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宴 其之三 2

木有羊 | 2021-07-17 21:34:26 | 巴幣 10 | 人氣 45

連載中阿姨在我身邊
資料夾簡介
『我』真的很喜歡阿姨。 人生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最新進度 宴 其之三 4

  「目標一致。」邑羽說:「我們在同一條船上。」

  哈哈,他笑了。

  「你們兩位功夫大師聯手出擊,要除掉一個人還不簡單,何況是結縭數十年的夫妻檔,說是神鵰俠侶也不為過。」

  「不,我想行不通。」我說。

  「為、為什麼……?」

  「雖然我們打遍天下無敵手──但我們又不是職業殺手。就算全力一擊即可結束一個人的生命,我也會下意識控制力道。我下不了手,我會怕。」

  「……懂你意思,那你有什麼想法?要怎麼樣,才下得了手?」

  「我想想,恩,不是親自動手的話,應該就可以。」

  「……聽不是很懂,不親自動手要怎麼殺他。」

  「設陷阱。」

  「啊哈!確實!」


  不是很奇怪嗎?

  為什麼我們在講著這種事情呢?


  原本以為正太會被我們的對話嚇到的,但他只是安安靜靜的聽著我們講話,好像很自然的接受這一切一樣。恩我也是,我也很自然的接受了邑羽的說詞,也沒問他為什麼要對付我的炮友。人被殺,就會死。恩,是了是了,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解決有問題的人本來就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之一。

  「但是屍體怎麼處理?」

  「那種事情不用擔心。」

  這麼說了,那就不用擔心。

  這是最終極的天時地利人和。所有該擔心的事情都不用擔心了,還有比這更棒的事情嗎?

  我們出謀劃策,商討殺掉一個人的辦法。

  「需要的是那種,強而有力,一擊斃命的陷阱。」

  「具體來說要怎麼做?」
  
  「恩……菜刀吧,我在去年商場周年慶買的菜刀很多都還沒拆開包裝呢。」

  「喔!具體來說有多少支?」

  「五十支左右。」

  「五十支左右!?」

  「嗯啊,原本買太多正在困擾呢,還好有這個機會讓他們派上用場。把那個人叫過來,將菜刀放門上,開門時就會掉下來插進腦袋,你覺得這樣如何?」

  「你是小學生啊!?」

  我覺得不錯啊。

  邑羽的反應頗大,有點毀人設的感覺。


  恩?

  人設?


  「也可以黏在地上,然後絆倒他吧。刀子會從下巴戳進去。」

  「……有喔,這個可以。」

  邑羽拍拍手給我鼓勵鼓勵。齁齁,我好像抓到訣竅囉!

