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51 平復心神的舉動

空想能手 | 2021-07-17 23:47:05 | 巴幣 8 | 人氣 63


  對白虎獸人的怒吼,莉奧娜則是一如往常地笑著說到:「人都已經死了~那不就只剩下被消遣的份了嘛~真要我說的話~我還覺得他們死的一點都不痛苦~有些無聊呢~。」
 
  「妳說什麼!他們死的還不夠慘!?」白虎獸人抓住莉奧娜的右手,把她一把甩到了地上。
 
  阿朗索也因為覺得莉奧娜這話確實說的過分了,再加上他覺得白虎獸人最多發洩一下情緒,不會真的殺死莉奧娜,所以便沒有出手處理。
 
  莉奧娜雙手撐地坐了起來,臉上依然帶著那副笑容說到:「哈…哈哈~當然啊~幾乎沒有多少時間就喪命了~又怎麼會感受到痛苦呢~?這樣怎麼能稱為慘死呢~死在戰場上本就是獸人的宿命~他們倒也算是得償所願了呢~。」
 
  「妳—!」白虎獸人還想上前,卻被阿朗索伸手攔住。
 
  「妳是在他們掩護之下才逃到這裏的,妳是最沒有資格說這種嘲諷他們的話的人,所以差不多該給老子閉嘴了。」阿朗索冷聲說著,眼中的怒意大概是幾年以來最高的一次。
 
  阿朗索收回了手自己走向前,並一把揪住了莉奧娜的胸前的布料,說到:「伊里泰思是妳的髮小,也幫過妳不少次,妳就是這樣來嘲笑他的?你心裡難道就沒有一點悲傷嗎?」
 
  「呵呵~這還真的沒有呢~我一點心痛都感覺不到~甚至還感受到一點喜悅呢~或許得要一點外部刺激才行了呢~。」莉奧娜輕輕舉起右手,用食指指著阿朗索掛在腰帶上的匕首說到:「就用那把匕首刺我看看吧~說不定我會因此而開始感到痛苦,開始陷入悲傷也說不定喔~。」
 
  「妳這個人!難道就沒有一點人性嗎!?妳難道連感受悲傷都做不到嗎!?」白虎獸人在遠處怒吼著。
 
  「嗯~大概真的一點都沒有~也確實做不到呢~。」莉奧娜睜開了眼睛,露出金色的雙瞳,微笑著說到:「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嗎?我當然知道我自己應該悲傷,可是伊里泰思死掉時,我的心中卻只有莫名的愉悅感~而且怎麼樣的消除不掉呢~這種明顯不對勁的感覺,讓我覺得自己真的要發瘋了~最可怕的是我的恐懼感也正在逐漸消失~連現在這樣逐漸失去自我的過程都讓我只能感覺到興奮了~。」
 
  莉奧娜的雙手抓住了阿朗索揪著自己胸口衣料的右手,臉上的笑容依然是燦爛的笑容,說出的話也確實帶著笑意,但是內容卻是相當的無助和恐懼的言語:「我覺得我真的快要不在是我了~腦中的那個聲音也越來越大~愉悅感和興奮感一直不斷增長~讓我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要被撐破了~甚至連這份痛苦都被轉化成新的愉悅感疊加在原本的感覺上~阿朗索~可以救救我嗎~用那把匕首來刺我~沒能恢復過來的話~就算殺了我也沒關係~這樣說不定我就能找回悲傷了~也就不會這樣對伊里泰思的死感到令人討厭的喜悅了~拜託你了~快動手吧~。」
 
  「妳…又開始聽見那個聲音了嗎?」阿朗索露出有些狼狽的困窘表情,掙脫了莉奧娜的手,並反過來用自己的雙手包覆住莉奧娜的兩掌,關切地問到:「『他』說了什麼?」
 
  「大部分都是些聽不出意義的低語聲呢~腦袋裡充滿這樣的聲音真的是很讓人煩躁呢~不過就連這樣的噪音也慢慢開始讓人愉悅起來了呢~如果理性分析的話,這樣的狀況真的是非常嚇人呢~。」莉奧娜還是滿臉笑意地說著。
 
  「雖然這麼說可能有點廢話,但是不要去聽,不要去想。」阿朗索這樣說著,把自己的額頭靠在莉奧娜的額頭,接著說到:「無視那些,然後準備去救援團長和曝屍人,只要專注做事,一定可以忘記這樣的感覺的。」
 
  「哼~真的嗎~好可疑喔~。」莉奧娜微笑著說到。
 
  「失敗了,大不了老子再給妳一刀,這段時間老子會一直跟在妳身旁,真得忍受不住再告訴老子,現在就先這樣將就吧。」阿朗索放開了莉奧娜的雙手,轉而拍了拍莉奧娜的肩膀。
 
  「哼哼~這樣沒關係嗎~阿朗索這樣可就真的成了我的保母喔~。」莉奧娜燦笑著說到。
 
  「妳都向老子求助了,老子能不幫妳嗎?真是…這種時候居然還開始覺醒成真正的混沌使徒,振作一點,妳雖然是愉悅的殺人魔,但是應該還不至於連摯友的死亡都能笑得出來,老子沒辦法控制妳的想法,也只能叫妳相信自己不是那樣的人了。」阿朗索加大了雙手的力道,和莉奧娜四目相對,語氣堅定地說到:「管他是國王、女神,還是混沌,妳都不可能會是這麼簡單屈服的人不是嗎?不要輸了。」
 
