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王子與魔法師 06救治

藍飛璃 | 2021-07-16 19:30:04 | 巴幣 28 | 人氣 86

連載中(完)王子與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因為遇見了他,一國的王子,基於好奇而悄悄接近,卻意外發現王國的叛亂。 為了從中拯救他,還因此打破了自己的原則,只為保住他的性命......

劇情是以"GB戀愛"為導向(其中包含奇幻?不清楚呢......),因此對戀愛劇有興趣的人,歡迎觀看。



在替他全身徹底做了檢查後,確認無其他毒性反應,我才稍稍鬆口氣。
看了依舊昏睡的他一眼,整體來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傷害的地方並非要害,失血的量比我想像中的少,生命的穩定性也比我預期的好很多,但仍有一定的危險性,那就是毒。
轉過身,我再次拿出其他試劑水,打算開始反覆的檢測,由於剛才的方式只能簡略的測出毒的性質,並不能找出毒的種類,為了把毒性種類的範圍縮小,我開始著手測試所有可能性,同時為取得更精準的樣本,我抽了他一管的血,逐一比對,當最後一個試劑顏色出現時,紅紫色。
這是動物類的混合毒,這種毒是容易取得且常見的毒素。
放下試劑瓶,我轉身前往擺滿藥物的櫃子,翻找起那唯一的解毒劑,依稀記得有存留一些動物毒的解毒藥才對。
翻過幾個區域,終於,我在側邊找到了該藥瓶的蹤影,「還好當時還有多做一些。」
低喃,隨後我以空針抽取了內容物,到他的身旁,在他鍛鍊結實的手臂上,從那粗得明顯的血管將解毒劑打入,拿起乾淨且消毒過的紙片,按壓在注射孔,抽針,綁上布繩,按壓止血。
「呼……」我喘口氣,坐到一旁的椅子,休息一下。
視線移置他的臉,那蒼白的面容,與過去所見截然不同。
想到他失血的情形,起身,我開始找起那不曾於市面上見過的東西,來到擺滿藥物的櫃子旁,擺放著一個大箱子,我打開它,裡面擺放、堆疊了許多雜物,我視線繞了繞,伸手開始把東西拿出來。
「記得是放在一個小盒子裡的……」我翻找,並逐一確認,直到翻到最底下,一個白色的盒子進入我的視線,「有了。」
我拿起,將盒子打開,裏頭的黑色布料上放著一顆血紅色的石頭。
拿起血紅色的石塊,我走回到葛爾路克身邊,伸手將血紅色的石頭放在他因呼吸而緩緩起伏的胸膛上,輕覆蓋石頭,按壓著他的心口,我開始低聲唸出咒語,隨著咒語的詠唱,我同時將魔力注入血紅石,下一秒,它發出了強烈的紅光,啪的一聲,石頭裂成數塊,失去血紅顏色,呈現灰黑色。
「果然,只能使用一次。」看著失去作用的石頭,我將碎片拾起,收入盒子中,擺到一旁,視線落在他的臉上,確認著剛才的過程是否使他有起色,然而那蒼白的臉卻依舊。
「應該慢慢會有好轉吧……」清楚這顆魔石的效果,它擁有輸血的功能,只是因為研發出來時,穩定性不夠,加上要隨處找到失血的人測試並不容易,所以就一直戴著,沒有刻意使用。
然而,雖對他做了所有該做的治療,事情依舊尚未結束,他身上的傷口必須清潔包紮才行。
起身,我開始著手準備所有換藥的用物,其中也準備了一把刀,因為他的傷口在緊急的止血下,被治癒術密合了,必須劃開,重新處理再包紮。
再次立於他身旁,我在傷口處倒上了高濃度的酒,以酒精消毒,等了一下,待酒精揮發,我才執起拿刀的手,對著仍呈現紫黑色的傷口準備劃下。
「殿下,抱歉,忍一下……」我低喃,清楚這僅是個簡單的小刀,很單純的把傷口切開,但我仍感到緊張,甚至有些手顫。
我深呼吸,困難的嚥了一口,狠下心劃下,傷口切開,那結實的肌肉因疼痛而抽動,咬唇,看著再度流血的地方,如果我有卡普托那些藥物,這種傷就能使用麻藥來減少疼痛了。
「唉……」嘆了聲,我手不停的進行清創與止血的動作。
對於讓他又挨刀受痛的事情,我是心生愧疚與不捨,可是,這裡只有我一人居住,加上本身的能力,根本極低機率會有需要用到麻藥等級的傷口,最多就是個小擦傷罷了。
割掉已經壞死的肌肉與皮膚,保留下完整的其餘組織,我豪不停留的逐一作業,只希望眼前的問題能盡快解決。
當前後的傷口都處理過後,我再次施展治癒術密合傷口,隨後清潔了他身上沾血的污漬,包上乾淨的帆布,確認他的狀況都處理完畢後,施展魔法,移動木板,帶著他往二樓走,到這棟房唯一的寢室,我的房間。
