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百合]《小山豬事件簿》7、Martini - Plaisir d'amour

Hsin | 2021-07-18 18:38:13 | 巴幣 6 | 人氣 87

連載中《小山豬事件簿》
資料夾簡介
小薩摩耶的觀察日記,內含:主人與室友充滿音樂與美食的溫馨日常、與黑色米克斯台灣黑熊的相遇,以及書店店員和店長的微甜微苦感情故事。

Plaisir d'amour by Jean-Paul-Égide Martini




  結果這場澡洗得主人跟室友渾身白毛,在她們合力把你搓乾淨、擦乾身體、再仔細用吹風機烘乾以後,又輪流沖了一次澡;等到她們都一身乾爽倒在沙發上時,顯得相當疲憊。你跳上沙發,坐在她們中間,一下舔舔左邊、一下舔舔右邊,以期待的目光輪流盯著她們瞧。

  「別這樣看我,小山豬,去旁邊跟你的尾巴玩。」室友眼上敷著熱毛巾,懶懶地揉了揉你的頭。

  你輕輕咬了咬她的手掌,以示抗議,接著回過身去對主人憨笑。主人瞥了你一眼,以指尖搔搔你的下巴,另一隻手在手機上頭點了點,樂音流瀉。

  「這首是什麼?好耳熟。」

  「Plaisir d'amour by Jean-Paul-Égide Martini。」

  「……可以說中文嗎?」

  「別當伸手牌,google it。」

  室友雙手抱胸,噘起嘴,一副天塌下來也不打算動的樣子。倒是主人在播了古典樂以後,起身拿起今早出門的隨身袋子,從裡頭拿出了綠色的瓶子、跳跳糖,以及——你期待已久的牙膏!

  「嘴巴張開。」

  「幹嘛?」

  「張開。」

  室友沒有拿開敷在眼睛上的毛巾,但是乖巧張開了嘴。嗶啵嗶啵嗶啵。她嘴角彎起了好看的弧度。

  你叼著那條牙膏,用鼻子推了推主人,她一鼓作氣把包裝裡的粉末全倒進室友嘴裡。在室友掙扎跳起來的時候,主人已經從牙膏裡擠出了半透明、亮亮的東西,糊在老婆婆送的小吸管一端,含住吸管這端往裡頭吹氣。

  你眼睜睜看著那半透明狀的膠體愈鼓愈大:先是小小一顆彈珠,接著是雞蛋的形狀,主人深吸了口氣,接著它歪歪扭扭地長出了另一邊,看起來像顆胖胖的愛心。隨著體積愈變愈大,它也愈來愈透明,燈光打在上面,你看見了自己的模樣。

  汪汪!你看看主人,又看看室友,再回頭看看泡泡上的自己,伸出舌頭想去舔,結果被室友即時抱住:「不行啦,小山豬,那個不能吃哦!」

  你轉而舔上她的臉,她半瞇起眼,饜足地搓了搓你的側腹。主人在此時掐住了那顆大泡泡連在吸管的那端,輕輕一捏,用指尖往上一撥,胖愛心就這樣輕飄飄地飛上空中。

  「小山豬,」主人輕喚,「來接球。」

  接收到指令,你歡快地脫出室友的懷抱,跳起來用鼻頭輕頂那顆飛揚的泡泡:它往上彈起,旋轉,折射出彩虹般的光芒。主人伸手輕拍,它往室友的方向飛去,你追著它跑,但在來得及碰觸之前,輕飄飄的泡泡已經再度轉向主人。

  你仰頭追逐,看見主人和室友的臉交互在其上流轉。你吠了兩聲,使勁一蹬。

  泡泡消風了。

  你好難過。用前掌推了推那顆塌陷的愛心,發出低低的哀鳴。

  「給我吧!我幫小山豬重新吹一個。」室友朝主人攤開掌心。

  主人卻是捏緊了吸管,回答略顯急促:「吸管只有一根。」

  「哎,我又沒口水病。」室友咧嘴笑開,手腳並用地爬了過去,作勢要搶,卻被主人敏捷地側身閃開。

  這下她反像是燃起了鬥志,摩拳擦掌,主人察覺不對勁,一個翻身就往沙發後面逃,兩人就這麼追逐起來。你原本還在哀悼不成形狀的泡泡,見她們開始玩起另一個遊戲,精神一下子回來了,起身追著她們開心地吠叫。

  雖然她們身手都比一般人還要矯健,但哪裡比得過你這隻優秀的護衛犬呢?你縱身一躍,咬住室友寬鬆的衣襬,她驚呼一聲,失去重心,直接撲倒在光滑的地板磁磚上,發出了慘痛的哀號。

  「喂!」你聽見主人急急奔來,蹲下身檢查室友的狀況,「有沒有受傷?」

  「當然……」你在一瞬間捕捉到室友狡黠的笑意:「沒有啊!」

  主人神色一變,以卓越的爆發力瞬間要從她身邊退開,而室友幾乎在同一時間伸手想扯住她的衣袖。

  幸好你的動態視力夠好,才有辦法捕捉她們兩人閃電一樣的速度:主人以巧妙的角度閃避了室友拂過衣袖的指尖,然而室友已然翻身,另一隻手扣住主人的手腕;主人嘖了一聲,反手往室友手肘一折,她吃痛鬆手,順勢滾向一旁,擒抱主人的小腿——兩人就這麼扭成一團、打得難分難解。

