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娶妻】第32話 你頂得我好痛

里散 | 2021-07-18 17:00:02 | 巴幣 206 | 人氣 482

完結瞞著師姐娶妻
資料夾簡介
※封面由免費素材圖庫製成

  葉永辰感到劇痛,溫熱的鮮血從胸膛流出。周遭的異象早已消失不見,一切都恢復原狀,這讓他剛才凝聚力量、準備揮出的一劍,彷彿是個笑話。
  
  「哈哈哈。」梁學算獰笑:「說實話,你們的能耐出乎我意料之外。估計是我徒弟的手段吧,害得我事先沒得卜算此戰的情況。但是,你我之間修為的差距,我不需要情報也足以碾壓。」
  
  梁學算手腕一轉,劍身在葉永辰的體內攪動,
  
  葉永辰痛叫出聲。刺穿著他身體的劍,似乎在吸收他的生命力。他的力氣和精神都在流失,若非水兒不停在腦中呼喊,葉永辰早就失去意識了。
  
  簡靜璃靈力耗盡,沒能再召喚出藤蔓,只好親自持著劍,走上前,試圖阻止梁學算;但她才剛靠近梁學算,梁學算隨手一掌,便將她擊飛。
  
  在無計可施下,水兒準備顯現靈體。不過連葉永辰都無法擊敗的人,她顯現也不過是拖延時間。她清楚這一點,也只能嘗試看看。
  
  就在此時,遠處射來一條絲帶,切斷梁學算的手臂。
  
  切面俐落,紅色的液體從斷面噴湧而出。
  
  「是誰!」
  
  梁學算轉頭看向絲帶射來之處。
  
  只見一位身穿紅衣的女子,站在岸邊。
  
  她說道:「說實話,我還真想過,乾脆趁著你們打鬥的機會,把葉永辰、簡靜璃這對狗男女,一塊兒殺了。」
  
  朱碧萱笑了笑,繼續說道:「不過,還是看你這老怪物最不爽啊。誰准許你傷害我的東西了?」
  
  梁學算即便右臂被切斷,仍面不改色。他以左手將插在葉永辰胸膛的劍抽出。
  
  「身穿紅衣、以絲帶為兇器,你是玄魔宗的妖女?」
  
  「說什麼妖女呢?」朱碧萱說道:「我心地可善良了,不忍心動粗。能不能請你自己滾一邊去,別妨礙我敘舊。」
  
  梁學算冷笑道:「就憑妳也想阻止我?」
  
  「唉,既然不肯讓開,就別怪我了。不過我不忍心殺人,會留你一口氣的。最多斷你四肢、廢你丹田、挖去兩顆眼珠。」
  
  朱碧萱帶著笑意,輕描淡寫地說出最殘酷的刑責。
  
  梁學算說道:「妳不過是倚靠偷襲,才僥倖取我一臂。莫非以為,真有能耐擊敗我?」
  
  話罷,梁學算眼神凜然,左手掐出劍訣,歸塵劍憑空浮起。
  
  而這時天上凝聚出一朵烏雲,雷聲隱隱作響。
  
  葉永辰心情沉重:「竟然只是掐動劍訣,就能引起天地異象。這個人的實力究竟有多深不可測。莫非剛才一直在隱藏實力?」
  
  水兒說道:「不對,那雷雲是……」
  
  水兒的話還沒說完,那柄歸塵劍劇烈振動,發出嘯叫。
  
  以浮在半空中的劍為中心,四周的湖水開始蒸發。湖泊變得高溫沸騰,葉永辰趕緊跑去岸上。
  
  沒一會兒,整座湖泊蒸發不見。
  
  歸塵劍飛射出去。飛劍底下經過的花草全枯萎凋零,彷彿經過無盡的歲月。
  
  「那柄劍看起來不錯,真讓人眼紅。」朱碧萱說道。
  
  她的瞳孔化得更加深紅,抬起手,食指指著逼近她的飛劍,在心裡催動《從魔引》,試圖讓這柄劍順從。
  
  見到劍在半空中凝滯,朱碧萱露出笑容,接著又臉色突變。
  
