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08利斯登魔法塔

藍飛璃 | 2021-07-18 19:30:04 | 巴幣 22 | 人氣 61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利斯登魔法塔,那是一個人人欣羨的地方,然而那裡卻也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任何一項研發技術,都屬於利斯登,不論是魔法或科技,凡事只要是於塔內誕生的一切,全都屬利斯登所有,不准對外洩漏甚或是帶出塔。
所以,如果外出,離開了塔,所有的東西都會被封印在塔中,當然,也有人玩偷渡,但最後都不得好死。
在魔法塔的嚴格規定下,所有人都必須遵守,但卻唯獨三個人是不受此限,那就是被世界公認且譽為大賢者的最高級別魔法師,他們是被免於這些規則外的,然而這也不代表他們可以隨意將塔中的資訊外放。
他們擁有的權限是可以依照世界局勢與狀況,適度的提供最低限度的幫助給所有國家,包含沒有權勢的人民。
然而,這樣的幫助,都一定要經過三賢者一致認同才能執行,只要有一個反對,那就無法繼續,導致許多人前來尋求幫忙,不是得到拒絕,就是遲遲得不到回應,最後只能敗興而歸。
這也是最終導致利斯登沒人敢靠近的主因,因為他所擁有的力量遠超過一般人想像,而冷漠程度也同樣非比尋常。
「我因為深受該名魔法師的影響,也受不了他們總是冷漠對待來尋求幫助的人,才毅然決然的決定離開那裡,遊走在世界各處。」望向聽我說著故事的葛爾路克,我輕笑,「與其要我在塔內什麼事都不做,專研自己的技術與知識,我寧可到塔外找尋更多的可能,至少利用我的能力,能幫助許多人得到改善。」
思緒想到下午的事,他們希望借助我的力量用在戰爭上,這樣的想法,我真心覺得和在利斯登有什麼不同,不過就是一個主動,一個被動的差別而已。
我垂下眼,嘆了聲後,緩緩開口:「殿下,我其實非常能理解您的想法。」抬眼,與他的眼眸對視,我苦笑繼續道。
「您也是為了您的家人,國家的人民,不得已的情況下來藉由發動戰爭平息這場叛亂,因為我在利斯登看過太多的人,都是為了雷同的目的而前來尋求協助,但最終都被利斯登拒絕了。
他們的理由是,這是人類自己要面對的貪婪,不應該為了己私而向利斯登借技術,但其實,有許多人,他們要的並不是反擊的武器,而是要保護自己不被傷害的力量。」
閉了閉眼,我嘆了聲,睜眼再次看向他:「如果您真希望我能獻上力量幫助您,能否懇求您,不要叫我製造那些東西,甚或是把那技術交給你們。
我希望我能利用自身的知識與能力幫助您,保護您們的安全,而不是用那些魔道具去製造更多的死傷……」
我凝視著他,希望他能理解我的話,明白我內心真正的請求,我不在乎出手幫助他達到他要的目的,但我卻介意他運用那本應造福人們的道具,去殺害更多人。
這世界已被多到無法壓制的魔物嚴重侵蝕,強國能有保護自己的軍隊,但大多的地方都是貧困的人民,根本沒有能力自保,如果人類擁有這些力量與技術,是否有其他更好的方式來提升活下去的機會?
他看著我,沉默半晌,嘆了聲,妥協道:「好,我答應妳,因為我真心希望妳能運用妳的一切來協助我們。」
「好的!」得到他的允諾,我開心回。
「不過,在那之前妳還必須答應我一件事。」突然,他冷不防的接口,注視著我的眼多了幾分警告。
「痾、喔……好……」我有些忐忑,不知道他要我答應的是什麼,因為突然就轉了語調,連眼神都變了。
「不准再去斯泰布棲息地。」
他的條件,讓我瞪大眼,不滿的提高音調:「為什麼──」
但他堅定的眼,卻不讓步的直盯著我,明顯在等我的答案。
「我、可是……」我想反駁,但他卻以沉默的方式壓制了我,那凝視,讓我越來越心虛,低下頭,不甘願的小聲回覆:「好啦……」
哼,說是這樣說,但我才不聽勒,反正你又不是我的什麼人,管我要去哪裡,森林中因為魔物的關係,無人可以接近,裡頭多的是滿坑滿谷的稀有藥材和研究素材,傻瓜才傻傻地聽你的不進去。
「別想給我再偷跑進去,我會盯著妳的。」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他直接警告。
心一縮,我不甘心的瞪向他,可惡,他為啥會知道我在想什麼,而且他又怎麼知道我會往那裡跑的?
