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OCKMANX同人文-【Special Friend】-45

兔子貓 | 2021-07-19 08:31:54 | 巴幣 0 | 人氣 67

完結Special Friend(完)
資料夾簡介
ROCKMAN角色會化身人類,有軟科幻元素,時間是近未來,角色設定會有所差別,至於有哪些請看倌猜猜看。 PS:以X跟ZERO為主角。

開場白:「那好,這個謎團就由我來揭發出真相吧!」
      「謝謝你,艾克賽爾同學,你揭發出當時的真相。」
 
  
  
#艾克賽爾的推理研究社 4
  
--艾克賽爾(AXL/橘嵐/TACHIBANA  ARASHI)的場合--
  
我的名字叫作艾克賽爾,是擁有代號和超能力地球(Terra)的超能力者。同時我也叫作橘 嵐,這另一個名字是傑洛為了讓我平凡的日子過活而取的假名。

一開始我的名字一被叫作橘 嵐的時候,我隱約覺到體內有一股異樣感,總覺得自己真正的名字不是那名字,而是艾克賽爾。

直到遇上了傑洛這個人,我體內的異樣感更是強烈。我一將這感覺跟傑洛說時,他要求我證明。

「你說你有認識我的感覺,那就證明給我看。」

「好,我會證明給你看的,首先我要你跟我約定好一件事。」為了知道更多事,也想待在他身旁很久,這時我提出一個約定。

「約定?」

「我要跟你一直玩在一起,不管玩多久都行。嗯,就這麼約定了,失約的人就要吞一千根……不對,得要吞一兆根針才行!」

「你這是強迫我跟你做約定,這種約定不算數,另外我才沒有多餘的時間能陪你玩。」

「我不管啦!我就是要這麼約定好了!你現在沒有拒絕的權利啦!!還不快立約啊你這金髮混帳!!!」這時為了迫使傑洛立約,我不顧形象地大聲叫喊,不管路上的人們投以什麼樣的目光,大聲叫喊著又死命地抱著傑洛的腰際猛扯,之後還攀到他肩上猛力搓揉他的金髮。

「你煩不煩啊!?啊喂,別在路上大聲囔囔……好啦!我答應你就是了,算我拜託你別再鬧脾氣!」

「那好,我們來勾個小指,失約的人要吞一億根針喔!」

「之前不是說要吞一兆根針……」

自從我那時候立下約定後,成功爭取到能跟在傑洛身旁的機會了,然而傑洛之後就常跟我抱怨,說當時真不應該輕易答應他認為是無理取鬧的約定。

嘻嘻~事到如今,他想毀約也來不及了。話說那時的我還真厲害耶,說不定我很會交涉。

到了現在我知道所有關於傑洛的謎團後,發現傑洛這人果真是我想像中的大好人,雖然老愛拐著彎表現出他的溫柔,容易讓別人誤會。

他也真是的,為什麼他就不能更坦率一點啊。不過我從雪兒聽說過他現在那樣,跟以前的他比起來算好了。

聽說以前的他冷血無情,對待任何人事物都不曾感情用事,直到他遇到了一位有如太陽般閃耀的人物-炎龍兒,他才變得有了人的真性情。

然而那有如太陽般閃耀的龍兒先生卻離世了,還聽說傑洛他因此再次封閉自己的心扉。

順帶一提,會讓他第一次封閉心扉的事情跟他老爸有關,這件事我是在跟平日裡和艾克斯閒聊時打聽到的,聽說那件事能落幕,是艾克斯以莽撞的溝通方式跟傑洛的老爸說情才得以了結。

總之我知道他人有多好後,我這才能和他敞開心扉的交流。或許現在不是那段美好過往的延續,對我來說是彼此關係的重啟。

不過我還是很在意龍兒先生的離世,對於最強的他突然離世的事感到不解,我想了很久,始終不明白他完全接受露明尼的攻擊而離世的理由。

但是我隱約覺得他不是平白無故的死去,他給予了傑洛一個如太陽般閃耀的信念,則傑洛將那樣的信念傳遞到我這裡。

那樣的傳遞,就像如太陽閃耀的龍兒先生即使退出,之後迎來深夜時,傑洛就像是仍高掛在天上的金星一樣,將太陽傳遞而來的光芒圍繞在身旁,在漆黑夜空中持續閃耀著,而我看到那道光芒也知曉了蘊含的意義。

這樣一想,我開始覺得自己不只被傑洛他一人拯救,也有被龍兒先生拯救了。

但是我還不能就這樣篤定了龍兒先生非得離世的理由,還是得一一釐清才行。像是解決完珀鍶晶礦的事件後,我一跟傑洛提及關於龍兒先生的事,當時東尼他為什麼要用怨懟又哀傷的目光看著傑洛,這件事我還不明白。

現在想再多也於事無補,總之先好好參與羅克曼學園即將到來的校慶。

對了對了,說到校慶,我將要在校慶揭發那個謎團的真相。

而那謎團是過去羅克曼學園發生的事,突然失去社費預算三萬元的事件!
 
=============================================================
 
校慶就快來時,我還沒為推理研究社想出要展示的節目,再不想出什麼的話,傑洛那討厭鬼就要動用權力讓我的社團廢除啊。

「唉……完全沒想法……」

下午的社團活動時間,我趴在桌上哀怨著。至於坐在我的對面,始終面無表情、就我看來是呆愣表情的阿零,他明明聽見我的話,卻是什麼話也不說,更別說他有在幫忙想出一些辦法,就只是坐著恍神。

阿零他不是傑洛的複製人嗎,怎麼不像傑洛一樣想出厲害又驚艷的想法。

總不能他那樣一直發呆,我試著詢問他的意見。

「吶,阿零,你也幫忙想些什麼嘛。」

「想些,什麼?」他居然還反過來問我,真的很呆耶。

「拜託喔,你也有著跟傑洛一樣的智慧,不也能想出一些辦法嗎?」

「想些辦法,是指令?」

為什麼他非得要人提出指令才會行動啊?簡直跟機器人沒兩樣嘛,時下的網路領航員都比他還要有人性。

「又是指令……算了,總之你先想些什麼解決辦法,能夠避免我這個社團被廢社的危機啊。」

「避免,廢社……」沒多久後他像是露出靈感乍現的表情,雙眸瞬間亮了一下,提出一個主意。「把提出,廢社,的人解決掉,如何?」

我還以為他會想出什麼超讚想法,結果卻是想出危險到不行的辦法,完全不可靠啊。

「你這樣不就要把你最喜歡的傑洛解決掉了嗎?難道你想上演一場複製人佔據原型的人生這戲碼?」

「最喜歡……」

「這有什麼好興奮,笨蛋阿零。」當我一說出那詞彙,他雙眸炯炯有神的,我忍不住沒好氣地吐槽他一句。

總之不能指望阿零這傻瓜了……唉呦,到底有什麼好辦法啊!?不管是誰,拜託也給我靈感乍現的感覺啊!

正當我感到苦悶又煩惱時,艾克斯突然來了,他一打開社辦的拉門就引起我的注意。

這就怪了,我聽說學生會現在為了校慶很忙碌,怎麼身為學生會一員的艾克斯跑來社團了。

「啊咧?艾克斯,你怎麼來了?我以為你去忙學生會的事務了耶?」

「其實我有事情要轉達才特地來的,待會就回學生會繼續忙。」

「事情?」

「是的,我剛從會長打聽到一些事,覺得可以成為社團能展示的活動,特地來說的。」艾克斯邊訴說著邊走到我面前。

「那麼是什麼事?」

「這所學校過去有著奇怪的謎團,將那謎團揭發出真相,我認為是我們推理研究社是大展身手的好機會。」

雖然聽了很令我振奮,可是我對那謎團的一切還未知情,我當下只能尷尬得苦笑。

「謎團?呃……抱歉,關於那謎團我還不知情耶,艾克斯你可以先說明一下嗎?」

「好,那麼我長話短說吧。以前羅克曼學園裡發生過遺失社費三萬元的事件,當時校方調查了周遭和監視器,卻找不到可疑的跡象,也未有過嫌疑人。」艾克斯語氣沉靜地訴說著那謎團的經緯。

這謎團還真難搞,居然沒有可疑的跡象或嫌疑人,這要我怎麼調查嘛。

接著艾克斯繼續訴說。

「老師方面也對當時的學生會成員搜身過,仍舊沒有可疑的地方。不過說也奇怪,這遺失社費的事情,僅搜查學生會的周遭,未殃及到一般學生跟老師,也未鬧大到請來警察搜索,最後是靠當時學生會長的規勸幾句話,才讓整體事件悄悄落幕。至於老師那裡,僅表示會讓下個月的社費額度少三萬當作懲罰。」

艾克斯一說完後,我開始托起下巴苦思,試著想出可疑的地方,偏偏沒有讓我覺得可疑的地方。啊對了,我還能問一下阿零的看法,就算他呆得很,應該能想得出疑點。

「吶,阿零,這謎團有什麼詭異的,你也幫忙想想看。」

阿零先是低下頭沉思一下,接著面對我提出一個我現在才覺得古怪的疑點。

「當時的,學生會長,為什麼,要規勸?」

「對耶!都發生失竊案了,為什麼不繼續調查清楚?」

「這我就不清楚了,我從會長和道格拉斯學長的描述中,就是這麼聽來,他們也說那件事從學長姐聽來就是這樣落幕的,也這麼隨著時間被淡忘。」連艾克斯也感到苦惱,無法說出合理的理由。