  她做出無法硬接的判斷,閃到一邊去。果然下一刻,劍以更快的速度射向她原先的位置。劍身插入地裡,以其為中心,四周的大地開始潰爛,最後瓦解出一個大洞。
  
  「嘖。」朱碧萱咂了聲嘴。
  
  光是被梁學算的劍接近,就會陷入生命危險。
  
  梁學算擁有凌駕於眾人的修為,便已經足夠難纏,再加上這柄仙器,使得朱碧萱沒有戰勝他的把握。或許拼盡全力,以命相搏,有和對方一拼的可能,但並不值得,也沒有必要。
  
  她來到這的目的,只是要帶走屬於自己的東西。
  
  念及於此,朱碧萱用絲帶捆起葉永辰,逕自轉身、飛奔離去。
  
  梁學算本來打算追上去,但隨後又作罷了。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此行最主要的目標是,捉住簡靜璃,然後將她帶回去關起來,等待時機將她煉化。簡靜璃的功法和他同出一源,若能成功將她煉化,可以大大地修補功力。
  
  梁學算瞬間出現在簡靜璃面前,簡靜璃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掐住脖子。
  
  簡靜璃因無法呼吸而臉龐漲紅。她試圖掰開掐她脖子的手,卻毫無用處。彼此之間的力量差距太大了。很快地,簡靜璃被掐暈過去。
  
  
  ※ ※ ※
  
  朱碧萱將葉永辰帶走以後,將他揹在背上。
  
  葉永辰傷得很重,意識模糊,迷糊中還念叨著「簡靜璃」這三個字。
  
  朱碧萱聽到那女人的名字就心煩,更別說葉永辰都已經傷得精神不濟,還心心念念著那姓簡的傢伙。朱碧萱要不是顧忌葉永辰身上的傷,早就把他敲得暈死過去,讓他永遠地閉上嘴。
  
  朱碧萱找到一處客棧,先在房裡的床上替他包扎傷處。
  
  由於擔憂被敵人找到,她打算將葉永辰帶回玄魔宗。
  
  但葉永辰清醒過來,得知這件事,直接搖頭拒絕,並問道:
  
  「簡靜璃在哪裡?」
  
  「……我不清楚。」
  
  朱碧萱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果然,他一醒過來,就是問那女人的事情。
  
  葉永辰本打算衝去問天門找人,不過被朱碧萱攔住了。
  
  「真蠢。」朱碧萱說道:「你現在出去,以你身上這副傷又能如何?白白送命罷了。」
  
  葉永辰苦笑。
  
  她說的他也明白,只是剛醒過來,過於慌張,腦袋一時轉不過來罷了。但是,要他什麼都不做,光只是躺在這裡,那也讓他難以接受。
  
  水兒蹦蹦跳跳地從劍跑出來:「主人,我想簡姑娘暫時還不會有事。」
  
  朱碧萱說道:「小傢伙,妳想得太美了,她被施以判出宗門的罪名,按理早就被千刀萬剮了,呵呵。」
  
  「不會呦。」水兒搖搖頭:「梁學算如今軀體的道基尚有缺陷,這從他一使用法術,天空就會凝聚雷雲便可知曉,這是天罰仍在盯著他的證據。他需要煉化有同源功法的簡姑娘,才可補足缺漏。」
  
  頓了頓,水兒繼續說道:「這類補足道基的煉化,和奪舍屬於同種術法,需要在特定的時日執行。」
  
  朱碧萱說道:「哼,雖然不想承認,但確實妳說得沒錯,短時間內簡靜璃很安全。我後來才查出,梁學算曾經是魔修。他會遭受天道注意,有一部份原因,是他初出茅廬時,煉化許多修士卻未在合理時日執行,也沒限定於同源功法的修士。後來梁學算學乖了,都會按照規矩來。」
  
