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52 穿透與崩落

空想能手 | 2021-07-18 23:22:17 | 巴幣 16 | 人氣 90


  拉緹娜把斧刃壓到地面,一邊跑一邊颳起大量的沙塵,讓曝屍人不得不一直處理視野遮蔽的問題,精神持續處於緊張狀態。

  就在這個時候,遠方的魔物又透過意念傳來了不好的消息—那就是處於隊伍邊緣的魔物團體遭到了土系、水系兩種魔法師和近千名騎士裝扮的人攻擊,各個魔物小群體正在不斷被對方用沙暴、土牆或是單純捲起大量的沙塵來阻擋視野,然後被騎士們合圍、消滅。

  唔…防禦力較弱的小型魔物向內躲避,周圍的大型或防禦力特化的魔物去抵擋他們—曝屍人在腦中再次開始調動每個魔物的位置,這又大量的消耗了她的集中力,以至於拉緹娜突然一轉方向時她沒能有效的應對,讓沙塵多殘留了兩秒左右,也就這兩秒的時間,被捲入沙塵中的魔物大部分都遭到了殺害,曝屍人瞬間就又減少了百來隻的魔物戰力。

  而當她準備專心對付拉緹娜時,騎士們又改變了戰鬥的方式,把合圍的數量從一個小群體削減為一隻,魔法師們也各自施放遮蔽視野的魔法,用數量優勢來阻止魔物的破壞,用這樣的方式蠶食著曝屍人的邊緣部隊。

  更麻煩的是威爾斯本人也帶領著衛兵們,從另外一處邊緣向曝屍人的魔物部隊發動了攻擊,雖然曝屍人知道那兩處的攻擊都不比拉緹娜一人攻擊的致命,但是每個魔物都是她的夥伴,當感覺到又一個連繫遭到切斷時,她就覺得心如刀割,而總會忍不住分神去關注那些地方的部隊,拉緹娜則把握這些時機來到了距離曝屍人不到一百公尺遠的地方。

  這裡目前沒有能對流星戰斧造成致命傷的魔物存在…難道…真的已經不行了嗎—曝屍人一咬牙,正打算讓所以魔物從牠們攻入城裡的方向全部撤退的命令時,一個身影以極快的速度撞上了拉緹娜。

  是再次使用『獸化』,變身成二足站立的黑色巨大兔子的掠奪團團長,鬥氣的互相碰撞也在瞬間沖散了周圍所有的沙塵。

  「趁現在後退一點!我來拖住流星戰斧!」團長用比平時低沉許多的混濁嗓音說到,幾乎也在說完的當下,拉提娜已經一個抬腿,把左腳重重的踹在了團長的腹部上,讓團長後退十幾公分並發出悶哼的同時,嘴角也流出了鮮血。

  然後拉緹娜毫不停歇的,把抬起的腳彎曲膝蓋往地面重重一踏,左手的斧頭順勢向前猛力揮出,斧頭也就這樣在團長現在拿著的巨劍上斬開了二十多公分長的裂縫,斧刃也深深的卡在了巨劍的中間。

  嘖,果然這種普通品質的武器根本檔不住攻擊嗎?那麼—團長果斷放棄了已經半毀的巨劍,從空間袋中取出了在庫沙塔魯城時用過的那把能吸收生命力的黑色彎刀,這也是團長擁有的最強力的裝備了。

  本來的話,讓他一手拿巨劍,一手拿彎刀也不在話下,空間袋裡也還有幾把備用的武器,但是這種戰鬥方式在面對拉緹娜時根本就是找死,拉緹娜單手的力量恐怕就能壓過團長雙手的力量了,這種情況下還拆分自己的力量,其中一隻手還拿著沒辦法高速揮動的巨劍,一定會無法應對拉緹娜快速且強大的攻勢。