「真是奇怪的失竊案啊……」雖然聽來奇怪,不過我體內的偵探之魂已經被點燃了,我想找出真相,並讓更多人知道我這個社團有多厲害。「那好,這個謎團就由我來揭發出真相吧!」

「那太好了,幸好會長今天突然提及這件事,我才能跟你們說,這樣傑洛學長就找不到理由廢社了吧。」

「是那會長提的啊,那麻煩艾克斯你替我道謝一聲,幸虧有那位會長提及,我這個社團才能繼續存活呢。」

「好,我會轉告的,那麼我也該回到學生會繼續忙了,再會。」

提供超讚好點子的艾克斯轉身離開社辦後,跟我和阿零告知一聲他回到學生會繼續忙。

當學生會的成員還真辛苦,應該沒什麼休閒娛樂吧,改天請艾克斯一起去遊樂中心玩一整天當作慰勞。

「慢走喔。」既然想到好點子後,接下來我也得想一想阿零在校慶時穿什麼樣的服飾,也得迎合班上的節目才行。「再來是校慶第三天時,該讓你打扮成什麼。」

「打扮?」

「你忘啦,我們班上可是要開Cosplay服飾租借店,應該都Cosplay一下來接客啊。」看他疑惑得將頭側到一邊,真的會看不出他跟傑洛一樣聰明。

對了,既然阿零是跟傑洛長得一樣,那麼身材也差不多,只是矮了一大截,一定會是極品衣架子。怪不得他轉學當天,會有人想看他Cosplay。

「看來是不用擔心當天打扮成什麼了,順其自然就好了。」總之當天阿零他絕對會被當作人偶換穿上不少服飾,我不需要擔心才對。

阿零就那樣呆呆的又將頭側到另一邊,看不出我在打什麼主意就好。
 
=============================================================
 
很好,既然這麼決定後,接下來就等到校慶來臨了。

社團活動一結束,我和阿零一同回到傑洛他家,一開門進來就遇上那位美少女,我從艾克斯聽說過,她的名字叫作蕾薇亞丹。

「我回來囉~」我一見現在是人類姿態的她一臉不耐煩又雙手環胸,在傑洛身邊佇立著,我馬上向她打招呼。「妳好啊,我記得妳這位美少女,名字叫作蕾薇亞丹。」

則傑洛戴著那副有MR技術的眼鏡,坐在餐桌前忙著一手打著字,另一手的掌心上浮著蒼藍色光球。

「我就是蕾薇亞丹,可別像傑洛這混帳一樣叫我海怪喔。」也許我一喊她美少女,她臉上的不耐煩瞬間消退,對我露出開心的微笑,還警告我別跟傑洛一樣。

「OK,我才不會跟傑洛一樣咧。那麼妳怎麼在這裡?難道說~是來找傑洛的?」我邊問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之前處理鋇基鎷路的時候,我記得她跟傑洛有過什麼事,一定是有趣的事情,值得我追究,還可以調侃傑洛一番呢。

至於鋇基鎷路那小怪物,每天都待在頂摟上曬著太陽,每天等著傑洛為它澆水和演奏音樂。在傑洛的小提琴修好前,是請雪兒為它唱歌的。

「是來找這傢伙沒錯,不過只是來告誡他一聲而已。我這就要跟他說幾句話,能請你們先到別處待著嗎。」當我一提及傑洛,蕾薇亞丹瞬間板起臉孔。

「當然行囉。阿零,我們到房間裡。」聽到她要找傑洛說些話,我也不好繼續待著當不識相的笨蛋,抓起阿零的手腕前往二樓。

一走進傑洛的房間裡後,我馬上靠在門前,仔細聆聽著傑洛跟蕾薇亞丹之間的對話。

「艾克賽爾?」這時阿零像是對我當下的行徑有疑慮,疑惑地出聲呼喚我。聽到他的呼喚,我連忙出言要他安靜一點。

「噓,你不要說話喔,我要聽他們的對話。」

之後阿零很聽話的安靜著,我仍專心聆聽著,雖然聲音不大,多少能聽得見在說些什麼。

「妳有什麼事?海怪。」

「我怎麼可能沒事找你,還有,麻煩你好好稱呼我的名字!」

「妳一直找我吵架,像是想跟我繼續來往。怎麼?妳是怕寂寞的人嗎,其實妳還想跟我延續跟妳的關係?妳別傻了,不是說好了將過去發生的事都留在過去的嗎。」

「你這……哼!算了,我才懶得跟你吵架。」

海怪……啊,是傑洛取的怪暱稱,聽到蕾薇亞丹抱怨的樣子,她非常不喜歡那稱呼。

接著我開始聽見我覺得很關鍵的對話。

「你可不要以為我還會一直來找你,甚至為了過往來糾纏你,我現在才不是那種不識相的人咧,更不想再對你這男人窮追不捨。就算以前的我常追尋著你來確認自己的存在,我現在可是覺得這種事蠢死了。」

「既然覺得蠢,現在的妳就沒必要再找我,妳還來做什麼?」

「我只是要特地跟你鄭重好好說出這些罷了,免得你以後會來糾纏我。」

「那就謝謝妳特地來說。時間也不晚了,妳還不快離開這裡,否則我要認為妳又想糾纏我。」

「誰還會再來糾纏你啊。」

之後就沒再聽見他們繼續對話,我猜蕾薇亞丹又像之前那樣跳進突然出現的水灘裡離開了吧。

總之從他們的對話內容聽來,我就知道他們之間果然有過什麼。嘿嘿~找個超讚的機會好好調侃傑洛一番。

對了,我記得蕾薇亞丹也是四天王之一啊!糟了,我都忘了要找她測試一下我的超能力!

「等等啊,蕾薇亞丹!先別走啊!」顧不得悄悄躺在傑洛床上打瞌睡的阿零,我連忙跑下樓,想叫住對方別走,偏偏她人早就不見人影了。

「看你突然跑下來,剛才都在偷聽我跟海怪說話對吧,你還真沒品。」這時傑洛一臉不耐煩,對我罵了一句。

「我才沒……別、別把我說得那麼過份啊,臭傑洛,誰叫你都不幫我的嵐之程序做調整,反正是你先不對啦!」

「是你沒品在先,還敢對我發脾氣。」

「少囉嗦!我說是你不對,就是不對啦,你還不快幫我的嵐之程序做調整!」我邊說邊把嵐之程序從褲子口袋拿出來展現在他面前。

「根本沒必要。」

「嗄?!為什麼沒必要?」

之後傑洛說了像是處以死刑的無情話語,一丁點的希望被傑洛說死,雖然我有感到絕望,在那之後我也有為了反駁而死命掙扎。

「你無法複製四天王的模樣又進行變身的原因,我無法改善。就算我打開了祖父的資料庫拿出能改善的技術,也很難真的改善到好。」

「為什麼啊?至少告訴我是因為什麼才辦不到。」

「四天王那些人原本來自別的宇宙,也有可能是跟我們處在不同的維度,他們在這宇宙中算是非正規的存在,多少有一些不確定因素,所以你就只能複製同個空間的人物的模樣並變身。」

「可是還有其他的可能性……」

「別想了,並沒有那種可能性,你能做到的事總會有個限度。」

「我當然知道我的力量能辦到的事有限度,又不像你的金星(Helel)那麼厲害……」

「我的超能力也不是萬能的,既不能物質創造或竄改別人的心靈。因此並非所有事物都是完美的,你最好記住這道理。」

「我當然知道那道理……」可是我就想掙扎,想要相信能有挽回的希望,傑洛這討厭鬼偏偏不給我那樣的希望,只給我殘酷的真相。

傑洛他真的很沒人性,但是我能怎麼反駁,他說的話都是對的。

「總之你是無法複製又變身四天王,還是放棄吧。」

「無法複製又變身成我本大爺?喂喂,你這混帳說些什麼鬼話啊!?」這時出門去了哪裡、同時也是四天王的法布尼爾走進家裡,一聽見傑洛剛才說的話,他一臉不耐煩地為了我向傑洛出言反駁。

「別這樣,法布尼爾,沒關係了啦。」我連忙勸阻他,然而火爆的他仍繼續跟傑洛槓上。

「怎麼可能沒關係,我就是看不慣他擺出那種事不關己的態度,還一副了不起地說你不可能,本大爺就是不爽啊!艾克賽爾你是我本大爺的同伴,有人侮辱我的同伴,就等同於是在侮辱本大爺!!!」

「就說了……」

「我並沒有擺出事不關己的態度。」當我打算再出言勸阻時,傑洛突然發言打斷我的話。「我也把艾克賽爾當作同伴,當然有為嵐之程序想辦法改善,但是沒辦法的事就是沒辦法。無論你怎麼不相信,這就是呈現在眼前的真相。」

