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存在的月光(HP同人 穿成德思禮家的小女巫) 十二、與鄧不利多的初次幽談

冰瑤 | 2021-07-17 18:00:02 | 巴幣 0 | 人氣 43

連載中哈利波特
資料夾簡介
一句話簡介 哈利波特圓夢作品 穿越主角與HP主角們都有自己的故事 主角在與劇情人物的互動中阻止了命定的悲劇亦得到了治癒與成長 刻在靈魂上的傷終得撫癒

十二、與鄧不利多的初次幽談
 
關上門後達安娜和鄧不利多相覷的對上了眼,室內瞬間陷入沉默。
 
「喔!來點泡泡糖嗎?」鄧不利多如指揮音樂般揮了揮魔杖後,像遊樂園中魔術師般的掏出五顏六色鵝卵彩石般的糖。
「泡泡糖?」達安娜好奇的接過遞來的糖果端詳,「是能像口香糖一樣吹泡泡的糖果嗎?」
 
「那也很有意思呢!聽起來和吹寶泡泡糖很像!你知道嗎,吹寶超級泡泡糖可以讓人吹出藍鈴花顏色的泡泡,飄在房間裡數日不破。」鄧不利多愉快的說道。「不過這個泡泡糖不是,它會讓你吐出白色薄荷香的泡泡。」
 
那不就是口吐白沫嗎!達安娜在內心吐槽著巫師的惡趣味。是說我還在住院觀察欸,這樣不會引起恐慌嗎?而且口香糖才吹不出飄在房裡數日不破的泡泡……嗯,不過,「我也喜歡薄荷涼涼的味道。」
「是嗎是嗎,那麼這些薄荷硬糖也給你。」鄧不利多樂呵呵的掏出一把硬糖放在達安娜手心,像小山一樣的糖果滑落了幾顆到床上。
 
……這也太多了!達安娜在內心裡嘴角抽搐,我是喜歡薄荷也喜歡甜點,但是不喜歡吃糖啊!呃……不,其實偶爾吃個一顆也不錯,但是這麼多……會胖的!會糖尿病的!喔,現在我是不會胖了,但是帶回家的話達力會胖呀!
 
……鄧不利多有這麼嗜甜嗎?突然,達安娜內心浮現了一個連自己都莫名其妙的疑問。說實話,達安娜對原著中的校長認知焦點全在他的智慧、風趣和修養上,對他是否有口味上的描述早就沒印象了。而現實世界與鄧不利多是初次接觸,根本沒有熟到會產生這種疑問。
 
只是隨身帶著這麼多糖,是隨時準備哄小孩,還是自己要吃?校長,有這麼多閒功夫天天哄小孩嗎……如果是自己吃……每天吃這麼多糖,血糖沒問題嗎?等等,血糖!這些糖果不會是校長低血糖時的救命糖吧?達安娜看著仙風道骨、神采奕奕、齒牙康健的鄧不利多,失笑於自己的杞人憂天。
 
嗯,鄧不利多教授這麼有智慧又自律的強者,才輪不到我管呢!
 
 
自漫遊而無邊無際的思海中回神的達安娜,發現鄧不利多正興致盎然的盯著自己。
「呃……」達安娜尷尬的動了動身子,鄧不利多愉快的笑了笑。
「不要緊不要緊,看來是我拿太多嚇到你了。」
「呃,是的,喔不是,我是說,謝謝。」達安娜連忙回道,「不過我有這些就夠了。」達安娜將泡泡糖和一些薄荷糖放桌上,剩下的學著鄧不利多的動作放到鄧不利多的手上。
 
鄧不利多眨眨眼睛,雙手一翻糖果就消失了,達安娜覺得鄧不利多根本是覺得好玩故意的,或許也是心理測驗的一環?
算了,反正洞悉人心的校長看透我這灘淺水是遲早的事。達安娜將自己的猜測拋諸腦後,看到鄧不利多正了正神色後不禁挺直了背脊。
 
「達安娜,我必須鄭重的向你道歉。由於我的疏失,對你造成了這麼大的傷害。我還必須感謝你,即使是如此還寬容的袒護了海格的過失,我知道這並不容易,你有著高尚的品德。」
 
第一次被長者道歉的達安娜渾身不對勁。
 
「我……我可沒打算就這麼原諒海格!」本來的達安娜是不會這麼對長輩或不熟悉的人這麼說話的,但是穿越後在徳思禮家的幾年令達安娜學到,頭低久了便抬不高了,而堂堂正正地闡述意見才是真正的修養。再加上鄧不利多營造出來的氣氛,使得達安娜的真心話衝口而出。
 