  事實上,在團長從巨劍換成黑色彎刀的時候,同時拉緹娜原本空著的右手也已經拿了新的斧頭,就這麼把左手卡在巨劍中的斧頭當作支點一壓來讓身體騰空,接著腰部一扭,右手手臂一伸,右手的斧頭就砍向了團長的頸部,頗有一擊就斬首奪命的氣勢。

  此外,藉由這股向上的力量,拉緹娜又抬起了左手,把左手的斧頭一併拔出,並緊隨右手的斧頭,瞄準了團長的腰部揮動,兩者配合,發動有著些許時間差的二次攻擊。

  「唔!」團長稍微向後退,雙手握緊彎刀的握柄,高舉至頭部附近,預先準備好進行隔擋,但是他卻打算在最後一刻真正的進行阻擋,這當然有看好對方的動向再做行動的意義在,但是更單純的理由是因為這樣兩個攻擊的間距才會最短,也只有這樣團長的彎刀才有可能同時擋下兩記攻擊。

  很快的就到了必須出刀的那刻—

  「哈!」團長喊出聲音,朝手部灌入大量的黑色鬥氣,同時手腕翻轉讓整把彎刀近乎直立,彎刀的刀鋒便與拉緹娜的斧頭正面相碰—

  看起來數量就遠超團長黑色鬥氣的純白鬥氣很輕易的壓制了團長,把他打退了五公尺遠,團長的雙腳也因為在地面上的拖行,而留下了兩條像是車輪輾過一樣的五公尺長痕跡。


  「黑色彎刀啊…這麼說來你就是那個掠奪團的團長了吧?」講究戰鬥效率的拉提娜破天荒般的停下了動作,並且完全沒有累積鬥氣的問著,感覺就像是為了避免鬥氣會影響自己能不能清楚的聽見回覆,才故意這麼做的。

  本來這種詭異的狀況團長應該好好把握住,聚精會神的累積鬥氣來準備應付下一波的攻勢,但是他又想到自己本來就是來做誘餌的,如果能靠對話就拖住對方也不失為一個好選項,所以他老實的回答到:「對,我就是掠奪團的團長,問這個要幹嘛?打算拿我的首級去換賞金嗎?。」

  「這是個好建議,但是這並不是我問你這句話的主要目的—。」拉緹娜臉色一變,散發出濃烈的殺氣說到:「你似乎在庫沙塔魯城中差一點就殺了我的兒子跟女兒啊,要不是『慈愛之風』這支冒險者小隊存在的話,只怕他們都已經命喪黃泉了呢…所以我打算回敬你一些,這應該不過分吧。」

  拉緹娜身上的白色鬥氣暴起,左手的斧頭也收回了空間袋中,就這樣把雙手緊握住右手斧頭的斧柄,說到:「『彗星衝擊』。」

  沒有任何的移動,就只是全力驅動手臂的力量,把那雙被白光包覆而完全看不清的手腕,和雙手緊握著的同樣看不見的斧頭向前全力揮出,下一秒,手中的強烈白光就化作有如巨大雷射光一般的粗壯長線,高速射向了團長。

  好快!根本閃不開!那麼擋下?雖然不可能擋得住,但是總得試試看啊!—團長再次把雙手高舉過頭,側身站立來減少接觸的面積,同時把全身的鬥氣聚集到了自己將會直接接觸能量的那一面,然後發出了怒吼:「哈啊啊啊啊!」

  不過在奪命的衝擊抵達前,一隻形似野牛的八足高大魔獸把自己龐大的身軀擋在了團長身前,用無敵護盾直接抵銷著攻擊,讓團長沒有絲毫的損傷,本該上演的激烈對抗也就這樣默默的畫下句點。

