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公主偉大的煩惱啊!》 第四章 第二次見面

珀璠 | 2021-07-18 13:48:14 | 巴幣 34 | 人氣 126




  克里斯提安家的城堡東邊最高的塔樓上,是瑟菲薇亞專屬的研究室。

  這個被譽為帝國最接近“實質意義上的神殿“的地方,四面無牆,只有七根雕工精美又無堅不摧的愛奧尼克柱環繞一圈,共同撐起一座半圓形的穹頂,穹頂邊緣由帝國最勇敢的花匠精心栽種了一圈紫藤花,每當三到五月時花期盛開,由穹頂上垂曳而下的白色的紫色的紫藤花海飄逸在風中,帶來淡淡的花朵清香,站在穹頂之中,又能俯瞰整個大地,甚至可以遠眺到北邊的王都──

  這裡,無疑會是帝國中少男少女互訴情意或是跪地求婚成功率百分之百的約會勝地。

  前提是,這座穹頂不在人煙難至的克里斯提安公爵領地。

  因為很美,但一生中估計難以得見,王都中的貴族們也時興仿造這樣的穹頂放在自己庭院裡,規模雖然不能跟瑟菲薇亞的研究室相比,但小而精美,也不失為一個下午茶聚會聊八卦的好地點。

  而這個讓帝國的人民內心憧憬不已的穹頂,屬於克里斯提安家的天才魔法師,瑟菲薇亞擁有。

  與一般人印象中的研究室不同,瑟菲薇亞在塔樓中央放了一張大圓桌,桌上散落著兩三本大書、一盤下到一半的西洋棋、裝著滿滿一疊牛皮紙的木盒,還有墨水瓶和羽毛筆;在一個可以看的到海的位置放了一張鋪著柔軟羊毛的搖椅,在微風的吹拂下前後輕輕擺動著。

  當時瑟菲薇亞非常驕傲地邀請家人們上來參觀自己布置的研究室,當時父親就說了一句:「這裡書不夠多呀!」

  正當大家都深感同意的時候,年僅十三歲的小薇卻說:「要很多書的話,到圖書館就好啦!再說大部分的書都存在我的腦袋裡了,我現在只需要一個可以好好思考及沉澱的地方。」

  ……這話說的,非常有道理啊……

  於是眾人再度深深折服在天才少女驚人的腦袋瓜底下。

  此時此刻,瑟菲薇亞正百無聊賴地趴在桌上,眼前擺了一疊畫有各種不同陣法的羊皮紙,攤開的一本光是書名就讓人頭皮發麻的《影響傳送陣的各項因素研究理論》,被翻開到第十八章:關於年輕男性的傳送成功機率與其相關因素。

  在一句寫著『當受試者為青壯年男性時……』的地方,被紅筆圈了出來,在一旁的空白處寫著:自願實驗者,赫伯特‧拉菲爾,黑髮褐眼,身高目測180公分,體重約估70公斤,其他:未知。

  說到赫伯特,瑟菲薇亞距離上次見到他已經過了整整三天,三天!

  這三天以來,哥哥們有意無意地忙著把赫伯特帶離她的視線,明明好幾次!她都看見赫伯特的衣襬了!急著要追上去的時候,眼前總會出現二哥班森那張溫和的笑臉,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但第三次的時候小薇還是沒忍住一個粉嫩嫩的小拳頭往班森頭上招呼了過去。