鄧不利多理解的點點頭,絲毫沒有責備之意,這讓達安娜更是受到了鼓舞。
「我只是覺得,隨便揭發海格只會讓我暴露在注目下,就算海格因此去了阿茲卡班,對我也毫無利益。」達安娜撇過頭說道。
 
 
「那麼你期望什麼樣的賠罪呢?」
「首先,海格必須發誓再也不隨意對麻瓜施咒。」達安娜鏗鏘有力的說。
「然後對我的賠償……我記得海格曾說……他是守林人?」
「海格是鑰匙管理員與獵場看守員。是的,他也看守著霍格華茲的禁林。」
「那麼他應該有著相應的奇獸、森林的知識,當奇獸需要藥草時也有相當的手段得到草藥。」
哦?鄧不利多眼中閃過有趣的光芒,似乎已經猜到達安娜的要求。
「我在學期間草藥學、魔藥學、奇獸飼育學所需的全部材料設備----不只是通知書上的量,還有課後練習的消耗,全部由海格負擔。」
「我想這應該是不小的開銷,」達安娜說道,「但是我差點死了。我想,我的命,至少還值得這些吧。」
 
「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無價的,達安娜。」鄧不利多低聲說道。「我會把你的要求轉告海格,我想,他是不會拒絕的。」
「還有我這次的醫療費和之後的魔藥……」
「這部分霍格華茲會負責,畢竟你是上學途中出了意外,沒有被順利接引學校也有責任。」
「爸爸媽媽……」
「我會負責聯絡的。」
 
校長先生實在是太可靠了!嗯……這樣的話以後的開銷……霍格華茲似乎沒有學費、住宿費、伙食費,剩下魔杖、衣服、書包、書……呃,好像還有望眼鏡之類的其他器材?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魔杖、器材等最好一次買到位,這樣說不定還比隨隨便便買個低價的再修修補補還省錢;衣服和書二手的就夠了,現在還在長個子,衣服還要買大一點;書怕缺頁的話還可以暑假搶……喔不,是借哈利的來對照順便預習,再不行還可以去圖書館影印……;書包,雖然好像沒有硬性規定要買,但是如果麻瓜界的背包樣式太過不同,在霍格華茲用起來就會很扎眼……要用七年的東西雖然不用買太貴的,但至少也要夠結實……不知道英鎊和巫師幣匯率又是多少……還有文具!不知道用原子筆可不可以……呃,可是不想太特例獨行的話……
 
在達安娜陷入沉思的期間,鄧不利多看了看桌上尚未動筆的初診表,摩挲著羽毛筆上的毛。
 
「達安娜,」鄧不利多出聲打破沉默。
達安娜抬起頭看向鄧不利多,腦中還殘留了些零散的數字而顯得有些茫然。
「還有件事我需要向你道歉,我進了你的房間了,還看了你桌上的筆記。」
 
筆記?達安娜回想著自己最後在桌前做的事……當神經接上線時,達安娜整個人從床上蹦了起來,脖子、耳朵、臉……全身裸露在外的皮膚連同頭髮都變得赤紅如血,幾乎同時,達安娜將自己整個人像蠶繭般都包裹在被單裡。
 
「啊!您都看到了嗎?!啊啊啊啊啊死了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羞死人了!」聲音悶在被裡而模糊不清。不知過了多久,蠶繭邊緣才露出了一個小洞。
 
原來最隱秘的心事被知曉這麼難堪羞恥!腦中一片混亂的達安娜幾乎用頭頂在床上堀出了一個貫穿霍格華茲塔頂到地窖的天井,好不容易才稍稍平息胸口難以言喻的情緒。
 
黑暗之中,達安娜似乎感覺到了隔著被子輕拍著頭的大手,緩緩地伸出了觸鬚----般的呆毛,接著慢慢的探出頭,蹭了蹭。
 
「嗯,抱歉。」自進門後,總是禮貌紳士而婉轉措辭的鄧不利多,第一次說了簡短而口語的話。
 
「嗯……所以你都看到了哪些,都告訴誰了?」臉上還餘有紅暈的達安娜氣鼓鼓的問,在病房內第一次有了小孩子的表情和表現。
 
「喔,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希望這能讓你稍微安心舒服點。」鄧不利多收回自己在達安娜頭上的手,自懷中取出數張折疊好的紙。
「我看過的內容都在這裡。」
達安娜快速瀏覽了一下,迅速把內容分成兩堆。
「所以看完之後有什麼建議嗎?」
「喔,我覺得很有趣,甚至想和其他教授們分享,慈恩應該也會很感興趣。」
 
