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娶妻】第30話 追殺而來

里散 | 2021-07-16 16:03:50 | 巴幣 72 | 人氣 335

完結瞞著師姐娶妻
資料夾簡介
※封面由免費素材圖庫製成

  時間過得飛快,自從葉永辰和朱碧萱決裂後,已經過了五天。
  
  如今,葉永辰的情緒平穩不少。他恍神、沮喪的時間,已經比一開始減少許多。
  
  這要多虧於這段日子,簡靜璃以及水兒的陪伴。他和簡靜璃的相處模式日漸融洽,彼此的感情也逐漸升溫,而水兒也時不時在一旁胡鬧,總喜歡在他和簡靜璃親熱時打擾。雖然有時會感到厭煩,卻也常常讓他會心一笑。
  
  不過,偶爾葉永辰仍會不小心想起朱碧萱,臉上壟上陰鬱。
  
  而這時,簡靜璃會十分不高興。
  
  簡靜璃皺起眉頭:「你那模樣看了真令人煩躁。你可知道,魔宗綁架很長一段時間的人,會有什麼共通點嗎?」
  
  「……抱歉,別說這個了。」
  
  大致對於她預備講的話,葉永辰有所預料,但他並不想聽。這是一直以來,他一直逃避的可能性,一直不肯面對。
  
  「那些人啊,多多少少,都會視魔宗為自己的家,還比任何人忠誠。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永辰,這就是洗腦啊。」
  
  「……」
  
  葉永辰想叫她閉嘴、別再說了;但他更清楚,作為一個男人,這麼做比人渣更過份,因此只是保持緘默。
  
  「不過嘛,」簡靜璃想了想,輕笑一聲,用看垃圾般的眼神看他:「你只是好色而已吧。畢竟我也不得不承認,那傢伙一股風騷樣,論挑逗你情慾的技巧,我自嘆不如。和她生活那麼久,沒有男人能不心動吧?」
  
  「呃,這……」葉永辰手搔著臉頰,聽得汗顏。
  
  簡靜璃兩手使勁掐住葉永辰的雙臉:「你、說、是、嗎,我的好相公?你可真夠人渣的,新婚沒幾天,就對其他女人朝三暮四的哈?」
  
  「對、唔起──」
  
  當她鬆手以後,葉永辰的臉頰已被捏得發紅。
  
  「唉,算了。你聽好啊,我可只說一次。」
  
  「嗯?怎麼了?」
  
  簡靜璃緊握了下拳頭,頓了許久,才彷彿下定決心般開口:
  
  「我沒那騷蹄子那麼小氣。要是她肯叫我一聲姐姐,讓我做大,我倒不是不能接受她。」
  
  「這……」
  
  葉永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行了!你什麼都不必說!」簡靜璃別過頭去:「你可別為這事兒和我道謝,我不想聽。我也不想看到你得意的表情,會令我惱火。」
  
  「不不,我可沒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
  
  這倒是真的。因為葉永辰只要一想到,自己和朱碧萱之間所橫亙的難處,並不只在於兩個女人的紛爭。最為主要的,是朱碧萱為了修煉,需要殺夫證道。但朱碧萱至今以來,並未心懷惡意地虧待他,而且她很明顯思念入魔,並未意識到,這會對葉永辰不利。
  
  當葉永辰在想著這些事時,水兒的聲音打斷他。
  
  水兒的話從劍裡傳出:「恭喜主人,心心念念的後宮大夢,終於得以實現囉!」
  
  葉永辰說道:「妳別胡說八道!」
  
  簡靜璃說道:「嗯?永辰,她說的莫非是真的?」
  
  「那怎麼可能,我像是那種人嗎?」
  
  簡靜璃露出和煦的笑容:「你老實講,我不生氣。」
  
  「呃,好吧,可能,或許,有想過一點點──啊!妳不是說不生氣的嗎?」
  
  簡靜璃捏著他的耳朵,說道:「讓我教你一件事吧。這世上最不能相信的東西,就是女人的嘴巴。」
  
  之後葉永辰花了好一陣心力,連哄帶撩的,才讓她在他的攻勢下,滿臉通紅地轉移注意力,不再繼續發脾氣了。
  
  倘若這般愜意的日常,能持續下去就好了。但那不可能,而葉永辰也不需要。修煉之途若未遭遇磨練,便難以成道。更何況,他也打算向梁學算報仇。而最為關鍵的是──即便他不主動找上對方,對方也會找上門來。
  