  班森一手抱著頭跳開,一手掏出魔杖施展了一個屏障咒擋在瑟菲薇亞面前。

  「二哥!為什麼不讓我見赫伯特?」眼看赫伯特又再度消失在她視線裡,瑟菲薇亞急得大喊。

  「這是父親的命令,他說在我們出發去王都以前,妳都不能拿赫伯特騎士當實驗品!」

  瑟菲薇亞白淨的臉上微微一紅,不滿地說:「我、我哪是要拿他當實驗品,只是、只是想找他聊天……罷了……」

  說到後面很心虛,語氣漸漸弱了下去。

  「妳呀妳呀,赫伯特畢竟是普通人,他不管跟妳聊甚麼,最後還不是會稀里糊塗地被妳拖去做實驗!小薇呀,妳真以為我們不知道妳的個性啊?」

  眼看赫伯特已經被奧斯頓帶離很遠,班森消去了屏障咒,慈愛地拍拍妹妹的肩膀。

  心底那點小心思被戳穿,小薇氣餒地垂下頭去。

  「那怎麼辦,我都把陣法畫好啦……」

  「不然先讓大哥二哥陪妳吧?」

  「之前試過了,主要這次是想找不會魔法的青壯年嘛!」

  班森語塞了,的確,在克里斯提安家族的領地裡,不會魔法的人少之又少,偏偏都是不能動用的人。

  父親及大哥身邊的騎士、母親及母親身邊的侍女們,還有其他旁支家族裡的傭人們。

  看著班森僵硬的笑臉,瑟菲薇亞知道自己這一次是又任性了。

  王都來的騎士,雖然父親說可以找他幫忙研究,但也沒讓自己這麼追著人家死纏爛打的啊……

  赫伯特,是不是也被自己嚇到了……?

  低垂著頭,瑟菲薇亞情緒十分低落,她默默地走回自己的研究室,完全沒有聽見班森在她背後交代甚麼。

  窗口吹進來一陣鹹鹹的海風,吹散了瑟菲薇亞煩雜的思緒。

  算了!暫時不能實驗就不能吧!反正到了王都……哼哼哼,赫伯特答應她了,到時候有一整個騎士團可以讓她做實驗呢!剛好可以來試試看最新的大型傳送陣是不是符合理論和實際效益。

  現在該做的事,就是把該帶去王都的書記在腦海裡,這樣就不用提著那一本本厚重的大書到王都了。

  重新振作起來後,梳攏好自己的頭髮,重新看向桌上的圖紙和書本,拿起沾了紅色墨水的羽毛筆,重新閱讀起那本《影響傳送陣的各項因素研究理論》。

  ……

  臉頰處忽然傳來一陣冰涼,瑟菲薇亞嚇了一跳,一滴殷紅色的墨水筆直地滴在了她白色的裙面上,還來不及為她可憐地裙子哀號,一抬眼,就看見那張既熟悉又陌生,但是絕對稱得上是讓她牽腸掛肚的臉。

  「赫伯特!」瑟菲薇亞又驚又喜,臉上的表情已經完全無法控制地拉開了一個大笑臉。「你怎麼會來?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怎麼有辦法上來?」

  赫伯特將手中的托盤放在桌上的角落,笑著對她行了一個騎士禮之後,才緩緩開口:「公爵夫人讓屬下拿下午茶過來給公主,她說您一定會待在這裡看書。」

  瑟菲薇亞望著托盤上的咖啡和楓糖鬆餅,俱是雙份的。

  但,即使是母親讓他上來,尋常人要爬上這麼高的塔樓……

  「謝謝你,快請坐吧。」瑟菲薇亞對著赫伯特身邊的椅子輕輕一點,原本堆放在椅子上的雜物都乖乖地飄去了別的角落安置。

  「不好意思,很久沒有客人來了……」

  「沒有關係,是我無禮在先,沒有告知就擅自闖入,希望沒有打擾到公主。」赫伯特帶著一絲歉意說道。

  瑟菲薇亞把書闔上,坐到他的正對面,將托盤裡的點心飲料拿了出來。

  「不會,我正好看到一個段落,想休息一下。」

  那本《影響傳送陣的各項因素研究理論》就放在一旁,赫伯特看見書上的標題,雋朗的眉頭皺了起來,心裡對瑟菲薇亞的崇拜敬仰又多了幾分。

  果然是克里斯提安家的大小姐,連讀的書都跟其他一般貴族小姐不同,感覺特別艱深困難。

  「……傳送陣?您所說的需要幫忙的事情跟這個有關嗎?」

  瑟菲薇亞正在將鬆餅切成可以入口的大小,接著淋上金澄澄的楓糖漿,聽見問話,她點了一下頭,接著細細解說起來。

  「目前國內成熟的的傳送陣只能傳送物品,傳送人的話風險太高,容易發生肢體位移的意外,這裡說的是居家常備的那種簡單的傳送陣……目前唯一能夠安全傳送人體的傳送陣只有坐落於帝國東、西、南、北邊郊及王都郊外的大型傳送陣,但缺點很明顯,一是太耗費魔法師魔力,二是太偏僻了,非常不方便。」

  赫伯特聽著,凝視著瑟菲薇亞神采飛揚的臉龐,他又深刻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正在慢慢加速,深怕思緒表露,只好趕緊喝一口苦澀的黑咖啡,掩飾自己的緊張。

  哇,好苦!
 