「是、是嗎……」聽到自己的想法被肯定了,達安娜.小河豚豎起的刺消了下去,開始顯得有些靦腆。
「這些校長先生想告訴別人也無妨,不如說我就是想找人討論才把自己的想法整理出來的,只是哈利的名字隱去會比較適合。但是這些我希望能銷毀並當作不存在。」
「喔,我是阿不思.鄧不利多,你可以稱我為教授,達安娜。」
鄧不利多看向被指定銷毀的紙堆,「我明白了,」他說。
「但是只有這件事我一定得告訴你,我們永遠不會放棄你的,也不會認為威農和佩妮是僕人。」
 
鄧不利多抽出魔杖點燃了紙堆,隨著短暫紅焰的熄滅,灰燼隨風而逝;再點一點另一疊論述的文章,哈利的名字騰空飄離化為光芒後消散。
 
「我注意到你在回答治療師問題時,似乎很小心的避免提到家人的名字,或是暴露家庭背景的措辭。加上這次又要求隱匿哈利的名字,」鄧不利多手指停在表格上姓名一欄說道,「你想隱藏自己嗎?」
 
達安娜聞言眨眨眼睛,「可以嗎?」
「巫師的魔法名字承載著祝福而有魔力,除非你下定決心捨棄,或是進入了新的人生階段,否則是不會更改的。即使是有方法竄改,我也不會去做,每個受到祝福的名字都意義重大而強力----遠比你我以為自己已經知曉的還要更勝。」
 
「不過即使無法更改,部分隱藏卻是可以的。你的有效魔法家名有兩個,來自父親的徳思禮和母親的伊凡----」
「不要徳思禮,」達安娜不假思索道,「我不希望魔法界有人可以循著這條線索打擾爸爸媽媽。」
 
鄧不利多點了點頭,在空中寫下達安娜.伊凡(Diana. Evans),而後將達(Di)隱去。「我可以像這樣隱去你部分名字,雖然魔法部登記還是完整版,不過簡寫的名字除了在部分魔法契約外,一樣具有效力,這樣便大幅降低了洩密的可能。再加上你的能力----」鄧不利多看向達安娜通紅的髮色,達安娜看了一眼瞬間變成了金髮蒼瞳,而後又像是醒悟過來的轉變為金紅髮翠眸----「隱匿是可行的。」
 
達安娜點點頭表示理解。「不過,」鄧不利多說道,「雖然魔法部裡幾乎沒有人記得伊凡,霍格華茲中記得的人卻相當多。畢竟莉莉真的是一位非常傑出的女巫。」
鄧不利多頓了一頓,「因此如果你願意,可以由我再為你取一個名字,而後在日常生活中隱去家名將這個名字當姓氏用,你只需在五年級和七年級兩次大考上寫出真正的姓氏。」
 
達安娜笑了,為鄧不利多的如果你願意。「我怎麼會不願意,能領受您的祝福可是我的榮幸呀!」鄧不利多笑了笑,在空中寫下伊諾特(Ignotus)。
「安娜.伊諾特。」達安娜低聲念道,將名字寫上了表格,然後在家屬聯絡人欄上填上:海徳薇.伊諾特。
 
海徳薇?這還真是名副其實的「聯絡」人呀,不知道聖蒙果真的看到海徳薇現身會是什麼樣的神情?鄧不利多示意達安娜不必介意自己安心填表,饒富興味的想著。
 
「教授。」
「怎麼了,我的孩子?」
「可以請您用曾經守護莉莉阿姨住處的咒語守護我的秘密嗎?徳思禮家有個女兒是女巫、安娜.伊諾特=達安娜.徳思禮、安娜.伊諾特與哈利.波特有關聯的事,以及我的能力。」達安娜把玩變色著的一縷頭髮髮尾語氣猶豫不安的問道。
「可以由您決定告知對象後告訴我知情人士名單……還有,我恐怕需要一位能協助我處理魔法界事物的監護人……」
「我明白了,交給我吧。」二話不說馬上答應的鄧不利多,身影顯得格外高大。
「魔法界花費的事,我也會用鳳凰會遺孤的名義為你申請助學金的。」
喔喔,被看穿了!不過,還真的是幫大忙了!上學的費用真的好瑣碎,而我又不像哈利一樣繼承了一個金庫。
 
「那麼後天見……安娜。」鄧不利多告辭時拋了個媚眼俏皮地說,「希望我的表現能讓你下口時咬輕一點。」
達安娜眨了眨眼,過一會才明白過來,學著鄧不利多的神情掩口輕笑。
 
「那麼我就保留咬您的權力拭目以待囉。」
 
 

鄧不利多的歪題糖果論差點令作者拉不回來(汗
描述了一下入學的前置作業,金錢的篇幅比預料的還多
沒辦法,錢真的很重要啊!又不是視金如土的哈利少爺!(被毆
最後,向小鯊魚拋媚眼的鄧不利多♡
下回琵琶行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十三學得琵琶成~~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