最後還說出知名偵探的名言……雖然心裡仍有點不滿,不過我想這樣就夠了,也很感激法布尼爾為我挺身而出又視我為同伴。

「也是呢。既然沒辦法複製四天王他們,那我再去找能複製的人物就好,關於結論,就這樣就行。」

「呿,既然艾克賽爾你能接受,那就算了。」法布尼爾聽了我的話是能接受,但他還是覺得厭煩。

「既然能接受,那麼……」

「嗯?等等喔,四天王不能複製也不能變身的話,那為什麼我連艾克斯的萊特裝甲都不能複製?」當傑洛要說個結語,我突然想到一件事而打斷他的話。

傑洛一聽到我這番話,下一刻皺起眉頭。

「剛才我跟Rockman X System連線,修復艾克斯的裝甲的期間也有順手調查,沒有可疑的地方,一切都正常。」

原來他剛才是在修復艾克斯的裝甲,那手上的光球是把那個什麼的給具現化了嗎?里鋇力銨的事件過後,傑洛的超能力好像變得更厲害了。

我也不能輸給他,得趕緊想出超能力的可能性才行。

話說他說那個什麼的沒有可疑的地方,那我為什麼會無法複製?我都能複製艾克斯變身成蒼藍色機器人的樣子耶。

「那又是為什麼?」

「天曉得,這件事我還得去問一問妖精。」

「這樣啊。」說到妖精,就是來自別的宇宙的艾克斯,不曉得他能不能解決問題,無法解決問題的話,給個合理的解釋也行。

總之我已經知道不能複製又變身成四天王的模樣了,接下來就專心思考校慶的事吧。

之後傑洛繼續處理艾克斯那個什麼的,則法布尼爾一察覺到話題結束後,又開口要找阿零打一場。

「都沒事的話,我要再去找阿零打一場對決啦。」

「還要打啊,你們到現在還沒分出勝負嗎?」

「一直都是平手咧,他就是這麼強,本大爺才能有興致啊。總有一天我會打倒他,再去對付傑洛本人。」法布尼爾對著我露出歡喜的微笑,再面向傑洛單方面立約。「你這傢伙給本大爺等著,絕對會跟你打一場熱血的對決!」

傑洛聽了反而嫌棄法布尼爾提到的熱血對決,露出苦悶表情,而我只能在一旁苦笑。
 
=============================================================
 
總算來到校慶開始的第一天,這天是運動會,我被分到白組,艾克斯和阿零也跟我一樣同組,則傑洛是紅組。

學生會長一說完宣言後,馬上展開運動會,但是沒多少人對運動會有興致,就像傑洛一臉無聊的樣子,老是坐在椅子上環手抱胸,闔上雙眼在思索著什麼事。

後來我才知道他那樣其實是在睡覺,他為了發表會而熬夜好幾天,當下是為了補眠。

他居然連睡覺的樣子都面無表情的……

這所學校的運動會就跟時下學校舉辦的差不多,辦個吃麵包比賽、騎馬打仗、扔球入筐這些,倒是借物賽跑裡的要求有點獨特,有些要求是要人去借機器人零件或模型。

說到借物,聽說艾克斯拿到很奇怪的要求,說是要找「最尊敬的學長姐」,他二話不說就去找傑洛,則那位會長的要求是「學生會成員」,他也是二話不說直接去找傑洛,那兩人一碰上就出現不對勁的場面。

嗚哇~那就是所謂的修羅場吧,看了超尷尬的。之後是傑洛對著會長投射不懷好意的微笑,而那位會長一臉尷尬地跑去找道格拉斯學長了,則艾克斯順利借到傑洛,接著艾克斯整個人被傑洛扛著,並靠著傑洛的腳力得到第一名。

當我跑到附近察看一下,聽到傑洛對艾克斯說了很有自信的宣言。

「既然借了我,就要拿到第一名,事後得好好感激我,艾克斯。」

「我會的,不過被這樣扛著很可怕啊……嗚哇!好快!」

下一刻傑洛就以不輸於我的飛快速度奔向跑道上終點了。

至於我參與的項目也不少,其中我最有印象的是參加接力賽跑。我一把接力棒給了阿零後,他一快速起跑,他的馬尾飄來了清新的香氣,很好聞耶。

如果傑洛的香氣是太陽薰香,阿零會是下過雨的森林清香,我一跟艾克斯說這件事,艾克斯聽了一臉尷尬,還告誡我別跟傑洛說香氣的事,不然會被當作變態。他說的也對,我最好別跟傑洛或阿零說香氣。

總之運動會就這樣,隨即來到第二天,這天則是我一點興趣也沒有的發表會,在可以容納很多人的體育館裡舉辦。

我是很喜歡帥氣的機器人啦,只不過那場發表會充斥著我聽不懂的術語和冗長的演說,我聽了沒多久就打起瞌睡。要不是艾克斯跟阿零說想看傑洛的發表,只有我一個人落單,我因為不甘寂寞才會跟上的。

但是那場發表會出現驚人的場面了,連看到途中就打瞌睡的我也醒過來了。順帶一提,傑洛的發表被我給睡掉,完全沒看到他發表了什麼,事後艾克斯有跟我說傑洛一發表完,他離開前有用兇狠的眼神瞪我一眼,似乎對我打瞌睡的行徑很生氣。

不管傑洛對我有多生氣,關於那場發表會所發生的驚人場面,是那位學生會長的發表引起注目。雖然我因為周遭人們交頭接耳的說話聲就醒了,會長說的話則是中途聽到的。

「我確實是將傑洛的發明當作自己的來發表,不過我這舉止不是自私的行徑,我是支持傑洛的發明,也大力推崇傑洛的研發技術。可不像一些企業,一知道傑洛是異端份子就刻意鄙視,甚至不讓他的技術搬到檯面上,就只會私下求他技術協助。既然欣賞他的技術,那就大方明示啊!」

這麼說來,我聽說傑洛的技術從未以他的個人名義發佈,主要原因身上的壞印象,艾克斯曾跟我說過那樣對傑洛很無情。

則那位會長會發表傑洛的發明,是表示他會大力支持傑洛,想將傑洛的發明登上檯面,不惜動用財團的權力。

「我再次重申一次,Ride Armor-EAGLE是傑洛的發明,並且是傑洛將專利自主轉讓給伊高特財團,並不是為了金錢,是為了彼此的技術發展,也要讓傑洛的技術與發明全登上檯面。為了達成,我絕對會動用財團的力量和自身的實力,拼上性命去排除所有打擾他的阻礙!」

好帥啊!想不到那會長有這麼帥的一面!

嗯?站在布幕旁的傑洛用感到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會長,似乎有什麼。我為了探究,偷偷離開座位,跑到後台附近調查時,剛好會長的發表結束,也見到會長和傑洛正在對話。

「根本不需要你那麼做,伊高特,不然我會懷疑你是想舊情復燃。」

「在胡說什麼鬼啊。我在夏日祭典說過吧,會努力成為能幫你排除不懂得欣賞你的阻礙的助力,現在就是實現那段話的行動。」

「哼,區區一個蠢二代還敢說好聽話。那好,我接受你的好意,並打算以後會成為你的助力,給我洗好脖子等著。」

「這樣啊,我會期待的,我自己也會想辦法成為能扶持你的助力。」

聽到這些話,我這電燈泡來得真不是時候,還開始思考自己的自私,想起自己都快忘了決心要成為協助傑洛的同伴,我卻老是任性妄為。明明被他救過,自己渺小的可能性被他重視過,我這樣辜負他的好意。

我渺小到也太可悲了吧……

……以為我會就此消沉而不繼續任性妄為嗎,怎麼可能,我還是會保持這樣的我,之後的我仍會用適合自己、看起來強硬的笨拙手段繼續提供協助。

嗯?這時候傑洛怎麼突然抱住那會長?

「啊喂,傑洛,你幹嘛突然抱過來啊!?」

「閉上嘴接受就對了,蠢二代。用說的還不足以回答,我才會用行動來表達謝意。」

「這、這樣啊……別嚇我嘛。」

真是稀奇,原來傑洛也會有那樣的笑容,看起來無比開心。

對了,順便說一下,自從會長公開表示會全力支持傑洛時,聽說伊高特財團的名聲成為熱搜第一名,股票方面不減反增,是當下電子產業的熱門話題。
 
=============================================================
 
總算來第三天了,這天我可要好好查出真相,再大肆宣揚真相和推理研究社的名聲!

