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四十一話(四)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7-19 12:00:06 | 巴幣 0 | 人氣 48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四十一話(四)
不見人

自離開歐利伽米之後,這三天眾人一直各忙各的沒空聯絡。難得梓承和克里斯惹得哄堂大笑,驚魂甫定的各人便索性在原地交換起情報來。

綜合各人所說,梓承很快便掌握到大家在過去兩天的動向。首先是莫里斯和丹尼花了兩天時間,終於成功聯絡正躲著衛兵隊的克里斯。然後就在雙方見面的時候,一群灰衣人不知從何處冒出來見人就斬,而正在街上做直播的維比還有替馬庫斯買藥的艾莉娜更是首當其衝。

維比想起剛才千鈞一發的處境,帶着餘怯的怒道:「那些衛兵之前還到處抓人,現在竟然
在街上半個人影都沒看到,就連衛兵局的大門也被反鎖,根本兩幫人就是蛇鼠一窩嘛!如果剛才不是菲恩及時放箭,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

丹尼聞言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手指劈啪作響的道:「我認得那些灰衣人裡頭有幾個黑道的傢伙,沒想到魯珀特的混帳竟然跟黑道聯手對付普通市民。怎樣,有誰想跟我去衛兵局大鬧一番,出出這口烏氣?」

對此提議,坎迪絲和部份學生當然立即拍手叫好,但莫里斯和埃里克卻認為當前急務是要把傷者送到聖域醫療隊總部。

就在各人七嘴八舌議論紛紛之際,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語的艾莉娜突然聽了一聲呼喚。

「小艾,你還好嗎?有沒有受傷?」

她抬頭一望,只見梓承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

又一次被菲恩保護了呢。

艾莉娜想起在阿爾塔湖,在那漫天螢火蟲的湖邊,眼前這個男生向她許下了一個小小的承諾。

你會保護我嗎?

他做到了。

可是她並沒有感到特別高興。

「我……沒事。」

不對,這不是她想要說的話。

可是看著梓承靜靜地站在那裡,擔心的神情寫滿了整張臉,原本想要說的話便卡在喉嚨說不出來。

「菲恩履行了
湖邊那晚的承諾呢。」

艾莉娜莞爾一笑,嫣然無方的笑靨讓梓承不覺看得痴了。

但很可惜,他始終沒能察覺到那張笑臉背後隱藏着的淡淡哀傷。

要這樣一直躲在他的背後受他保護嗎?

自目睹梓承在競技場賭命似的戰鬥之後,艾莉娜便開始意識到,自己不願躲在這個男人的背後,一次又一次看著對方為了別人弄得傷痕累累而自己卻什麼都做不到。尤其當聽到坎迪絲眉飛色舞地說著梓承如何在河堤上以遊戲退敵,還有維比稱讚着梓承百步穿楊的箭術成功將大家救出,當初在祈願殿堂因為全是無用技而沮喪不已的男生,現在已經成為她無法輕易講出「想要跟你並肩一起走」的英雄。

「只有【關愛】和【分享】兩個無用技的我,有資格站在你身旁嗎?」

她想不通,為什麼想走在喜歡的人身邊竟然會是這麼的困難。

就像那晚在湖邊捉緊了的溫度,如今正在不知不覺中逐漸消失,而她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如果我也能戰鬥的話……」

就在一滴淚水從艾莉娜臉頰滑落之際,雪露的呼喊剛好讓梓承轉過了頭,錯過了最重要的那一秒。

艾莉娜聽著雪露和梓承對答。在經歷數次出生入死之後,某種牽絆正在這兩人之間交織起來。而相對地,艾莉娜卻感到跟梓承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

「艾莉娜……」

梓承跟雪露說罷回過頭來,但艾莉娜卻已經不在。

「你有能力救人,但憑這樣的你還是無法給她幸福的。」

莫里斯突如其來的說話讓梓承止住腳步,一臉愕然站在原地。

「莫里斯,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對艾莉娜
有多了解?她的過去、她的喜好、她的想法,你知道多少?我跟她一起在聖域長大,十多年時間,她所有的優點和缺點我都清清楚楚。」

「我知道你和艾莉娜情同兄妹,但……」

「誰要跟她情同兄妹啊!」

「咦?」

「我一直都喜歡艾莉娜!」

咦?

慢著慢著,莫里斯那傢伙說什麼?

喜歡?

梓承起初還以為自己聽錯,但看到莫里斯正經八百的模樣,他突然想起在歐利伽米安的時候,莫里斯就硬塞過一瓶超難喝,口感猶如生吞惡臭史萊姆的提神劑給他。

「你這傢伙!那晚給我超難喝的提神劑,原來是在公報私仇!」

莫里斯嘿嘿一笑道:「怎樣?要保命退出的話,現在還不算遲哦。」

作為一個標準宅男,梓承在愛情面前打退堂鼓本是理所當然的事。可是當他一想到離開赫澤爾頓之後,這生恐怕難再看到艾莉娜的笑臉 —— 一種陌生的揪心痛楚讓他打住了念頭。

最後
選擇了無視莫里斯的喊聲,邁步往前追上艾莉娜。

不管了。

即使離開赫澤爾頓之後要去哪裡、要怎樣生活,還有許多細節現在都沒有答案,但這刻他還是想把這份任性的想法傳遞給她。

最後他從後捉住了艾莉娜的手。

「等等,艾莉娜。有件事……」

「你們怎麼可以突然在這裡封路!」

「不就是嘛!我們是普通市民,你們衛兵隊憑什麼無緣無故妨礙我們回家!」

梓承呆一呆,發現前面人山人海。在愛德華大道中央位置,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衛兵架起了一道臨時關卡,將通往豪宅區的道路徹底堵死了。

「你們現在正進行非法集結,請馬上離開,否則我們將會使用最低武力將你們驅趕!」

衛兵冷冰冰的廣播進一步激化已經沸騰了的民怨。不少人甚至開始向臨時關卡投石,嘴上破口大罵。

「不見人!剛才那些灰衣人襲擊我們的時候你們這些衛兵隊跑到哪裡啦!」

「你們這些衛兵隊知不知道羞恥兩個字呀!」

在一片「開關」的喊聲下,衛兵隊再次豎立黑色的警告旗幟,手持盾牌和武器的衛兵在關卡面前一字排開,眼見流血衝突是已經無可避免。

「最後一次警告,立即離開愛德華大道,否則我們將會使用武力!」

沒有給任何理由,也沒有任何協商的餘地。

現在後退,就要回到灰衣人所在的街道。

而前進,也要跟全副武裝的衛兵正面交鋒。

被逼進絕境的民眾眼神開始轉變,紛紛露出一副豁出去的神情。

一場雞蛋與高牆的戰鬥,即將就要在愛德華大道上爆發起來。

這場暴力衝突,就是後來王國嚴禁民眾提起或哀悼的「愛德華大道襲擊事件」。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