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07計畫

藍飛璃 | 2021-07-17 19:30:01 | 巴幣 20 | 人氣 67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葛爾路克殿下,還請您網開一面,蕾伊之所以不說,是有苦衷的,還請您看在我的份上,饒過她吧。」
「卡普托!」他的出現,讓我宛如見到神蹟降臨,顧不得那在怒火中焚燒的男人,我直奔向卡普托,拉住他的手,趕緊躲到他身後,避開那幾乎要將我咬死的凶狠目光。
「抱歉,我來晚了。」他面對我,露出溫和的微笑。
我凝望著他,一陣委屈油然而生,眼凝聚的濕意,生怕眼淚就這麼掉下來,我低下頭,貼靠著他,搖搖頭。
「你認識她?」葛爾路克一改剛才的怒聲,語氣無奈的問。
「回殿下,我們是熟人。」卡普托說,同時帶著我,關上門,朝葛爾路克走去。
「那麼,她身為一個外人,之所以能知道地下隧道的路線,是因為你的提供?」他沉聲質問。
在我與卡普托落坐後,我刻意找了遠離葛爾路克的位置,倚在卡普托最近的地方坐下,然後低著頭,不敢看他,而卡普托也在坐定後才徐徐開口。
「是的,因為她一心擔心著您的安危,而我也認為她有那能力協助您,所以才刻意告訴她路徑,讓她前去找您。」
「你們是怎麼知道幕後的主使者是薩夫利托的?」他再問。
卡普托沒有馬上回答,但我聽到了動作的聲音,抬頭,我看向卡普托,只見他以眼神詢問我,那表情,我大概猜到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悄悄看了一眼坐在對向的葛爾路克,我抿住唇,輕輕點頭。
「是預知。」卡普托在我的允許下才開口,看向葛爾路克,他繼續道:「這女孩有預知的能力,您也知道,這世上擁有這能力的人並不多見,她因為看到了這個國家的未來,才會冒險闖入的。」
「預知?」他狐疑,視線轉向我,那無情緒的直視,讓我一縮,下意識的又低下頭,而他的聲音也再次傳來,「沒想到竟有人會願意冒這種險,你知道那些地下魔物的數量有多少?一個小女孩竟如此闖了進去,沒死還真是命大。」
他那無情緒的字句,雖沒有帶著輕藐,也沒有關心,但那聲小女孩,感覺對我就是有種侮辱感,讓我有自己還是個黃毛丫頭,長不大的感覺,忍不住的,我出聲抗議。
「什麼小女孩,我好歹也有二十五歲了,一點都不小!」
「蕾伊。」卡普托喊了我,我轉看向他,只見他以好笑的眼神看著我。
一愣,意識到自己在這種時候重點抓錯,尷尬讓我再次地低下頭。
「對、對不起……」
「抱歉,殿下,她的心思就是單純了點,沒有惡意,若有得罪之處,還請您多加包涵。」卡普托道歉後,繼續道:「有個小故事,還煩請殿下聽之。」
「說,無訪。」他回。
「是這樣的,我與這女孩的相識是在三年前,她獨自來到這裡,為得是想精進自己的知識與能力。與她結識至今,我可以以自身的名譽擔保她的為人,此外,她的能力卓越,才使我下了讓她前往內拉克城的決定,並非有任何不軌之舉。」
「這你剛才已經提到過了,從你會下此種判斷,以及她能順利進出來看,我能想像她的能力不容小覷。」葛爾路克說,雙眼同時看向我。
悄悄抬頭看向他的我,被那迎來的視線嚇了一跳,彷彿像做錯事被抓到的小孩,呆了一秒,我趕緊移開視線,不再與他有更多交集。
「我能明白擁有預知能力者的情況,就如同可以看天象的星象官,他們能從天星看出未來發展,進而幫助國家或世界避免災難,只是她有如此能力,為何沒有被帝國招攬,甚或是追捕,反而還能如此優游闖蕩?」他的說詞,讓我又忍不住地悄悄看向他,但又直接被他逮個正著,只因他的眼是直視著我的。
「因為她的個性低調,也不適合待在城主們的旗下做事。」卡普托解釋,隨即笑道:「依照殿下您對她的觀察來說,您認為,以她此種心性,有辦法在那樣的環境下生活嗎?」
「沒有。」
他想也不想的回答,讓我睜大眼看向他。
哇哩,秒答?有沒有搞錯,就算我討厭那種被約束的環境,可不代表我學不來啊!