「要上囉,阿零!」我向身旁的阿零喊道,看他被打扮成有點邋遢的科學家,雖然身上穿的白袍很整齊又大件,不過頭髮被刻意弄得亂一些,看起來剛睡醒,還戴上表面是圈圈的圓框眼鏡。

關於那模樣,是阿零自己要求的,說是希望打扮成像傑洛的樣子,不過Cosplay同好會的女同學認為太過相似會有不好的爭議,只能打扮成那樣。

至於我,穿著黑白相間的女僕裝,看起來很甜美可愛吧。不過我這風格和席娜蒙穿的女僕裝不一樣,她的服飾更是引來很多男同學的注目和歡呼,同樣都是要拿著立牌去招攬,席娜蒙比我招到更多顧客。

「要去,哪裡?」當我一說,邋遢科學家阿零就向我詢問。

「當然是要尋找那個謎團的線索囉!」我沒好氣地回道,抓起阿零的手腕快步走著。

「啊!請等等。」

「嗯?是妳啊,愛麗絲。」

這時有人出聲叫住我,停下腳步看過去,常跑學生會找人的我一看就知道對方是學生會成員之一的愛麗絲,她從班級走出來,現在她的校服上穿著插圖是貓咪加上甜甜圈的草綠色圍裙。

順帶一提她和艾克斯同班的,班上展示的節目是甜甜圈立食店。我往她班裡看進去,艾克斯正忙著製作香甜可口的甜甜圈呢,要不是我還得找線索,我恨不得衝進去大吃特吃。

「你好,你就是推理研究社的社長吧。」她走到我面前提起我的社團。

「我就是,怎麼了嗎?」

「雖然時間不適宜,請問我可以加入那社團嗎?」

「當然可以囉,入社申請可以等校慶結束後給我。一旦成為我的社員之後,妳就要跟著進行推理活動喔。」

「好,我知道了。說到推理,我有東西要給你。」

「這什麼?」愛麗絲突然從圍裙口袋裡拿出一個信封遞給我。拿著立牌的我先是把立牌放到一邊,接著把信封拆來看,裡面有著上面寫著類似暗號的紙條,還說前往暗號指示的地方能找到下一個線索。

裡面寫著「在R字的中心處,前往無聲之處能得到線索」,我能看懂卻難以理解字面上的意思。

「吶,愛麗絲,妳這是從哪裡得到的?」

「是傑洛學長突然遞給我的。」

「傑洛?為什麼是……啊哈!是想阻礙我去揭發那謎團的真相對吧,我才不會讓他得逞咧!」我突然靈光一閃,覺得是傑洛想阻礙我,想讓我失敗進而讓他成功廢社對吧,真是陰險耶。

那好,我接受挑戰!首先得想辦法破解這暗號!

「謎團?請問是什麼事?」

「遺失社費三萬元的事件,現在我跟阿零要去揭發呢。」啊對了,把暗號給阿零看,說不定他能看出什麼。「吶,阿零,這個暗號你能看出什麼嗎?」

「R字……是指校舍?」

「校舍?對、對喔!我跟你說過這所學校的構造是R字,那麼中心點是……上體育課的地方,說是要前往無聲之地……對喔,是那裡啊!安靜到連根針掉下來都能聽見的圖書館!」

既然想出暗號有什麼意思後,我跟阿零得要趕緊去一趟圖書館。

「謝啦,愛麗絲,等完事後我會去吃甜甜圈的!」

「好,祝你順利。」

「我會的。我們快走吧,阿零。」

快步前往圖書館後,圖書館裡如此安靜,和外面舉辦校慶的歡樂嘻鬧聲成了強烈對比,完全沒看到有人……啊有啦,是蕾雅。現在是舉辦校慶的時期,她怎麼還在管理圖書館?她當圖書委員也當得太盡責了吧。

「嗨,蕾雅,我還以為妳為了Cosplay更衣很久,卻是跑來圖書館?」

「是你啊,艾克賽爾,我想到還有一些資料得要整理,並不打算參與校慶。」

「妳真的很認真啊。」

說到蕾雅她啊,她跟我同班的,我在班上很少看她和別人結伴或閒聊,總是一個人閱讀著文學小說或艱澀難懂的科學雜誌。不僅人聰明,她有著不輸給班上任何女同學的性感身材,說話聲音就像電視裡的女主播一樣條理有序又溫柔。

但是我看她總是一個人,就算雪兒或席娜蒙找她搭話,只會回覆別人的疑問,鮮少和人閒聊,我不禁會擔心她這樣孤單一人會有邂逅嗎。不過看她樂見自己一個人獨處,我也不能隨意打擾,只希望她別像阿零一樣呆板就好。

話說我打扮成女僕的樣子,她還能冷靜應對耶,先前冷靜的目光打量我後,像是在確認我穿了女僕裝就沒什麼感想。不曉得她這樣,究竟會對什麼樣的事感到驚慌失措。

「那妳慢慢忙喔,我繼續找線索。」我跟她說一聲,同時引領阿零走向收納歷史類的書櫃。要翻找學校過去的事的話,我認為第一步先去歷史類那裡找找看。

「好,也請你們在這裡要保持寧靜。」

「我們會的。」

跟蕾雅說完話後,一走到書櫃前,我開始搜索。

「吶,阿零,關於那個謎團,你覺得哪本書最有可能藏著線索的?」

「這本?」我才剛問,阿零伸出手指,用他那指頭指向高他一個頭的位置,他所指的那本是記載了歷任學生會成員的書。

「也對,學生會所引發的謎團,就該去找學生會。阿零,麻煩你把那一本幫我拿下來。」

「拿去。」

「謝了。」阿零墊起腳尖拿到後,他將那一本書遞給我。

那麼趕緊翻來看一看吧,首先是發生遺失社費三萬元的那一屆,從照片來看他們的表情沒什麼異狀。嗯?這裡有些該屆成員的介紹文,當年的學生會長是位優等生,深受同學與老師的愛戴,以下內容我就略過了,總之以前的會長很受歡迎,和現在的會長一樣連任了兩屆的學生會長。

那一屆有著很有能力又受歡迎的學生會長,卻是發生了遺失社費三萬的事件。

啊對了,順便看一眼去年的學生會成員,呵呵,當時的傑洛就算面對鏡頭,沒什麼表情耶。

至於線索嘛……翻來翻去沒有什麼特別的,也沒辦法隨意去學生會一趟翻一下帳本,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唉,沒有什麼值得追究的地方。」我感到無趣地嘆了一氣,闔上書後再請阿零幫我放回去。「阿零,再麻煩你放回去。」

剛在端詳附近書櫃上書名的阿零一聽到我的要求,拿走我遞來的書再準備放回去。

就當我看著阿零又要墊起腳尖放書時,我忽然發現書櫃內底部有貼一張白色信封,就跟傑洛遞給愛麗絲那信封一樣。

「等等,阿零,先別把書放進去,你拿得到藏在裡面的信封嗎?」

「拿不到,也,碰不到。」阿零已經完全墊起腳尖了,他無法伸手碰到底部。

「我先去跟蕾雅借個能墊腳的。」我連忙快步奔向櫃檯,向蕾雅借墊腳的。「吶,蕾雅,我要跟妳借一樣東西。」

「什、什麼東西?」面對電腦打著字的蕾雅有些驚慌失措地轉頭看向我。

還以為她一直都能冷靜應對,是怎麼了嗎,突然感到很驚慌失措,嗯?電腦上顯示著什麼?一堆英文和數字,另一邊還有個視窗顯示著什麼科學省的官網。

「我要借能墊腳的,妳知道在哪嗎?」

「我記得就放在歷史類隔壁文學類的書櫃附近。」

「喔好!」我再快步奔過去,不去深入探究蕾雅似乎在做什麼危險的事。

最後拿到墊腳的腳架,再請阿零站上去拿信封,一打開來看又是暗號,內容寫著「前往真實到令人顫慄的驚悚之地,去抓取私藏物品的眼珠」,這回暗號困難到使我陷入困境。
 
=============================================================
 
「真實到令人顫慄的驚悚之地……私藏物品的眼珠……有這地方嗎?」

這時候的我邊走在一年級的樓層邊思索著,身後跟著到處察看周遭的阿零,不時從他那裡傳來肚子打鼓的聲音。

聽到他都餓了,我也同樣很餓,是時候去找個地方吃午餐。

就在我想著要去找吃的時,途中偶遇了艾克斯,他也跟愛麗絲一樣,身上有穿著草綠色圍裙,上面有貓咪和甜甜圈結合的插圖。以及傑洛,他一身跟平常一樣穿得邋遢的白袍和校服,站在艾克斯身旁,手裡拿著兩個紙袋。

嗯?我聽說傑洛班上會在體育館演戲劇,怎麼他沒穿著戲劇該穿的服飾?我還以為他會在下午開演前預先穿好等待。

說到傑洛演的戲劇,是齣推理劇,演的劇情是犬○家一族,據說他一次演兩個人(我一說到這點,有看過犬○這作品就知道他演哪個角色了吧)。總之是部驚心動魄的推理名作,我等不及要去看了。

啊,會有人以為他會男扮女裝去演絕世美人又跟那位會長演一對嗎?可惜不是呢,我從道格拉斯學長打聽到,是會長最先拒絕跟傑洛演一對的,說是不想再被湊成一對。

「是艾克賽爾和阿零你們啊,果然跟傑洛學長說的一樣,會在這裡碰到呢。」一碰面後,艾克斯先向我跟阿零打招呼。

「說的一樣?難道是在埋伏我們嗎。」

「怎麼可能,我跟艾克斯哪有那麼閒。」傑洛沒好氣地回,接著將手上的兩個大紙袋遞給我跟阿零。「拿去,這是從艾克斯班上買來的。」

「謝啦傑洛。」裡面份量好多啊,傑洛挺貼心的嘛。

「謝謝哥哥。」阿零很感激地道謝,開始大吃特吃。

「要在這裡吃也可以啦,不過我跟阿零還得去找線索耶,暗號還說是真實到令人顫慄的驚悚之地。」我邊吃邊說起暗號的事。天啊!艾克斯班上的甜甜圈超好吃的,好吃到我想一口接一口,連阿零也跟我一樣。