  「呵呵~阿朗索真是溫柔又殘酷的人呢~要是能這麼簡單就好了呢~。」莉奧娜的右手手指順著自己右臉頰因為燦爛的笑靨而繃緊的肌肉滑過嘴唇,最終停在左臉頰上。
 
  然後莉奧娜嘴角微微上揚,把手伸向前,用剛才確實撫摸過自己嘴唇的食指、中指、無名指三根指頭,輕輕碰在了阿朗索的右嘴角,接著就像是塗唇膏一般,輕按在阿朗索的下嘴唇,直到食指抵達左嘴角後才停下。
 
  「妳…這是在幹什麼…。」阿朗索因為感覺到了一絲難為情而臉頰微紅的避開了視線。
 
  「這個嘛~~。」莉奧娜拉著長音,右手手腕稍微轉動方向,左手手腕也伸向前,就這樣兩手並用,捧起阿朗索的臉頰,在阿朗索不知道視線該往哪裡擺,眼神四處亂飄時,莉奧娜把身體向前傾—。
 
  嘴唇的貼合讓阿朗索頓時瞪大了眼睛,旁邊的白虎獸人也傻了眼,沉穩的副團長也略微的睜大了眼睛,似乎都對莉奧娜突然的舉動感到驚訝。
 
  嘴唇離開後,相比莉奧娜只有笑意更深的表情,阿朗索則是慌張的抹了抹自己的嘴巴,結結巴巴的說到:「妳…妳…妳…居然…居然對老子…。」
 
  「是為了穩定心神啦~阿朗索剛才不也說了會幫助我嗎~所以我就這麼做了呢~嗯~~。」莉奧娜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並看著阿朗索,燦爛的笑著說到:「多虧了阿朗索~感覺腦袋裡稍微平靜了一些呢~謝謝你啦~。」
 
  「呃……算了!隨便妳!全都隨便妳啦!」阿朗索似乎有些惱羞成怒的自暴自棄說著。
 
  「真的嗎~那就再來一次~。」沒給阿朗索反應的機會,莉奧娜再次把頭湊向前,不過這次因為阿朗索有些許的堤防,立刻掙脫了莉奧娜的手並跳開,成功躲過了這一吻。
 
  「老子承受不起啊,如果只是要找最近的人,那妳就去親那隻白虎吧—。」「等等!阿朗索你他媽—。」白虎獸人一聽阿朗索說的鬼話直罵娘,同時立刻也開始遠離莉奧娜。
 
  「怎麼會是找最近的人呢~只會對阿朗索這麼做喔~就算哥哥也不行~。」莉奧娜看起來漫不經心的微笑著說到,看不出來到底是在說真話還是說假話。
 
  有女孩子喜歡自己本該是很讓人高興的事,但是一想到對方現在是有些精神錯亂的狀態,阿朗索就怎麼樣也高興不起來,只能苦著一張臉無奈的說到:「好好好,只對老子做,妳高興就好。」
 
  雖然阿朗索說的隨意,卻還是在莉奧娜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還是有些高興的露出淺淺的笑容。
 
  「那麼~我已經沒問題了~大家快點出發吧~。」莉奧娜微笑著舉起右手,像是指揮官下達指令一樣。
 
  「嗯,快走吧。」副團長重複到,所有人這時才真正的開始行動起來,沿著地道向曝屍人他們的方向前進。
 
 
 
  曝屍人清醒過來後,所看到的是下方的魔物們,而她本人則仍然被巨大蒼蠅用前四肢抓著身體,就在曝屍人因為看到魔物們而鬆了一口氣時,身後的爆炸聲和崩塌聲引起了她的注意,所以她垂下頭,看向自己的後方—
 
  眼前是布滿建築物殘骸和魔物血肉的恐怖場景,更恐怖的是造成這副景象的兇手『流星戰斧』,此時正好一斧把一隻巨大的鐵甲魔像破壞成了無數塊碎片,讓鐵甲魔像的碎片也加入了恐怖的景色之中,而『流星戰斧』本人也向著曝屍人筆直前進。
 
  曝屍人對拉緹娜的追殺毫無恐懼,倒是因為夥伴的死去而感到了深深的懊悔和憤怒,於是她把下降到地面的想法傳達給了巨大蒼蠅。
 
  不久之後他們就降落到魔物群中,曝屍人也立刻在魔物們的簇擁下,直接先先對著魔物們施放無敵護盾,擋下了拉緹娜充滿鬥氣的一斧。
 
  之後,趁著拉緹娜也落地,為了避免拉緹娜又拉開距離,讓部分地面魔物無法參與攻勢,曝屍人立刻讓所有的魔物立刻把拉緹娜包圍起來,阻礙她回到空中的機會。
 
  而拉緹娜則不斷穿過魔物之間的縫隙,一方面避免自己直接被來自各方向的無敵護盾困住,最後被活活壓死,一方面則不斷的逼近著曝屍人所在的位置。
 
  眼看前方的人眾多,拉緹娜就把斧頭往地面一摔,腳再用力一踹,瞬間噴起了無數的沙塵籠罩住眼前的那些魔物,然後自己也衝進了沙霧中,用另一手的斧頭,斬殺著魔物。
 
  曝屍人則調動風系魔獸,盡可能快速地清理掉阻礙視野的沙塵,並馬上對殘存的部隊施放了無敵護盾。
 
  但是顯然這也只是分散曝屍人注意力的手段,拉緹娜腳步不停,徑直的衝向曝屍人的方向,新的戰鬥就這樣開始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