「蕾伊,我知道妳想反駁,但細想,真要你面對那些人,每天阿諛奉承,還不能隨心所欲地暢談討論,妳能接受嗎?」看穿了我的反駁舉動,卡普托不拖泥帶水的指出問題的核心。
望了他一眼,我無奈嘆道:「我沒辦法……與其要跟他們那樣相處,我寧可去住在斯泰布棲息地。」
想到那些達官顯赫的貴族嘴臉,我忍不住翻了白眼,真要比,魔物還比人類好相處多了。
視線無意間對上了對面的葛爾路克,只見他那始終無情緒的直視,竟多了幾分神情,有趣,他竟露出了此種眼神,那視線讓我怔愣的與他對視,完全忘了他剛才憤怒到要把我撕碎的事情。
心忽地怦怦跳了起來,感覺自己的臉再次出現了熱潮,我別過眼,不再看他,深怕會因此被發現到我的愛慕心思。
「對了,殿下,在得知此事件時,我便已經捎信給了蘇菲亞殿下,但至今仍沒有音訊,我想,恐怕弗菲爾城應該是凶多吉少了。」
「蘇菲亞的能力以及她旗下的騎士團,我不認為她有什麼安全疑慮,我比較擔心的是托馬,因為在王都,加上父王的死訊,如果一切真的都是薩夫利托所為,以他的個性可能會無法承受。」葛爾路克沉重閉上眼,沉澱了一下後繼續道。
「我想試著先集合剩下的騎士團成員,盡其所能的趕往王都,想辦法找到托馬的下落。」
卡普托聞言,皺了眉,語重心長道:「殿下,這點當然是無庸置疑的,但有件事我必須告訴您,由於薩夫利托的命令,加上您與蘇菲亞殿下被冠上的反抗流言,現在只要一離開這裡,外面幾乎所有人都在找您以及您的追隨者。」
「這麼快?」這樣的訊息,讓我錯愕,望向卡普托,我不安開口:「所以你這幾天之所以沒有回應我的訊息,是因為你在收集情報?」
聯想這幾日下來,我試圖發訊息找卡普托過來,因為我已經將葛爾路克殿下成功救出來了,剩下的,就不是我能再干預的事,所以期望他能盡快過來與殿下會合,而我也好能功成身退。
「是的。」他面向我,無奈一笑,「雖然收到了妳的訊息,但我沒有像妳一樣擁有那些避人耳目的道具,所以我只能忍著不回應,直到把事情處理妥當後才直接過來找妳。」
「道具?」葛爾路克問,疑惑的視線又一次轉嫁到我身上,我一頓,抿直了唇,沒有說話。
「她是一個專門研發科技的魔法師,有點與魔法師們不同,由於大多數的法師們都專精於魔法技術上,但她卻不是,她專精的是研發如何讓一般人也能夠使用的簡便魔法道具。」卡普托對著他說明。
「嗯……」葛爾路克應了聲,沒有接話,卡普托則繼續說。
「以我們目前所握有的軍力來說,要與薩夫利托對抗極其困難,因為他能與魔物們聯手,至於原因,我還在調查中。所以若要贏得這場勝利,我們必須仰賴蕾伊的技術,以增加勝率。」
「我、我的技術?」我驚訝,望向卡普托,「不可能,我所能做的都是像玩具一樣的東西,而且那些都是……」
「只要用的地方不一樣,展現的功能也就不相同。」卡普托截斷我,一改剛才的溫和,嚴肅地看著我。
「我、可是,那些東西……」想到那些物品的威力,我本來只是要用在魔物身上,純粹就是一種禦敵工具,可是……
禦敵……
這兩個字瞬間點醒了我,抬眼看向卡普托,再看向葛爾路克,在兩人沉默的直視下,我才緩慢意識到,自己一直以來的研發,其實無形中已經成了戰爭的道具。
「不、不要……」看向卡普托,我難過的開口:「我不要,我才不要做那些東西,那些是要用來幫助保護人民的,不是用來戰爭的!」
「蕾伊,人性本就貪婪,不論妳怎麼做,任何一個發展都一定會有壞結局出現,這不是妳說不想就能夠改變的。好比黑白魔法,在黑魔法中,看似雖都在傷害人,可是其中卻有著幫助他人的力量,而白魔法毅然,它擁有治療與保護他人的功效,但卻也存在著傷害他人的攻擊魔法。」
聽著卡普托的話,我無法反駁,因為他說的沒有錯,可是這並非我的本意,我根本不想做出傷害人的魔道具……
「妳可以不用做,只要把製作方法告訴我們就行了。」葛爾路克開口,我驚愕望向他,那已恢復毫無溫度的雙眼,直接落在我身上。
想到我的東西可能會因此害死不少人,咬牙,我怒瞪向他:「你別想!我死都不可能交出,然後讓你們去製作出殺人的道具!」
