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娶妻】第31話 殺你的劍

里散 | 2021-07-17 17:00:04 | 巴幣 1162 | 人氣 297


  ──自己贏不了。
  
  這是葉永辰第一時間下的判斷。
  
  無論從修為、經驗,他都完全地被梁學算所壓制。在當下,他沒有擊敗對方的可能性。
  
  但那是以這環境而言。如果……
  
  在短短一剎那,葉永辰做出了決定。他一從敵人的攻擊緩過氣來,便拉著簡靜璃遠遁而去。
  
  梁學算一行人緊追而來。
  
  在途中,簡靜璃的手被葉永辰拉著跑。
  
  她把手抽回去,臉紅紅地說道:「行、行了,我可以自己走。」
  
  葉永辰也不曉得都事到如今了,這點小事還有什麼好害羞的。不過當下沒有納悶的閒工夫,他只是悶著頭一路狂奔。
  
  然而,後面追來的梁學算一行人,離葉永辰他們越發接近。
  
  葉永辰和簡靜璃在山林中逃竄,越過草地、穿過樹林,最終來到湛青湖面前。
  
  他們提氣,將靈氣凝聚在腳底,隨後踏水而行,抵達湖的對岸。
  
  後方跟來的梁學算一行人,也毫不猶豫地踩上湖面,但當他們仍在湖中央時,葉永辰率先發出攻擊。
  
  葉永辰面對著湖泊,隨後長劍向上一撩,水勢沿著斬擊向上卷起,無數水珠散在半空中,而在水珠下方,是已被切成兩半的湖面,宛如斷流一般。
  
  梁學算猛然警覺,手掐法訣、口出護咒,一道淡紫色的屏障壟罩住他的身體。
  
  然而,他的三位手下卻來不及反應。
  
  只見從半空中落下的水珠覆著劍氣,彷彿一道道刀鋒從天而落,刺穿他們的身體。頓時,三人渾身鮮血淋漓;其中甚至有一人脖子被穿出一個洞,已經斷氣。
  
  梁學算瞇起眼睛,看向葉永辰:「這廝……絕不能讓他活著離去。」
  
  梁學算心裡盤算著,這個人不過這等修為,就能使出這般的招式,難以想像將來繼續成長,會有多麼危險。斬草除根,將仇人扼殺在苗頭之中,這是行走在人世間的修行人,必遵循的道理。
  
  這時候,湖泊恢復清澈平靜的模樣,宛若方才血腥的場景是一副假象。但那具斷氣、沈落湖底的屍體,卻清楚地提醒著眾人:這是真正生死相搏的廝殺。
  
  梁學算說道:「自己扔下劍投降吧,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就憑你?」葉永辰嗤笑:「老東西,你是活膩了在找墳地嗎?」
  
  「好,很好!你死定了!」梁學算咬牙切齒道:「不過我一向慈悲為懷,盡量手下留情,免得一口氣就把你吹死!」
  
  「放心,我會全力以赴,讓你死得慘不足惜。」
  
  「你、你你你……!」
  
  葉永辰拖著劍,劍尖斜斜指地,踏步前衝,腳踩上湖面的那一刻,浪花濺起。他腳步連踏湖面,沿途水花四射。他和對方只距一米時,長劍驟然甩出。
  
  「鏗!」
  
  卻是不知何時,梁學算的歸塵劍已然出鞘,兩人的劍刃鏗地一聲相撞,轉眼間,交手間溢出的劍壓,使四周水浪轟天暴起,化作一道道水柱。
  
  簡靜璃光從那裡不斷溢出的劍氣、靈力,便可知其中的凶險。儘管簡靜璃想幫上忙,她大病初癒,上前去只是徒然地露出破綻,反而會拖累葉永辰。
  
  而同時梁學算的兩名手下,想要對她出手。不過,從葉永辰、梁學算交戰處飛射而出的每道水花,都滯留有濃厚的劍氣,這兩人待在湖面上的近處,光是防禦戰鬥餘波傷到,就已經盡了全力。縱然想離得遠一些,防守也使他們沒有移動的心力。
  
  「我得幫上忙才行……」簡靜璃嘴裡一邊念叨,一邊從乾坤袋掏出陣盤法寶「木賜」。
  
  此時,葉永辰和梁學算的戰況越發激烈。
  
  葉永辰憑藉周遭充沛的水靈氣,持續補充靈力,然而,越是揮劍,他的身體仍越覺沉重,似乎有一塊巨石持續加壓在身上,試圖將他壓垮。
  
  為了抵抗這股壓力,葉永辰滿身大汗:「你幹了什麼?」
  
  梁學算輕蔑一笑:「你倒是有兩下子,居然能堅持到此時。」
  
  水兒的聲音在葉永辰腦海內響起:「應該是他那把劍的因素。」
  
  葉永辰用神識在心裡回答:「妳不是常自詡神兵利器,怎麼感覺他的劍比妳厲害得多?」
  
  「胡、胡說!要不是水兒我厲害得很,主人早就站都站不了了。」
  
  葉永辰沒空回應水兒吹捧自己,因為梁學算的攻勢連綿不絕,讓他忙於回攻。
  
  兩人的刀刃迭起,凶器相交時火花迸射。
  
  梁學算忽然收劍撤步。
  
  「做個交易如何?」
  
  「嗯?」
  
  「你妨礙我奪舍,我也不與你計較。將我徒弟交給我,讓我煉化,從此恩怨一筆勾消。」
  
  「聽起來很讓人心動啊……」
  
  「是吧?你沒必要阻我大道,彼此顧好自己的修行,挺不錯……喂!」
  
  葉永辰趁著對方說話分心的空隙,刺出一劍,不過被擋了下來。
  
  梁學算不屑地笑了:「敬酒不吃,就等著吃罰酒吧。」
  
  梁學算屈指一彈,一道流光打在葉永辰右手腕上。彼此一直都以劍術比拼,突然施展這一技,讓葉永辰來不及反應。他吃痛之下,差一點劍就鬆開了。幸虧他死死咬牙,握緊劍柄。在當下武器鬆手,簡直無異於自殺。
  
