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啟源英雄錄:復仇》《第三十二章:無計之計》

墨雨疏 | 2021-07-16 21:34:47 | 巴幣 2 | 人氣 43

連載中《啟源英雄錄:復仇》
資料夾簡介
劍盪六合掃八荒,刀震四海憾九霄。 北荒生死誅生滅,天下無情江湖恨。

正當杏花山莊眾人對盒子內的話感到驚異的同時,玄宗府內秋十祿正坐在棚內看著外頭的嫩竹,身旁依舊是賢士林立俠客匯聚,

身旁吵雜的聲音並不影響秋十祿觀察著先前提到的那跟嫩竹,眾人見秋十祿不語,便聽下交談看向竹林,瞬間!啪!!那根嫩竹竟自行崩毀,

「!!?」身旁書生驚訝得看著,

「好了,該出門了」秋十祿站起身走向馬棚,身旁眾人還不知發生何事,

「對了,諸位記得,將可能吸引雷電的物品收起來,可別被雷劈到」秋十祿說著便駕上坐騎,一上馬匹身旁忽然竄出數十名身著銀甲手持長刀背掛長弓,跨下駕著白馬的侍衛,

「走吧」秋十祿看著身旁的侍衛輕輕拉了拉韁繩駕著馬匹緩步前行,

「那就是『白軍游騎』」、「是啊...這就是玄宗府自古以來的精銳部隊啊」眾人在棚內討論著,

馬蹄聲逐漸遠離了玄宗府,秋十祿帶著數名白軍游騎往著南方走去。

-----------------------------------------------------------------------------------------

杏花山莊內眾人見盒子呢僅僅寫著幾個字,『死人有時比活人更好利用』,

「這是甚麼意思...」柳嫣看著盒中的字,一陣冷顫傳入身體,

「這就是他的意思嗎」風荃鎮定住自己的情緒並說,

「意思是,讓我們殺了那名殺手」黎香說著,

「但這場交易,我不想再有人身亡」風荃緊握拳頭並說,

「但是,的確如他所言,餅剛吃完便有來信,這幾個字飽含了多少意思仍未可知」柳嫣判斷著,

「可怕的男人...」黎香低語著,

「明日就要將他帶去交換,但在何處見面還不知情,信上也沒明說」風荃看著手中的信便說,

「也許是之前的空地」黎香提說,

「那明日先去那等吧,這盒中的字先不必在意」風荃說著便將盒子收起,

風荃知道盒中字的意思,不僅僅是要他殺了鍾武,而是在考驗自己對於此次行動的理解能力,但是單單幾個字便讓風荃頓感壓力,絲毫不知該從何處下手,

「莊主,我們是否該先回去」詩于問道,

「啊...先回去休息吧」風荃愣了一會並說,

「了解」詩于點點頭並帶著花氏姊妹離開,而栳峨則去了飯堂,僅留風荃、黎香、柳嫣三人,

「先回風府吧」柳嫣見風荃面色凝重便提議道,

「行吧」風荃說著便往風府前去,黎香和柳嫣則跟在身後,

到了風府,風荃便走入座,黎香和柳嫣則在一旁的座位坐著,

「如何,那句話的意思」柳嫣問向風荃,

「還猜不透,到底是要我們直接下手,還是在考驗我們對於此事的決定」風荃搖搖頭並說,

「短短一句話,字面上是要我們犧牲手中的籌碼,並用屍體去換取江珩,這一點如果是成立的而且成功,敵方會少一名強大的戰力,但如果不成功,對方是否會將報復我們的行為」柳嫣思索著,

「交換回去是縱虎歸山,但殺了很大的機率會被報復,難不成他的意思是...」風荃貌似搞懂了但又不確定,想說出但卻頓了一下,

「嗯?」柳嫣疑惑的看著,

「等等...死人若是等於無法動彈的人那便是說人質,活人的意思難不成是對方?」風荃逐漸拼湊著字面上的意思,

「照這樣說,利用這兩個字可以當作是...」柳嫣見風荃說出,便跟著拼湊著,

「我懂了」風荃眼神堅定得看著柳嫣,而柳嫣則點點頭,

「觀察」兩人同時說出利用兩字的意思,

「敵方究竟有多少戰力,而領頭者是誰我們還不知曉,我們便可以利用交換人質的時候觀察到整體戰力,意思是讓我們回信並要求對方帶著誠意前來交易」柳嫣評斷著,

「就算對方知道用意,但交易是他們提的,若要完成這場交易,必定要帶著誠意前來,而我相信,在交換完人質後,對方想動手之時必定會深思,因為會有人在一旁觀察著,而那個人正是...」風荃一同說著,