將他安頓在床上,替他蓋上被子後,凝視著他,終於解除危險的此刻,我才開始仔細的端詳起他的樣貌,他的臉色已不同於剛才的蒼白,在這過程中,似乎因那血紅石而有了起色。
凝視著他,濃黑的劍眉,英挺的鼻,菱角分明的薄唇,線條剛毅臉龐,還有記憶中他那堅定毫無迷惘的墨黑色眼瞳,他……真的是我喜歡的類型。
想到這,心跳再次無預警的加快,我輕喘,伸手按壓胸口,希望這感覺能趕快消散,準備移開的視線,瞥見他那微緊皺的眉宇,我下意識的伸手,上前將其輕輕撫平。
都已經昏睡了,竟然還皺著眉,他到底承受的是多大的壓力……
憶起今日的過程,心疼緩緩盤據心頭。
為了這個國家與人民,他們是何等的努力拼命,為何那個大臣,竟還想要推翻如此美好的國家呢……
思緒轉了轉,仍理不出答案,我無奈低語,「唉……真難懂啊……」
收回手,深深地望著他,再次輕嘆了聲,才轉過身離開房間,走往樓下開始打掃起剛才忙碌後的狼藉。
當一切整理完畢後,我拿起他那染血的衣物,到後方的水池清洗,並思考著接下來該怎麼做。
由於我的目標已經達到了,卡普托的話也在此時在耳邊響起。
『記住,一旦達成妳要的,就請盡速離開,若被王城的人看見並記住長相,妳這輩子就永遠別想逃脫被追捕的命運。』
他的叮嚀讓我無語,因為我真心以為能順利的將他毫髮無傷的救出,但想來,我真的是太天真了,戰爭這種事,哪有可能會安然的全身而退?
想也知道,不被劃出幾道傷口,流流血,哪可能叫戰爭呢?
只是他的傷真的超出了我的預期,更多的意外是,我完全沒想過他會因此住在我家,本來我還美好的以為,彼此會就這樣在森林裡解散,他去與王女蘇菲亞會合併展開他的復仇之路,而我則繼續當我的流浪魔法師。
但,看來真的如卡普托所言,參與政變是不可能輕易脫身的,只因那是一場利益性的殺戮戰場,可不是說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遊樂場地……
清洗好染血的衣褲,我施展魔力將其擰乾,動身拿到外側陽光直曬的木桿上,披上,靜待晾乾。
看著被劍次穿,而破洞的衣服,看來,只能等乾了之後再進行縫補了。
只是換個角度想,他的出現,我家根本沒有任何男性衣物,這可怎麼辦才好……
想到剛才救治的過程,他那因鍛鍊而結實的肌肉群在腦海中閃現,那如雕刻般的完美身形曲線彷彿仍在眼前,瞬間,熱,直衝了我的腦。
「啊──!別想了!」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打消後續對他的幻想,抬眼凝視眼前的衣物,忍不住露出苦笑。
我們終究是兩個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啊……
不論我再怎麼喜歡他,他都是坎伯蘭的王子,這個國家的領導者與守護者,而我,有幸能夠從叛變中將他救出,這也算是瞭了我的心願了。
轉身回到屋中,我開始打點起了飲食,好在前陣子有進行採買補給,不然這下子,家裡多了個人,恐怕很快就會糧食短缺了吧。
因為家中多了個他,我原本的生活其實也不會受太多影響,就是多了一個需要照顧的病人而已,可是也因為他身上的傷,我不得不勤奮的開始往外跑,尋找藥草替他治療,因為他身上的傷太深,就算治癒魔法再強,也不可能完全康復,最多就是幫助傷口提早復原而已。
連續外出採集了幾次,每日也按時替他擦澡換藥,雖說這不是什麼大事,且協助卡普托照顧病人也已累積不少經驗,該看的都看過了,可是當面對到他時……
正在磨著藥草的手,忍不住停下,臉的熱潮再次出現。
「可惡!為什麼我會喜歡上他啊……」我低聲開罵,再次磨起藥草,「明知道不可能,但就是會止不住幻想啊……」
這樣的思緒,讓心口一抽,抿住唇,努力想拋開那些想像,隨即,我無力嘆出聲,「唉……如果可以停止這些思緒該有多好……」
抬頭望向窗外,清楚這幾日的照顧,完全加深了以前不曾有過的幻想,與他對話的過程雖短,可是因為清楚他的個性,也從卡普托口中得知他許多不為人知的一面,這幾天的相處,讓喜歡著他的心思,無疑是增加了精神上的負荷啊……
更糟的是,我每天還得在換藥過程中面對他的裸體……
緊閉上眼,羞澀與加速的心跳,完全把我的思緒給呈現出來,於心底,我無法控制的哀號,甚至是哭泣。
嗚……這樣的過程,我真心不知道這是福還是禍啊……
深吸氣,緩慢吐出,調整好自己的心情,我繼續磨著要替他換藥的草藥且逐一分配,分裝在各個不同的紙包裡。