  那時候,他和簡靜璃一如往常地閒聊。
  
  葉永辰忽然皺起眉頭。
  
  簡靜璃說道:「所以呀,我那時就想……永辰,你有在聽嗎?」
  
  葉永辰手扶著下巴,陷入了沉思。
  
  簡靜璃見此,心裡一陣火起。都過了這麼久,她體諒到這個地步,他仍然明目張膽地走神,擺明不把她這剛過門的妻子放在眼裡。
  
  簡靜璃捏了一把他腰間軟肉:「發什麼愣呢!還在想你的舊情人?」
  
  葉永辰「啊」了一聲慘叫,趕緊搖手否認,並說道:「不是不是,我是在想……你有沒有感覺身體變沉重了些。」
  
  「有嗎?」
  
  葉永辰點點頭。
  
  簡靜璃一開始還以為他故意轉移話題,然而見他的表情嚴肅,不似作偽,她便動用了神識查看是否有異。
  
  簡靜璃面露訝色:「怎麼回事?」
  
  「咦?」水兒的聲音直接響起,讓兩人均可聽到:「周遭的靈氣正劇烈震盪,應是有人動用了強大的法門或手段。」
  
  
  ※ ※ ※
  
  半個時辰前,五個人來到葉永辰他們所在的三合院門口。這群人當中,領頭的是一名青年,梁學算。
  
  梁學算手拿羅盤,略微掐算,隨後說道:「若我所料不差,他倆便是躲避於內。」
  
  這五位村外來客聚在林大夫的三合院前,著實引人注意。不多時,已有數位村民在一旁交頭接耳,眼裡略帶敵意,談論他們的來歷。
  
  縱使梁學算受到側目,也絲毫不受影響。他雙目微斂,氣定神閒,宛若運籌帷幄的謀者。
  
  此時,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諸位來客,不知此次行來,所為何事?」
  
  隨後一名老嫗拄著拐杖,從院內推開門出來。
  
  「莫非……」梁學算愣了會兒:「您可是林大夫?」
  
  「不錯。」林大夫說道:「居然還有人認得我這老婆子,倒是出乎我意外了。」
  
  「您曾替我親自看診,我當然記得了。」
  
  「嗯?你是……」林大夫搖搖頭:「年紀大了,唉,我這記性,沒有從前管用了。」
  
  「光從外貌想不起來也是自然。我是梁學算,您可記得?」
  
  「哦,原來是你小子啊,但這模樣……莫非你奪了他人軀體?嘿——這麼說來,你過去之所以被天雷所傷,並非是渡劫而起,而是犯了忌諱,因此天地不容了。」
  
  林大夫一番推測,便猜得真相。
  
  許久以前,梁學算被天雷所傷,趕緊用遮天符暫時隱蔽天機。那時他才剛施完詛咒,反噬尚不嚴重,用符籙便可應急。他請林大夫救治後,便躲在洞府裡不再出來。
  
  被一語道破真相,梁學算也不在意。
  
  他拱了拱手:「裡頭有我們問天門的叛逃弟子,還請林大夫給個方便,將他們交給我等。」
  
  梁學算的一位手下說道:「大人,沒必要說這麼多。按我說啊,直接動手捉人省事得多,她一個老婆子還能阻攔不成?」
  
  梁學算喝道:「住口!不得無禮!」
  
  「大、大人,十分抱歉。」
  
  「林大夫行事光明磊落,絕不可能包庇逃犯!這行為相當於和問天門作對,她不會做出這麼糊塗的事。」
  
  梁學算看似替林大夫說話,實則暗藏威脅。
  
  林大夫冷哼了聲:「你們兩方的是非恩怨,我不清楚也管不著。但我至少明白,你們會對我的病人不利。今日要是把病人交給你們這幾個小兔崽子,傳出去讓別人如何看我這老婆子?把病人丟給他們的仇敵,這能聽嗎?」
  
  梁學算淡淡地說道:「既然如此……」
  
  林大夫揮著拐杖大罵:「你這小兔崽子,想做什麼?一點都不敬老尊賢!」
  
  梁學算的三名手下衝了出去,下個瞬間,只聽「砰砰砰」的聲響,一個個被林大夫揮著拐杖拍飛。
  
  梁學算的手下還想動手,不過被梁學算以手勢制止。
  
  「夠了。」梁學算向林大夫拱拱手:「放心,我盡量不傷到您。」
  
  「你真敢動手?」
  
  「多說無益。」
  
  語畢,梁學算身子微蹲,重心稍沉,手按著腰際的劍柄。
  
  林大夫看見那柄劍,神情變得凝重。
  
  梁學算緩緩拔劍,拔得極慢,同時以他為中心,散發一股令人顫慄的氣息,令在場所有人喘不過氣,也覺身子沉重、寸步難行,修為低落者連動一根手指都費勁。
  
  縱使林大夫想阻止,也是無能為力。在那把劍的攻擊下,她最多做到閃避開來。即便他想要化解或是阻攔,可倘若沒遠超過於梁學算的修為,或是品級幾乎相等的武器,都是癡心妄想。
  
  林大夫的腦海中,浮現出那柄劍的名諱。
  
  劍名,歸塵。
  
  等梁學算的劍完全出鞘時,「嗡——」一聲長嘯,刺耳至極,修為不足的修行者耳朵流出鮮血,而凡人均已昏厥過去。
  
  梁學算瞄準斜前方,可那裡卻只是一堵高牆,空無一人。
  
  圍觀者都感到莫名其妙,不曉得他要做什麼。
  
  只見,梁學算揮劍斬下。
  
  劍氣向前衝出,氣浪轟地炸開,直接劈碎牆壁,砂礫飛射、煙塵四起。他揮砍的方向直直前去,恰巧對著葉永辰他們所在的廂房。
  
  此時的梁學算臉頰漲紅、全身冒汗,可見為了劈下那一劍,他耗費了多大的氣力。

  「……嗯?」
  梁學算皺起眉頭,發覺腰側配戴的玉珮出現深深裂痕。
  玉珮有損,代表剛才天道差點發現他。
  這玉珮能夠規避天道的偵測,是他耗損精血、犧牲修為才製作出來的防護措施,短時間內無法再做出第二個。看這損傷的程度,估計撐不了幾次。
  梁學算搖搖頭:「真是麻煩。」
  梁學算剛才劈砍而出的地方,此時沙塵瀰漫,一片霧濛濛的。當煙塵隨著時間緩緩散去,兩道身影的輪廓逐漸出現。
  只見一名樣貌俊逸的男子衣物破損、渾身血跡斑斑。
  他張開雙臂,護住他身後女子的周全。
  梁學算挑了挑眉:「有趣。」
  梁學算花費莫大的力氣揮出那一劍,這兩人竟能避開致命傷,屬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過也好,雖然若捉到死人也可以,但如果捉到活口,更有助於他的目的。
  梁學算說道:「動手。男的殺了,女的留一口氣。」

創作回應

dale
總算更新了
2021-07-17 16:44:24
里散
嗚嗚抱歉
2021-07-17 17:14:2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