  太急著喝下黑咖啡的結果,就是被這個具有特殊風味的飲品給嗆到懷疑人生。

  到底、為什麼,貴族之間都流行喝這種像是草藥茶般苦到發澀的藥水呢?

  赫伯特這個小小平民完全無法理解。

  瑟菲薇亞愉快地嚥下甜膩的奶油楓糖鬆餅,再拿起咖啡啜飲一小口,讓單純的苦味帶走開始發酸的甜味。

  她眨著美麗的淺紫色眼眸,看著正受到黑咖啡荼毒的赫伯特,他的反應跟自己第一次喝這種黑色的飲料是一樣的。

  「這種飲品要慢慢喝,去感受一下苦味之後漸層出來的甘甜,還有一點點莓果的酸味,當然了,不建議空腹飲用的。」

  「屬下失態了。」

  「鬆餅趁熱吃吧,不然我再幫你加熱一點好了?」

  「怎敢勞煩公主殿下……」赫伯特趕緊端起盤子,拿起叉子一口一個鬆餅,不過幾分鐘就清空盤子。

  瑟菲薇亞看得瞠目結舌,怕赫伯特噎到,她趕緊把他杯子裡的黑咖啡換成了白開水。

  「……怎麼能吃得這麼急呢!」瑟菲薇亞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背部,將水杯遞倒赫伯特面前。「萬一噎到了怎麼辦呢?」

  赫伯特現在可以很明顯感受到自己耳朵上的熱度了,他還可以聞到瑟菲薇亞身上獨特的香味,很像是,薰衣草混著迷迭香的味道,讓人十分放鬆……

  心馳神往了一秒鐘,赫伯特立刻意識到自己的失態。

  「……謝謝殿下。」

  「沒事啦,不用這麼拘禮。」

瑟菲薇亞擺擺手,一點也不在意。

  重新回到位置坐下,赫伯特握著杯子的指節隱隱發白,發生過剛剛那種糗事,他甚至不敢抬頭看向對面的女孩。

  實在是,太丟臉了啊……

  但她卻完全沒有放在心上的意思,只是收拾了一下桌面,擺上一個棋盤,微笑著看著他說:「難得有朋友來,陪我下個棋吧。」

  「屬下恭敬不如從命。」

  「說好了,可不能放水。」

  「……這是自然。」

  微風吹動了垂落在穹頂邊緣的紫藤花,赫伯特順著棋盤看了過去,正好可以看到瑟菲薇亞那低垂下來的長睫毛,她正凝神看著棋盤,偶爾會冒出幾個問題問他,通常是關於王都裡的問題。

  他想,公主或許是知道了今年的夏季社交舞會她需要亮相,而正好公主也18歲了,那也是她的成年舞會。

  這場舞會何等重要,王都裡未婚嫁的貴族公子小姐都會齊聚一堂,互相認識與攀談,尤其是那些剛好成年的貴族小姐,那可真是卯足一生的勁在準備這場盛典。

  一般而言,克里斯提安家族雖然是帝國三大家族之一,但家族核心的本家人卻鮮少在人群面前露臉,他們一般不會踏足王都,而一旦踏足,必定都是因為某件重大又緊急的事情需要他們協助,這種時候,他們都是直接去面見皇帝與皇后的。

  長此以往,王都裡的人對於神秘的克里斯提安家族是既好奇又恐懼。

  不過本家真的一步都沒踏足王都嗎?這可不盡然。

  赫伯特將自己手中的黑士兵往前推了一格,吃掉了斜前方的白士兵,他聽見公主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棋局開始進入僵持,赫伯特的思緒卻飛躍的很快。

  這一代家主的二公子班森閣下,自己都不曉得在酒吧裡看過他幾次了,雖然都是喬裝易容過後的,但是聲音無法偽裝,酒吧人多吵雜,估計也沒多少人注意到班森曾經出現過,但赫伯特不一樣,他去酒吧是為了收集資訊,自然會留心留意很多地方。

  為了收集克里斯提安家族所有的資訊,為了找到那個救了他的女孩,把這顆石頭還給她……

  還給她……然後呢?

