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50 又一個『殘刃』

空想能手 | 2021-07-16 23:54:46 | 巴幣 16 | 人氣 87


  很快的,身體的變化趨緩,卻因為雙腿骨頭的扭曲,眼前各方各面都在朝著女性方面變化的『殘刃』,似乎對保持平衡沒什麼練習過,所以腳步一個不穩,就跌坐在了地上,再抬臉時,已經變成了一名臉孔稍顯稚嫩的黑髮黑瞳、皮膚白皙並有亞洲人面孔的少女。

  「啊,真是的,這次又失敗啦。」少女嘟起嘴抱怨著,在三人一蟲的注視下站起了身。

  「那麼,雖然不知道各位是哪位,不過還請容我自我介紹,我是『殘刃』—嗯…這麼說你們可能會很難分辨誰是誰,所以請你們叫我以前的名字吧—我的名字是『小笠原智惠』,你們叫我『智惠』就可以了。」黑髮黑瞳的少女柔聲向副團長一行人介紹到。

  「呵呵~這個名字還真拗口~是異世界人嗎~?」莉奧娜微笑著問到。

  「是的,我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因為對自己的能力有自知之明,為了有無限的時間和生命來尋找離開這個世界的方法,我找上了『殘刃』,成為了『殘刃』喔。」智惠也回以微笑,用柔和的語氣回答著,同時從空間袋裡取出了一副用膠帶和各種膠水拼貼的無鏡片眼鏡,戴了上去。

  「嘿~那要怎麼成為『殘刃』啊~」莉奧娜燦笑著問到。

  「很簡單啊。」智惠一邊扶正鏡框,一邊舉起手中那把有許多缺口的刀刃,微笑著說到:「只要被這把刀刃所殺害並被吸收,就能變成『殘刃』啦。」

  「呵呵~剛才還說的那麼委婉~這不就是自殺嘛~。」莉奧娜略帶嘲諷的燦笑著說到。

  「嗯,妳說的沒錯啊,這就是自殺啊,否則妳要無法回家的無力、弱小的我怎麼帶著希望繼續活下去呢?同伴就聚集在妳的身旁,這樣的妳大概無法理解孤身一人的我是如何的絕望吧?」智惠微笑著回答著,彷彿臉上的笑容只是一張面具,而面具的下方則是一張絕望哭喊的面孔。

  「這就是妳的這份執念最後導向的結果嗎?被『殘刃』殺害,成為『殘刃』的一份子…這樣做的話,和他們靈魂融合的妳又能怎麼回去?」副團長用沉穩的低沉語調說到。

  「我們已經談好了,他們會在每場戰鬥結束之後換成我,讓我來收集情報,之後如果收集到足夠回家的情報,他們就會跟我一起回去我原來的世界。」智惠微笑著接著說到:「所以如果方便的話希望你們可以回答我幾個問題,請告訴我,你們是否知道任何可以穿越到另一個世界的轉移魔法?或是有沒有見過像我這樣黑髮黑瞳的異世界人?」

  「…我們都是獸人,沒幾個懂魔法的。」副團長接著說到:「我們還趕著去救助同伴,要先離開了。」

  「這樣啊,沒關係,我也不是第一次沒得到想要的答案了,你們走吧—。」「…等等,黑髮黑瞳,這樣讓我突然想到—。」副團長突然打斷了智惠的話,並接著說到:「不久之前在庫沙塔魯城交戰時,冒險者的團夥中好像有看到一個黑髮黑瞳,頭髮綁著三股辮,並穿著深藍色奇裝異服,還披著一件奇特的黑色外衣的少女,感覺像是異世界人。」

  「真的嗎?聽起來很像是我的國家會有的裝扮呢,你知道對方是誰嗎?」智惠抬起頭來,臉上的笑意似乎變得比剛才更真實些了。

  「…名字我不太清楚,不過她確實是當時守城的冒險者中的一員,只要你去稍微調查一下,應該很快就能知道了。」副團長回答到。

  「也對呢,畢竟你也只有遠遠的看見她而已,你能告訴我這些我就很感謝了,這個恩情我之後會還的。」智惠真誠地低下頭後,身體又是一陣劇烈的扭曲,變回了最早和阿朗索見面的那個金髮青年外貌的『殘刃』,脖子上的傷和斷掉的左手前掌也被重現在金髮青年的身上,所以金髮青年一變身完最先做的就是朝自己嘴裡猛灌強效藥水,讓身體回復原樣。

  「唉,『殘刃』全都不想跟你們打,看來這次是沒辦法把他們留下的屍骸剝皮了…好難受啊。」金髮青年樣貌的『殘刃』一臉遺憾的說到。

  「哼~這麼說來~你應該也是被殺死的吧~所以才會變成其中一個『殘刃』~。」莉奧娜燦笑著說到。

  「是啊,這也沒什麼好辯解的,我就是和那個『殘刃』老頭全力拚殺,結果就這樣被砍斷脖子殺死了—唉,就只是殺些魔物跟牲畜而已,我到底招誰惹誰啦。」金髮青年樣貌的『殘刃』似乎相當不解的說到。

