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三章—皇子與灰姑娘的戀愛(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7-18 20:00:05 | 巴幣 16 | 人氣 91


叩叩——凱爾賽才離開沒多久,敲門聲又響起了。

「請進。」艾諾頭也不抬對著門外的人喊。

「失禮了,殿下。」夏格爾用恭敬的口吻說道,開門帶仙杜瑞拉入內。

「歡迎光臨,再等我五分鐘,我快寫完回信的草稿。」

「萊斯特殿下的信,您拖太久了。」

「別唸了,我頭很痛,他的要求我無能為力,除非現在把失蹤的調查員帶回來。」

「沒有消息嗎?」

「如果有,我還要煩惱嗎?早在生日前就寫完了。」

「再想下去,您會累死,還不如看個美女養養眼睛、洗滌心靈?」

「別把我講得毫無紳士感,我對女人可是很紳士、很有禮貌的。」艾諾抬起頭,用鋼筆筆尖指著夏格爾。

「如果您真是個紳士,還請別用筆尖指著別人,很像要把我刺死。」

「別這麼嚴肅嘛,不過仙杜瑞拉為什麼臉色很難看啊?我做了什麼嗎?」

「即使您什麼都沒做,仙杜瑞拉也會嚇得半死,因為您本身就是個驚嚇。」

仙杜瑞拉兩眼呆滯,張著嘴,說不出話,眼前的男人分明就是平常在街上聽她唱歌、陪她玩樂的某個貴族。

「……你的吐槽怎麼比凱爾賽還狠?」

「……您多心了。」夏格爾行了個騎士禮,「那麼,小的告辭了,兩位慢聊,記得別玩出人命。」

「才不會,我說了我是個紳士。」艾諾哭笑不得反駁。

「等等,夏格爾就這樣丟下我?我現在腦袋一片混亂啊!」仙杜瑞拉打算奪門而出時,艾諾拉住了她纖細的手臂。

「請等一下,我、我現在真的很混亂啊!如果我、我平常接觸的人其實一直都是這個國家的皇子,那簡直是丟臉到我想把自己埋了,不,請、請讓我把自己埋了!」

「噗哧!妳在說什麼啊?太可愛了!我是皇子,還是下任皇帝……艾諾.德.布林埃爾,艾斯是化名,再說,除了皇子外,誰會帶著兩個皇家騎士在街上亂晃呢?」

仙杜瑞拉愣了足足一分鐘,才終於反應過來。

貴族的護衛不可能是皇家騎士,皇家騎士負責保護的是城堡和皇族,屬於正規軍隊的一種,不可能會為普通貴族僱用。

從皇家騎士的行為上就露陷了,是她沒往皇族的方向想。

「原、原來是這樣……呵呵呵,既然、既然您話講完了,小女子先告辭……」

「話當然還沒講完囉,妳把鞋子放在我這裡。」說完,艾諾回到辦公桌後方,從桌子底下拿出一雙玻璃舞鞋。

「這、這樣啊,謝謝您替我保留……鞋子要回來了,那麼我……」

「還沒講完。」

「您、您還有事情嗎?」

「妳為什麼一直想逃呢?」艾諾笑得特別燦爛,將鞋子放在仙杜瑞拉腳邊,「好了,來談真正的正事吧。」

「您究竟想做什麼呢?我只是一介平凡女子,怎能在這裡浪費您的時間呢?」

「哎呀,這位一介平凡女子是三賢者的女兒,未免也太平凡了。」艾諾依然一副笑咪咪的樣子。

「我才沒有……那種父親……我已經不是貴族了……所以到此為止吧……」

「那是妳的真心話嗎?妳不喜歡我嗎?還是因為我是這個國家的皇子,妳覺得自己配不上我呢?」

「我……」仙杜瑞拉背過身,搖了搖頭,「怎麼可能不喜歡?就是喜歡才覺得配不上啊!」

「不會喔,對我來說,妳已經及格了。我不是隨便誰都可以的男人,我無法只靠舞會就決定對象,當然是從相處過的女性選。既然我在這之中選了妳,代表妳有某些吸引我的地方。」艾諾將她攬進懷裡,在她耳邊說:「我喜歡妳,願意和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嗎?」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仙杜瑞拉推開艾諾,臉紅到耳根子,一路退到牆邊,神情窘迫。

「妳不喜歡我嗎?」艾諾故作失望的樣子,那模樣像是受傷的小動物似的。

「這表情也太犯規了……」仙杜瑞拉撇了撇嘴,低聲說道。

「嗯?妳剛才有說什麼嗎?」艾諾步步逼近,停在她面前,一手按著牆壁,抬著她的下巴,「妳沒地方跑了喔。」

仙杜瑞拉呆住,心正在鼓譟,當艾諾再次抱住她的時候,她沒有掙扎,任由他撫摸她的後腦和長髮。
「我作為皇子的身分能夠保護妳,但也會有失效的時候,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我會守護妳,可以相信我嗎?」

