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arknights同人短篇】另一位天使,另一匹狼 ▲ 第八篇

Cale Wei | 2021-07-17 10:30:15 | 巴幣 4030 | 人氣 217





    
    在這個念頭甫萌生之際,黑褐色的木箱自己開啟了。裡頭飄散著悠遠的鐵鏽味,氣味逐漸在莫斯提馬的腦海中勾勒出了遙遠的記憶。



    
    ▲
    
    
    沉默猶如破碎的漂流物,載浮載沉地在海面上波動,時不時被遙遠的虛無輕輕啃噬,最終如溶解的碎冰一般消失在無盡的時間之流中。
    
    電梯關上門,隔絕了與外頭的連結,卻沒有讓內部的組成有任何改變。重力牽引著全身,奇異的漂浮感緩慢地升起。
    
    莫斯提馬看向拉普蘭德,與那頭中長髮同樣湛藍的眼眸,映上了眼前的蒼白身影。她露出一抹優雅的微笑,嘴角的曲線是屬於她的神秘角度。
    
    「妳為什麼也有份?」拉普蘭德打破沉默,就像是將滾燙的鐵棒浸入水中一般的,發出了讓無暇的蛛網撕裂的熱源。
    
    「博士央我來的,她對我的精神意識很看好。」墮天使偏了頭,電梯中的冰冷照明在她的漆黑頭角上泛起了反光。「反正目前也只有我跟妳最親近。」
    
    她似乎是最好的人選。不僅沒有要務在身,在某種程度上的能力受到博士的重用。
    
    「而且我們還有誓約在身。」莫斯提馬補充說道,她笑得瞇細了眼。
    
    就只是有一種不知道怎麼說的個性而已。拉普蘭德在心裡碎念。
    
    電梯的燈光像是在乾燥的大地波動,撕裂了某種堅硬的存在。隨著樓層的移動停止,滑門也隨之敞開。溫熱的空氣、略顯濕漉的氣味,以及迎面而來的陰暗,讓漂浮的心瞬間墜落到空虛的玻璃瓶中。
    
    廊道的燈亮起了,連帶自動感應門一同發出反應。在沉默的隧道盡頭,是帶起面罩的博士。失去表情的她就像是從河底撈起的一顆細滑卵石,所有無窮盡的隱喻皆被沖刷、磨損,只餘下與任何人都完全相同的某種骨幹,不得不承認的毫無個性。
    