憤然旋身,我跑往樓上,躲進自己的房間,用力關上門,喘著氣,怒瞪著房門,那憤怒與悲傷在我腦海中交雜,使得淚不爭氣的奪眶而出。
沒想到一路旅行到這裡,本以為能擺脫掉那惱人與痛苦的環境,鑽研在那個人遺留的產物中,進而達成他的願望造福人民,但卻殊不知,其實自己只不過是從另一個漩渦,走入另一個更大的漩渦之中。
回想自己的過往,那些過程,宛如昨日才剛發生般的歷歷在目。
「我以為這裡可以讓我更自由輕鬆的待下去……」靠著牆,蹲下身,我痛苦的緊抱住自己的雙腳,臉埋在膝間,無聲的哭泣,「我以為……只要離開利斯登……我就能夠自由的做著他遺留下的實驗……可是,嗚……」
我不斷地哭著,擦乾了淚,想到他們的話語,思緒再次亂成一團,淚水再次無聲的落下,不停的反反覆覆。
不清楚自己這樣哭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何時哭到睡著,只知道意識矇矓間,我聽見了門打開的聲音,沉穩的腳步聲來到我身邊,那人停頓了一下,然後緩緩彎下了身,將我抱起。
我一顫,以為是夢,但當我睜開眼,葛爾路克殿下的臉,就近在我眼前,這樣的發展讓我的思緒空白。
他、他在抱我……?
「在地上睡會著涼的。」他沒有看我,卻知道我醒了,開口,語氣明顯有著如對孩子般的責備,但更多的卻是難以忽視的關心。
他……在擔心我……
倏地,熱氣衝上了臉,我看向別處,想請他放我下來,然而他才跨個幾步就到了床邊,彎身,動作溫柔的將我放到柔軟的床上,然後伸手就要將我的靴子脫掉。
「別!我、我自己來!」見到他的動作,我縮起腳,趕忙自己將雙腳上的靴子脫掉,放到床下,然後回到床上,坐直身子,乖順的看著他,等著他下一步動作。
對於他那些自然的動作,我完全沒空去細想,但直覺地讓我猜測,那肯定跟他與手足之間的相處有關。
他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起身換了位置,然後落坐在靠床尾的地方,面對我,凝視了一會,才緩緩開口。
「中午的時候,我很抱歉。」他說,面露歉色的望著我。
「痾、中午?」我一頓,思緒轉了轉,想到那時間是剛好他醒來的時候,那時候的情況,我愣了愣,尷尬的開口:「哈,沒、沒事啦,那沒什麼,我能理解您當時的情況,所以您不用在意。」
明白他的道歉是指對我凶狠的事情,由於能體會那種對他人不信任,然後導致的猜疑,像他在那種環境下成長,會有那樣的表現也無可厚非,於是我趕緊以微笑安撫,但他的表情卻沒有轉變,只是緊盯著我,好似要把我看出個洞。
我別過眼,不敢面對那銳利的直視,控制不住地,於心底低聲哀嘆,他……好像很喜歡盯的人看的樣子……
「我聽卡普托說,妳是來自利斯登,那座完全與世隔絕的魔法塔。」
「嗯……對……」他的詢問,我心一突,沒有任何辯解,順著他的話給予答案。
「為什麼會想離開那裡?」他又問,但在我困惑他這句話意思的同時,他又補充道:「我是指,那裡明明是最安全的地方,與世無爭,甚至沒人敢去接觸那裡,就連魔物也不願意接近,為何妳會想離開,跑到這充滿危險的地方?」
我明白了他的問題後,無奈笑道:「其實,我最一開始並不是住在那裡,只是……」我停頓,想到小時候的事,忍不住握緊了手,一口鬱悶淤在心頭。
片刻後,沉重嘆出,我再次開口:「只因為我是被利斯登的魔法師撿到,之後隨著那位魔法師在外頭流浪一段時間後才回到利斯登,自那之後,我就一直住在那裡,直到我受不了才離開。」
「受不了?」
「嗯……」我點頭,勾起嘴角,淡道:「利斯登魔法塔,很多人都相信那是個充滿智慧與魔法能量的地方,由於住在那裡的人能夠掌握世界的許多事物,因此沒有人甚或是國家敢對該處出手,只是那裡雖好,卻也跟外界一樣,只要是人,就一定有爭鬥。」
他沉默聽著,沒有回話,我則繼續說下去。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