  梁學算哈哈大笑:「你也不過如此,剛才的囂張樣呢?」
  
  「可惡……」
  
  葉永辰揮劍而出,同時試圖以濺起的水花,影響對方的視線,但梁學算活過多年,這種小把戲早就對他不起作用。
  
  很顯然地,再這樣下去他必敗無疑。他氣喘吁吁,持劍的手還受了傷;而相較之下,梁學算的身上,只有些無傷大雅的小傷痕。
  
   說時遲那時快,梁學算提膝一頂,重重撞在葉永辰的腹部。
  
  「咳啊──」
  
  葉永辰發出彷彿要嘔吐的聲音,整個人倒飛在半空中。肺部空氣全被擠了出來,一時之間喘不過氣,呼吸紊亂地噁心。
  
  梁學算滑步逼近,長劍橫向斬殺而來。
  
  葉永辰瞪大了雙眼,劍的軌跡映照在他眼裡。但此時他仍在半空中,沒有能力閃躲,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那柄劍逐漸砍向自己的咽喉。
  
  無法迴避。無法阻止。自己。會死。
  
  這短暫的一瞬間,卻像一輩子那般漫長。過往的一幕幕在眼前閃現。那時自己如果更坦承,那時自己如果更果斷,那時自己如果做另一個決定……腦內浮現的,都是無數的,讓他悔恨的場景。
  
  葉永辰緊緊咬牙,自己這一生實在過於短暫……他想掙扎,卻無能為力。他不甘心,無法讓自己的殺父仇人償命,簡靜璃也會因此受難。自己什麼都辦不到,只能準備著迎接死亡。
  
  然而,那柄劍卻遲遲未砍下。
  
  噗通一聲,葉永辰從半空中落入湖裡。水一下子湧入鼻腔,讓他差點兒嗆到。他游出湖面,再重新站穩於水面時,看見梁學算兩隻雙手被藤蔓束縛。
  
  梁學算說道:「這、這是什麼鬼東西!」
  
  「師父,是弟子失禮了。」
  
  簡靜璃的聲音響起。
  
  她佇立在岸邊,手裡撥弄著陣盤。
  
  梁學算說道:「原來是妳這逆徒!喂,你們在做什麼,給我去制止她!」
  
  梁學算扭過頭去看他的手下,卻發現那兩名手下早已被藤蔓勒斃,半個身子在湖裡飄沉。
  
  「多謝師父以往的教誨。」簡靜璃冷漠地說道:「還請師父領教弟子的手段。」
  
  她雖然內心不忍,也只能以冷漠掩住自己的猶豫。要是她手下留情,在此喪命的會是她和葉永辰,那是她無論如何都不願看見的。
  
  梁學算說道:「不過這等手段,妳以為能困住我幾時?」
  
  他嗤笑一聲,隨後發力,將纏住他雙手的藤蔓扯得繃直。
  
  簡靜璃趕忙加大注入陣盤的靈力,和梁學算對抗。
  
  而在他們僵持的時候,葉永辰當然不光在旁邊看著。當下梁學算正雙手被束縛住,正是葉永辰伺機反擊的最佳時機。
  
  葉永辰深呼吸一口氣,緊握著劍。
  
  接下來,湖泊以他為中心,捲起一股漩渦,周遭的水靈氣狂湧向他的身體,外圍的樹叢也跟著搖動。
  
  梁學算說道:「靈氣湧動、水象奔亂……你那是什麼劍法?為何才這等修為,就可以引發天地異象?」
  
  葉永辰淡然地說道:「你只要知道,這是殺你的劍。你殺了我父親,你這條命,也該親自償還了。」
  
  「嗯?」梁學算愣了下,才說道:「原來你是那傢伙的兒子。這麼說來,你的劍法也是那傢伙遺留給你的了。」
  
  「與你何干?」
  
  「不,就算再強大的劍法、兵器,沒有才華,也無法與之相配。果然不愧是他的兒子,你這條命留不得啊。」
  
  梁學算大喝一聲,捆住他雙手的藤蔓開始出現裂痕,稍後一會兒,藤蔓便化作塵埃。
  
  他一個箭步,竄到葉永辰面前,出劍刺穿葉永辰的胸膛。
  
  簡靜璃喊道:「永辰!」

現在新版的創作發表,好像比以前方便了。
各位覺得永久置頂的作品連結有必要嗎?

創作回應

Reineke
這次輪到葉永辰重傷了……話說也太快了
2021-07-17 17:06:25
里散
節奏太快了嗎?
2021-07-17 17:14:05
Reineke
我是說,簡靜璃受傷,緊接著葉永辰也受傷
2021-07-17 17:16:04
里散
喔喔了解
2021-07-17 17:32:43
E=mc^2
結果是替身(還是他在水裡能自動療傷
2021-07-17 17:56:28
里散
挺有創意的XD
不過沒有,他真的受傷了。
2021-07-17 20:23:44
緣~/銨銨
我覺得沒必要~
2021-07-17 22:16:52
里散
謝囉
2021-07-18 01:29:37
rorostyle
加減留著也還行吧 不影響
2021-07-18 14:22: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