    博士領路,在下層走廊穿越複雜的設施,踏過空懸的鐵網走道,被鍋爐的熱氣淋漓而過,最終來到了不起眼的一道牆壁前。
    
    唯一的特殊之處,是這道牆壁上掛了一條細長的紙條。
    
    「我們到了?該準備一台購物車,然後撞向牆壁嗎?」拉普蘭德歪了歪頭,準備伸手摸向紙條。
    
    別動。
    
    那是來自心底的聲音。
    
    一眨眼,四周變了,沉悶與潮濕的走廊消失了。
    
    燭火的橘黃光線有些昏暗,帶著一股芬芳的木本精油氣味飄散在空氣中,一切的感知似乎都變得有所不同。
    
    「別亂碰。」聲音,從心中的迴盪,轉變為眼前靜靜的陳述。她是一位有著烏黑長髮的女子,瞳孔鮮豔得像是擰緊了石榴般的猩紅。
    
    青藍色的頭角,青藍色的手部紋身,她身上穿插著如此使人平靜的色彩。 一切彷彿都成為從她靈魂之中滲出的鮮明色調,沁入了視線、吐息,深深融入體內。
    
    「二位,初次見面 。」她的聲音很是冷淡,失去了某種支撐的力道,亦失去了某種持續下去的動力。「 夕,畫家。」
    
    夕端著手中的筆,筆鋒輕輕指向透著燭光的拉門。
    
    「進去裡面。」
    
    她甚至連交談都省下來了。莫斯提馬看向了感到莫名其妙的拉普蘭德,又看著被遮住面容的博士,三人面面相覷。這時,紙拉門輕輕滑開,讓有些困惑的情緒消散了不少
    
    「妳們就當做她怕生好了。」年的嫣紅手指在燭光的襯托下更顯妖嬈。她滿不在乎地無視了自己妹妹所投射出的歹毒視線,笑嘻嘻地歡迎著訪客。
    
    「這麼熱鬧?」拉普蘭德罕見地客套了起來。
    
    「有啥關係?我看妳們幾位都不面生。」年將拉門推至底部,揭開了另一個更顯沉靜的房間。「不過我的好妹妹可就要擺臭臉了。」
    
    「住嘴。」夕那張蘊含著某種銳利音韻的臉蛋有些不悅,她走向矮桌,瞪著自己的姐姐。「我也不是忒不達理。」
    
    斯卡蒂也早已坐在房間裏,她沉默地靠著牆,一語不發。那就像是將寂靜化作熊熊燃燒的篝火,吞噬了空氣、燃料,化為熾熱的光焰。
    
    「事不宜遲。」年扭了頭,示意三人儘速就座。
    
    
    ▲
    
    
    夕攤開了長長的畫卷,上頭有著暈開的墨跡,以及隨意揮灑的污點,就像是構築著某種虛無而飄渺的謎團。
    
    「她的夢。」青色的食指指向斯卡蒂,動作之中吐出了一絲淡然。「我畫出來了。」
    
    莫斯提馬靜靜地看著繪卷,因好奇而伸出的手,在某一個幾乎要將寧靜吸入冰冷的凍土之中的時間點,停駐在了紙卷上頭。
    
    進去夢裡,擊敗夢魘,就這麼簡單。但就像拉普蘭德與斯卡蒂每晚發生的事一樣,她們只能面對永無止境的失敗,而失敗帶來的是在夢境中的死亡。
    
    沒有人能夠確定,究竟能夠承受幾次這樣的死亡。
    
    「夢魘造夢,而妳們做夢,由我來連結夢境。」很平淡的敘述,夕將拇指壓在畫布的一角,留下了入木三分的墨色痕跡。「造出夢境的那個存在,沒有本事支撐這麼多夢境,不過現在它也沒辦法拒絕。」
    
    就這麼簡單。
    
    夢境是為了完成被壓抑的心裡願望……
    
    莫斯提馬感到一股惡寒。
    
    被意識拒絕表達的內容,會在潛意識的陰影裡形成對立面,與意識構成的外表互相衝突。
    
    那,究竟會是什麼?
    
    「怎麼?突然沒勁了?」突然,拉普蘭德的手掌重重地拍向了墮天使的肩膀,讓逐漸沉淪心中的漆黑隨著上升的氣泡浮起。
    
    「嗯……會痛嗎?」莫斯提馬微微一笑。
    
    「啥?」灰狼有些難以置信地挑了眉。「挺不好受的,不過不怎麼痛。夢裡又感覺不到痛。」
    
    「我很久沒做夢了。」墮天使的笑容並沒有透露出什麼情緒,僅僅只是一層外殼。「進去之後,我會遇到什麼?」
    
    這項提問讓一直沉默的斯卡蒂抬起眸,她的雙眼像是看見崩落的龐大冰山,只是默默地淹沒了那本是同源的破碎物體。
    
    「沙灘、海水、陰天。」深海獵人的語調十分輕柔。「還有夢魘。在夢裡的時間概念很稀薄,妳很難去感受實際上過了多久。」
    
    「就這樣?如果我成功抵禦了夢魘,那會發生什麼事情?」微妙的搔弄感在心頭肆意滋長,莫斯提馬的表情仍然紋風不動。「我會醒來,還是繼續做夢?」
    
    「我不知道,但實際上都有機會。妳也可能會直接進入別人的夢境。」斯卡蒂回應。「獵人海灘就是這樣的地方。」
    
    深海獵人的夢魘。拉普蘭德若有所思的聽著談話,心底亦充斥著一股緊張與興奮。
    
    離開夢境的時候,可能會感受到自己在往下掉。這時,博士晃了晃手中的小白板,想讓其他人注意到她。
    
    「那要是……我沒有死去,也沒有消滅夢魘呢?」莫斯提馬的腳底踏著充滿真實感的冰涼地板,木頭紋理細緻得彷彿將古老的時間深深鎖在裡頭。「我該怎麼醒來?妳們把我打醒嗎?」
    
    沉默許久的夕輕嘆了一口氣。「那好歹是妳的夢,除非妳不想醒來,不然總有一天會離開的。」
    
    「嗯……那我們該睡在這裡?」墮天使看向佔據牆壁的斯卡蒂,有些躊躇。
    
    博士點了頭,想必面罩底下的表情帶著那有些苦澀的笑容吧?
    