  取而代之的是拉緹娜又趁著白色光束這個強烈光源的掩護,來到了團長的面前,揮動手裡的斧頭,宣告著戰鬥的繼續。

  沒有大而華麗的招式,只有簡單樸實的奪命劈砍,少量的鬥氣纏繞於斧頭與手部,偶爾以腿部的踢擊為輔助,哪怕幾乎都被擋了下來,每次的攻擊都會確實的帶給團長帶來大量的疲勞和一點傷害,就在這樣看似平常的像是競技場一樣的戰鬥場面,拉緹娜的姿勢卻又突然一變—

  「『彗星衝擊』。」拉緹娜壓低了身體,沒有絲毫的停頓,高速的揮動了手臂,白光就在極近的距離向著團長撲面而來。

  雖然因為沒有花時間累積而弱化了不少,但是這樣的威力團長也是不可能擋下的,雖然堅持握緊了彎刀,但是不過也只是把攻擊抵銷了一部分能量、改變了一點角度,剩餘的部分則全數灌入了團長的腹腔,穿透背部,直射到後方其他魔物的無敵護盾上才被抵銷。

  同時拉緹娜向後一翻,抬起左腿,瞄準團長的脖子全力踢出,眼看就要把團長的首級像是蹴鞠一樣的踢出—

  此時一柄黑色的巨劍突然穿透了地面,擋在了兩人的間隙中間,接下了這記奪命的攻擊,讓被破壞了架式的拉緹娜只能再借力,把腿一蹬向後輕輕一跳,來重整態勢。

  此時整個人都還在地下的手持黑色巨劍的副團長也把雙腿用力一蹬,直接撞開了地面,並在雙腿重新回到地面時,將黑色巨劍用雙手緊握,斜舉在胸前,擺出了戰鬥的架式。

  「又一個呢。」這次沒有任何的詢問,拉緹娜就在這樣低語之後,揮出了手中的斧頭,並說到:「『白玉流星彈』。」

  順著斧刃滑過的軌道,一顆顆白色的球狀鬥氣團便向前方射出,同時這些球狀鬥氣團就像是馬蹄鐵一樣的彎曲內縮,幾乎從團長和副團長周邊三百六十度的範圍同時撞了上去。

  副團長便和團長互相用眼神確認之後,背部緊靠在一起,兩人同時從左邊把武器向右揮,兩人共同畫出了一圈由斬擊組成了圓形,破壞了全部的球狀鬥氣團。

  然後就在下一刻,副團長直接在腿上使勁,向拉緹娜衝了過去,看起來就是打算對拉提娜發起攻擊,這並不算是什麼奇怪的舉動。

  團長也在此時行動了,奇怪的是團長卻是向著完全相反的方向跑了出去,衝進了魔物群裡消失了蹤影,完全不像是會再回來參加戰鬥的樣子。

  拉緹娜用斧頭招架住副團長的攻擊後,一個側踢逼得副團長向後跳開,拉緹娜也就這樣一邊匯聚鬥氣,一邊說到:「他逃跑了喔,沒關係嗎?」

  「沒關係,是我叫他逃的。」副團長說著,重新拿穩巨劍,說到:「而且—。」

  副團長的話還沒說完,拉緹娜就發現到周圍魔物們的身影突然像是壞掉的影像一樣顫抖著,於是立刻放出了全身的鬥氣—

  只見周圍只剩下坑坑巴巴的坑洞,周圍的魔物都消失了蹤影,就連和衛兵、騎士們交戰的魔物們也消失了蹤影,似乎是已經逃跑了。

  魔物們已經逃跑了,剛才的景象明顯就是掠奪團的妖術使莉奧娜所為—拉緹娜這樣判斷到。

  副團長的身影則是突然向下墜落,在拉緹娜注意到時,在莉奧娜眼中只晃過上半身的他說到:「而且我也沒打算跟你戰鬥到最後。」

  這麼說完後,副團長揮動巨劍,讓巨劍像是切豆腐一樣劃破突然出現的坑道的牆壁,把大量的鬥氣射向了洞口。

  巨大的能量讓這個不算穩固的坑道發生了崩落,而衝出洞口的能量也襲向了拉緹娜—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