真是好險我對自己很有自知之明,才能忍住不多摸他幾下,但這樣的過程仍就是非常難熬……
咿呀──
木板被踩得擠壓而發出的聲響,隨著步伐,斷續的從樓梯而下,我轉過頭看去,只是我剛才滿腦子想的人,正緩步從樓上走了下來。
見到他終於醒過來,剛才的所有思緒全一掃而空,就連幾日來的擔憂都跟著消散,我笑盈盈的對上他,「殿下,您醒啦!」
然而,他在走到一樓時,卻突然如時間靜止般的停住不動,如同當時於城堡內一樣,他以那黝黑的雙眼,緊緊盯著我。
本想上前確認一下他的狀況,但在他的注視下,我悄悄作罷,因為這幾日的觀察,在魔法與藥物交錯的治療下,他的傷早已好的差不多了,而此刻他的臉色也已明顯恢復,看起來,應該是不用再進行確認了。
只是……他為什麼要那樣緊盯著我看……
「妳說妳是魔法師。」忽地,他開口,但因為多日未說話,聲音因此顯得有些沙啞。
「痾?」我一愣,趕緊答道:「對,我是!」
趕忙的,我丟下手邊的工作,找了個玻璃杯,裝了乾淨的水,快步走到他眼前,「喝點水吧,多日沒有開口,喉嚨都有些啞了。」
他沉默凝視著我,伸手接過水杯,毫無猶豫的喝了下去。
那毫不遲疑的動作讓我詫異,沒想到他竟沒有懷疑,直接把水給喝了,我盯著他的眼忍不住眨了眨,看樣子,他對我應該是多少有些信任了吧?
「怎麼?以為我會懷疑妳下毒?」喝完了水,他開口,同時將水杯遞給我。
「我……」他的直言,我愣住,瞬間紅了臉,羞愧的望向別處,手還不忘接過他交出來的水杯。
「對、對不起……」我拿著水杯,趕忙走往流理台,輕觸剛才裝水管上的白石,清澈的水再次流出,我清洗了杯子,放好後,沒有看向他,走到冰鎮寶箱旁直接說道。
「殿下,您餓了嗎?我想您可以吃一點粥類的東西先暖胃,畢竟您已昏睡多時,先吃點液體狀的東西對身體會比較好。」
我邊說,邊拿出一些材料,身後傳來了他移動的聲音,喀啦,我聽到他拉了椅子,直接落了坐。
拿出食材,我隨手蓋上了箱子,起身準備把東西放到流理台開始料理,全程他都只是沉默著,而他那好似能洞察一切的雙眼,則緊緊鎖著我。
天啊……大人,懇求您別再看了……真的壓力好大啊……
我開始清洗起食材,努力忽視掉他那緊迫盯人的視線。
「妳想做什麼?」
突地,他再次開口,嚇得我鬆了手,手中的洋蔥掉回流理槽,我慌忙撿起,重新清洗,語帶不安的問:「什、什麼意思?我不懂……」
他沉默了幾秒後,再次開口,且語氣有些冷硬:「妳既不是坎伯蘭的子民,更不是王城的人,但妳卻救了我,甚至希望我們手足能重新振作這個國家,並從薩夫利托手中搶回王權。若不是與此事有關聯的人,我實在想不出妳有任何出手參與這過程的理由,還是說,妳其實是那傢伙的人,只是窩裡反?」
「我沒有!」他最後的語句,讓我驚恐的丟下手中的東西,隨手關上水,轉身面對他,慌忙解釋:「我真的沒有,相信我,我真的跟大臣沒有任何關係!」
他眼微瞇,面露凶光,冷聲質問:「既然沒有,那為何要這麼慌張?」
「我……」
我一時語塞,目光驚恐的落向別處,不敢迎上他那充滿憤怒的眼,我不知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我真正慌亂的原因是,他竟然對我產生了嚴重誤解……
打一開始,我的動機就"很不單純",因為這樣的理由而冒險衝進去救人,如果說是戀人還情有可原,可是我跟他是個完全沒有任何交集的人,就只因為我單戀他,我才敢冒險衝進去。
只不過,最後我還是會離開,因為他所面對的,和我能面對的是完全不同層級的事情,所以我認為,只要他平安,之後一定能和蘇菲亞殿下以及托馬殿下一同將這一切回歸原狀的。
「說!」他沉聲怒道。
我嚇得一顫,慌亂地看向他,他的深黑色的眼瞳直瞪著我,那不信任的視線,如利刃刺向我,在我心頭劃下。
就算我對他的事情有所了解,但不代表我非常熟悉他的一切,此刻他表現出的神態,明顯的如王者一般令人畏懼。
喜歡著他的心,因他的誤解而傳來陣陣刺痛,咬住唇,我選擇沉默。
不能說啊……我真的什麼都不能說,因為總不能說,我是因為喜歡你我才衝進去的吧?這種事,我是寧死都絕不會說出口的……
「妳是打算挑戰我的底線?」他咬牙,飽含憤怒的字句從牙間流漏。
「我沒有……」我搖頭,垂著臉,不敢看他。
怎麼辦,我好想哭,可是我又想不到辦法解決這個誤會……
此時,緊閉的大門突然緩緩打開,一道熟悉的聲音,如救贖般的傳了過來。