  「具體……會在何時?」葉永辰躺在床上,聲音虛弱。
  
  「誰知道呢?我又不會卜算。」朱碧萱聳了聳肩:「可能是三天後、五天後,或者是明天?也搞不好是幾個時辰後,這都說不準。」
  
  葉永辰臉色蒼白,以手撐起身體,勉強下了床,但身體仍站得搖搖晃晃。
  
  「喂。」朱碧萱冷眼看他:「誰准許你起來了?」
  
  「我去救自己的妻子,不需要別人的允許。」
  
  「好啊你,我救你一命,你就是這麼對我的?」
  
  葉永辰沉默了片刻,拱了拱手,說道:「多謝姑娘救命之恩。在下有事,先行離──」
  
  話說到一半,朱碧萱將他推倒在床上。
  
  葉永辰過於虛弱,無力抵抗。
  
  朱碧萱分開雙腿,跨坐在他腿上,從上方俯視著他。自然垂落下來的髮絲,停留在葉永辰的臉頰,讓他感覺有些癢,還聞到她的髮香。
  
  那是和簡靜璃截然不同的香味。朱碧萱的像是梅香,略微濃郁,卻不過份刺鼻,甜美得恰到好處。
  
  簡靜璃則聞來像是茉莉香,清淡得恰如其分,飄進鼻腔給人一股沁涼的感受。也不曉得,她現在情況如何,希望能平安無事才好……正當葉永辰念及於此,忽然被朱碧萱的聲音打斷。
  
  「你可真行。」朱碧萱露出譏諷的眼神:「我都騎在你身上了,你還能想著另一個女人。」
  
  「呃,妳怎麼知道的?」
  
  「哈啊?我只是唬你一下,沒想到還真的在想別的女人?真是人渣。」
  
  葉永辰無言。他原本還在想,莫非真有直覺這種東西,結果是自己想多了。
  
  朱碧萱說道:「我可以幫你救回簡靜璃,但我有個條件。」
  
  「妳提吧。」葉永辰嘆了一口氣。
  
  多半是要他離開簡靜璃,和她走之類的吧。
  
  自己應不應該答應,自己還沒想清楚。他若和朱碧萱在一起,就相當於成為朱碧萱修道的踏腳石,這條命就沒了。
  
  「你呀,回答我一個問題就行。」她挑逗性地手指在他胸膛畫圈:「有個東西頂得我好痛,那是因為我,還是你腦海想著那個女人?」
  
  葉永辰尷尬地笑了:「呃,這還用問嗎?」
  
  她從剛剛開始,便緩緩地扭著腰肢,不安份地蹭著,他要是還沒反應才奇怪。
  
  「咯咯咯。」朱碧萱嬌笑出聲,似乎很滿意他的反應。
  
  水兒裝出一副傻呼呼的模樣:「主人,是什麼東西啊?你那邊藏有凶器嗎?」
  
  葉永辰瞪了她一眼:「別說了,沒妳的事。」
  
  朱碧萱站起身來,坐到一邊的板凳上,修長的雙腿從裙擺中伸出交疊。
  
  「那麼我再問你,如果我阻止你去救簡靜璃,你會怎麼樣?」
  
  「不是只問一個問題嗎?」
  
  「我改變主意了。」
  
  她的任性、難以捉摸,他也算是少見多怪了。

  但這突如其來的問題,仍讓葉永辰陷入沉默。
 
  在等待他回答的過程中,朱碧萱提起桌上的茶壺,向杯中注入茶水。直到她將整盞茶杯的茶水飲盡,葉永辰都沒有開口。
  
  「你會恨我一輩子,是吧?畢竟那相當於我殺了她。」
  
  葉永辰沒有回答,幾乎等同於默認。
  
  框啷一聲,朱碧萱鬆開手裡的茶杯,杯子落地、應聲而碎。
  
  葉永辰說道:「……抱歉。」
  
  「啊,我沒有生氣哦。」朱碧萱面無表情:「我只不過在想,讓你恨一輩子,也相當於一生忘不了我,似乎也挺不錯。」


我想知道各位讀者想看什麼,決定下一部作品的方向,因此這裡有一份「讀者匿名問卷」,希望各位做一下,已經做過的不用做囉~

大家的意見都很寶貴,我都有看!
這些都是很珍貴的意見,而且受到鼓勵挺開心的~



創作回應

雪芽
看來都有病的主角群(被拖走)
2021-07-18 17:02:11
里散
大家都有病~~
2021-07-20 01:15:46
緣~/銨銨
看成頭好痛~
2021-07-19 19:57:17
里散
哈哈不是啦
2021-07-20 01:15:30
夜梓的臨殃
碧萱好帥>///<
2021-07-20 01:27:30
dale
朱師姐以前是不是就在練習捆綁play,感覺很會玩
2021-07-24 17:01:5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