  你再度強烈感覺被忽略,仰頭嚎叫起來。

  室友一個分神,被主人正面壓制在地。主人跨跪在她身上,俯身向前,將她的雙手拉直、鎖緊在頭上方,兩人因此貼得極近;然而主人如瀑的長髮滑落,正巧掩住了她們對視的面孔。

  沉默蔓延,只聞兩人略顯粗重的喘息。

  「哇……」室友率先打破了寂靜:「妳的眼睛真的好美哦。」

  主人的手大概是不小心鬆了一下,因為下一刻室友就帶著勝利的笑容反制她,你看見主人的耳根迅速漲紅,低聲咒罵:「妳耍詐,沒品!」

  你咬住室友的袖子,試圖把她拉開,但她轉頭看了你一眼,那個眼神告訴你,她不是真心想要傷害主人。你於是鬆口,輕輕蹭了蹭她的手臂。

  「我明明就很真誠。」室友收回目光,一臉無辜地看向主人,這次你看見她嘴角帶著頑皮笑意,慢慢逼近主人泛紅的臉:「妳要習慣被人稱讚,許宸安,不然以後被那些人拿這個當弱點來攻擊,會很丟臉的喔。」

  「丟不丟臉干妳屁事。」

  「我是妳室友。」

  「……很快就不是了。」

  室友臉頰上的酒窩變淺、消失,鬆開了箝制主人的手,將她從地上拉起。「上大學後,妳在台北有地方住嗎?」室友問,手依然牽著沒放開。

  主人垂著眼睛看你,卻好像不真的在看著你。「學校有宿舍。」

  「小山豬怎麼辦?宿舍又不能養狗。」

  「那就租房子,反正我媽有錢。」

  室友晃了晃牽著主人的手,直接了當地問:「妳不繼續跟我住一起嗎?」

  主人抿緊了嘴唇,沉默半晌,輕輕撥開室友的手,彎下身子來撫摸你。你舔了舔她的耳朵,任她那有些冰涼的臉頰貼上你毛茸茸的臉側。「我不知道。」她終於說,身上一如往常嗅不到任何氣味。

  空氣中飄出一絲淡淡的、像是檸檬的酸香氣息。你抬頭對室友嗚嗚叫,她半握起空蕩蕩的手心,臉上的表情很像是在奮力掩飾著什麼,接著她唐突開口:

  「我很有用!」

  主人一向冷靜的表情出現了一絲波瀾。

  「我可以負責打掃家裡、煮飯,幫小山豬洗澡、陪牠玩,還有像現在一樣陪妳一起去散步遛狗、吹太空氣球。」她像是在應徵工作一樣拍著自己的胸脯,彎下身子跟主人平視:「我還會彈貝斯、唱歌給妳聽,是不是很棒?」

  「吵死了,哪裡棒。」主人扁扁嘴。

  「不是嘛,妳聽我說,有我當室友真的好處多多!」室友直起身子,手搭上主人兩邊肩膀——你為了她搶走主人的注意力而憤憤吠了兩聲——煞有其事地說:「比方說我圖文雙棲、能寫能畫,妳的極圈冷CP,由我來搶救。」

  圖文雙七?極圈冷西皮?你歪著腦袋瓜,滿心困惑。

  主人則是又換上那副看著笨蛋的表情。然而室友絲毫不受影響,一個鑽身繞往她身後,替她捏肩搥背:「還有啊,要是肩頸痠痛的話,我可以讓妳非——常舒服哦!」

  「滾。」主人一個俐落旋身掙脫室友,揉著方才被按壓的地方出言威嚇,才消退不久的紅暈卻又隱隱浮現臉頰。

  室友困擾地抓著頭髮,一臉苦惱:「許宸安妳真的是,對我哪裡不滿意就直接說出來,我可以改的嘛……啊,對了!」

  你想不通為什麼一向反應極快的主人,竟然沒能躲過室友出其不意的攻擊——總之事情就是這樣子發生了:你仰頭望向緊緊摟住主人的室友,她身上滲出一絲苦苦又鹹鹹的味道,於是你輕輕蹭蹭她,希望能淡化這股令你開始有些難受的氣息。

  「我隨時能提供妳免費的抱抱,就像妳今天給我的一樣。」她枕在主人的肩上,面朝另一側,你看不見她此刻的表情。幾秒靜默過後,她又輕聲補了一句:「別離開我。」

  你聽見主人緩慢地深吸了口氣。

  她輕柔拍了拍對方的後腦勺,嗯了聲作為回應。接著,又像是再也忍受不住似的,用近乎耳語的音量輕吐:「那不一樣,笨蛋。」

  你確定室友並沒有聽見。

  因為她在得到了肯定的答覆後,就歡天喜地跳起來原地旋轉;自己轉完,一把抱起你繼續轉,轉得你都覺得頭頂上冒出了閃亮亮的星星來,於是張口咬了咬她的手臂作為抗議。
(7 out of 8,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