復活邪神小教室
本小說資訊都是來自於別人翻譯的劇情,有興趣可以去看看唷!來源如下:

R.SaGa2-坎柏蘭動亂 (カンバーランド)


坎伯蘭王國的第三個王儲,托馬,他是么子,同時也是智仁勇當中的"仁",是個活潑單純又可愛的小孩,於設計圖像中,看起來是個大約10-13歲左右的孩子。

但也同樣和哥哥姊姊們一樣聰明,只是由於兄長姊已擁有領地管理,加上托馬還小,所以就留在主城,道格拉斯,和父親哈魯爾德國王學習處理國政。

劇情中,他是最接近核心的人,可惜還小,只能被當傀儡擺布(姊姊給你抱抱 ),於亡國路線中,他會死於地牢之中,之後會和葛爾路克一起生天掰掰。總之滅國路線,是很心酸的結局(我心酸......囧)。

復活邪神小教室就到這裡了,因為剩下的都是更細微的劇情部分,想知道更多細節,可以去上面的連結看,那裡是完整的遊戲故事線~~

(是說以我對該遊戲的知識,能擠得就這麼一點了,何況這一條線也真的很短,並不多。XDDD)



本作品為復活邪神2 (Romancing SaGa 2)當背景創作的同人作。

並未以整部遊戲下去寫,只擷取某片段使用而已。(沒玩過的應該還是可以看得懂)

(如果是喜歡此遊戲,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應該......恩,沒事XDDD)

看完喜歡的話麻煩留下GP,給個鼓勵,如有想法歡迎留言,想知道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