順帶一提,真的有藍色甜甜圈,我有跟艾克斯問過,藍色是用蝶豆花搞定的。話說這可不是傑洛之前所說的藍色夏威夷,更不會是藍色蒲公英,是有著藍莓跟奶酪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吃起來超美味。

「真實到令人顫慄……該不會是那裡吧,聽說傑洛學長把立體投影讓渡給那班,裡面的鬼怪和特效很真實。」這時艾克斯聽了露出畏懼的表情,看向不遠處的班級,門上有著瓦楞紙裁成的門牌,上面寫著「真實到令人顫慄的驚悚之地」。

我的天,想不到會這麼快就找到了……

「那麼下一個線索就是在裡面了吧,說是有東西藏在眼珠裡。」接下來就是下一句暗號吧,去抓取私藏物品的眼珠。

「眼、眼珠?把東西藏在眼珠這種事的人也太詭異了。」一聽到眼珠裡藏東西,艾克斯覺得很詭異,我也很有同感。

「對啊,放進眼珠裡什麼的,光想就覺得痛耶。」

「既然有東西要拿,那麼就由艾克斯一個人去吧。」這時傑洛提議讓艾克斯去拿,還對著艾克斯露出淘氣的笑容。「我說過了,絕對要讓你接受懲罰。」

艾克斯聽到要他一個人進去,瞬間一副畏縮的樣子。

「我、我一個人進去嗎?」

「要不要我陪你去?」會這麼問,可不是看艾克斯一個人進去可憐而去陪他,是我也想進去看一看裡面是有多真實。

「不准有人陪,快進去。」傑洛反而不容許有人陪,硬是推艾克斯到教室裡面,還為艾克斯往門前的電子支付台付了錢。

艾克斯一進去後,我從裡面一直聽到緊張又畏怯艾克斯發出怪叫。等待艾克斯取得眼珠的期間,我跟阿零吃完了甜甜圈,傑洛雙手環著胸依靠在牆邊。

之後我看到雪兒來了,跟我同班的雪兒穿著街上隨處可見的水手服,看起來清純又漂亮。如果有人沒被雪兒的水手服裝扮打動了心,我認為是傑洛跟阿零這兩人。

話說雪兒怎麼來了?她跟我不一樣,不需要攬客啊。嗯?她還牽著愛爾特小妹妹,看來是要帶她逛舉辦校慶的學校。

「艾克賽爾,攬客還順利嗎?」她牽著愛爾特小妹妹到我面前詢問。

「還可以吧。現在是帶著愛爾特小妹妹來逛嗎?」

「是啊,趁空閒的時候帶她來享受校慶。」

「這樣啊。」

途中愛爾特小妹妹放開雪兒的手,主動走到傑洛面前,從裙子口袋拿出紅色手帕。

「拿去,很抱歉現在才來還你。」

「居然過這麼久才還,害我不小心忘了,還特地買了新的。」

「少囉嗦,你快拿去啦。」愛爾特小妹妹突然不耐煩地發脾氣,硬是把紅色手帕塞到傑洛懷裡,接著就聽到傑洛的抱怨。

「還別人東西而已,有必要發脾氣嗎。」

「哼!」

奇怪了,這兩人之間的關係怎麼沒有很友好,我還以為上次愛爾特小妹妹被人挾持時,覺得來救她的人就像是白馬王子,會開始崇拜傑洛。

現在看來,反而像一對冤家。

這時我聽見雪兒要找傑洛說些話,引起我的好奇心,同時也聽到艾克斯丟人的怪叫。

「傑洛先生,我想跟你說一件事。」

「什麼事?」

「是關於超能力的源頭之一終末(Ω)。」

說到超能力的事情,傑洛的表情瞬間嚴肅得皺起眉頭,而我疑惑得皺起眉頭。至於阿零,愛爾特小妹妹主動找他說話,聊起一部動畫電影的事,而他默默聽著。

雪兒所說的超能力的源頭之一終末(Ω)是什麼啊?

接著我繼續聽雪兒跟傑洛要說的嚴肅話題時,雪兒像是聽到回應,她表示允諾而回覆別人的話。

「好的,我會注意周遭,不說出太多事情。」

之後我看著雪兒單方面的跟傑洛說話,完全聽不出是在聊超能力的事,明明傑洛從頭到尾都沒說話,雪兒卻能回應。

啊!我想起來了,是傑洛這傢伙用了超能力跟雪兒傳話,就像之前傑洛叫我把炎龍之心放進露明尼體內那樣。

傑洛這討厭鬼!這樣我就聽不到超能力的事耶,就算為了防備別人聽到,也讓我聽見,我也想參與啊。

「說到源頭,我問了很多研究人員,最後問到安東尼奧先生,是他告訴我很多事。」

「也許安東尼奧先生用了他的力量,才會得知了不少事。」

「我也不知道他說的情報是否正確,不過有源頭這種事確實有幾分真實性。對了,關於傑洛先生你的金星(Helel),我從安東尼奧先生聽到他的想法,他認為可以是種鑰匙或一種聯絡網,會找到很多元的可能性,也可以是能連接到……」

正當我聽著雪兒看似自言自語,實際上在跟傑洛對話的言語時,艾克斯突然大叫又從名字冗長的鬼屋裡跑出來,打斷了雪兒正要說的關鍵一句。

「哇啊啊啊!」

「艾克斯同學?你沒事吧?」雪兒語氣溫和地詢問他的狀況,而我看到他的右手拿著模樣是眼珠佈滿血絲的白色扭蛋。

「不算很好……對了,我有拿到喔,這拿去吧,艾克賽爾。」

「謝囉。」

雖然很在意雪兒跟傑洛所說的話,現在從艾克斯拿到眼珠模樣的扭蛋,我還是先解決那謎團。在我打開扭蛋的同時,艾克斯苦悶地道出待在裡面的辛勞,我聽了苦笑以對。

「呼~想不到還得解開一些字謎才能拿到那眼珠呢。」

「辛苦你了。話說字謎有些什麼?」

「只是些腦筋急轉彎,其中有一個問題是每個人都有,而且怎樣都丟不走的東西。」

「啊哈,這簡單嘛。阿零,這問題你能回答出來吧。」說到腦筋急轉彎,我向只會單向思考的阿零提問。

「每個人,都有……而且怎樣,都丟不走……」在所有人面前思索的阿零,過沒多久回答一個驚悚的答案。「我知道了,是,眼珠!」

「拜託你喔!正確答案是影子啦!」齁!這阿零呆得實在讓人受不了。不管他了,先來看一看扭蛋裡什麼,打開一看後,裡面有張紙條,上頭寫著「前往倒R的地方,在簍空大樓的中心處埋有真相的證據」,依然是個我看得懂字,卻難以理解深意。「什麼鬼啊?前往倒R的地方?」

「是指那個Ride Armor的練習場地吧。」這時雪兒為我解開暗號。「如果線索都藏在這所學校裡,那麼我想倒R的地方是和那裡有關。」

「原來如此!謝謝妳,雪兒,幫我解開了暗號。那麼阿零,我們這就趕去找吧。」

「不客氣,你們路上小心喔。」

我呼喚阿零也前去,同時雪兒笑著向我跟阿零揮手道別。有雪兒在,推理進度更快更順利了,真希望我的推理社有她在。

「那我也……」

當艾克斯也想為推理社社員之一出點力時,我聽到艾克斯被傑洛叫住,我有些好奇就停下來,看向艾克斯跟傑洛對話。

「艾克斯,推理就交給他們,你就來觀賞我即將登台表演的推理劇,順便解說給那兩個聽。」

「這樣也好。艾克賽爾,阿零,如果找到的話就來體育館看表演吧。」

我不知道傑洛為什麼阻止艾克斯去找,還邀他去看表演,可是艾克斯先前製作很多好吃到不行的甜甜圈,是應該好好休息一會。

沒關係,找東西這種小事就交給我跟阿零。

「OK!找到後會馬上就去看的。」我向艾克斯回應後邁出步伐前去那裡。

之後我聽到雪兒向傑洛問話,當我走得很遠時,早已聽不見傑洛是怎麼回答雪兒,我只聽得見也只記得住雪兒對他的問話。

「傑洛先生,我也能去看看嗎?」
 
=============================================================
 
一來到Ride Armor的練習場地後,我跟阿零跑進簍空大樓的中心處。說到這裡,過去阿零在這裡跟傑洛互相廝殺,我記得當時打得難分上下。

如今阿零仍跟在傑洛身旁,關係好到像兄弟檔。

不說過往了,來到這裡就得把證據找出來才行。我才剛要地毯式搜索時,阿零他一下子找到了。

「這裡,有埋東西。」

「咦?哪裡哪裡。」我快步走到阿零身旁,看到阿零的腳下附近有不正常的隆起,暗想東西還真的埋在中心處。「那好,把它挖出來吧。」

當我蹲下身伸出雙手挖土時,阿零這時使用了超能力,把埋在土裡的東西收到一股吸引力,開始自行往上竄,最後一下子從土裡飛出來,被阿零抓在手中。

我仔細看阿零手中的東西,是一般裝餅乾的長型鐵盒,根據外型的老舊程度,還蠻新的,看起來像最近埋的。

「太好了,那你快打開看看。」之後我邊站起身邊要求阿零把它打開。看著阿零把蓋子打開後,我看到裡面有好幾本檔案夾。

我拿起其中一本檔案夾翻開來看,內容是某一屆學生會的帳本,而那一屆的學生會發生過社費遺失。

為什麼那一屆的帳本會在這裡?