不滿的盯著他看,想從他那死板的臉上看出一點端倪,因為我實在想不出他是怎麼發現的,然而下一秒,他竟揚起嘴角,一抹淺笑露出,開口,語氣依舊是平靜且毫無起伏。
「是卡普托告訴我的,而且也真如他所說,妳很好懂。」說完,他便起身離開了房間,留下一臉錯愕的我,望著他關門離去。
我不敢置信的瞪著眼前的門,思緒卡住。
他……他竟然笑了……
我內心在意的,已不是他是怎麼知道我的行蹤,而是他始終沒有表情的臉,竟然會有微笑的一天,這樣的變化讓我的心跳驟然飛升,伸手,抓緊心口的布料,低下頭,輕輕喘息。
我……完蛋了……對他的情感竟是逐日加深……如果再不停止,這樣的思緒總有一天一定會漏餡……
輕咬住唇,該怎麼辦……在他的願望結束以前,我恐怕是離不開的……
而且也如卡普托所言,一旦涉入,將會無法脫身,由於現在的情況,我真的想走都來不及,因為再怎樣,我都不能讓他隻身一人陷入險境,只因敵人早已在暗處蓄勢待發,準備奪取他的性命。
可是,如果我再更進一步的幫助下去,只要不將面容隱藏,往後曝光的問題將會使我失去容身之處……
望著緊閉的房門,我難過地垂下眼,總之,不管如何,我都必須把心思控制好,因為……他的世界,最終,我是無法進入的……
翻上了床,想著兩人的差異,窗外的夜色讓我知道現在的時間已晚,閉上眼,我無力的沉靜在難過的思緒中,但,一道怪異的問題忽然閃過腦海,我迅速坐起身。
「他離開房間,那他要睡哪……」瞬間拋開了難過思緒,因為這棟屋子只有一個房間,在讓他休息的期間,我都睡在樓下客廳。
可現在他醒了,我也回了房,那他不就……
我翻下床,鞋都來不及穿,開了門,直奔樓下。
咚咚咚──
木板被我急促的腳步踏出聲響,才一下到樓梯,我便看見他從客廳的地上,從躺姿起身,盤起腿,坐看著我。
「怎麼了?」他問。
我深吸氣,一陣尷尬頓時延燒在心頭,痾……我該怎麼說,我是下來要讓他去我房間睡?
然而此刻的情況就是,他睡了床,就等於我要睡地板,這樣的兩難處境,讓我不知如何把話接下去,我就這麼盯著他,而他也盯著我,彷彿都在等待對方打破僵局。
想著他貴為王子的身分,我努努嘴,無奈開口:「殿下,您不該睡地上的……」
「如果妳是在意這個,那大可放心,在野外這樣睡是家常便飯。」他淡道,彷彿這只是小事。
他的反應,我一時回不上話,因為他說的是事實,一旦出征,不可能幾天就回來,一定得露宿野外,可是我這裡也只有一張單人床,還能有什麼選擇?
最多就真的是一人床上一人地上啊……
想了想,我無奈道:「雖然您現在還算是個病人身分,但今天恐怕只能先委屈殿下您了,明天我會弄一張舒適的床給您睡的。」因為我現在一時也沒辦法開始翻東西給他,是說,明天我還得想想那張床要擺哪就是了。
「弄張床?」他疑惑,凝視著我的眼有著不解。
「明天您就知道了,很抱歉,今晚不能讓您有個舒適的地方休息。」我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上了樓。
因為不管怎樣,我也不想睡地板,畢竟讓床給他睡的期間,我也沒特別委屈自己睡過地上啊。
總之,有些事情還是要讓他知道的,但此刻,先睡,剩下的明天再處理!
經過一夜的休息,隔天一早,我起床後,匆忙的梳洗一翻,本想先弄個早餐,但沒想到他竟然比我還早起,而且不知為何,一直盯著我的冰鎮寶箱看。
他見到我的出現,簡單的開了口:「早。」
「早安,殿下。」我回,同時走到他身邊:「您為何一直盯著這箱子看?」
「昨天看妳從這箱子拿東西時,裡頭竟然冒出白煙,而且有的食物還是冰凍的,所以我在想,這是個怎樣的設計?」
「嗯……」我想了想,這該怎麼解釋才好?