「哈」柳嫣笑了笑,

「文房四寶」風荃手一伸,黎香立馬從一旁木櫃拿出用具擺在風荃面前,

風荃拿起玉筆,黎香則在一旁磨墨,墨出筆動,風荃在紙張上迅速寫著字,不到幾秒書寫已畢,風荃輕輕一揮,濕潤的墨字立馬收乾,梨香則將其包成信封,

「來人」柳嫣向外叫喚著,

「在!」一名侍衛走來,

「將此信擺在門前,當有人來拿取時別驚動到他」柳嫣說著,黎香便將信封交給侍衛,

「是!」侍衛接過信封便走出風府,

待侍衛將信封擺在門前後,此時遠處的樹上,弓十鳴正張弦觀察,見侍衛走離便放下手中的長弓,仔細看了看四周無人便找了機會靠近門口並將信封拿走,

「報,已將信封擺至門口,還有甚麼吩咐嗎」侍衛在風府前報告著,

「不用了,下去吧」風荃回應,

「是」侍衛作揖後便走離,

「會成功嗎」柳嫣看向風荃問,

「此時那封信早已經被拿走了,此時那名弓箭手應該已經將信帶回了」風荃胸有成竹得說著,

「真有信心」柳嫣說著,

三人在風府內等待著消息,時不時討論著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

-----------------------------------------------------------------------------------------