當我開始翻閱,想看出有什麼可疑之處時,也在翻閱的阿零跟我不一樣,一下子看出有可疑之處。

「這裡,金額對不上,好像少了,一些。」

「嗄?怎麼回事?!」完全對會計搞不懂的我,不像阿零一樣能馬上看出可疑之處,而且還不只這點,之後阿零接連拿出另外幾本翻來看,又一下子找出可疑之處。

「另一本,也有,這本,也是。」

「可是學生會的帳本裡金額對不上,我認為跟遺失三萬元社費無關。社費可是學生會在管理的,不可能遺失那麼重要的社費吧。」

偏偏當時遺失了總計三萬的社費,也沒聽說有人責備學生會的管理,何況當時的學生會長是位優等生,大家都一致認為不可能出這種錯誤。當時就只說突然遺失,搞不好當時所說的遺失社費,是從別的事物遺失了就產生誤解。

「以前,有好多社團,成立。」

「的確是呢,聽說以前社團建立的規範比現在還自由。」

「社費的分配,以前,好多。」這時阿零說出更難置信的話。「從中,偷拿一些,是不是,不會被人,發現?」

「喂喂,你想說當時竊盜社費三萬的真兇,就是那一屆的學生會!?這怎麼可能嘛,你跟我都看到那個介紹了不是嗎,當時的學生會長是位優等生耶。」

「優等生,是什麼?」

「居然不知道優等生是什麼,我說你喔。」我才剛反駁,他突然說他不知道優等生,讓我聽了汗顏。

阿零也真是的,他真的是傑洛的複製人嗎?身為複製人,不都應該複製到傑洛的智慧和言行,怎麼他常出現呆到令人錯愕的一面,言行也呆得令人傻眼。

總之我先跟他解釋優等生是什麼好了。

「聽好囉阿零,所謂的優等生,意思是這名學生品學兼優,又很受師長的歡迎,總之就是學生們的典範。」

「當優等生,的人,就不會,做壞事?」

「這是當然啊,有誰會笨得把自己的人氣跟人品給搞壞,到時候其他人是不會認為他是位優等生的。」

「那麼,私下,做壞事,就不會,搞壞,是嗎?」

「你是怎麼了啊?從頭到尾就一直認為優等生會做壞事,還一直覺得那一屆的學生會有偷拿社費,就算帳本裡有可疑之處,那頂多是當時的會計沒寫好吧。」

「哥哥曾,跟我說過,一句話。」這時阿零說出那句知名偵探的名言。「無論你,怎麼,不相信,這就是,呈現在,眼前的真相。」

「阿零你……」

當他一說那段話後,我突然領悟到一件事,驚愕到瞪大雙眼又頓時說不出別的話。

若這真是真相的話,為什麼阿零能夠去懷疑?明明對方有著不可撼動的事實。

不,其實不對啊,我不能這麼想。過去我也曾以為霸法所描述的傑洛是壞人,但是實際接觸後,發現到傑洛是個大好人,並沒有旁人所認為的那麼壞。

到頭來是我太先入為主,差一點要一頭栽進思考的死胡同,我也真是的。

這時我苦悶地搔了搔後腦,露出尷尬的微笑。

「既然阿零你是這麼認為的,在說出真正的犯人之前,我們先趕去看傑洛演的推理劇,等他們結束後再一口氣公開這真相。」

「哥哥演的,推理劇,我想看!」

「那我們別繼續待在這裡,趕緊去看吧。對了,也把這個鐵盒帶上。」

下定決心去看推理劇後,我跟阿零連忙趕去體育館,發現裡面的人多到不行,不禁讓我以為學校裡一半的人都跑來看。至於傑洛班上正在演的推理劇已經演到快接近尾聲,到了有位名偵探的人物要揭發出真相,而我早已看過那部名作,對犯人和真相早已知情。

犯人是誰,真相又是如何,這用不著我說破,去看那部知名作品就能知道了。

話說時間已經過了很久嗎,推理劇都快演到尾聲,這所學校的佔地又大,來參與校慶的校外人士也多到簡直人山人海,想不到要趕來得花一點時間。

「嗨,艾克斯,我們趕來囉。」這時我跟阿零一同來到前排,在那裡找到盤坐在地的艾克斯,我邊跟他小聲地打招呼邊跟著盤坐到地上,則阿零他用體育坐姿在一旁靜靜地看著表演,手中捧著之前挖出來的鐵盒。

「你們來了啊。這麼久才來,是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到的嗎?」

「倒也不是,而是要趕過來的時候花了時間。」

「原來是這樣。那麼接下來就好好欣賞之後的戲劇吧,過程等結束了,我再告訴你們。」

「OK。」雖然大部分劇情我早就知情了。

等到傑洛他班上的推理劇都演完後,我跟著艾克斯一起站起身大聲鼓掌,同時我注意到過去曾為了讓阿零加入社團的兩個人也有來看。

分別是密室推理研究社的人,以及那位推理文學同好會的人。

對了,也找他們一起揭開真相,同樣都對推理有熱情的人,一定會感興趣的。嗯,就這麼決定。

我下定決心後,看到傑洛本人和班上的同學一同向觀眾鞠躬致謝,等班上有位金髮美少女說完感謝詞後,我連忙衝向台上吶喊。

「請等一下,還有一個真相沒被揭開!」

「艾克賽爾?!」

「請問同學你……啊,你是那位同學。」艾克斯一見我跑到台上就訝異地呼喚,接著那位金髮美少女看著我疑惑地提問,之後卻對我有印象,似乎是認識我。同時台下的觀眾因為我的登場都一同感到疑惑,以為我一登台是在加戲。

「那邊那些學生會成員,能聽一聽我的推理嗎?啊,那兩位跟推理很感興趣的人也跟我一起揭開真相如何?」

「我?!」那位密室推理研究社的人舉起手指自己。

「請問是什麼事的真相?剛才所演的推理劇,確實演出了那部作品的結局不是嗎?」

那位推理文學同好會的人也知道那作品啊,不曉得他還知道那些推理名作,我以後得找個機會跟他暢談。

「我要說的事件是跟學生會有關的,所以我要找上你們三位述說一件事。」

「我們?」在學生會擔任書記的道格拉斯學長舉起手指著自己,之後來回看傑洛和會長。

「對,就是你們學生會。在場的各位,你們都知道這所學校過去發生過遺失社費三萬元的事件吧,關於那件事,我將要在這裡揭發出真相。」

當我向每位觀眾道出我登台的理由後,那位金髮美少女學姐向我要求,說是也要參與。

「真相?關於這件事,也能讓我參與嗎?」

「請問妳是?」

「我是笠原 艾莉亞,過去是和羽二生同學跟高木同學是同屆的學生會成員,在傑洛成為副會長之前,我擔任副會長的職務。」金髮美少女-笠原學姐自我介紹完後跟我詢問。「你所說的事件,說是要揭發真相,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今天所找到那件事的證據,隱約發現到裡面藏著不容忽視的真相。」我向所有人宣示道。

「都過了那麼久,還能找得到證據嗎?」密室推理研究社的人,以下我簡稱他為密推研的人,他對我提出質疑。

「我就在剛才找到的,就藏在這所學校裡。」我邊回答邊請示阿零把鐵盒帶到台上,從鐵盒中拿出一本檔案夾。

「請問那是什麼檔案夾?」推理文學同好會的人,以下我簡稱他為推文同的人,他向我提問。

「我先把它交給學生會的人來看,他們絕對看得出來是什麼。」我邊回答邊走到現在這一屆的學生會,把檔案夾交給會長。

「這是……學生會管理的帳本,時間是……發生過遺失社費的那一屆?請問這是怎麼回事?」會長一翻來看,就如同我想像的一樣,對此有所疑問。

至於佇立在會長身旁沉默不語的傑洛,他現在一臉嚴肅又皺著眉頭,像是對我的行徑有疑慮。順帶一提,為了演好他的角色,他那冗長的金髮被包住又用黑髮蓋上,湛藍色雙眼用黑色的隱形眼鏡掩蓋。

「帳本?等等喔……愛麗絲同學,愛麗絲同學也有在這裡嗎?」這時道格拉斯學長往台下呼喚一個人。

「我在這裡,請問有什麼事嗎?」接著站在身材壯碩的男生旁邊的愛麗絲,一聽到呼喚就快步來到舞台邊。

「能麻煩妳看一下這帳本嗎,看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好的!」等了一段時間後,愛麗絲也跟阿零一樣看出可疑之處。「咦?這裡的數目對不上啊……」

「對不上的意思是……」

「還真的,裡面的一些數目對不上。」當道格拉斯學長不懂是怎麼回事時,笠原學姐也拿走一本帳本翻閱,看出其中的可疑之處並提出質疑。「負責管理社費的學生會,最不應該出這種錯才是,怎麼裡面會有錯的數目?」