仙杜瑞拉看著艾諾堅定的神情,不自覺點了點頭,然後說:「我、我的愛可是很強烈的喔,你敢背著我跟其他女人有一腿,我就讓你死得很難看。」

「喔?說話方式變了喔。」

「情侶之間還要用敬語嗎?」

「也就是說,妳願意跟我交往嗎?」

「我、我才不想重複剛才講過的話。」仙杜瑞拉移開視線,背部貼著牆壁。

「呵呵,妳覺得路都被我堵死了,妳躲得掉嗎?」艾諾將她拉進懷裡,輕輕咬了一下她的耳朵,「我答應妳。」

仙杜瑞拉抓住艾諾的肩膀,感受著他的體溫,露出嬌羞的笑容。

艾諾低下身,一手捧著仙杜瑞拉的臉頰,吻上她柔軟的嘴唇。

仙杜瑞拉閉上雙眼,雙手環著戀人,手扣在艾諾的後頸時,手指緊緊抓著他的衣服,並加深這個吻。

「唔……」仙杜瑞拉發出細碎的聲音。

兩人的嘴唇分開時,仙杜瑞拉用沉醉的眼神注視著艾諾,喘了喘氣。

艾諾用寵膩的笑容,輕輕摸了摸她的臉龐,再次緊緊抱住她。


塔莉雅醒來時,頭上放著一條冷冷的溼毛巾,躺在客廳裡面,兩個女兒正用擔心的眼神看著她。
「那個黑髮男人呢?」

「他、他和騎士把仙杜瑞拉帶走了,媽,今天我們的晚餐怎麼辦?」莫莉一想到那時候騎士一腳踢開門的動作,臉部隱隱發疼。

「還怎麼辦?把仙杜瑞拉帶回來啊!」

「可是……那個騎士說是皇子在找仙杜瑞拉……要是……仙杜瑞拉在城堡,我們還要把人帶回來嗎?」莎娜絲用做作的說話方式和著急的語氣問。

塔莉雅聽了,忍不住給兩個女兒一枚白眼,「怎麼可能?就算克勒斯在,也沒辦法從皇子那邊把仙杜瑞拉帶回來,而且已經不需要那女人了,那女人必須消失。」

「媽,可是仙杜瑞拉死了,以後誰來幫我們打掃家裡啊?」莎娜絲這一問,塔莉雅再次送她一枚白眼說:「不會請一、兩個人來嗎?仙杜瑞拉是妳們最大的威脅耶!妳們到底搞不搞得清楚狀況啊?那女人現在翅膀硬了就給我跑去參加舞會,以為自己是誰?那個噁心的賤貨……」

「仙杜瑞拉有去舞會?」莫莉錯愕,她不記得仙杜瑞拉有收到任何邀請函。

「她舞會那天竟然用幻術上台唱歌,以為能矇混過去,那個賤貨用歌聲迷惑皇子殿下,現在皇子殿下可能已經被她迷得神魂顛倒了。」

「天啊,她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真是下賤,應該把皇子從那種女人手裡救出來。」莎娜絲露出誇張的驚訝表情,說話聲音比剛才高八度。

「知道那女人的惡劣,就快點想辦法把她從殿下身邊弄走。明天我們先去找老公,請老公帶我們去見皇子殿下,老公一定會替我們主持公道。」塔莉雅打定主意,露出算計的笑容。
 

隔天早上,塔莉雅帶兩個女兒去高級咖啡廳吃完早餐後,搭車前往城堡。

她們用通行證進入城堡後,便向幾個路人官員詢問克勒斯的下落。

今天是皇室成員、祭司、國家占卜師和三賢者的例行國事占卜日,只會讓皇族、占卜師和三為賢者進入占卜廳,皇室成員的護衛們一律只能在外面待著。

塔莉雅、莫莉和莎娜絲看了一下貼在牆上的地圖,繞了些路,才找到占卜廳。

占卜廳位於城堡角落之處,相當隱密,連門上的裝飾都很有神秘感,一扇大鐵門浮雕著五芒星,門把上還有星辰和月亮的吊飾裝飾。

門口有好幾個騎士、士兵、魔法師待著,他們都是皇族成員的護衛。

「我們想找我的丈夫.克勒斯,可以請他出來嗎?」塔莉雅向門口的護衛們行禮,莫莉和莎娜絲也接著行禮。

「不好意思,裡面還在進行重要的大事,我們不能讓外人進去。」夏格爾二話不說拒絕。

「我們真的很急。」莫莉用著急的語氣說。

「不可以。」魔兵團的女魔法師也搖頭拒絕。

「欸喂,你們這是什麼態度?我們都說很急了!你們怎麼可以把我們擋在外面?太沒禮貌了!我要向艾諾殿下投訴你們!」

「仙杜瑞拉都沒有無理取鬧了,妳們是在無理取鬧什麼?」夏格爾厲聲質問。

「仙杜瑞拉?那個只適合舔別人的腳的死賤貨啦!喔呵呵呵呵,像我這種美貌和才氣兼備的女人才有資格站在殿下身邊。」莎娜絲說著,又發出高八度的尖銳笑聲。

占卜廳的門開了,艾諾從裡面走出來,面色鐵青質問:「誰說仙杜瑞拉的壞話?請站出來。」

莎娜絲的笑容僵住,塔莉雅和莫莉的表情也僵硬了,顯然沒想到皇子會走出來,看起來相當……火大。

創作回應

Reineke
所以邪氣到底是怎麼回事?克勒斯是被邪氣影響的嗎?邪氣是塔莉雅的傑作嗎?
2021-07-18 21:06:02
楓之法師艾雅
克勒斯會說出真相的~畢竟也是國家級的魔法師,不至於什麼都沒發現……
2021-07-18 21:09:22
Reineke
話說大大又斷在這種地方,我很著急啊
2021-07-18 21:13:50
楓之法師艾雅
哈,敬請期待這週日的更新~仙杜瑞拉的父親一定會把最重要的提示告訴盧埃林的~
2021-07-19 20:52: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