  「那個……」

  此時,正太說話了。

  「趁他上廁所的時候……倒漂白水跟鹽酸,然後門關起來,應該就可以……了吧。」

  「有喔!這個!毒死他!這招不錯!」

  邑羽大力讚賞正太。正太害羞的笑了。

  嘖。

  「你啊,只不過是被誇獎一下而已,不要太得意啊。」

  「沒、沒有啊,你才是,那什麼方法……小朋友嗎……」

  「你說什麼!」

  「這麼簡單就生氣,更、更年期嗎?」

  「你說什麼!!你這個死胖子!!!」

  「好了好了──」邑羽連忙制止我勒住正太的脖子。他說:「其實,你們兩個說的都很好,都很棒,所以全都用吧。刀子插不死的話就毒死他,毒不死的話就砍死他。」

  「雙重陷阱……」

  「對的。」

  「咳、咳……不過──」我鬆開手後,正太的臉色逐漸由黑轉紅:「沒有人會接二連三地中陷阱吧,又不是笨蛋。」

  「恩……」邑羽思考片刻後說:「先想辦法把他引入深處在設置陷阱,讓他出去時中箭如何?你們有辦法在這短短時間內做這麼多事情嗎?」

  「「沒辦法吧。」」我跟正太互看一眼,只有漏氣的時候才特別有默契。我說:「光弄那些五四三的東西就要弄很久了吧,快不起來。」

  「是了是了,慢工出細活。當然花多一點時間比較不會出問題,那還是得想辦法把他引入這間房子的深處。」

  要有一個即使遭受襲擊,即使遭受打擊,即使明白被人所坑殺,也必須勇往直前的誘餌。

  能把他變成笨蛋的誘餌。

  「啊,那就是我……」我小聲地說。

  「什麼──」正太再度瞪過來。幹什麼那個眼神!我反瞪他一眼。

  這胖子好像越來越囂張了耶……我開始有點不想理他了,反正他本來就綠光罩頂。嘖。

  「只要我叫他過來,他大概就會過來。」雖然這麼說,但我的說法還是有點含蓄,正太的視線一直黏在我身上,好噁心。

  「為、為什麼──」正太嘟起嘴巴。

  不得不說,現在體脂肪絕對超過百分之四十的他來做這個動作,真是一點也不可愛。嘖嘖。

  「乾你屁事。」我冷冷地說。

  「恩恩,以你們兩個的關係,他大概會過來。」邑羽點點頭。

  是啊。那個男孩很愛我……不,嚴格來說,他對於成熟的女人似乎有著異於常人的偏執……恩,我就是成熟的女人。

  「什麼關係?」不成熟的男人,肥肥的正太又問。

  「乾你屁事。」我冷冷地說。

  邑羽思考片刻。
  
  「X。」他說。

  「恩?」

  「我怎麼想,都覺得不利用你們那一身武藝實在太可惜了。你要不要再努力一下。」邑羽的語氣好像在對一名失意的運動員說話:「試試看──試試看可不可以殺掉他。不需要一開始就動手,只是當作保險,當作所有陷阱都失敗後的保險。當那個人遭遇重重困難到達這裡的時候,肯定已經傷痕累累,到時你就給他最後一擊。」

  「我不知道我下不下的了手……」

  「可以的。」

  他這麼說。

  那就可以吧      ???

  ? ? ?  ?

  「但是,倒也不用那麼擔心啦!」邑羽忽然笑出來,緊張的氣氛一下舒緩:「大概他前面就死了,不用你們出手哈哈哈。所以你們陷阱要好好做喔!」

  「我不知道……」

  「可以的。」
  
  「……」

  他這麼說。

  那就可以吧      ???

  ? ? ?  ?

  ?   ?    ?       ?

  ?

  「等一下。」正太忽然說:「讓、讓我來吧。」

  到時候,我來下手殺他。他說。

  邑羽則上下打量正太,笑出聲來:「也可以。不過據我所知,你的功夫似乎是向你太太學的,她做不到的事情,你有把握做得到嗎?而且冒昧的說……你現在這樣的身材,老實說我懷疑你是不是還有以往的功力呢?」他搖搖頭說。

  「這……和身材沒關係吧……」正太爭辯道。

  「恩是啦,只是……你太太依然維持著過去的敏捷與力量。你的話……呵呵……」邑羽還是抱持懷疑的態度。

  「確實和身材沒關係。」我幽幽的說:「因為我很久沒打贏過他了。」

  「什麼!?」

  「恩,即使現在的他挺著一個大肚子,我依然贏不了他。」一把捏住正太從褲頭溢出的肥油,用力擰兩圈,他露出舒服又痛苦的表情。

  「喂,你搞什麼?」我湊近他,他吐出的空氣噴到我臉上,讓我想起今天的早餐是皮蛋蛋餅。我們不久前還悠悠哉哉地吃著皮蛋蛋餅,現在到底在幹什麼啊。我繼續說:「不只和身材沒有關係,和功夫高低更是沒有關係,你以為殺人是什麼?憑你做得到嗎?」

  「唔……但是,你也做不到對吧。」

  「說到底,你根本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吧。不覺得很莫名奇妙嗎。什麼解決人的?設什麼陷阱的?殺什麼人的?下不了手什麼的?幹嘛?我們幹嘛非得考慮這種事不可?我們幹嘛非得做這種事不可?你知道旁邊這個人是誰嗎?你知道我們說要除掉的人是誰嗎?你什麼也不知道,就別說什麼要代替我這種話。」



  我並不想    咦 我

  我到底

  在說什麼

  是在對正太說

  還是在自言自語
 
  我



  「但是你做不到對吧,幫你是應該的。從來就不需要什麼理由。」

  「你醉了嗎?」我說。

  「從頭到尾我只醉心於你。」他說:「我有個想法。」



  ………………………………………………………



  然後正太說了他的想法。

  我們聽了之後大吃一驚。

  邑羽苦笑說:「其實,我沒想到做到這地步耶。」

  我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正太。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