此時鬼劍殺手團所在的高樓內,牧尋雪正在擦拭著自己的配劍,而韓虞則在看著手中的酒杯,

「你已經看了幾分鐘的酒杯,卻連一口酒都沒喝」牧尋雪撇向韓虞並說,

「不用你管,倒是你,今天第一句話竟是對我說」韓虞放下酒杯回說,

「你認為,對方會帶人來交換嗎」牧尋雪問道,

「誰知道,要怪就怪鐘武那傢伙身手不好被擒拿住了」韓虞無奈得說著,

「明明就在關心他,何必故作鎮定」梁寺之從旁走來坐在韓虞面前,

「大塊頭誰讓你多話!」韓虞回應著梁寺之,

「哈」梁寺之笑了聲便拿出一壺酒並倒在韓虞的酒杯裡,

「做甚麼」韓虞看著被倒滿的酒杯,

「有酒杯卻沒有酒,酒杯也會覺得空虛啊」梁寺之說著也為自己倒了一杯滿滿的,

「多管閒事」韓虞拿起酒杯並一口喝完,

就在兩人喝著酒,弓十鳴從樓下往上急奔,並且直接路過了梁寺之等人的樓層直往上奔,梁寺之等人見狀立馬跟上,

「喂!十鳴!」韓虞跟在身後叫喚著,但弓十鳴的腳步卻依然迅速,

直至樓頂,一打開門,只見周不喚看著高樓外的景色,

「報告,杏花山莊留信」弓十鳴走至周不喚身後單膝跪地行禮,並將信封遞上,

「跑那麼急做甚麼啊...啊...參見副首」韓虞追上說著,見周不喚便立馬行禮,其餘兩人也正好跟來,

「嗯?本君瞧瞧」周不喚拿起信封並打開,

信中寫著『若欲交換手中人質,請貴方全員齊聚以表誠意,我方知曉貴方無任何異心,但我方仍是會全體到場,請貴方也能全員到齊,明日早晨。   風荃』

「誠意,哈,雖不知是誰想出的主意,但能想出這道不得不遵守的條件,此人將來必除」周不喚看著信件笑了笑並說,

「副首何意?」弓十鳴問道,

「對方想知曉我方戰力有多少,知曉了才知道該如何應對,是投靠天刀門或是依靠玄宗府又或是自行應付,全都必須看透了才知道該如何處理」周不喚解答道,

「但是,此次會面也許會是將對方一網打盡的好機會」韓虞說著,

「看清楚,信上寫著『明日早晨』,看起來意在催促,但仔細想,人數的差距和實力對方怎麼會沒有準備?背後必有人撐腰,也許是玄宗府在背後提點也說不定」周不喚解析著說,

「那我們真要全員到齊?那這樣觀察琉金樓的『林月雅』是否要召回?而且首領貌似還沒回來」韓虞問著,

「林月雅早已召回,人現在應該快到了,而首領,放心吧,會到的,畢竟要換回鍾武也是他的主意」周不喚回應著,

「副首,真要繼續這項任務?」弓十鳴問著,

「天邪門要我們完成的事情,必須完成,畢竟能壯大起來都是有他們的扶持,必須要將風衾衾拿到手,只是時間問題罷了」周不喚說著便將手中信件捏散成灰,

「看來副首您遇到對手了,否則也不會露出這種愉悅的表情」梁寺之說著,

「哈...畢竟這棋局終於有人下對棋了,不是那名風荃罷了」周不喚說著,微微上揚的嘴角掩飾不住,

「報!林月雅到!」一名殺手報告著,

「讓她上來」周不喚揮手示意,

「是」殺手立馬奔下樓,

「過了這麼久終於回來了,鬼劍殺手團唯一的頂尖女性殺手」梁寺之看向門口說著,

忽然,一陣冷冽氣息傳入,入內之人是一名女子,身著黑色勁裝,腰間的綁帶為淡粉色,腳踏雪凌靴,頸部掛著一條彎月金飾,棕色長髮以黑色束帶高高綁起,

「為何喚孤回來,特地要孤從月兔山趕回,還請副首好好解釋」林月雅走向周不喚面前說著,身一側目光直視瞬間風塵飛揚,面對周不喚氣勢絲毫不減,

「與任務相關的事情」周不喚絲毫不在意,僅僅是回答,

「妳對副首怎麼講話的啊」韓虞指著林月雅說著,

「與你何干?曾經的手下敗將」林月雅目光撇向韓虞並說,

「妳...!」韓虞氣到說不出話,林月雅則目光轉回看向周不喚,

「這任務不要跟我說有關杏花山莊」林月雅說著,

「正是跟杏花山莊有關係」周不喚回應,

「哼,傾巢而出就能殲滅的事情,為何要拖這麼久」林月雅對周不喚的指揮感到不解,

「玄宗府介入,不得不從長計議」周不喚解釋道,

「算了,就聽你的」林月雅轉過身便離開,

「真是我行我素的女人」弓十鳴一愣一愣得看著走離的林月雅並說著,

「習慣就好」梁寺之拍了拍弓十鳴的肩膀說,

「原來你跟她比試過」牧尋雪對韓虞說著,

「乾你屁事!」韓虞轉過頭對牧尋雪喊了一句便轉過頭繼續看向周不喚,

「你們先去準備,順便通知漢雨末和響鈴十刃音」周不喚揮手示意,

「是!」四人同時回應並離開,

「哈,事情變得更加有趣了,這無計之計」周不喚走向窗前看著外頭並說。

-----------------------------------------------------------------------------------------

此時的劍武門收到一封密信,南宮御海正在查看信中訊息,

「『三大錠石其一在杏花山莊風衾衾體內,聽聞劍武門門主正在尋找並組織守護勢力,此時此刻后羿山正發生一場血腥殺戮,請門主前往救援』」南宮御海讀著信中的訊息,

「三錠石竟在一名少女的體內,而且看信中描述貌似后羿山有很大的變故,但信中卻無寫說此信是誰寫的...」南宮御海思索著,

「(此信內容是否為真仍未可知,不過錠石之事不得吾再多加猜測,但目前情勢不明暫時離不開劍武門...)」南宮御海心中想著,

「叔叔!」邱冬雪大喊著跑到了堂前,

「嗯...冬雪啊,怎麼了」南宮御海回過神並問,

「叔叔怎麼了?感覺心事重重,是跟師傅吵架嗎」邱冬雪歪著頭問,

「並沒有,只是在想些事情,倒是冬雪,妳怎麼跑得那麼急?」南宮御海回應後便問,

「啊!對齁,秀傲師兄的手不斷發出陣陣光芒!現在很痛苦的在地面上打滾!」邱冬雪對著南宮御海說著,

「甚麼?他人在哪裡?」南宮御海站起身並問,

「他跟書憶姊姊在劍鬥場!」邱冬雪答,

「好,跟吾走」南宮御海一手拎起邱冬雪,一身躍起並往劍鬥場奔去,

「欸...?」邱冬雪愣著並看向自己的小短腿在空中晃動著,

此時秀傲右手散發一陣光芒,劉書憶在一旁安撫著秀傲,

「啊!!呼...啊...」秀傲緊握右手試圖抑制住光芒,但卻痛到在地面上打滾,

「師兄!」劉書憶將秀傲抱住並放在腿上安撫著,

此時南宮御海趕到,並將邱冬雪放下直奔秀傲身旁,

「讓開」南宮御海一把揪起秀傲使其站直,雙指運使聖氣,點向秀傲背後五處穴位,頓時秀傲周身蒸氣與金色光芒散發而出,待蒸氣消散後並往前倒,

「小心!」劉書憶見狀立馬上前抱住,此時秀傲正靠在劉書憶的胸口昏迷著,

「叔叔這是發生甚麼事?」邱冬雪奔向秀傲身旁,

「妳師兄練的那套武學,最近越來越難以抑制」南宮御海回道,

「那套武學?」劉書憶將秀傲抱至一旁並問,

「《天封指法》這套武學非常奇特,坐著聽吧」南宮御海坐在地面上並說,

劉書憶和邱冬雪見狀便立馬坐下,

「這套指法為封魔指法,能使使用者內力強制湧現並超出其負荷範圍,會使本體發揮平時無法達到的武功境界,但其反效果容易吞噬使用者的血液,也會使其感到全身劇痛」南宮御海解釋著,