  赫伯特沒有想過然後,他甚至連會加入騎士團都是為了要找到這個克里斯提安家的女孩。

  而這個女孩如今正坐在他的對面,他們一起吃了下午茶,還下了一盤棋,還……

  「赫伯特,我聽說社交舞會上需要找一個舞伴,你可以當我的舞伴嗎?」

  思緒正在飛速運轉的赫伯特沒有細想,順著女孩的話,直接的回答:「可以。」

  ……

  赫伯特一頓,猛地抬頭,就看見公主臉上不知是被夕陽染紅,還是因為害羞而產生的紅暈。

  這時候,反悔是不可能的了。

  「checkmate!」公主微微一笑,手中的白皇后往前一推,推倒了黑國王。

  赫伯特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國王被推倒,然後默默收起了棋盤。「屬下認輸。」

  「不要太難過,你已經很厲害了。」瑟菲薇亞習慣性安慰著輸家。

  「公主多慮了,屬下沒有覺得難過。」赫伯特淡淡地微笑,他即使是輸,也是輸在帝國天才少女手下,沒甚麼可丟臉的。

  「那就謝謝你,願意當我的舞伴。」

  赫伯特聞言,臉頓時紅得像顆成熟的桃子,但在夕陽餘暉下,又顯得更加紅潤了。

  「這是屬下的榮幸。」

  ……

  城堡東邊的某座房間裡,克里斯提安夫人正拿著望遠鏡往瑟菲薇亞的實驗室瞧。
  
  如果說被她派去送茶點的赫伯特,在穹頂上坐立不安,那麼她就是如坐針氈了。

  「夫人,您就相信小姐吧。」一旁的女僕實在是看不下去,把夫人按在椅子上,並塞了一杯迷迭香玫瑰花茶到她手裡。「小姐不會把騎士大人帶去實驗場的。」

  克里斯提安夫人皺著眉頭,嗅著花草茶的香氣,覺得自己好些了。

  「我瞧著這騎士人品不錯,能力應該也是一等一的,不然應該沒辦法走從王都走到這裡來。」

  「夫人看人的眼光自然是不會錯的,就怕小姐沒有這個意思。」

  克里斯提安夫人聽了,好不容易舒緩的眉頭又緊皺了起來。

  「妳說這孩子怎麼會跟一般小姐不一樣呢,見到年輕有為的騎士大人不會害羞,反而想把人家抓去實驗……這要是到了王都去可怎麼好……」

  女僕聽了以後,在一旁笑了出來。

  「夫人不會是怕小姐會把整個王都的貴族孩子都抓去做實驗吧?」

  「是呀!這樣可就落實了王都傳說之三,恐怖魔女的角色設定了!」克里斯提安夫人輕輕按壓著額心,顯然是為了這個問題頭疼了一段日子了。「我聰明又美麗的女兒才不是那些學了黑魔法喪心病狂的混帳!」

  她說的那些混帳,指的自然是非本家以外的旁系親族的某一支。

  「小的倒是覺得夫人不用為此憂慮,小姐是懂得分寸的人,她有初代家主的聰明才智和風範,只是比較醉心於研究罷了。」

  對於女僕的看法,克里斯提安夫人表示贊同。

  「妳說得不錯,但願太陽神與月神保佑,小薇能找到她終身的幸福吧。」

  「夫人會心想事成的。」

  多年以後,女僕回想起自己曾說過的這句話,簡直就像預言那樣準確。

  --------

觀看須知:
  此篇為兩位作者的共同創作,發文頻率約是1~2星期一篇,除了我以外,另一位作者名為:
【藍飛璃】,在此附上她的小屋連結,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她的小屋打個招呼哦!
  另外小說封面貼圖榮幸邀請到【南方大表哥】製作,他的小屋裡有很多KUSO圖片及搞笑小說,在此附上小屋連結,歡迎大家跑去他的小屋衝撞。

創作回應

快樂肥宅
克里斯提安夫人也太可愛了吧 還拿望遠鏡偷窺自己女兒XDDD 女主一開始對男主感覺就是有點好感的(應該吧?)不然怎麼會約一個見面不到幾次的人當舞伴呢
2021-07-19 20:43:49
珀璠
女主邀約男主的部分其實是有《暗場》的存在,下一章另一個作者會補說明出來,如果沒有的話,我會在留言底下回覆。
2021-07-19 22:17:1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