停頓一下,我才緩緩說道:「簡單的說,就是把冬天放入箱子的概念。」
「冬天放入箱子?」
我的說明,令他那好看的濃眉緊皺,為了更清楚的解釋,我打開那箱子,把裡面的所有食物全部翻了出來,並指著箱子的角落。
「那是冰魔石,只要定期注入冰之魔力,就可以將雪地的溫度放入箱子中,然後再將要保存的食物放入,就不用擔心食用前會輕易腐敗。
你看,四角各放一顆,可以依照範圍擺放數量,範圍越大,使用的魔石就越多,越多魔石集中,相對的使用時間就會延長,也就是說,如果這個箱子只放一顆冰魔石,那冰凍的效果不止有限,時限也短,反之就是效果好,時間延長。」
我說著,把東西都放回去後,轉身走到一個木櫃前,並對他揮了揮手:「請您過來一下。」
他聽話地走近,我打開密封的木櫃,裡面也放滿了食物,但不同於箱子,裡頭僅放著一顆手掌心大小的石頭。
我伸手拿下那顆石頭,面對他:「這也是冰魔石,但因為我不希望冰凍的效果太強,所以只放了一顆,本來有試過用小顆的,可是效果不好,而小顆的若放多了,又有把食物結凍的問題,所以最後我就拿這個來使用了,目前為止都還算可行。」
我將石頭放回,轉看向他,只見他不是看著眼前的東西,而是緊盯著我。
「有問題嗎?」我歪了頭,疑惑的問。
「……我想我明白卡普托的意思了。」他說,隨即岔了個話題,「妳說要弄一張新床,要去哪弄?目前城被佔,村鎮也已被毀,整個國家陷入動盪不安,妳打算去哪裡弄一張床回來?」
「我沒說我要去買,我只說要弄一張舒適的床給你呀。」我好笑的看著他,隨即走到樓梯旁,從樓梯底下的空間拉出一個擺放多時的大木箱。
打開它,裡面放滿了麻布袋,我看著布袋上面線繩的顏色,找到了要的藍色線繩,我抽起它,拿到桌上。
「喏!挑一個你喜歡的。」我說。

為了防止東西滾落,伸指,我隔空在桌上一畫,一條白色的線連成一個方形空間,拉起袋底,將袋子內的東西都倒了出來。
一顆顆比掌心再小一點的玻璃球,全數滾了出來,少說也有近百顆。
葛爾路克看了,詫異之色一閃而逝,隨即皺著眉,他伸手拿起了其中一顆,仔細端詳。
「這是……玩具?」他盯著玻璃珠內的東西許久,才緩緩看向我。
「不,是我說要給你的床。」我笑著搖頭後,繼續說:「這是收納的魔法球,只要把想要的東西,利用體型改變的魔法,把原形物,以原封不動的縮小放入就可以了,而這些都是我走訪各個國家和城鎮時所買床組。」
他皺著的眉宇更是緊皺,似是在思考什麼,片刻後,他緩緩放下手中的玻璃球,輕聲問:「妳……喜歡購物?」
我一頓,瞬間意識到他的困惑,頓時笑出聲:「哈──!我沒有喜歡購物,整體來說也不是購物狂,只是因為要進行測試,看能收納那些東西和收納的時間有多久。」
伸手拿起一顆玻璃球,我看向他,無奈笑著:「暫且來看,目前存放時間不確定,而能收納最大的物件可以是一棟房子,但似乎最高就只能到中型房屋,豪宅等級的還不行,因為物體越大,所乘載的魔力就越高。
除了施術者本身的魔力量外,還必須想到這東西能否吸收得下該物件的質量,與此同時,在放縮被收納的物品時,勢必要把損毀的可能性列入,總不能收進去,結果是碎片出來吧?」
他沉默沒有接話,我則繼續說:「這個袋子放的都是床組,每個袋子都有不一樣的物品,有機會你會看到的,總之,你就挑一個吧!」
聽完我的解釋,他不知怎的,鴉雀無聲,靜靜的望著眼前的玻璃球,我無所謂的聳肩,走往一旁連接的廚房,動手開始弄起了早餐。
當兩人份的食物準備就緒,他似是終於確定了要哪一個,拿起一顆,面向我。
「卡普托說,妳所研究的東西都非常驚人,我想,我是見識到了。」他伸手,將手中的玻璃球遞給我。
接過玻璃球,我看了一眼,嗯,是個很簡單的一張床,但這張床也是我常用的其中之一,因為簡單好睡又方便。
想想,以他的身分,好歹是個王族,實在不該挑一個這麼簡單的,但或許是因為個性的關係吧?
「會嗎?我這些東西都還在研究階段,因為我還沒突破的問題是在於,沒有魔力的人是不能使用的,導致我這些東西都只能銷售給同行賺取外快。」
由於魔法師稀少,使得這些物品的販售也只限定於有錢的貴族或王族,畢竟只有有錢有勢的人才請得起魔法師啊……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