「所以那套指法是哪裡來的?」劉書憶問,

「吾曾經問過,但他不曾回答過」南宮御海回應著,

「看來又是一個秘密,師兄的身世真奇妙」劉書憶說著,

「看來他沒告訴你們,他的雙親是他當初練此指法時失控殺害的,他不願提起就是想掩蓋曾經的過錯,而且非必要也不會使用這套武學」南宮御海向兩人說著,

「師傅...你這樣跟我們說確定可以嗎」劉書憶愣了愣並說,

「該知道的總要知道,好了,你們兩個好好照顧他,吾要去忙一件事情」南宮御海站起身並運使輕功奔離了劍鬥場,

「書憶姊姊,妳甚麼時候要告白~?」邱冬雪調皮得問向劉書憶,

「閉...閉嘴!」劉書憶耳根紅通通的,略微結巴得輕聲說著並坐在秀傲身旁。

-----------------------------------------------------------------------------------------

此時的元荒久正在屋內休息,此時一道水藍氣圈緩緩飄入至元荒久面前,

「嗯?啥鬼?」元荒久一手握住氣圈,此時氣圈傳遞著訊息,

「唉,真不讓人休息」元荒久起身走出屋外,

到達大堂,南宮痕正在與南宮御海商討著,

「哦~荒久你來了」南宮御海招手道,

「難得沒事情正想睡個好覺,卻給你叫來了!快說!是甚麼事比我睡覺還重要!」元荒久拉了拉筋並說,

「其實是需要你和南宮痕一同去處理一事......」南宮御海將計畫告知元荒久,元荒久則仔細的聽著,

「所以才找我來啊,但是,真要去?」元荒久理解得點點頭並問,

「就是因為你靠得住才讓你去的,還是你認為自己不夠格呢?」南宮御海說著並略帶捉弄,

「靠!我可是劍武門劍師!既然你信得過我~我就表現給你看!」元荒久插著腰自信得回應著,

「噗..」南宮痕撇過頭偷偷笑了聲,

「既然如此,今晚啟程吧,快馬我會備好,明日早晨便能抵達,先回去休息吧」南宮御海微微笑著說,

「那就快吧!我可急著表現呢!」元荒久自信得說,便踏著奇怪的步伐走離,

「兄長,你確定他可靠...?」南宮痕看著奇怪的步伐並對南宮御海表示疑惑,

「所以才要你來監督他」南宮御海搖搖頭說,

「哈」南宮痕笑了聲,

兩人便在大堂上繼續討論著接下來的事務。

-----------------------------------------------------------------------------------------

隔日早晨,杏花山莊眾人出動,就連風衾衾也在內,花氏姐妹則牽著風衾衾的手向前踏步,

「對方會到吧」黎香走著說,

「必到」詩于押送著鍾武回應著,

「注意自己腳步」風荃見一毒蛇,並擋下眾人,

毒蛇見風荃停下,便從眾人身邊離開,

「走吧」風荃見毒蛇離開便繼續向前,

此時眾人到了當初對陣之地,熟悉的光景在陽光的照耀下,能夠隱藏的地方都被照亮,

向前一踏便看見鬼劍殺手團眾人齊聚,

「陰雨血淚滴落土,英雄不過昔日勇,眼中故人身首斷,嘴中笑傲江湖路。」周不喚從中走出並頌著詩句,

「人確定齊了嗎」風荃問向周不喚,

「還有一人,來了」周不喚看向天空,烏雲掩蓋日光,中間一道漩渦向下飛至地面,內中一道高大身影,

「鬼劍無情為財迷,人命不值手中銀。」一名男子落至地面,碰!!!!!瞬間石地崩裂!地憾震盪!!!

此人面戴黑色鬼面,身著棕色戰袍、黑色外甲,背後揹著一柄血色大劍,黑色長髮散在身後,氣勁威震四方!!!!

「參見首領!!」周不喚單膝跪地作揖行禮,

「參見首領!!!!!!」眾殺手見狀立馬跪地行禮,

「本座『劉蒼峻』全員到齊,可以談談了」劉蒼峻向前一踏步,一陣颶風吹來,氣勁威壓眾人!!!!

-----------------------------------------------------------------------------------------

鬼劍殺手團首領現身!計謀被周不喚識破但卻不得不入局,究竟周不喚會如何反擊呢?

秀傲所修煉的武學究竟來自何處?為何此時會忽然發作呢?

南宮御海計畫之事又為何?

秋十祿此時人在何處?

欲知精彩後續,敬請期待《第三十三章:棋局擺定,局中落子》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