面放滿的行動,達安娜深深感受到了茉莉的「熱意」。這樣太過於客氣反而顯得不領情了,達安娜心頭癢癢的,又有些不知所措的頭疼。只是……為什麼偶爾會感受到衛斯理夫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滿憐憫呢?
 
「……不好意思,夫人,可以幫我為海徳薇準備點食物和清水嗎?我想先去洗漱。」
 
 
洗漱完一人一鳥吃飽喝足後,達安娜和茉莉談起了之後的計畫。
「……書如果可以,買二手的就足夠了。」
「教授給的錢足夠,你可以完全不用這樣的。」
「……呃……其實我只是太笨了,所以想投機看看有沒有前輩們的筆記,還有如果有二年級以後上課可能會用到的二手書,我也想要……夫人,你會幫我的,對吧?」說想省錢或是想給茉莉報酬肯定OUT,而其實新書已經有一套了,想投機和多掏幾本舊書也的確是實情,達安娜想著,有些心虛的抱著茉莉的手臂。
「喔!你真的是太懂事了!真不敢相信你爸爸媽媽竟然……」
 
達安娜很快就弄懂了茉莉憐憫的眼光究竟是怎麼回事,原來鄧不利多已經和茉莉一同拜訪過威農和佩妮了。
期間,佩妮聽到自己住院的消息時一直很防備,威農更是毫不妥協的破口大罵騙子並將人往外攆。
這令茉莉認為自己是不被麻瓜家人接受的小女巫。
 
「很抱歉讓您有這麼不愉快的感受。」達安娜在病床上向茉莉鞠躬道歉。
「爸爸媽媽他們都很疼愛我,他們只是太害怕了。」達安娜說道,「畢竟他們曾經有親人莫名其妙的被告知死在魔法下,之後又目睹我差點因魔法而死卻毫無辦法阻止。我只是為了不讓他們重溫惡夢才向教授請願,卻不想自私且思慮不周的想法卻……」
 
達安娜的話未說完就被茉莉揉進了懷裡。
 
「不用再說了,我也是個母親。」
 
茉莉的懷抱,有著淡淡的煙燻牛肉和奶香。
 
「說這些不如來看看你的變形,安娜。」達安娜眨了眨眼,接受了茉莉的建議。
 
要變成誰好呢?可能是才剛做了夢,達安娜腦中清楚的浮現了前世姐姐的身影。
 
前世的海利娜(Halia)姐姐,與大器晚成的哥哥和早慧而殤的自己不同,是文武雙全的天才美少女,在18歲仲夏被海浪帶走的那年,他甚至已錄取了一流的知名大學。
 
那年的喪禮是最哀慟也最隆重壯觀的喪禮,全校師生甚至名流們都前來哀悼一顆璀璨新星的逝去。
 
阿海姐姐是人如其名的神女,閃耀奪目的揮灑著動人的光芒,然後如所有神話傳說般,在最美麗最青春燦爛的年華便離世人而去,餘留追憶人仰望星空無限遐想。
 
在那之後,父母拚了命的要哥哥和自己學會游泳。哥哥最終只學了個半吊子,而自己,最後成了不稂不莠的無果之花,連苟活也辦不到。
 
雖然無法像姐姐一樣,但這次,或許能看到姐姐活下來的模樣?18歲以前姐姐的樣子都還在腦子裡,至少在霍格華茲是沒問題了。
 
一位身材高挑健美、冰晶雪肌、丹鳳大眼、明眸皓齒、羽睫如扇、烏麗短髮的東方少女,在茉莉的讚嘆下現身。
 
 

其實本來前世就是想寫所有一切都在血肉橫飛中嘎然而止的悲壯和遺憾,可是最後還是心軟了……(不知是否畫蛇添足了?
在寫達安娜的告別之夢時,腦中全是白居易的琵琶行(*ノ・ω・)ノ♫
原本無名的前世,寫著寫著名字就出現了(☉。☉)!
除了天資瀲灩的姐姐的名字著實費了一番功夫,天才果然不是凡人可以消受的(趴
不知道怎麼說服茉莉的達安娜只好裝可憐,誤打誤撞投入好球帶(・∀・)
本來威農會有一場狠懟茉莉的戲……寫不出狠毒的字眼pass(๑•﹏•)
這樣後面陰陽怪氣的蝙蝠教授該怎麼辦呢(望天
*
最後附上本篇化用的琵琶行片段: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轉軸撥絃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絃絃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灘。
水泉冷澀絃凝絕,凝絕不通聲漸歇。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曲終收撥當心畫,四絃一聲如裂帛。
東船西舫悄無言,惟見江心秋月白。
&
上回預告的十三學得琵琶成也是原文喔,不覺得實在太巧了嗎(・∀・)

創作回應

冰瑤
達安娜的裝可憐是從哪裡到哪裡呢?請自行推測w
記性好的讀者應該還記得達安娜失去意識的時間情形……不過達安娜可沒說謊喔~他確實是“聽到了茉莉在月台說的話”
2021-07-20 01:58:59
冰瑤
明明只是想描述小鳥悅耳的叫聲而已,腦中的琵琶行一直吵鬧不休,好像不把它寫出來就不罷休
還會和長恨歌混在一起......像是:
楊家有女初長成,千呼萬喚始出來。
十三學得琵琶成,一朝選在君王側。
轉軸撥絃三兩聲,六宮粉黛無顏色。
......這都是什麼鬼啦!嗯......最後就放棄治療了
於是,就變成這樣了。
2021-07-20 01:59:1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