「啊對了,我特別提醒你們一件事,過去建立社團的規範很自由,社團的數目多得很。」這時候我提醒一件事,那位密推社的人實在等不及,直接向我提出疑問。

「所以你到底想說什麼啊?拜託直接說吧。」

「我就開門見山地說吧。當時會遺失社費三萬元,犯罪地點是在學生會,而主嫌
就是當時那一屆的學生會長!」

當我一說出犯人是誰後,台下的人們又開始交頭接耳,露出更疑惑的表情。

「請問你這麼推測的理由是什麼,能請你解釋清楚嗎。」那位推文同的人向我請求。

「我這就說清楚。」那麼開始解說吧,我對這起事件的推測。「所有人都聽說過吧,當時發生了遺失社費三萬元的事件,說是遺失,那時候的老師查過學生會周遭的監視器,也對當時的學生會成員搜過身,還是找不到那遺失的三萬元。沒有嫌疑人存在也沒有從外部闖入偷竊的跡象,只聽說三萬元就是遺失了。」

「那麼這會是密室犯罪?」這時密推研的人說出他的看法,一說起密室犯罪,我見他的目光炯炯有神,不禁暗想他是有多喜歡密室犯罪。

接著我再說明別的情報。

「是不是密室犯罪,我不清楚,不過我認為當時的學生會長私下做了不少壞勾當,利用了可以自由建立社團的這件事。說到社費,大家都知道學校方面給每個社團分配了總共一萬元的社費吧,想要多一點社團就得向學生會提出社團輔助。」

「說到社團輔助,以前申請也比現在容易。」笠原學姐一臉嚴肅地說。

「所以你想說那一屆的學生會長看中建立社團的自由性,從中鑽出漏洞,可能還偷偷巧立名目,藉此盜走了總共三萬元的金額?」這時推文同的人像是在確認,向我說出他的推測。

「正是,所以說無論你們怎麼不相信,真相就是這樣呈現在眼前!」雖然我認為的盜取手段不像推文同的人說的仔細,不過結論就這樣算了。

「你說當時的學生會是那樣胡亂管理社費的事,這跟現在的學生會有關嗎?」我才剛說完結論,傑洛一臉不耐煩地提出質疑。

「當然有關啊,這是學生會促成的,我認為應該由學生會負責任。」

「負責?你倒是說說看我們學生會要負什麼責任?」

「就是……」傑洛邊問邊走到我面前,一股壓迫感向我進逼,讓我無法繼續說。同時他脫下他的假髮,秀出他那冗長又閃耀動人的金髮,也拿下隱形眼鏡現出他原本的湛藍眼眸,他那雙銳利的眼神正瞪著我不放。

「無論是那一屆學生會搞出的爛事,都不是我現在這一屆的學生會該背負的,過去發生的事,就應該留在過去。」

「就算你這麼說……」

「傑洛說的沒錯。艾克賽爾同學,我們沒打算背負那一屆學生會所促成的錯誤,現在重要的事則是我們要為現在的學生們盡心,頂多我們會記住那時候的錯誤,並傾心向每位同學坦白我們學生會付出的一切。」這時會長也附和傑洛的話,語氣聽來沉穩,我見他臉上的表情雖然嚴肅,但是有著安定感。

「說到社團建立和申請社費輔助,我們確實有做到改善吧。」之後道格拉斯學長提及他們學生會所做的事。

聽他這麼一說,我記得傑洛被人潑髒水的那天朝會,傑洛確實有說要讓申請的門檻拉高。

那麼學生會早就知道這個錯誤才去改善的嗎?!

當我隱約覺得事情不對勁時,會長向所有人說句結論。

「正如艾克賽爾同學所說的,過去學生會曾犯下的錯誤,甚至留下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謎團。身為學生會長的我向你們保證,我們學生會絕對不會再發生那種事,我們始終重視所有人的想法與決心,同時我們以嚴厲和平等的心態去審視的,還請各位銘記在心!」

會長一說那段話後,所有人聽了一同熱烈鼓掌,給予學生會正向的評價。

「學生會棒極了!」

「我支持你們!」

「幹得好啊,學生會!」

當所有人都能接受這結果時,我還是無法完全接受,總覺得這其中隱約還藏著一些可疑之處。

「傑洛學長,請問這該不會是你……」

「噓,你現在什麼都別說破。」

艾克斯一過來跟傑洛問話,傑洛卻打斷他的問話,露出神秘的微笑又將食指擺到自己的嘴唇前,當下讓我感到很不對勁。

就在我從傑洛身上察覺到可疑之處,有些不滿的想噘起嘴時,會長走到我面前,向我道謝。

「謝謝你,艾克賽爾同學,你揭發出當時的真相。」

「不、不客氣。」一聽到道謝,我連忙回覆,臉上的微笑顯得尷尬。

雖然被道謝了,但我總覺得真正揭發出真相的人不是我。
 
=============================================================
 
時間來到傍晚,羅克曼學園的校慶迎來結束,所有人都在操場圍成一圈看著中間設立的機台,冒著熊熊烈火的立體投影當作營火。

「呼啊……校慶總算結束了。」我慵懶地斜躺在地上,看著其他人正在歡欣圍繞在營火旁隨著學校方面播放的音樂跳舞。

「我說你啊,怎麼現在還穿著女僕裝呢。」這時有人走到我身旁,我抬頭望去,是一身女生校服的東尼,他跑來對我當下的服飾說教。「真是的,你現在一躺,不就讓衣服都沾到泥沙了嗎,快去把衣服換下來。」

「我現在懶得動啦。」我隨興回覆東尼的話,仍繼續躺著,雙眼無神地看著營火。

說到明明是男兒身的東尼,卻穿著女生校服的他,今天他為了Cosplay,上午穿的是英國執事穿的黑色燕尾服,下午卻穿著中式蘿莉塔。我聽別人說他的裝扮大受好評,很多人都找他合照。

「你也真是的。」

「吶,東尼,我記得你從以前就認識傑洛,傑洛這人從以前就很擅長策劃一些事嗎?」一副受不了的東尼要離開時,我坐起身向他詢問傑洛的事。

一這麼問的我,已經篤定那個謎團和放著暗號的信封,以及那個鐵盒,知道是傑洛策劃的。

「策劃嗎……我想是很擅長吧,他說要燒毀實驗室的時候,從未跟別人明說他是為了什麼燒毀,也從未明說為了什麼跟露明尼槓上。」

「老是這樣暗中策劃,從不跟別人說,感覺很討厭耶。」

「天曉得他是不是不讓別人介入跟擔心,還是為了能完美執行他的策劃,我想這是他能表現的溫柔吧。」

聽到東尼那回答,稍早不滿得噘起嘴的我看向東尼臉上的無奈微笑,能理解東尼說的深意,我也跟著露出和他一樣的微笑。

不用語言來表現溫柔,而是用行動,這人也真是的,會讓人曲解又會讓人誤解,這樣是要怎麼信任他嘛。

「總之那傢伙就是這麼麻煩,而你記得要快點換下那服裝喔。」東尼走之前不忘提醒我一聲。

「好啦,我會的。」

東尼一走後,接著又有別人來找我,一抬頭望去,是會長來找我。

「艾克賽爾同學,有些話我想跟你說。」

「啊,是會長你呀,要說傑洛的事對吧。」不用他說,我早就知道他想提什麼。

「我還沒說耶……」會長邊坐到我身旁邊尷尬地回道。

「還有我早就知道是他策劃的了,而你也有幫忙對吧。」

「好厲害啊,這連你都推理得到嗎。」

「當然囉,你一在台上說出結論,我就知道是你跟傑洛私下策劃的。啊,該不會蕾雅也是吧。」我就覺得校慶期間還待在圖書館裡的蕾雅,有些不對勁。

「是啊,我也有請她幫忙一下。」會長向我坦率地點了頭。

「那麼為什麼要利用我去揭發那個謎團的真相?」這時我表情嚴肅地向他提問。

「不是利用啊,而是將揭發真相的責任交給你,而這部份,我沒能從傑洛問出來是為了什麼。」會長仍尷尬地微笑著。「現在一回顧,我總覺得他早在加入學生會之前,就已經在策劃這些事了,無論是那個謎團,還是艾克斯加入學生會的時候。」

「在我沒讀進這所學校的時候就在策劃……未免太扯了。」這樣精心策劃,簡直是那位大反派莫○亞蒂嘛,讓我想佩服他又想嫌他麻煩。

「會不會是他的貼心之舉,我不知情,也覺得他真的很扯,不過他這樣為了誰刻意扮黑臉又精心策劃,只能說他真的厲害呢。」

「他、他才不厲害咧。」

會長一說傑洛他厲害,我反倒是想回嘴。就算傑洛算得了詭計,可算不了人的想法跟心情。

哼,謝謝你啦傑洛,還有你這人很麻煩耶。我對他只有這個想法,更不會打從心底敬佩他。

總之我從開始要揭發出那謎團的真相後,我已經深刻了解到更多傑洛不為人知的一面,還覺得傑洛是麻煩的大好人。

好了,我現在有點餓,回去找艾克斯那裡有沒有剩餘的甜甜圈來吃。

我跟會長說一些話並道別後,起身去找艾克斯時,我突然聽到傑洛發出很大聲的質疑,接著我看到站在不遠處的他和雪兒對話,雪兒當下的表情看來嚴肅又緊張。

「妳說那老頭就在不久前……擊毀了研究機構?!!」

是發生什麼事了?說有個老先生擊毀研究機構?!
    
