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創作(無題)

挖哩雞閃到腰 | 2021-07-18 19:55:33 | 巴幣 10 | 人氣 40

連載中小說
資料夾簡介

自從出社會之後就沒什麼時間寫小說,但是偶爾還是會想把以前一直沒下筆的內容慢慢寫出來,總之會盡量壓縮出時間逼迫自己每天寫一些字,原則上寫一個段落就會放上來,更新時間不定,題目也一時不會決定,總之故事大致上是奇幻故事,應該不會有甚麼很新奇的設定。
---

瑪麗
 
    隨著身體的不適感上升,瑪麗脫下帽兜,並向一旁的水囊尋求慰藉,為了節省資源而小口啜飲的她,一邊感受著臉頰上滑落的汗珠,一邊思考起這股燥熱的來源。她恍然大悟,顧不得口中的水還沒能吞下,便從簡陋馬車後的圍帳內向前探出頭大喊:「我們到了嗎?」
    「天啊,妳哪來那麼多的口水?」年老的馬伕拍了拍沾濕的衣袖。
    「呃,我很抱歉,爺……」瑪麗將剩餘的水嚥下後,臉紅著低下頭來,但她隨後注意到眼角一隅鮮紅的落葉,隨即抬頭,眼睛已能適應外界光線的她再度興奮地叫道:「曼波樹!」
    曼波樹葉以其如水波狀的葉紋及秋天時顏色由綠轉紅而聞名,它適合生長於四季分明的區域,也就是……
    「索爾!」瑪麗道出了答案,相較於旅途前幾天略有寒意的愛絲托爾區域,索爾的秋天正是舒適涼爽適合收成的氣候,她肆意地吸取鄉野間新鮮的空氣,萬物成熟的氣息流入身中,瑪麗腦海中浮現故鄉的各種美食。
    「我們應該快到中央城了吧?」
    「沒意外的話,再四、五天。」老人憑藉回憶答道,他隨後擋住從圍帳內向前爬出的瑪麗:「還不行。」
    「我會乖乖罩著斗篷,這樣也不行嗎?」瑪麗一臉無辜地望向老者。
    「妳忘記代行者的告誡了嗎?」
    回想起臨行前好友的囑咐,瑪麗縮回圍帳內,她的身子塌了下來。(沒錯,她說過,比起愛絲托爾聯邦,索爾境內意圖對我不利的人更多)既然自己能忍受前面那麼多天的無趣,再幾天也不算甚麼。
    為了這趟旅途,三個車隊同時從前夕城出發,規模大小不一,路線也不同,最多人的車隊共有數十人,而瑪麗的車隊僅有她與侍從徹斯特兩人,並選擇最多旅人使用的商業大道,按照徹斯特的說法,一路上曾有間旅店的老闆試探性地向他打聽消息,看來的確有些不懷好意的人在策畫著什麼。
    瑪麗抬起左手讓衣袖滑落,銀製的手環上,三顆小巧的紫寶石鑲成一直線,發出微微的光芒,這是好友離別的贈禮,也是代行者引以為傲的護身符(希望這趟旅途不要有用上它的時候。)
    突然馬車不尋常地晃動,速度慢了下來,瑪麗尚未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徹斯特的聲音透過封閉的圍帳傳了過來:「騎士,數十人。」
    儘管事前演練過數十遍,瑪麗的心跳仍止不住地加速,她立即將斗篷罩上,心中默念著教戰守則(暗號一,隱藏訊息、躲於暗處;暗號二,保護要害、抓緊武器;暗號三,全力脫逃……),無論如何都希望不是第三種。
    「噢,帝國軍的好騎士喔,我能如何效勞?」馬車停下,而對方的馬蹄聲還遠,徹斯特率先開口,並盡可能地將情報與瑪麗分享。她一聽到騎士身著軍裝的當下鬆了口氣,但隨即想到對方假冒身分的可能性。
    「旅人,我們在找金髮的少女。」成年男子的聲音傳來。
    「啊,金髮少女,或許大人您該去貧民區碰碰運氣?」瑪麗企圖從徹斯特不尋常的回答中找尋暗示,可惜她還沒聰明到可以在數秒內反應過來,就如同與其對話的騎士。
    「貧民區?」
    「選擇眾多,經濟實惠。」騎士們爆出大笑,瑪麗至少能分辨出有三、四位不同男人的聲音,不過她也被徹斯特這低級的笑話染紅了臉。
    「你當作兒戲?」領頭的騎士聽似相當惱怒。
    「不不不,老民的意思只是,金髮娃兒何其之多,大人可有其他線索?」
    「她出生高貴,卻過著平民般的生活,平日僅有一名年邁的侍從伴隨,對,大概就是你這年紀……」瑪麗心中一驚,這描述豈不就是她們二人,馬車前這批騎士究竟有何意圖?她忍不住想偷窺外頭,親眼判斷騎士的打扮,但她最終壓下不安及好奇心,如果說是要辨別索爾騎士的身分,這世界上應該沒有比徹斯特更能勝任這個工作的人了,瑪麗需要的只是耐心。
    「少女與老人的組合嗎?啊,尤莉亞如果最後有聽從古利拉的話,平平淡淡地過日子就好了。」徹斯特像是謎語人般吐出與對話無關的句子,騎士沒有特別的反應,瑪麗則知曉這句試探性的話語。
    「尤莉亞?這又是誰?算了。」騎士對他們喪失了興趣,馬蹄聲漸遠,但仍能聽見男子向隊伍中的另一人大聲喊道:「報告長官,沒有任何情報。」
    瑪麗稍微鬆了口氣,雖然徹斯特沒有套出騎士們尋找兩人下落的理由,但他至少轉移了注意力,然而瑪麗很在意他提及古老典籍內容的理由,彷彿在跟某人傳達甚麼訊息一樣。
    「尤莉亞作為血脈繼承者,貫徹其王族的使命,王國得以延續,而世人則視其為佳話流傳至今。」就像是回應瑪麗的疑惑般,女子的聲音傳來,而那嗓音是如此令人懷念,以致她沒注意到女子其實是在接續與徹斯特的對話。
    「喔?儘管她違背了古利拉的願望,拋棄自己的誓言?」徹斯特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欣喜,瑪麗終究耐不住好奇心,偷偷拉開一角觀望外頭的模樣,光線再度使視野模糊,但她似乎已能確信女子的身分。
    「嗯……這就看個人的見解了,我是比較偏好典籍中犧牲奉獻的精神,雖然同輩的女性似乎都希望古利拉在赴死前就帶著尤莉亞遠走高飛。」
    「哈!把騎士故事當成愛情傳說的娃兒們。」徹斯特大笑。
   「這句話從年輕時迷倒多少貴族千金的翠翅口中說出來,還真是無法讓人信服啊。」
    此時瑪麗的眼睛終於再度適應光線,景象得以浮現,眼前數十名身著輕便鎧甲的騎士正訝異地張大雙眼望向徹斯特,而唯一一名鎧甲因附魔而散發著淡淡白光的騎士正脫下頭盔,她甩了甩頭,烏黑的秀髮如墨水般灑落而下,堅毅的眼神及嘴角的微笑顯露出達成任務的自信,瑪麗再也不受約束,她不莊重地爬出圍帳,在眾人吃驚的眼神下,大喊出女騎士的名字。
「威庫赫姐姐!」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