    「哦?那我就不客氣了。」拉普蘭德向後一滑,用手掌拍了拍地板,接著便放心地躺了上去。
    
    莫斯提馬一語不發,她來到了灰狼的身邊,隨後並排躺下。
    
    「誓言?」拉普蘭德扭過頭,看向閉起眼的對方。
    
    「誓言。」莫斯提馬回應,聲音逐漸沉下。
    
    直到死亡的海灘,亦無法將我們分離。
    
    那誓約的話語又再度重新浮現,像是從水底冒起的油墨。
    
    接著,她聽見了一道如畫紙攤開的聲響。
    
    
    ▲
    
    
    海浪的聲音在衝上沙灘之時,是顯得如此的細膩而又柔和。那聲響輕述著泥沙的色彩,亦呢喃著泡沫的淨白。
    
    這就是獵人海灘。
    
    莫斯提馬回過神,發現自己已經坐在了沙灘上。無盡的海洋,連綿的沙灘,陰暗而密佈烏雲的天際。
    
    沙灘上有著許多破碎的骨骸,也有著尚存血肉的遺體,全是由海中生物所構成。
    
    海是生命的起源,是潛意識的象徵……
    
    但這是夢境裡。

    
    空氣中的腥臭使得莫斯提馬有些在意,卻不如清醒時的那般排斥。她動了動手,然後站起身。
    
    很奇妙的感受,一切都說不上來。
    
    海水沖到了腳邊,使得鞋底有些陷入沙土之中。莫斯提馬彎下腰,伸手撈起了帶著髒污細屑的水。
    
    突然,一道衝擊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她轉過身,卻沒有看到任何具有威脅的生物。她只看見一塊顏色深沉的木箱,外盒做工精細而典雅,明顯是裝載貴重之物的箱子。
    
    海浪又沖了上來。莫斯提馬趕緊走向木箱,但卻杵在箱前,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打開它?
    
    在這個念頭甫萌生之際,黑褐色的木箱自己開啟了。裡頭飄散著悠遠的鐵鏽味,氣味逐漸在莫斯提馬的腦海中勾勒出了遙遠的記憶。
    
    或許不光是味道,在箱子開啟的那一刻,那份埋葬在意識泥沼底部的記憶就已經完全甦醒了。
    
    


    
    


    如果,夢境是為了完成被壓抑的心裡願望。那這再也無法企及的物品,是否就是夢魘呢?
    
    


    
    


    箱子裡裝著一把步槍,是她的守護銃。
    
    
    
    

    


(待續)



以下作者碎念: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多虧各位的支持才能讓我順利更新。

越來越多二次設定了,不過畢竟這是二創嘛。

總之夕是為了讓沒有遇上夢魘的人也可以進去冥灘獵人海灘,才畫出了可以連結海灘的畫,也就是讓小莫能創造自己的夢境。

小莫總算也像是主角了,希望她在接下來的篇章也能夠有好的表現。


創作回應

煙雨Mi-rain
連上開頭的場景惹!可喜可賀!有預感接下來是一人一篇,然後解決各自夢境再合併(?
另外我覺得這樣的二設挺不錯的,有製造出讓讀者好奇的空間,來吧,小莫,掘出掩埋已久的執念,再次架起妳的守護銃,與心魔殊死一戰!
2021-07-17 22:58:25
Cale Wei
沒、沒啦,這個劇情架構的起承轉合還沒那麼簡單呢(
然後有關守護銃的劇情真的是等著被鷹角爆破……等等,妳不覺得那把槍就是她的夢魘嗎w
2021-07-17 23:29:01
Keymind
我挺喜歡這種前後呼喚的劇情,他們各自要面對什麼,令人好奇!!

也期待守護銃所帶來大家所想要知道的那不為人知的過往!
2021-07-24 14:12:38
Cale Wei
對的,這片海灘就是開頭的海灘,是我們劇情裡的重要場所。小莫的槍,就是她的劇情的鑰匙,也是她的過往的鑰匙。
2021-07-24 15:12:3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