  結果這樣抱怨的話語,卻從下一句話開始變了調,金髮青年樣貌的『殘刃』突然綻放出笑容,並笑嘻嘻地說到:「不過也多虧了和他們共享生命,我才能活到現在,割了更多的沒接觸過的毛皮啊~現在我可是很感謝『殘刃』老頭殺了我呢。」

  「那還真是幸運呢~不過你剛才明明就失敗了~為什麼還能再出來呢?整個身體能動的難道就你們三個?」莉奧娜繼續露出燦爛的笑容,想套出更多關於能力的情報。

  「當然不是,只是大家要嘛就是為了保存自己的壽命,要嘛就是沒有基本的自衛能力,所以都不打算像我一樣持續擔當主人格而已啦,一達到自己的目的,當然就會立刻縮回去了。」金髮青年樣貌的『殘刃』聳聳肩回答到。

  「嘿~只會消耗主人格的壽命啊~那不是主人格的那些人會是什麼狀態呢~?像是睡著了一樣嗎~?」莉奧娜再次問到。

  「怎麼?難道妳想成為『殘刃』嗎?」金髮青年樣貌的『殘刃』雙手抱胸,搖搖頭說到:「不行不行,『殘刃』老頭都說妳沒有絲毫的價值了,所以我也不可以讓妳變成『殘刃』,絕對不行!」

  本來莉奧娜還想再問下去,不過背部卻被拍了拍,阿朗索的聲音也從莉奧娜身後傳來:「莉奧娜,現在不是說這種話的時間了,團長他們現在很危險,不是可以悠閒聊天的時候了。」

  「阿朗索說的對,我們快走吧。」副團長也用低沉的聲音回答到。

  「…我覺得哥哥他還能再撐一下下—。」「嗯…我覺得不行。」「絕對不行的吧!妳覺得只有A級的團長能擋住流星戰斧的攻擊嗎?」副團長和阿朗索相繼打斷了莉奧娜的話。

  「好嘛好嘛,我走就是了。」莉奧娜轉動腦袋,向站在不同位置的兩人都吐了吐舌,然後一把抱住了比她矮得多的阿朗索的脖子,說到:「可是我自己跳下去的話會摔死的啦~阿朗索背背我~。」

  「…去找副團長。」「可是你離的比較近嘛,好嘛~好嘛~。」莉奧娜用自己的長耳朵頂了頂阿朗索的臉頰,把阿朗索的臉頰都壓的下凹了兩三公分。

  熟知她個性的阿朗索也只能帶著些許的無奈和更多的煩躁,皺著眉頭說到:「草!老子知道了!老子知道了啦!妳自己給老子抓牢,老子只有本事下降,可沒有本事護著妳!摔死了可不是老子的錯!」

  「好~。」莉奧娜環住阿朗索的脖子,不知道有沒有把阿朗索的話聽進去,漫不經心的回答到。

  阿朗索於是背著莉奧娜,連續踩踏著不同方向的岩壁,一段一段的向下移動著,而且就算剛才說了那樣的話,阿朗索也持續注意著莉奧娜的雙手,以防她真的為了開一個玩笑而罔顧性命。

  所幸,這段背著人的極限運動之旅,在三十秒後就結束了,阿朗索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辛苦啦~。」莉奧娜燦笑著說到。

  「真的是辛苦老子了…老子可不是妳的保母啊。」阿朗索看著仍環在自己脖子上的纖細雙手,不爽的接著說到:「所以都已經到了,妳為什麼還不給老子撒手?」

  「欸~因為這樣不用自己走路~很輕鬆啊~。」莉奧娜微笑著回答到。

  「草!累的是老子,妳當然輕鬆啊!快給老子下來!」阿朗索大罵著,轉過頭瞪著莉奧娜的掛著笑容的臉。

  「我就偏不~不高興就拿匕首刺我啊~。」莉奧娜再次吐了吐舌。

  「妳這…等等,不會吧—。」阿朗索似乎注意到了什麼奇怪的地方,原本憤怒的表情一掃而空,然後露出了極為驚訝的表情。

  「怎麼啦~蠕蟲你也見過了~不至於會被嚇到吧~。」莉奧娜微笑著說到,手當然也還是沒有放開。

  「老子才不是說那個!老子是想說—。」「想說蠕蟲挖洞能力怎麼這麼厲害對不對~?真的是很厲害呢~。」莉奧娜再次打斷了阿朗索的話,並接著說到:「不過幾十分鐘的時間就挖出這麼一長條的坑道~真的是非~常~的了不起呢~。」

  「不要岔開話題!」阿朗索發出怒吼,身體也開始微微顫抖,接著冷聲說到:「……這裡…就是全部了嗎?其他人呢?伊里泰思呢……?」

  莉奧娜的身體微微一顫,但是很快的就回歸了平靜,微笑著說到:「他們啊~全都死了喔~伊里泰思也是~其他人也是~全部都死了~計畫真是大失敗呢~呵呵~。」

  「妳—!」阿朗索才剛射出銳利的目光,正要開口,一個宏亮的憤怒嗓音就更先傳了出來—

  「妳笑什麼!?同伴死了難道是一件很好笑的事嗎!?」

  白虎獸人這樣怒吼著,掄起拳頭,奔跑著逼近二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