   
                (待續)
     
=============================================================
 
兔子貓:下方有著創作中臨時捨棄的故事,覺得捨棄有些可惜,只好寫在下方。
在此特別預告下回,集數『46』,安東尼奧為何會突然擊毀研究機構?傑洛身上的祕密還不只有那樣的水晶?終末(Ω)這股力量是?
總之下回的「來自土星的全力一搏」,敬請期待!
緊接著放到下方的一則小故事,也請讀者閱覽一下。
  
  
#擅長策劃的姬/鬼若子與學生會私藏的黑暗面
 
  --羽二生 小鷹/伊高特(Storm    Eagleed)的場合--
 
我讓傑洛加入學生會的那段時間,他開始大幅更動學生會成員,又大肆廢除一些社團。像這樣為所欲為的副會長,身為學生會長的我完全無法制服他。

然而某天下午,他突然帶著一大袋塑膠袋走進只剩我一人待著的學生會,看著他一路走到我面前又放下塑膠袋。至於我因為好奇心使然,往塑膠袋裡看去,發現袋裡有好幾本檔案夾。

「喂,傑洛,這些是什麼?」

「這些是遺失三萬元社費的證據。」傑洛他邊說邊落坐到我隔壁的座位。「另外我還從主嫌拿到三張一萬元紙鈔,我要你拿去買張好坐的沙發。」

「嗄?你這是哪裡來的三萬?主嫌又是怎麼回事?」連續發問的我用有疑慮的目光看著他,那三張一萬元紙鈔像是忍者擲出手裏劍一樣流暢,一下子飛到我面前。

順帶一提,過去學生會裡的座位是一般的鐵椅,桌子是三張又常見且可折疊的長桌,之後會換成沙發跟一張他親手設計、藏有平面電視的長桌,直到傑洛突然帶來三萬要我買張沙發才換的。

另外現在的傑洛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左手打了石膏又繫著三角巾。

「還有你的左手又是怎麼回事?骨折了嗎。」

「骨折?這沒事的。」傑洛他大幅晃動他的左手,臉上的神情看來心平氣和。

既然骨折了,為什麼他看起來不怎麼痛苦?而他怎麼會被人打斷手?

「那又為什麼……」當我提問時,傑洛打斷我的話。

「要說明之前,我先來說一說那三萬元的事情。就在不久前我去找主嫌聊一聊,途中還遇上煩人的傢伙,朝比奈 卡尼爾,明明學校裡的風紀都改為警衛機器人來治理了,他還在為風紀管別人,連在學校外面也不放過。」

一提及卡尼爾,傑洛說時露出嫌麻煩的神情。

「說到他啊……我聽說是個很固執的人呢。」

現在維護羅克曼學園裡的風紀全交由警衛機器人負責。而那位叫作卡尼爾仍為了維護風紀,他從不嫌麻煩,連在校外都要治理校風和學生們的行動。

「就在我要去找主嫌質問時,卡尼爾不斷拿校規來煩我,還一直跟著我,直到見了主嫌。」這時傑洛從三角巾中拿出一包薄鹽海苔口味的洋芋片來吃,出現的手段就像是變魔術,接著他的手像是不曾骨折一樣,很稀鬆平常地打開零食袋。

奇怪了,他的手不是骨折了嗎?為什麼還能打開零食袋?

「在我想問你是怎麼找到主嫌之前,你找到這些遺失了三萬元的證據,為什麼現在還能找得到?」

「當時學生會有位成員就是看不慣主嫌,偷偷私藏了一些證據,而我早就知道主嫌是誰就要去找,那成員曾私訊我說證據藏在廢棄工廠區裡。當我要去找證據時,那個主嫌也剛好在那裡。」

「那麼你的左手是被主嫌打斷的嗎?就為了不讓你找出證據。」

「是啊,被那傢伙去指示手下打的。順便跟你說一聲,之前趕出學生會的高橋也是手下之一,不過牆頭草的她只敢一旁看著,我的左手也不是她打斷的,是男的小混混拿鐵棍打的。」

「嗄?!那位高橋同學是手下之一!?為什麼?又是怎麼回事啊!?」

說到高橋這同學,就是那個傑洛剛進學生會沒多久,就被傑洛趕出學生會的高橋,那位平凡到常見的路人女同學,居然是盜取三萬元社費的主嫌的手下之一!?

怎麼事情演變到越來越複雜,甚至聽了更多後,感覺越來越詭異。

該、該不會這其中有著某一任學生會私藏的黑暗面吧。我暗想著,不禁冒起冷汗。

「我一說要找出證據,那主嫌就嫌我麻煩,開始叫人動粗。之後卡尼爾那傢伙以敗壞風紀的名義用竹劍出面對付,而我推開別人,一路找上主嫌並說幾句規勸的話,最後才拿到證據,而那主嫌為了息事寧人,拿出那三張一萬元紙鈔給我當賠罪,整體事情就這麼了結。」

「你說的推開,真的是推開嗎?」我眼前這位看似嬌弱又美得花一樣的姬若子,其實是擁有怪力又有壞脾氣的鬼若子,我不認為他僅是推開。另外他所說的規勸,我隱約覺得他應該是威脅別人,我對他的形象就是偏壞的方面。

「我是用柔道技術推開的。放心吧,我沒把人傷到得送醫院,頂多失去意識而已。」

「光是失去意識就已經很嚴重了好嗎。」

「已經能讓我的左手骨折了,這樣就扯平了不是嗎。雖然我的左手有用魔術手段保護了,現在會這樣,是煩人的卡尼爾強行把我帶去診所才會包紮的。」

「不都骨折了嗎,最好是有用魔術手段保護。」又說什麼魔術手段,我看這人比遺失三萬元社費這謎團還神秘吧。看他一副完全沒事,很有可能他沒根本骨折吧。

至於魔術手段究竟是什麼,我從未深入探究過,也不想打破砂鍋問到底,對方多少會有不能說的秘密嘛。而我不只不想問,更不想將我跟他的立場或關係變了樣,所以我從不過問。

總之現在不是追究傑洛有沒有真的骨折,而是這個他帶來的證據,現在放到我面前又是在幹嘛呢,這也得問一問這金髮傢伙。

「那麼你把證據帶到我這邊是又要做什麼?」

「我要你設計一場遊戲,把那些……」傑洛邊說邊把零食袋裡的所有洋芋片全倒進自己嘴裡,途中還未說完話的他先是咀嚼一陣子,咀嚼到能開口說話後便開始說給我聽。「我要你把那些證據當成遊戲會提供的線索,再設計成一場偵探遊戲。」

「偵探遊戲?為什麼是我來提供?」

「我來提供的話絕對會有人起疑,所以才要託付給你,也當作是你這一屆的學生會長來抹除那黑暗面的責任,讓學生會的印象洗白。」

「說到黑暗面,我對那件事還不是熟,整體事件的經緯,能請你詳細說明給我聽嗎?」

「那好吧,我只說一次,你給我仔細聽好了。」

於是傑洛用最簡單的詞彙和話語告訴我了,那個遺失三萬元社費整件事的經緯,甚至跟我說出主嫌是誰。當我一聽到主嫌是誰的時候,我才明白傑洛為什麼要把這種事託付給我。

果、果然遺失三萬元的謎團和學生會有關,甚至這真的是某一任學生會私藏的黑暗面。

因為這是學生會促成的事件,傑洛這傢伙就認為要由學生會來搞定,雖然麻煩,我這個不像樣的學生會長只也能去著手搞定了。

順帶一提,關於傑洛帶著那件事的證據,卡尼爾他沒有跟著追究。聽傑洛解釋,他用幾句話打發了卡尼爾,沒讓卡尼爾也參與這些事,是認為也讓卡尼爾知情的話,只會把事情變得更複雜。

至於得知了過去三萬元社費會遺失的真相,那當下的我,被眼前這天殺的金髮傢伙託付了一件麻煩事,說是把這謎團的調查要交給別人,還得默默設下一些線索給別人知道。

幸好我請圖書委員之一的蕾雅同學也來幫忙,否則我設立線索的笨拙手段,絕對會沒三兩下被查出真相。

對了,說到傑洛從主嫌帶來的三萬元,一到休假日,我就跟他一起去逛家具店,還去了一趟專賣二手家具,買了剛好三萬元的兩張二手沙發。

至於沙發,我事後有問過傑洛為了什麼買沙發,在他回答前,我以為他是為了想諮詢煩惱的學生坐得舒服。

然而他的回答卻是為了自己睡午覺時躺得舒服,身為副會長居然是為了這種自私的事去買,還說讓想來諮詢的學生坐得舒服只是順便,我當下聽了很想痛毆他一頓,可惜我是打不贏鬼若子的。

總之過去遺失三萬元社費的真相,到了我這一屆得攤在陽光下揭開。
       (以上的小故事就此結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